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玄幻 > 巨撩霸總把純欲美人帶跑偏 >

006.老少通吃?

006.老少通吃?

巨撩霸總把純欲美人帶跑偏| 作者:葳蕤盛放| 發表時間: 2024-05-18 22:39:47

-

佟教授為人穩重,從來不做冇把握的事,他篤定地告訴墨瑾寒:

“放心帶司玥去給你奶奶看病吧!心病還需心藥醫!告訴你奶奶,司玥是藥引子,她自然就明白了!”

墨瑾寒偏著頭,斜睨了一眼站在一旁不知所措的司玥,腹誹著:

這臭丫頭有兩把刷子啊,先是設計爬上了他的床!

現在又不動聲色地攛掇佟教授力推她混進墨家,接近老太太?!

日後好在老太太麵前陷害他?!

這女人究竟是哪個看他不順眼的人派來的“細作”?!

看著楚楚可憐,我見猶憐,實際上就像朵帶刺的玫瑰!還帶著致命性的誘惑!

墨瑾寒極力反對:

“我絕不允許乳臭未乾的臭丫頭給我矜貴的奶奶開調理身體的藥方子!”

正在此刻,墨瑾寒的奶奶又來電話了:

“孫兒,怎麼這麼久還冇請到佟教授?”

佟教授不要命似的奪過墨瑾寒的手機,還故作神秘地躲到角落裡,嘰裡呱啦地對著手機那一頭的墨老太太一頓解釋!

他聲音細微,墨瑾寒和司玥她們完全聽不清他到底在說什麼。

最後佟教授把電話還給了墨瑾寒,冇等墨瑾寒開口,隻聽電話那頭的奶奶迫不及待又高分貝的聲音砸過來:

“瑾寒,我不要佟教授替我看病了,我想要他的學生,叫司玥的小姑娘給我開藥方子,限你半個小時之內,速速將她帶回來!”

墨瑾寒:“……”

他誰也不放在眼裡,唯有奶奶,他不敢忤逆!

……

司玥坐上了墨瑾寒的敞篷車,安全帶還冇繫上,他已經猛踩油門狂飆而去。

半路上,遇見紅燈,停了下來。

一輛送外賣的小電驢也停在了敞篷車旁邊。

“司玥?!”

外賣小哥摘下頭盔來,司玥側過臉定睛一看,原來是學長金裴俊。

學長是H國(俗稱泡菜國)來留學的,去年已經順利考上研究生,聽說一邊讀研,一邊兼職送外賣。

今日一見,果真如此!

司玥訕訕一笑:

“學……學長?”

金裴俊帶著敵意的眼神瞅了一眼開著敞篷豪車的墨瑾寒。

隻見這男人在等紅綠燈之際,姿態散漫,玩世不恭,難道司玥被這種流裡流氣的富家子弟泡上了?

他驀然一陣心酸,不親口確認不甘心:

”你和……男朋友約會?”

司玥解釋:

“不是的,佟教授給我介紹的兼職,給這位先生的親人把脈開方子。

金裴俊學長這才消除了醋意,對司玥叮囑:

“好好準備考研,千萬不要擔心學費,我攢了不少,差多少你到時候吱一聲!”

一旁的墨瑾寒聽得不耐煩,覺得聒噪!

司玥正要委婉謝絕學長的好意,此時,紅燈轉為了綠燈,墨瑾寒不給她繼續說話的機會,又一個猛踩油門飆了出去。

他冷嗤一聲,一番冷嘲熱諷:

“你可真是厲害啊!老少通吃!佟教授費儘心思地力挺你,學長風雨無阻地送外賣供你讀研!”

司玥實在無法容忍墨瑾寒這個惡魔出言不遜,侮辱她最尊敬的佟教授和最崇拜的金裴俊學長。

她拿起敞篷車上的水晶飾品就朝墨瑾寒扔去。

墨瑾寒一個靈活閃躲,那水晶飾品冇砸到他,飛出了車外。

他將車開到隱秘之處,一個急刹車,解開安全帶,傾過身來,捏著司玥的下巴:

“不知死活的丫頭片子,你知不知道你在拔老虎鬚?”

司玥惱羞成怒,忍無可忍了:

“你個混蛋,惡魔,彆以為我好欺負!”

話音一落,她直接上口咬住了墨瑾寒的手臂。

死死地咬住,不鬆口!

將墨瑾寒對她的欺負和侮辱,通通都發泄報複回來。

她的牙齒已經深深陷入了墨瑾寒手臂肌膚的真皮層了,血腥味溢位。

也不見墨瑾寒悶哼一聲!

這難道就是兔子急了也會咬人的真實寫照?

墨瑾寒目不轉睛地凝視著這丫頭,她發起狠呀,鴉羽般捲翹的睫毛下,眸色氤氳,氣息倔強!

讓人厭惡不起來!

看著還有那麼些性感……讓人忍不住地想采擷一番!

趁她未鬆口之際,墨瑾寒另一隻手的指尖探入她的秀髮,正要扣住她的後腦勺狠狠廝磨她的頸肩一番。

驀然手機鈴聲再次不合時宜地響起,一看來電顯示,又是奶奶!

真是親的不能再親的奶奶了!

這不才二十分鐘嗎?還不到半個小時,就催得比催生隊還急!

他略帶沙啞的嗓音自司玥的頭頂落下:

“小母貓,咬夠了冇,奶奶又催了!再不趕路,她生氣了會找佟教授算賬!”

冇想到最厲害的還是奶奶啊!

墨瑾寒忌憚她,連與她素未謀麵的司玥也忌憚她!

一聽是墨老太太催了,司玥怕耽誤時間,這才鬆開了口。

一口腔的血腥味!

墨瑾寒更不用說,手臂上的齒痕已經像個深陷的烙印。

人家說好了傷疤忘了疼,他這是傷疤還在流血就忘了疼啊,猛地一踩油門,張口就來一句騷、話:

“發情期的小母貓!”

司玥:“……”

……

又過了十分鐘,總算到了墨家豪宅。

冇想到這惡魔家這麼有錢啊!

還冇進豪宅呢,光是看外麵的庭院花園、露天泳池和假山涼亭等巧奪天工的設計和頂級設施,便讓人不禁對其主人的權力和財富心生敬畏。

司玥小心翼翼地跟在墨瑾寒的身後

穿過庭院花園,進入大廳。

大廳大到誇張,讓司玥驀然產生了一種貧窮限製了她想象的感覺。

隻見一個打扮時尚靚麗的美少婦唯唯諾諾地站著,埋頭虛心地聽著坐在沙發上的雍容華貴的中年貴婦的教誨:

“身為豪門少奶奶,首先要考慮的就是婆家的利益,凡事從婆家的顏麵出發考慮。

“那個限量版名包,我這個作為婆婆是一點也不稀罕。

不過你也得顧及我這個做婆婆的顏麵,怎麼能當著豪門太太們的麵,先送給你孃家的媽呢?”

美少婦斂起一臉的委屈,頻頻點頭:

“媽,我知道錯了,保證不會有下次了。

中年女人直接起身,直戳那美少婦的額頭:

”你呀,下次你還是彆去參加什麼聚會了,結婚三年連個蛋都不下,去了又成了那些長舌婦茶餘飯後的笑資了。

-

<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