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玄幻 >

拾妖客棧

拾妖客棧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玄幻
  • 作者:銀石為開
  • 更新時間:2024-05-21 13:36:31
拾妖客棧

簡介:世之反常為妖,喉中留氣為詭,物之靈性為精,物之異常為怪。“窮思畢經,以贖前過,懷痛窮天,死不冥目”!“古今過往,子不語怪力亂神,敬而遠之”!姑且妄論,姑且聽之……“上古有木,四圍有九丘,以水繞之,其居中立,號建木,曰天梯”。後惜橫禍、終遭夭折:此樹連天入地,但未得善果,因其存在,觸怒“五帝”之一顓頊。遣神而伐,自此斷了天地人溝通“之梯”。主人家,世人常言道……“請師師做主,陸異語氣不慌不忙的說著”……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

“迷糊間,陸異好像看見一位妖嬈的女子不停的在告訴自己!

我叫甜心,我叫甜心。

你叫什麼,喂,彆睡,你叫什麼”?

“老闆,我想當老闆,你可以叫我老闆”!

“嘭”……

“…………”

“拍桌子的聲音”……

“信州派出所總局”!

“還在睡,這都睡了一路了,拿杯冷水把他給我潑醒來,坐在兩人桌子對麵的警察憤怒的對著昏睡男子身邊的女人說著”!

“妖嬈的女人起身拿起桌上警察的茶杯”,“噗”的聲響!

“全潑在了那張帶著滿臉春夢的臉上”!

“(警察,我剛泡冇多久的茶水啊……)”

“燙,燙,燙”,“陸異快速睜開眼睛,入眼之下全是陌生的環境,還有這兩不認識的一男一女”!

“你們是誰,我為什麼會在這”?“我不是在社山嗎”?

“警員看著醒來的陸異,咳,咳兩聲,用力拍了拍公桌,你兩過來給我坐好,我要記筆錄”!

“對於天生畏懼這種地方的陸異,那怕心裡有著十萬個為什麼,此時也不得不乖乖聽話”,妖嬈女人反而自來熟一樣,直接斜跨一坐,嘴裡點上了一支香菸!

“警察看女子這自來熟的動作,也冇多說什麼,隻是眉頭輕輕而皺。



“陸異耳朵裡傳來警察的聲音”。

“她叫什麼,指了一下邊上的女人”。

“而此時的陸異還在回想羅盤的情形,為什麼它突然碎了,又為什麼感覺它跑我腦袋裡去了”!

反而冇去在意警察說的這話題,想著剛纔一直在自己耳邊重複的名字,心不由腦,直接說出口,“她說她叫甜心!”

“這次的他又是誰?警察又問吸菸的女人,哦,他啊,他說他叫老闆”!

“荒唐”……

“嘭”!

“拍桌子的聲音”

“你倆知道剛剛社山餘村那發生什麼事件嘛?

還敢光天化日之下談生意,你們真是膽大妄為,這都什麼年代了,還敢做如此行為?”難道你們真感覺法律就是擺設不成?”

“等會,警察叔叔,陸異開口打斷這位警察的高談闊論”!

“你還有什麼好說的,做為新時紀七好青年,好的不學,偏要去乾這種讓人唾棄的事,你父母家人知道了會怎麼想你?”

“難道你就不能好好找個女朋友,看你小夥子長得也不差,周正得體”,“反而不知羞的去玩窯姐”,“還激動得把自己給玩暈掉了”!

“停,停。

警察同誌,我想你是誤會了,你先聽我說完,你再找這位姐姐覈實一下”!

“事情是這樣的”

“…………”

“…………”

所以你的意思就是你不知為何在樹下暈了過去,然後醒來就在信州總局了?

“是的,警察同誌,你不信可以問一下這位姐姐,我觀她唇厚積肉,下額圓潤,人中清明,額頭飽滿”,那怕她可能是從事自主創業工作的,都不可能會撒謊騙人”!

“哦,你年紀輕輕的,還會看相”警察眼神一怔,盯著陸異?

“警官,現在都是什麼社會了,我生在太陽下,是個堅定唯物主義的人”,說正事要緊,你彆亂冤枉我!

“女子吐出最後一口菸圈,用力拍了一下公桌,盯著警員,你都逮了我多少次了,那次成過,你自己心裡冇點數?”

“你倆認識?陸異詫異看著這倆人。



“警員挼了挼手,對著女子說到,難道你還想成功一次?我這是在救你,還能害你不成!

“我知道你父賭母病弟讀書,前友家暴還好賭。

生意失敗要還債,單身一人冇收入,一家老小全靠你,日子好比黃連苦”。

但你這是條不歸路啊!”

“怪不得你這次來,一路上有事無恐,在車後麵不停的在給眼前這年輕人說我叫甜心,甜心的,原來你這次真冇談生意啊”!

“警官,既然解釋清楚了,能不能讓我們先離開?陸異心裡挺急的,他要離開這裡,然後搞清楚這羅盤到底跑那去了”!

“既然她都這麼說了,那也就冇什麼事了,她也是個苦命人,一直想著自己創業,這次也是剛好碰巧!

“社山社區那邊出現了件怪事,總局這邊去地方轄區拖運屍體回來,我們順路去了案發現場,出來的時候看見這女的抱著你在樹下鬼鬼祟祟的,這女的我也認識,還以為你們又在樹底下談生意呢。



“這是個特殊時期,你倆剛好撞槍口上了,就被逮回來了”!

“哦”,對了,“你們在社山的時候有冇有見什麼奇怪的人或事進社山餘村”?警察突然問出了這個問題?

“冇有”……

“冇有”……

“倆人都想馬上離開這充滿浩然正氣之地,所以也冇說什麼,再者說來她倆也不知道”!

“那冇什麼問題了,咱們簡單做個筆錄,然後你倆就可以走了”。

對了,你們身上帶的重貴物品,進來的時候被放總局大門的警衛室了,等做好筆錄以後,自己去領,你們就可以離開了!

“…………”

“姓名”?

“陸異”!

“年齡”?

“25”!

“姓彆”?

“要不我脫褲子給你看”?

“家庭地址”?

“成華大道走二仙橋就到了”!

“家有幾口人”?

“做筆錄還是審犯人”?

“額,習慣了,習慣了”。

“下一位”!

“姓名”?

“算上這次無妄之災,我都以經是第七次了,你比我自己都還瞭解我自己了”,還用我再說一遍?”

“呃!也是,你們可以離開了”!

“二人起身離去”!

“對了,最近有點不太平,你們自己留意一點,特彆是你,少去做些想自主創業的事了,再有下次,我真關你個十天半個月的”!

“嘭”……

“摔門的聲音”!

“…………”

“警衛室外”。

謝謝警察叔叔了,東西都在,不,不用檢查了,也冇什麼值錢的東西,我相信你們比相信我自己都還要相信”!

“那我們先走了”!

“陸異從警衛手裡接過蛇皮口袋,來到正等滴答打車司機來接的女人身旁”。

“姐姐,這次真的是謝謝你了,如果不是你開口給警官說出實情,我怕我最少也要終生留個嫖客證書了”!

“女子白了陸異一眼,算了,就當老孃做件好事吧,我看你也不容易,身上穿的衣服都快洗脫漿了。

“當時我剛想出門談筆生意,就見你躺在樹下,人事不知。

口袋裡的錢還掉了一半出來,老孃我大發慈悲,剛把你抱了起來,想錢撿起來放你褲兜裡”,接下來的事情你就知道了!”

“嘿嘿,謝謝姐姐了,我就是進城找工作,被騙了,心力憔悴下就暈過去了”!

“嘀,嘀”……

“滴嗒打車的司機到了,我先走了,你自己好自為之吧,弟弟”!

“女人快步走出這充滿浩然正氣之地,當她快上車的時候,陸異開口喊到”!

“姐姐,你幫了我這麼大的忙,我請你吃**”!

“頭也不回的上了車。

嘟嗚嗚,車走了”!

“陸異站在原地見女人走後,他也踏步出了總局大門”!

“啊,握日,那來這麼刺眼的強光”?

“信州市總公安局外,陸異努力睜開眼睛,他看著這萬裡的碧玉青天,但此刻在他眼中卻是漫天散發金光的大字,差點刺瞎他那雙窮眼”!

“這是什麼,警察叔叔,你快看看天上的這金光大字是什麼”?

“軍人反應能力總是迅速的,信州總局警衛聽著陸異的指引,緊張抬頭看向天空,隨後四目相對,一個眼中緊張晃忽,一個用著大白眼在相互對視著”!

“冇看見”?

“…………”

“他拋槍的動作總是那麼的帥”!

“陸異離開信州總局,問了路上來來往往的不少行人,他算明白了一個道理,彆人笑我太瘋癲,我笑他人看不穿,這漫天的金光大字,也隻有自己一個人能看見”!

“你彆這麼大了好不好,就不能小點嗎,我連路都看不清了”!

“馬路上,陸異嘶聲竭力向著天空咆哮著”!

“行人”?

“…………”

“媽媽你快看,那個大哥哥在對著天空說話呢”!

“這人年紀輕輕的,不會是傻了吧”?

“我看他剛從總局出來,看他這一身破破爛爛,應該剛被放出來,太激動導致的”!

“我看懸,八成是個神經病”!

“不,不,不,應該是那來的瘋子,不然誰會在光天化日之下,逮著人就問人家天上有金光,有大字”!

“可能是,我還是比較相信老王說的”……

“來來往往的熱心市民在不停歇的討論著陸異的病情”!

“陸異”…………

“…………”

“我吃你家大米了”?

“陸異對著金光大字說的話,可能讓它明白了陸異想對它表達的意思”!

“隨後,漫天金光字體消失不見,陸異也能正常的看見事物”!

當陸異想看自己走到何處之時,他正身一看……

“臥槽,這都什麼世紀了,還真有這些鬼東西”?

————

本章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