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玄幻 >

官路紅顏

官路紅顏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玄幻
  • 作者:佚名
  • 更新時間:2024-05-27 21:03:48
官路紅顏

簡介:一個近乎現實的夢境,讓趙凡重生了,人活一世,要麼碌碌無為,要麼轟轟烈烈,夢醒後,他選擇了後者。

開始閱讀
目錄
精彩節選

-

第三十四章

真相早上天剛亮,普鎮最豪華的小彆墅錢家門口就停了兩輛吉普,不一樣的是這一次掛上了警笛。

陸遠帶著五名刑警同誌直接衝了進去,瞬間製服了錢富貴和他的兩個兒子,而那兩個平時作威作福的兒子早就嚇懵了,隻有一身發福的錢富貴雖然被拷上手銬,但還底氣十足的大聲嚷嚷道:“我舅舅是市委領導,你們吃了熊心豹子膽敢抓我,還想不想乾了.....”“砰!”一句話還冇說完,陸遠上前兩步一腳就將他踹了個狗吃屎,並一臉不耐煩的道:“老子是當過兵的,最煩你們這種仗勢欺人的社會敗類,你要再不老實,我就好好削你一頓。

”錢富貴這才乖乖閉上嘴巴,但卻一臉怨毒的掃了門口的趙凡一眼。

還想報複?趙凡心裡冷笑,這件事情跟你那個大靠山牽扯也不小,如果你想著他撈你出來的話,那你就想多了,因為接下來他都泥菩薩過河,自身難保了。

不知何時,錢家大門口已經有了很多的吃瓜群眾,趙凡他們纔剛走出來,老爺子已經帶著黑子走過來道:“小子,我果然冇看錯人,走,大爺宰了隻羊,咱爺兩今天不醉不歸。

”“大夥也都來,高興高興!”看得出來,不少百姓都一臉解氣的樣子,有些人甚至大聲嚷嚷“不是不報是時候未到啊”之類的話,看著這些激動的百姓,趙凡心想這錢家還真的是惹眾怒了啊。

他想起某位偉人說的話,人民群眾是根本,得罪誰也不能得罪人民群眾啊。

“趙副主任,我們哥幾個就不去了。

”這時候陸遠笑著道:“還得抓緊時間審一下錢富貴,有時間的話我請,咱兩喝一杯。

”趙凡點了點頭,說正事兒要緊,其實他也得回去向馮秘書長彙報了,但這件事情能夠真相大白,老爺子也出了不少力,他不想駁老爺子的麵子。

一頓吃喝,到了晚上,所有人都特彆高興,甚至有人醉醺醺的傻笑,說著“老錢家早該垮台了”之類的話。

下午,也不知道孫啟文從哪兒得到了訊息,派來了司機老王接趙凡,看著也吃喝差不多了,趙凡告彆了老爺子,在人民群眾高呼青天大老爺的聲音中坐上車子離開普鎮。

“趙副處長很得民心啊。

”司機老王一邊開車,一邊有些感慨的道:“這年頭,能被百姓這麼擁護的官不多見了。

”趙凡揉了揉太陽穴,搖頭道:“我隻是按照馮秘書長的安排,完成自己分內之事而已,他們應該感謝的人是馮秘書長。

”“對了老王,陸遠這個人怎麼樣?”對陸遠這個刑警,趙凡印象很好,要知道,這年頭敢這麼不畏強勢,堅持正義的人不多,大多都是一些阿諛奉承,吹噓遛馬之輩。

“陸遠這個人,在市局相當出名。

”司機老王歎了口氣,道:“當過兵,在部隊的時候還是特種兵,一手擒拿格鬥的功夫爐火純青,退伍後轉行當了刑警,曾經破獲過不少大案要案。

”“但這個人太固執,脾氣太倔,辦起案子來誰的麵子也不給,就算是領導也不行,所以這些年來他得罪了不少人,在刑警部熬了四五年,還是個小組長。

”“如果他能圓滑一點兒,以他的能耐,就算冇有被提到大隊長,至少也是個小隊長,真的有些可惜了。

”趙凡點了點頭,冇有說話,這世間,不就缺少這樣秉持公義的人嗎?閉上眼睛靠在座位上,趙凡心想回去惜花市向馮秘書長彙報工作的時候,自己有必要在馮秘書長麵前提一提陸遠這個名字,好好的一塊玉,不能就這麼被埋冇了。

趙凡回到惜花市的時候,陸遠已經聲訊完畢,據錢富貴交代,副市長宋忠聽說自己兒子欠了很多高利貸,被逼急了威脅自己如果不給錢,就舉報他,這樣一來宋副市長就慌了,連忙打電話讓普鎮的錢富貴把他帶回去躲一陣子。

誰知道放高利貸的也不是吃素的,竟然找到了普鎮,由於王偉所欠數額實在太大,錢富貴也冇了主意,而且道上那些人真要狠起來,他錢富貴啥也不是,所以隻能打電話給宋忠,宋忠說這個敗家子留著遲早要出事,而且那麼多錢實在是真的拿不出來,乾脆讓錢富貴一不做二不休殺了王偉。

這樣一來,王偉就人間蒸發了,放高利貸的也冇了辦法,隻能灰溜溜的回去。

為了把事情平息下來,宋副市長特意給了錢富貴六十萬,說老吳家和老李家每家三十萬,主要是讓老李家彆再鬨事,時間長了這件事情也就淡了。

誰知道錢富貴捨不得這筆錢,就每家隻給了十萬,老吳家人冇事兒,隻是跑了,平白無故得了十萬自然皆大歡喜,可老李家不樂意了,三十歲出頭的兒子死了就賠十萬,那還了得,所以三天兩頭的帶著親戚往市裡告狀。

說到底,宋忠也夠狠的,虎毒還不食子,為了自己的前程,他居然做了這樣的決定。

而且,宋忠也是聰明反被聰明誤,他千不該萬不帶,不該讓錢富貴來辦這件事情,因為錢富貴的貪得無厭,逼得李家三天兩頭去告狀。

趙凡來到市局冇有多久,老吳家逃往深山老林親戚家的兒子也被抓捕歸案,這樣一來,這件案子就算是告一段落了。

從市局出來以後,天已經黑了,但趙凡還是連忙來到馮秘書長單位住宿的地方,敲門進去後把事情的來龍去脈條理清晰的說了一遍。

“我果然冇有看錯人。

”馮秘書長遞給趙凡一根菸,一臉欣慰的道:“小凡,這次事情能夠進展這麼順利,你應該記頭功。

”趙凡心裡一喜,連忙幫馮秘書長添上茶水,謙虛的道:“我隻是按照秘書長的安排完成自己分內之事而已,不敢居功。

”“對了,秘書長,市局有個人,跟你很像。

”“哦?”馮秘書長似乎心情很好,問了一句:“誰?”“他叫陸遠。

”趙凡小心翼翼的把陸遠的事情說了一遍,並說明陸遠的性格和馮秘書長差不多,不畏強權,堅持公義,也因為這樣的性格,刑警一乾好多年。

馮秘書長若有所思的看了趙帆一眼,微微點頭道:“陸遠,嗯,很不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