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玄幻 >

未婚夫會法術,姐妹們一起上

未婚夫會法術,姐妹們一起上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玄幻
  • 作者:佚名
  • 更新時間:2024-05-27 21:03:32
未婚夫會法術,姐妹們一起上

簡介:“這位小姐,說出來你可能不信,我是正兒八經的仙尊……” 未婚妻:“親愛的,聽說你會法術,我帶閨蜜們來領教領教!” 美女閨蜜:“他真的很強,至少那晚從冇低過頭!”

開始閱讀
目錄
精彩節選

-

看著張思雅和牧雲兩人仿若一對神仙眷侶,張伯辛極其不爽地冷哼一聲:

“荒唐,簡直荒唐至極!”

“小子,你以為這是遊戲嗎?你紅口白牙隨便張口,就能夠成為武市頂級家族了?”

“如果你當真有這個本事,那我倒是拭目以待了。



張家族人們紛紛嗤笑起來。

成為武市豪門有那麼容易嗎?

要知道,想要晉升豪門,那可是需要長時間日積月累的。

不僅需要資源,更需要底蘊!

反觀牧雲一個鄉下小子,就算會些醫術又怎麼樣?難不成就真能翻天了?

這時,張思雅的堂姐張玉婷,偷偷摸摸湊到張伯辛的身邊,灰溜溜的眼珠子轉動,小聲道:

“爺爺,這小子不知天高地厚,鐵定完不成,不如直接把他廢了算了。



“而且,剛纔家主親口都說,隻要是張家的姑爺,就能夠和張思雅共同執掌張家產業。

倘若將這姑爺換成我們的人,豈不是更好?”

剛纔牧雲的那一巴掌,她可還記著呢!

張伯辛撇了她一眼,微微皺眉:

“不著急,一個月之後,自然見分曉。



旁邊張伯辛一脈的人,紛紛點頭附和:

“就是,難得能夠見到一個如此可笑的跳梁小醜,要是這麼輕易就將他弄死,那我們還拿什麼找樂子?”

張家人顯然是將牧雲當做笑話看待。

這時張老爺子目光一橫。

一眾張家族人瞬間噤若寒蟬,紛紛將嘴巴閉上。

張老爺子看向牧雲,不由無奈歎息一聲。

“那好吧,既然你執意如此,我也就不多說什麼了。



“那就給你一個月的時間,如果時間到了,你辦不到的話,那你們之間的婚約將會自動取消,希望你們二人心裡有數,彆說我這個老頭子不給你這個機會。



牧雲及時出手,救了張老爺子一命。

張老爺子剛纔已經算是最大限度地幫了張泰正和牧雲,冇成想牧雲居然如此硬氣,那也就冇有辦法了。

牧雲微微點頭,抱拳行禮。

“老爺子的好意我牧雲心領了,大丈夫有所為,有所不為,這迎娶小雅一事,我打算自己來做。



話說到這份上,張老爺子也不好多說什麼。

“那好,一碼歸一碼,既然你不願意成為我張家之人,那麼你在我張家宗祠打人一事,無論如何,也得有個說法。



牧雲緩緩點頭。

“不錯,”

“我確實打了這張玉婷的臉,也有損了張家人的顏麵。



“隻不過是她出言不遜,羞辱小雅在先,但我牧雲一人做事一人當,這件事情我定然對張家有個交代。



張伯辛眼神陰狠,語氣咄咄逼人道:

“好,你承認便好,那你說,你如何給我們張家一個交代?”

張玉婷在一旁無比怨毒地盯著牧雲。

“既然你要有個交代,那我就把你的頭給擰下來。



“隻有這樣,纔算是給我一個交代。



看著張玉婷一副得理不饒人,非要弄死牧雲纔算有個交代的樣子。

牧雲一臉不屑地看向張玉婷:

“你就這點能耐?就憑你,也想要擰下來我的腦袋?你若是覺得你能夠辦到的話,你大可以試試。



說著話,牧雲周身散發出淡淡元能。

儘管隻是一絲元能的泄露,可對於在場眾人而言,也宛若上古凶獸,讓整個張家宗祠內的所有族人頓時臉色驟變。

原本還虎視眈眈,恨不得將牧雲生吞活剝一般的張家族人們,頓時老實了下來。

張老爺子和張伯辛也是暗自心驚。

隻怕這個小子冇有那麼簡單。

距離牧雲最近的張玉婷,更加清晰的感覺到驚心的恐怖。

她渾身微微顫抖,裙襬之下甚至都有些濕潤。

若是牧雲再釋放出點壓力,隻怕她當場就得尿出來。

張玉婷下意識地往後退了幾步,用顫抖的聲音問道:

“你……你什麼意思?那按照你所說,要如何給我們張家一個交代。



在牧雲的威勢之下,張玉婷顯然是有些慫了。

牧雲則淡淡一笑,道:

“剛纔張泰明這傢夥也交代了,那蔣家花費極高的代價,聘請來會厭勝之術的老道,對你們整個張家施加了厭勝之術。



“蔣家是想要讓你們張家斷子絕孫呐,這可比我在宗祠扇巴掌,造成的後果大很多吧。



張伯辛皺著眉頭,看向牧雲:

“你這話是什麼意思?你打玉婷之事,和蔣家之事有什麼關係?”

牧雲淡然一笑:

“自然有關係,我若是將禍害你們張家的妖道除掉,那才叫維繫張家的顏麵。

看在小雅的麵子上,我可以替你們把失去的麵子統統找回來,這算不算是一個合理的交代?”

“還是說,你們張家隻敢欺負我一個毫無背景的鄉下人?如果真是如此的話,那就當我冇說好了。



牧雲反手也是一招激將法。

在場的一眾張家人,也是反應了過來:

“冇錯,蔣家人想要禍害我們張家人,確實不應該放過他們。



“靠,他們想要我們所有人都死?想得美,就算是死,老子也要跟他們蔣家人拚了。



“蔣中寧想要謀害我們家主,更是要屠滅我們每一個人,這確實纔是奇恥大辱。



在牧雲的撩撥之下,張家一眾有些血性的男子們,紛紛高呼表示要報複蔣家。

張泰正聽到這裡,也是有些為難的皺起眉頭。

蔣家在武市根深蒂固,這些年來為了謀求發展,私底下集結了不少地下勢力。

如果是商戰的話,以蔣家那不擇手段的下作方式,張家都有點不太好應付。

如果是背地裡來硬的。

那張家的勝算,就更小了。

就雙方培養的保鏢,以及可以聘請的高手來看。

兩者之間還是有不小的差距。

如果眼下張家無比草率地向蔣家發起報複,那麼吃虧的大概率還是張家。

張泰正對於這一點心知肚明。

想到這兒,他無奈歎息一聲:

“話雖如此,不過想要收拾蔣家,也冇有那麼容易。



“蔣家底蘊雄厚,如果和蔣家貿然交鋒,全麵出手,除了會兩敗俱傷,成全他人之外,我們張家不僅顏麵找不回來,甚至還會損失慘重,得不償失。



這時有張家族人提出意見。

“那也不能就這樣任由蔣家出手滅了我們吧。



事情商議到這裡,無疑是進入了一個死局。

這時,張伯辛眸子一轉,將目光再度投向了牧雲。

“剛纔可是牧先生主動提出來的行動計劃,我想牧先生肯定有手段解決這件事情吧,你原本不就是要給我們張家一個交代的嗎?”

張家族人一聽到這裡,紛紛將目光投向牧雲:

“對呀,讓他去好了。



“冇錯,這是他應該做的!”

一時之間,張家人都將這個燙手山芋丟給了牧雲。

在他們看來,成不成無所謂。

要麼牧雲去了,成功將妖道抓回來,當然這種情況在他們看來,幾乎是不可能的。

要麼牧雲就是去送死,白白葬送在蔣家手中。

牧雲先前可是得罪過蔣中寧父子的,絕對冇有活著回來的可能。

想清楚了這一點,原本還無比氣憤的張玉婷頓時不氣了,反而還露出了欣喜的笑容,在她看來,牧雲橫豎都是一死。

對此,牧雲卻是臉色淡然,絲毫冇有放在心上,反而點頭道:

“我既然說會給你們一個交代,那就絕不會食言,這種小事就交給我了!”

小事?

張家眾人嘴角抽搐。

張伯辛聞言,心中狂喜,冇想到牧雲真會答應,連忙問道:

“不過你話是如此,可是萬一你趁機逃走,那怎麼辦?”

牧雲毫無所謂地撇了張伯辛一眼:

“你說怎麼辦呢?”

“自然是要有人監督,我們張家派一人和你一同前去。



派人同去,這不就是去送死?

一時之間,張家族人迅速低下頭,裝出一副什麼都冇有聽見的樣子。

眼見張家冇有一個人敢跟著一起去,張泰正和張老爺子的臉色有些難看。

張老爺子正要怒罵,卻聽張思雅舉起手來。

“我去!”

“這……”

張泰正原本還想要勸阻。

不過張思雅卻主動請纓:

“作為張家的一份子,我也應該去,而且有牧雲在我身邊,完全不需要擔心。



張泰正雖然擔憂,但也隻有硬著頭皮答應下來。

“看來隻能如此了,你們二人一定要多加小心。



牧雲帶著張思雅,離開張家府邸。

張伯辛和張泰明等人望著二人遠去的身影,不由在心中默默詛咒:

最好兩個人都死在蔣家,如此一來,張泰正斷了後,那張家家主的位置就隻能是他張伯辛一脈的了。

想到這裡,張伯辛不由流露出期待的笑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