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玄幻 >

宦海官途

宦海官途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玄幻
  • 作者:佚名
  • 更新時間:2024-05-27 21:03:40
宦海官途

簡介:我是一個從農村出來的人,我是一個奮發向上的青年才俊,帶領家鄉人致富,這就是我畢生的追求!

開始閱讀
目錄
精彩節選

-

我寫的那份招商引資的材料交上去以後,就如同石沉大海,全無訊息,這讓我有些焦急,但我還是沉住氣,冇有追問,免得給婉韻寒帶來壓力。

而平時上班時,我在樓道裡也遇見過孟曉林主任幾次,但每次打招呼,孟曉林都是揹著雙手,眼皮都不抬一下,哼哈兩聲就走過去了,根本冇有給我說話的機會。

這就引起了我的懷疑,我開始覺得,事情也許並非婉韻寒所說的那樣,孟主任對那份材料,並冇有放在心上,否則,對方的態度絕不會如此冷淡。

其實,我也想過,可以繞過開發區管委會,把材料直接遞給副市長尚庭鬆,走一條捷徑,但我深知,這種做法犯了官場大忌,很容易引起孟曉林的不滿,那就不太好了。

況且這段時間,無論是尚庭鬆還是高見,都冇有和我聯絡。

我很清楚,尚市長自己的工作十分繁忙,即便把自己忘到腦後,也是極為正常的事情。

另外我也知道,自己太過年輕,又是剛參加工作,尚庭鬆就算再怎樣重視,也不可能冒著被人非議的風險,一而再、再而三的幫助我。

隻有等自己乾出點成績,對方纔會順水推舟的在背後推我一把。

管委會的工作很是安逸,平時極少有人過來,除了偶爾寫些材料外,大家都在找著事情做,藉以打發無聊的時間。

沈道瓊打完毛衣,又迷上了刺繡,彆看她身子胖乎乎的毫不起眼,卻生得一雙巧手,三兩天的功夫,就能繡出一幅鴛鴦戲水圖。

馬學保則忙著收集廢舊報紙,練習書法,他練習了六年,毛筆字寫得很好,落筆處渾厚飽滿,勁道十足,頗有一番大家氣象。

婉韻寒的愛好不多,就喜歡看些雜誌,尤其是服裝類的,和其他漂亮女人一樣,她對服裝有著某種異乎尋常的喜愛,有時候一天之內,能換上兩套衣服,成為辦公室裡一道靚麗的風景,看得讓人極為的賞心悅目。

而我現在的習慣,是端著一杯茶水,站在窗前,望著街上來往不息的車流,這段時間,我愈發深切的感受到,在機關裡麵工作,如果冇有到達一定的位置,就根本無法改變任何事情。

這天早晨,來到辦公室之後,做完衛生,我拿起一份江州晨報,翻看當天的新聞,翻了幾頁,目光忽然被一則訊息所吸引,不禁有些心動了。

原來,這則訊息的內容是,本月下旬,江州省副省長何秀華將率隊前往南粵,舉辦為期兩天的招商引資洽談會議,屆時將吸引全國各地數百家內外資企業參加。

我覺得這是一個機會,應當主動爭取,於是,當婉韻寒上班之後,他就將報紙遞過去,指著這則訊息,小聲問道:“領導,這次招商會議的規模不小,咱們管委會能否派隊參加?”婉韻寒把報紙看完,悄聲的道:“這次的招商活動,市裡冇有指示,管委會也冇有相應安排,不過,我可以爭取一下,希望能得到孟主任的支援。

”我見她說的有些勉強,不禁有些失望,就笑著道:“婉姐,那等你的好訊息了。

”婉韻寒笑著點頭,她先整理了幾份材料,約莫半個小時以後,估計孟曉林已經上班了,就拿著一疊檔案去了樓上。

對於我的積極,辦公室其他兩人極不理解,馬學保還好,隻是微微撇了一下嘴,冇有吭聲,沈道瓊卻在一旁潑起了冷水,陰陽怪氣地說了些牢騷話。

我聽了後既不生氣,也懶得爭辯,心裡非常清楚,在管委會這個大環境裡,自己絕對是屬於少數派,也是彆人眼中的異類,但無論如何,我都想抓住機會,做一些實實在在的事情。

半個小時以後,婉韻寒終於返回辦公室,把檔案放好後,來到我身邊,輕輕搖著頭道:“小泉,最近開發區的經費有限,孟主任不支援這次的活動,咱們怕是去不成了。

”接連兩次建議,都被上麵否決,我有些惱火,皺著眉道:“婉姐,如果我們能夠自籌經費,老闆們會支援嗎?”“什麼,自籌經費?”我話一說出口,不單單是婉韻寒,就連其他兩人也都愣住了,都把狐疑地目光投過來。

在開發區管委會裡工作這麼些年,大家還是頭次聽到有這樣的說法。

婉韻寒歎了一口氣,小聲的道:“小泉,你想乾好事情的心情我非常理解,但是自掏腰包出去工作,總是不太合適的,而且這也不是長遠之計呀!”我微微一笑,輕聲解釋道:“婉姐,你誤會我的意思了,我是這樣想的,招商引資工作,不隻是咱們開發區管委會的工作,其實,很多單位都可以參與進來,如果能由我們牽頭,聯絡幾家企業參加,經費的問題不就解決了嗎?”婉韻寒略一沉吟,也覺得這個辦法不錯,但還是把困難擺了出來,說道:“小泉,你要知道,咱們開發區管委會和下麵的企業,並冇有多少往來,咱們又不是主管單位,他們未必肯買賬。

”我笑了笑,輕聲的道:“如果孟主任那邊冇有意見,我可以試試聯絡一下農機廠,請他們也派人蔘加這次招商會議,經費的問題,應該很好解決。

”婉韻寒有些吃驚,悄聲問道:“小泉,你真的有這把握嗎?”沈道瓊冷笑了一下,在旁邊插話道:“葉慶泉,你真是太異想天開了,讓企業出經費,隻怕咱們孟大主任都冇這個麵子,你個半大小子要是能做到,那可真是見鬼了。

”我皺起眉頭,走到婉韻寒的辦公桌旁,伸手抓起話筒,撥了電話號碼,聽到劉先華的聲音後,就微微一笑,輕聲的道:“劉廠長,你好,我是葉慶泉啊。

”劉先華放下手中檔案,笑著道:“原來是小葉啊,怎麼樣,最近還好吧?”我輕輕搖頭,開誠佈公地道:“不太好,所以想找劉廠長幫忙,我這次打電話,是來化緣的。

”劉先華愣了一下,不解地道:“怎麼說?”我長話短說,把情況大致講了下,又微笑著道:“劉廠長,上次的報告裡,我也提起過,希望農機廠能夠引進較強的戰略合作夥伴,增加企業競爭力,這次是個機會,你們應該試試。

”劉先華沉吟半晌,就輕聲的道:“小葉啊!你的想法很好,我們應該積極響應,隻是這段時間,農機廠的工作太忙,幾個領導都分.身乏術,這樣吧,經費的問題好說,如果是五萬元以內的,隨時可以過來取,但具體的招商工作,就要請你這位顧問代勞了。

”聽見對方又提顧問這一茬事,我笑了笑,摸著鼻子道:“劉廠長,你就不怕我空手而回,讓農機廠的錢打水漂了?”劉先華哈哈一笑,擺手道:“不怕,這個是要看機會的,就算成不了也沒關係,不過,如果你能聯絡到合適的商家,幫我們把農機廠的西廠區租出去,那就再好不過了。

”我有些吃驚,詫異地問道:“怎麼,西廠區的生產線要停了嗎?”劉先華拿起杯子,喝了口茶水,笑著道:“是啊,這不是在準備過冬了嘛,西廠區那邊設備老化的比較嚴重,生產效率低下,一直在虧損,與其這樣耗下去,不如直接關停。

不過,那麼大的廠區,閒置也是浪費,索性租出去,賺些租金也好啊!”我點了點頭,微笑著道:“好的,劉廠長,我留意一下,如果遇到合適的商家,一定想辦法把這事兒辦了。

”劉先華放下茶杯,笑著道:“那就拜托了,小泉啊,有空你要經常回農機廠來轉轉。

”“好的,我一定來。

”寒暄幾句後,我放下電話,轉頭道:“已經解決了,農機廠願意出五萬的經費,這些錢應該夠了吧?”婉韻寒連連點頭,笑靨如花地道:“夠了,當然夠了,根本用不了這些的。

”沈道瓊驚得合不攏嘴巴,半晌,才怎麼舌道:“還真是見鬼了,這個事都能被你辦成了?”馬學保把毛筆放下,拿起報紙,看著上麵的書法字,給我們潑冷水道:“你們先彆高興的太早,小葉,這事兒處理不好,可能會惹出麻煩來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