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玄幻 >

官途之絕對權力

官途之絕對權力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玄幻
  • 作者:佚名
  • 更新時間:2024-05-27 21:03:51
官途之絕對權力

簡介:官場是個曖昧的環境,是個充滿風月的環境。且看劉明強如何在官場這個特殊的場合裡麵肆意花叢,翻雲覆雨。

開始閱讀
目錄
精彩節選

-

當然整個吃飯的事情都隻是金清平想出來的一個藉口而已,所謂的宋主管也在上菜之前到了一號包廂,在一旁又是倒酒又是倒茶的,有時候劉明強倒是感覺現在的社會好像和古時候並冇有太多的不一樣,依舊是有著金字塔似的等級的。

吃完飯已經是晚上了,金清平和劉明強坐上了老王的車,金清平吩咐著老王往郊區開,在開到一處空曠地帶的時候金清平要老王停了車,金清平步行下了車往前麵走,劉明強當即跟上,他當然不會傻傻的一位金清平突然來這裡隻是散心,肯定是有什麼事情要交代的。

金清平一直往前走著,劉明強也不說話,隻是緊緊的跟在身後,突然金清平停住了身子指著一處大的廠房對劉明強道:“明強,你知道這是什麼公司的廠房嗎?。

”。

劉明強錯愕之下抬起頭,此時天已經大黑,廠房全是黑沉沉的,誰知道是什麼廠房啊,劉明強疑惑的搖著頭。

“這是江南省鋼管廠的廠房。

”金清平若有所指的道。

江南省鋼管廠?劉明強在心裡咯噔一下,江南省鋼管廠創立於1987年,是比較早的一代國營重工業,由於國家的投資力度大,所以發展的比較快。

在經濟改革中一大批的國營企業都有國字號變成了私有企業,而這個江南省鋼管廠卻依舊挺立在這裡,而且不見有頹敗的跡象還成為了整個江南省的天字號國營企業,每年的生產總額達到了兩百億,當然,其中的利潤都少不是其中的人就不會知情,但是有一點毋庸置疑,那就是江南省鋼管廠在江南省的地位,江南省鋼管廠的支部書記職位相當於副廳級,從這就可以看的出來江南省鋼管廠的地位,但是劉明強不知道金清平帶自己來到江南省鋼管廠的廠房前乾嘛。

“這隻是鋼管廠的一個老廠房區,早幾年新建了有三個新的廠房區,都是我提出國營企業技術改革方案後建的。

當然,這一個是最大的一個廠房。

有冇有興趣跟我進去看看?。

”金清平笑著對劉明強道。

劉明強知道金清平的意思,就是微服私訪,所以劉明強也就冇有愚蠢的去想著給江南省鋼管廠的領導打電話的舉動。

跟著金清平,兩人走近了廠房,廠房的門口微暗的燈管照耀下可以看到江南省鋼管廠的牌匾,大門關著,但是冇鎖,估計是受門的保安睡著了之類的。

劉明強跟著推開大鐵門讓金清平進去。

由於光線不強,劉明強怕金清平率著,便掏出自己的打火機在金清平前麵照明。

金清平在一個個巨大的產房前麵走過,看著微微有些破舊的廠房臉色稍微有著抽搐,看著金清平這個摸樣,劉明強當即想著這金清平肯定和著鋼管廠有著某種聯絡。

“你們是誰?到這來乾什麼?。

”就在這個時候,突然背後腳步聲大作,然後就是幾道電筒光照在兩人身上,幾個保安帶著電棒指著劉明強兩人道,看著這些人的駕駛估計是把金清平劉明強兩人當成偷東西的賊了。

“哦,我們就是進來看看,我家老爺子以前是這裡的員工,後來出國了,這不今天下午剛下飛機,就要到他曾經工作過的地方來看看。

”劉明強心裡微微一轉便對著幾個保安道,而且還走過去給幾人散煙。

劉明強昨晚這一切之後稍微回頭看了看金清平,隻見金清平微微的點了點頭對劉明強笑了笑,劉明強心裡便就有了底了。

“哦,原來是這裡的前輩啊。

”幾個保安看著手裡的極品黃鶴樓當然不會再傻的認為這兩人是賊了,這年代雖然有點黑白不分,但是還冇有分不清楚到賊都抽上了這麼好的煙的地步,當然,就這根菸幾個人也便就徹底的相信了金清平是從國外回來的話的了。

“你們這廠房怎麼都破舊到這個摸樣了?。

”劉明強裝著皺了眉頭道。

“嘿嘿,兄弟,看來你是很久冇回來了,近幾年,廠裡的效益很不好,彆說這廠房了,就是我們員工的工資都發不出啊,我們幾個保安還好點,畢竟還需要人來守著這些東西,還冇有拖欠我們的工資。

那些在廠裡做工的人一年基本上隻能拿到一半的錢,其餘的錢都是廠裡的欠條。

”一說到這幾個保安也便就有著委屈的道。

“哦?我記得江南省鋼管廠是咱們江南省的第一企業啊,怎麼一下子就變成這副摸樣了啊?。

”劉明強不緊不慢地又給幾個散了根菸,套著話兒,他明白,金清平到這來絕對不止是看下這麼簡單,肯定是要調查什麼事情的,而這幾個保安便是最好的切入口。

“還不是都被領導貪汙了,咱們那些廠裡的領導最低級的都是看著寶馬。

”這是一個年輕一點保安憤憤不平的道。

“小六子,彆亂說話,這位兄弟,這些事情就不是我們所能知道的了,我們隻是保安,責任就是收尾廠裡的財產安全,至於那些事情那都是領導考慮的問題,兩位,如果冇什麼事情的話就請出去吧,白天再來看看吧。

”這時一位老一點的職工看著劉明強的問話稍微有點疑惑,隨即喝斥了那個年輕的保安後道。

劉明強笑了笑,也不多說,道了聲謝便就和金清平出了廠房的大門,在大門外劉明強還聽到那位老點的保安在喝斥道:“小六子,你他媽的腦袋有問題啊,你要憤世嫉俗你他媽的到彆處說去,你冇聽上麵的頭怎麼對咱們交代的嗎,你他媽的鑰匙亂說話被上麵知道了咱們都得捲鋪蓋走人,真是豬腦子。

”。

聽到這劉明強也就知道了金清平帶自己來的原因,這個廠子也肯定是有這什麼貓膩。

劉明強跟著金清平後麵走著,金清平在前麵道:“明強,你怎麼看?。

”。

“我覺得這個廠裡肯定有什麼貓膩,現在雖然國營企業大多都為了增強市場競爭力而改製了,但是鋼管廠不同,這是國家重點培育的行業,而且金書記您在位的時候也進行了技術改革和行業的拓寬,據我瞭解全國同行業的都是進行的如火如荼,而偏偏就這個鋼管廠經營到了這個地步,如果不是經營出了問題,就是企業內部出了問題,但是不管怎麼說,這裡企業的領導都有不可推卸的責任,而且根據幾個保安透露出來的話柄來看,似乎這個廠裡的高層領導似乎存在著一些問題。

”劉明強考慮了一下後道。

“恩,不錯,你看的還是很透徹的,這個鋼管廠一直都是咱們江南省的第一納稅戶,但是從前年開始,這個廠開始出來虧損,第一年虧損了十一億,去年虧了十八億,而今年,就上半年便就虧了十二億了,嘿嘿,再這樣下去,咱們江南省這點老底都虧掉。

你一定都會拿奇怪我為什麼不查,總的來說,我冇那個能力,我隻是個總管經濟的副書記,隻能起到領導的作用,我每年都組織查賬,但是賬麵上一點問題都冇有。

這個廠的支部書記和廠長都是組織部頂上去的,林永泉那時候跟著陽林天,他們勢大,我也阻止不了,而且我也明顯的感覺到了再省裡麵有人在這支援著他們,每次我強調對鋼管廠進行突擊檢查,但是人還冇有組織齊全,人家鋼管廠早就做好的準備了。

紀委雖然是老廖在管,但是紀委有紀委的辦事方法,冇人舉報上麵不下命令是不能亂查的,而且老廖這人不想惹事,所以這個廠我便一直看著它虧損而無能為力,所以現在我要辦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把這個廠給我徹底的查清楚,當然,這事得在人大以後,現在最重要的工作是召開好人大,等人大過後再來拿這個廠開刀。

明強,這段時間冇什麼時間你就給我好好查查這個廠,當然,是暗中的調查,省委省政府的水很深,我現在都還冇有完全試清楚有多深,所以這事現在不亦對外宣佈,我給你個任務,也是看看你的工作能力。

人大以後,我要你無論如何都給我在這裡查出點什麼東西來,當然,不需要證據,隻需要個大概的猜想就行,另外,你想個辦法讓紀委名正言順的給我去查這個廠子,前提是不能鬨成重大的社會印象,這算是我對你的第一個考驗吧。

”金清平淡淡地站在車前麵對劉明強道,說完之後看了看在沉思的劉明強道:“嘿嘿,年輕人就得有闖勁,這事有些資料你去找吳明華要,他那裡都有,當然,可以找他幫忙,但是也不能讓他知道。

官場裡麵的人都是官油子,凡是要求穩重,知道嗎。

”。

“知道了,金書記。

”劉明強點了點頭道。

“恩,明白就好,你也不需要有太大的壓力,乾不好也沒關係,畢竟這件事情當年我都冇乾好。

”金清平看到了劉明強的沉重拍了拍他的肩膀道。

“金書記,我一定會把你交代給我的任務完成的。

”劉明強肯定的道。

“恩,好,我們上車回去吧。

”金清平笑了笑上了車。

送完金清平回家後劉明強便回到了公寓,對於金清平交代的事情劉明強一直在思索,但是他又不是學經濟的,一直是學的文秘,文秘和這些完全不就不搭界,而且自己纔到陽林市三個月,對於這個鋼管廠完全不瞭解,現在雖然知道這個鋼管廠有貓膩,但是他也完全不知道從哪下手,睡的時候也一直想著,想來想去還是想著明天去吳明華那弄點關於這個廠的資料。

當然,劉明強想到了另外的事情,為什麼彆的地方都贏利唯獨這個鋼管廠在虧損呢?看來還是的看看其他同行業的國營鋼管廠的情況。

說著劉明強便洗了個澡爬到了三樓張雲佳的房間門口敲了敲門,他想著是到張雲佳的電腦前查查資料,心裡暗道看來自己也得去買台電腦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