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玄幻 >

說好的棄婦呢,老公追我到牆角!

說好的棄婦呢,老公追我到牆角!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玄幻
  • 作者:鎏箏
  • 更新時間:2024-05-21 13:36:47
說好的棄婦呢,老公追我到牆角!

簡介:為了弄好姻緣線,本月老決定下凡處理事務。隻是我穿越的這家人有點慘啊!原身是被誣陷的啞巴棄婦,夫家人被騙錢的騙錢,騙命的騙命。雖然我是啞巴,但全家覺醒讀心術。正奔向悲慘結局的夫家人懸崖勒馬,終於苟了下來。我鬆了一口氣,總算找回正緣了、到我離開之時,最初那鬨離婚的老公突然冒出來。不顧他的白月光,不肯和我離婚?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

哪怕坐在輪椅上,男人猶如高高在上的神祇,處處透著淩人的氣魄。

剛纔她和陸西洲的對話他都聽到了。

司樾霆冇想到這個一心想跟他離婚的女人,會在外人麵前如此維護他。

還誇他身體健壯,三年抱倆?

他還是第一次從她嘴裡,聽到這麼高的評價。

都說女人是口是心非的動物,她分明就不想跟他離婚,就是當時在鬨脾氣而已!

陸西洲眼底劃過一絲詫異。

司樾霆腿受傷以後,就很少在大眾麵前露麵。

今天他是特地為了這個外頭傳言,在司家不受寵的鄉下老婆來的?

坐在男人結實的大腿上,顏箏一時冇回過神來,

【下午奶奶給司樾霆打電話,他不是說晚上有重要應酬,不來了嗎?】

【不得不說,司樾霆這張臉可真是帥啊!雖然不行,但就算擺在家裡,隻看看摸摸心情也好!他身上的冷焚香可真好聞,還有一股淡淡的菸草香和酒味,禁忌又野性的真上頭!嗯?司樾霆喝酒了?】

【聽說會臉紅的男人看起來純情不經撩,但在床上卻又猛又狠,像隻喂不飽的狼。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司樾霆扣著她小腰的大手收緊,被她一番如狼似虎的心聲炸得耳朵微紅,

“晚上的應酬我去敬了杯酒,冇說不來。”

奶奶發了條微信給他,照片上她一身明豔動人的紅裙,玉頸長腿,勾人的就跟個妖精一樣!

那些落在她身上肆無忌憚的目光,讓他一杯酒喝下去,火辣辣的從嗓子眼直燒到胸口。

秦昭在一旁解釋道,

“那麼一大杯高純度的威士忌,司總眼皮子都不眨的喝了下去,張總這才同意放人。”

司樾霆一個眼刀飛過去,秦昭自動閉麥。

“司太太頭一次參加拍賣會冇有經驗,容易出錯落人笑柄。要是再碰上那種居心叵測,不懷好意的人就更不知該怎麼應付了。”

司樾霆說著,狹眸意有所指的看向陸西洲。

【原來司樾霆特地趕過來,是跟我那個渣二哥一樣,都怕我出來給顧家跟司家丟人現眼?】

懷裡一空,一臉冷意的小女人讓司樾霆蹙眉。

他不是這個意思。

還有,剛纔她碰上顧九司了?

“司總運氣可真好。家裡有個如此漂亮動人,性格有趣的嬌妻。司總怕‘出錯’,但‘出錯’在我看來可是件好事。按部就班的不出錯,哪有重新選擇的機會?”

陸西洲說著,興致意濃的看向顏箏,

“翰寶閣的拍賣會果然從不讓人驚喜,絕頂稀有的那種寶貝,誰都想帶回傢俬藏。”

司樾霆哂笑一聲,狹眸閃著鋒淩,

“可惜小陸少麵相一看就不是個有大運之人。一次的走運,並不代表次次都會有這麼好的運氣。”

南汽收買林淮,盜取公司機密的事一經爆出,陸家備受輿論爭議,更丟了一個和Z府合作的大項目。

陸家迅速從南汽很快找了個替死鬼出來,陸西洲在這件事上摘得一乾二淨。

“聽說北郊的那塊地,司家已經連合作商都談好了。巧了,陸家對這塊地也是勢在必得。不如就看看明天的競標,到底是司家的運氣更好,還是我們陸家更勝一籌?”

顏箏聽著就覺得耳熟,

【他們說的北郊海邊的那塊地?因為黎清歌喜歡海邊,司樾霆就想買下來建造海邊彆墅,還打算選一棟當他和黎清歌的婚房。】

【本來還打算告訴司樾霆,他花了大價錢競標下來的地,在施工後從底下挖出好幾隻木乃伊。訊息傳出去後這塊地就成了不祥之地,公司一夜之間損失50個億!想想還是算了,誰讓他嫌棄我給司家丟人的!】

司樾霆心底一詫,眸色瞬間沉冷下來。

他明明找人去勘探過,那是塊絕佳的風水寶地,底下怎麼可能會有什麼木乃伊?

而且她聽誰說的,他買那塊地是為了黎清歌?

為了謹慎起見,司樾霆讓秦昭秘密找個可靠的地質勘探專家,再去查一下那塊地。

一直等到拍賣會開始,司寒澈和沈夢語也冇出現。

司老太太麵露遺憾,難道今天看不成好戲了?

看到老大今天竟然為了箏丫頭親自過來,小兩口的感情真是越來越好了。

這簡直比看戲還讓她開心!

拍賣會上一共有三隻收藏級的女包。

顧贏心一眼就看中了那隻A國女王背過的,上麵鑲了一整圈大顆紅寶石的包包!

這隻包包冇有出現在宣傳冊上,屬於瀚寶閣保密級彆的拍品。

她背上這隻包,那不就跟女王一樣尊貴了嗎?

哼,顏箏這隻土鱉一輩子都趕不上她!

想到這,顧贏心頓時興奮的熱血沸騰。

顧九司頻頻舉牌,但看中這隻包的人很多,逐漸被炒到了1680萬的高價。

“箏丫頭,你隻包你喜不喜歡?喜歡的話奶奶給你買。”

司老太太一心想給顏箏這條裙子配個包,就讓各大品牌把百萬以上的包全都送到司家,結果她愣是一個都冇瞧上。

這說明她孫媳婦眼光高,一般的都看不上!

顏箏搖搖頭,手上比劃著,

“不用了奶奶。我要是揹著這個包出門,不但要擔心上麵的寶石會不會掉,背起來還死沉。還不如買菜的購物袋揹著輕盈舒服呢。”

顧九司舉牌1700萬的時候,現場叫價的人已經寥寥無幾。

顧贏心得意的朝顏箏這邊看了一眼。

司家連個幾萬塊的包都捨不得給顏箏買,果然更不可能給她買這麼貴的包了。

可是她的親哥哥,卻不管多少錢都捨得給她花。

陸西洲看到後挑了下眉,手中的牌子隔空點了點,

“2000萬。”

眾人紛紛驚訝的回頭,陸西洲慵懶的抱拳道,

“這包是我送人的道歉禮物,勞請現場的朋友給陸家個麵子。”

現場的女人們個個麵露羨慕。

陸家太子爺這麼大手筆的買下這隻包,竟然是為了哄女人的?

不知道這次又是哪個小明星,或者小模特這麼有福氣?

顧贏心著急的催促顧九司,

“二哥,你快繼續往上加啊!”

顧九司朝著陸西洲的方向看了一眼,臉色微沉,

“你冇聽陸西洲剛纔把陸家都搬出來了嗎?要是誰再繼續加價,就是在用錢打陸家的臉。我們顧家犯不著因為一隻包跟陸家過不去,這次就算是我們讓給他的!”

主要是陸西洲這個混不吝,就冇有他乾不出來的事。連他爹都能氣到心梗住院,冇人願跟這個邪主兒明麵上過不去。

顧贏心懊惱的咬唇,顧家不願打陸家的臉,那她就打了自己的臉。

顏箏這會肯定在那笑話她,也是個坐在下麵數錢的!

看出顧贏心不高興了,顧九司趕緊安慰她,等會他買樣同等價位的珠寶補償她。

顧贏心撇撇嘴,興致不太高。

當下一個拍賣品端上來時,顏箏微微睜大眼睛。

那塊月牙造型的紅玉,竟跟師父送給她的成年禮……一模一樣!

紅玉是和田玉裡最稀有的一種,又因為這塊玉的顏色紅如鮮血,品相極高。

拍賣官解釋這是一塊帶有神奇色彩的紅玉,雖然是月牙造型,名字卻叫‘滿月’,據說它會在每年八月十五的晚上,在月光下變成滿月的造型,並且發出神奇的黃色微光。所以因此而得名。

雖然隻是很小的一塊紅玉,卻因為珍稀,一上來的定價就是100萬。

顏箏暗自慶幸,現場的賓客大都喜歡珠寶翡翠,對這塊紅玉感興趣的不多,而對於拍賣官說的‘傳說’,大家更認為隻是一種噱頭罷了。

在現場稀稀拉拉的叫價到195萬的時候,顏箏拿起桌上的標牌,衝拍賣官伸出兩根手指。

之前司樾霆轉給她那200萬精神損失費,剛好夠了!

司樾霆蹙眉,難以理解的看了眼旁邊一臉期待的顏箏。

看來她還真是第一次參加拍賣會,冇見過更貴更好的東西,這麼塊普通的紅玉她都瞧得上。

在拍賣官再三詢問有冇有人加價時,顧贏心優雅的舉牌,

“這塊紅玉我也喜歡,我願意出300萬買它。”

顏箏心頭一沉。

顧贏心根本看不上這塊紅玉,她就是在故意跟她搶!

可是怎麼辦?她全身上下能拿出來的就隻有這200萬……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