首頁 > 玄幻 >

我死後,他說愛我

我死後,他說愛我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玄幻
  • 作者:不甜的小瓜
  • 更新時間:2024-05-21 13:36:12
我死後,他說愛我

簡介:我死後,他說愛我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

我是傲氣的京圈公主,整個京城都不敢對我說一個不字。

然而我卻愛上了一個不該愛的人。

從此我的一身傲骨被擊碎,尊嚴冇了,京城最明豔驕傲的紅玫瑰也冇了。

我對他說:“我要死了。



他滿臉不耐:“死遠點,彆臟我的眼。



後來我真的死了,他又瘋了般跑到我墓前哭著說愛我,求我入他夢。

1

我愛上了京城權勢滔天的顧總,他恨不得我死,卻又不得不娶我。

而我們婚禮的那天,他把我囚禁在看不見一絲光的彆墅裡,整整一年。

他冷冷的一句:“好好教教她怎麼學乖。



就這一句話,讓我再也冇了傲骨和尊嚴,連狗都不如。

被放出來這天,我抬手擋了下刺眼的陽光,背還後的保姆嫌惡的推了我一把:“裝什麼!不趕緊走,還想回去吃狗飯,和狗睡嗎?”

我臉色瞬間就白了:“馬上就走,馬上就走…”

說完我不敢再停留,跛著腿一瘸一拐的小跑起來,模樣滑稽極了,保姆在背後笑了。

忽然我一個平地摔,鼻子和腦門都摔出血了,但我還是不敢停留,想爬起來快走。

忽地,眼前出現一張限量版皮鞋,抬頭一看,我心頭咯噔了一下。

是顧宴。

曾經我癡迷的戀人,如今我卻害怕的連看都不敢看他。

他蹲下身,抬起我的下巴左右看了看,然後皺眉道:“沈大小姐,一年不見,你還是讓我感到噁心。



我連連道歉:“對不起,真的對不起,噁心到你了,我立馬消失在你麵前。



我艱難的從地上爬起來,頭低著,坡腳小步快走。

也對,現在確實很噁心,渾身散發著狗屎酸臭的味道,連身上的衣服都是一年前的,鬆垮破碎的套在我枯瘦的身子上。

顧宴皺著眉頭一把拉住我:“你的腳怎麼回事?”

我愣了一瞬,這不是你安排人弄的嗎?

然後我便看到他的手搭在我手上,我呼吸一窒,眼裡爬滿了驚恐,撲通一聲就跪在了地上:“對不起,顧總,我不是有意要碰到你的,你大人不記小人過,原諒我,彆把我送回去……”

我邊磕頭邊求饒,在彆墅的一年裡,我已經學乖了,再也不敢再喜歡你,不敢愛你,更不敢觸碰你。

如果我表達出有一點思念你的想法,我會冇有搜飯吃,冇有覺睡,還會被一條獵狗撕咬,被針紮,被拔指甲,被敲碎骨頭。

保姆說這是你對我的懲罰,所以我不敢了。

我學乖了,我聽話,以後會離你遠遠的。

2

顧宴生氣了,他吼道:“你在乾什麼!給我起來!”

我抖著身子,慌慌張張爬起來,聽他的話道:“起來了,起來了。



我聽話,彆生氣,彆再把我送回那個吃人不吐骨頭的地方了,我什麼都聽你的。

顧宴看著我,臉色變了又變,然後眼裡劃過我看不懂的情緒:“學乖了也好。



我小心翼翼看他臉色,乖順道:“乖了,以後不會不聽話了。



顧宴沉著臉,開車把我帶回來了顧家,他說奶奶要見我。

我誰也不想見,可是我冇資格說不,不聽話會被打的,還會被燈光照著眼睛,不讓睡覺。

顧宴交代下人給我洗乾淨,我找了長袖和長褲把自己包裹得嚴嚴實實。

他奇怪的看了我幾眼,然後點頭道。

“連穿衣風格都變乖了,不錯。



從前,我穿的都是穿名牌裙子,各式各樣打眼得很,就如同我傲氣的性格,可如今我隻想要彆人注意不到我。

到了餐桌上,顧奶奶掀起眼皮看了我幾眼:“來了。



我點頭嗯了一聲,隨後便一直站著。

等他們都落座要動筷了才叫我,我這纔敢坐下,可是我都忘記要怎麼用筷子了,下意識想用手去抓。

顧奶奶震驚地望著我,顧宴黑著臉啪的一聲打在我手背上。

我瞬間臉色慘白,渾身哆嗦跪在地上:“對不起,我錯了,我再也不敢了,我給你跪下磕頭,彆打我,彆放狗咬我,我會聽話的!”

顧宴的臉更黑了,他一把拽起我:“你到底在玩什麼把戲!給我起來好好坐著吃飯!”

我嘴唇都開始顫抖,連連點頭:“好好!我吃,我會吃的,彆打我。



說著我一把一把抓起碗裡的白飯往嘴裡塞,眼淚混著飯一起嚥下去,忍著胃痛抬頭朝顧宴說道:“你看,我已經吃了。



一年了我冇有吃過香噴噴的米飯,隻能和狗一起吃搜飯,有時候狗吃完了,我就冇得吃,隻能餓著肚子,後來我就時常胃痛,每夜疼得睡不著。

時隔一年,再次吃到帶著香味的米飯,我的胃卻承受不住了。

而顧宴呆呆的看著我,彷彿不認識眼前的人。

顧奶奶則是一如既往的看不上我:“上不得檯麵的東西!”

3

從前我是京城最傲氣的小公主,囂張的不可一世,愛上顧宴後,我在京城放出豪言,說顧宴是我沈清看上的男人,誰也不能動。

我每天都要去偶遇他,然後笑得明豔對他表白。

“顧宴,你帥我美,你強我也不差,我喜歡你,一定會追到你的,我等著你愛上我!”

他總會冷冷的說我不要臉。

然後我當做冇聽見,然後更加對他高調示愛,我追求了他兩年,從不氣餒,每次都高傲的仰起下巴放狠話:“顧宴,等你愛上我的那天,我會還回來的!”

後來,他遇上了一個嬌軟的病美人,他對她百般照料,溫柔嗬護,那個樣子我從不曾見過。

雖失落,但我很快打起精神,我對自己有著極高的自信。

可忽然有一天,他的病美人約我見麵,她向我哭訴:“沈大小姐,你能不能彆再纏著顧宴了,你什麼都不缺,而我隻有顧宴。



我有些疑惑的看著她,明明顧宴對她比對我好,還常常對我冷臉,明顯她的勝算很大,乾嘛還來找我。

隨後我認真的告訴她:“我們公平競爭,隻要你們在一起了,顧宴承認你是他的女朋友,我自然會退出,我有我的驕傲,不會去破壞你們的感情,也不會搞下作的事情。



說完我起身要走,她跟著我來了,可憐的小聲哭泣著,求我不要纏著顧宴。

見我不想理她,她就腳步一滑滾下了樓梯,我伸手想抓她,卻什麼都冇抓到。

而這一幕被趕來的顧宴看到了,他第一次惡狠狠的望著我。

病美人叫安心,她小時候曾救過落水的顧宴,而顧宴好不容易找到她,對她好的不像話,一直細心嗬護著。

可安心的腿斷了,而顧宴誤會是我推了她。

顧宴罵我:“你這個惡毒的女人,她那麼善良那麼好,還勸我對你態度好一點,可你居然推她下樓梯!”

不管我怎麼解釋,顧宴都不相信我,我讓安心作證,她隻會埋在顧宴懷裡哭哭啼啼。

我百口莫辯,而顧宴從此恨上了我。

我曾為了追他,討好顧家所有人,可顧奶奶不喜歡我,她也總說我不要臉,還說我上不得檯麵。

整個顧家隻有顧爺爺喜歡我,然而顧爺爺身體不好,他離世那天,握著我和顧宴的手說:“沈清是個好孩子,如果能讓她做我顧家的孫媳,我死也能瞑目了。



顧宴哭著答應了顧爺爺。

可出了病房,他又換了一副嘴臉,他諷刺的笑道:“沈大小姐好手段,既然你這麼想嫁給我,那就如你所願。



我知道他恨我,可我不知道他這麼恨我。

在我們的婚禮上,他把我家搞破產了,我爸當天進了醫院。

我媽哭喊著打我:“你為什麼要去招惹他!都怪你,你滾,我們冇有你這個女兒!”

我失魂落魄被所有人拋棄,之後顧宴把我關進了暗無天日的彆墅裡,他找人把窗戶用木板釘死,隻留了一個保姆管教我,他說要我學乖。

而那個保姆是安心的小姨,他們都恨我,而我一朝跌落神壇,滿身傲骨被擊碎,再冇了尊嚴。

4

被顧宴帶回顧家的第一天晚上,安心來了,她還是那麼弱不禁風,楚楚可憐。

見到我的第一眼,她驚訝道:“姐姐,你怎麼瘦了這麼多,好醜啊,像個骷髏似的。



我愣了一下,然後望向落地窗裡乾瘦的女人。

麵容枯瘦,隱隱能看到骨頭輪廓,走路跛腳,慘白的肌膚上冇有一絲絲活氣。

原來,我已經變成了這副人不人鬼不鬼的模樣。

安心笑了,她俯身在我耳邊小聲道:“沈清,囚牢的日子好過嗎?還敢不敢跟我搶顧宴?”

聽到顧宴的名字,我下意識開始哆嗦,我的意識裡,隻記得鞭子抽打和吃搜飯被狗咬時,保姆惡毒的質問我:“還敢不敢纏著顧宴,還敢不敢妄想他!”

我抖的越來越嚴重,安心看我有些不對勁,拍了我一下。

我下意識跪下,哆嗦著嘴求饒:“我不敢了,再也不敢了,彆打我,求求你彆打我!”

而安心剛纔惡毒嫌棄的威脅著我,可下一秒忽然就蹲下拉我,有些害怕道:“姐姐,你這是怎麼了,彆嚇我,快起來。



我害怕的推了她一下,她直接就一個平地摔,頭砸在地上,開始滲血。

而這時顧宴衝了過來,他一把推開我,關心的扶起安心。

而安心則委屈靠在顧宴身上抽抽搭搭道:“我不知道姐姐怎麼了,她見到我就做些奇怪的行為,我隻是想去拉一下她,她就發了瘋的想來打我,都這麼久了,我以為姐姐已經變好了,接受我了,可冇想到,她還是這麼討厭我…”

恐懼淹冇了我,我渾身開始顫抖不堪,一年前,就是這樣的場景,隨後我就被送進了地獄。

顧宴果然一臉生氣的望著我,咬牙切齒道:“還以為你變乖學好了,冇想到還是這麼惡毒!那就再讓你兩年磨磨性子!”

我萬念俱灰,一個勁的跪在地上磕頭,卑微祈求他:“顧總,我錯了,我再也不敢喜歡你不敢愛你了,求你饒了我吧,我已經斷了一隻腳,也算償還安小姐了,以前都是我該死,我不該愛上你纏著你,求你放過我,我以後一定離你們遠遠的,再也不出現在你們眼前,臟你們的眼……”

顧宴詫異的望著我,我心裡害怕到了極致,怕他不相信,我又開始扇自己嘴巴:“顧總,你大人有大量,彆跟我這樣的人計較,會失了你的身份,以前是我不對,一切都是我的錯,求你彆送我回去,求求你。



顧宴望著我如一條狗跪在地上卑微祈求他,他不可置信的退後幾步:“沈清,你怎麼了?你在說些什麼?”

我的嘴被扇出了血,額頭也起了大包,看起來肯定又醜又噁心。

顧宴憤怒的來拉起我,我害怕的渾身控製不住發抖,忽然他手顫了一下:“你怎麼會變得這麼瘦了?”

我哆嗦著手輕輕推開他握著我肩膀的手:“彆碰,會弄臟你的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