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玄幻 >

官道:勝天半子

官道:勝天半子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玄幻
  • 作者:佚名
  • 更新時間:2024-05-27 21:03:44
官道:勝天半子

簡介:一個近乎現實的夢境,讓趙凡重生了,人活一世,要麼碌碌無為,要麼轟轟烈烈,夢醒後,他選擇了後者。

開始閱讀
目錄
精彩節選

-

第一百九十三章

肅然起敬第二天早上,吳豔一如既往的叫醒趙凡過去吃早餐。

說實話每天看著吳豔陽台上那掛著那些各種不同顏色的內衣內褲,對趙凡來說也是種折磨,慢慢的,趙凡索性一狠心,過來的時候就背對著陽台,誰知道那些東西看多了,自己會不會把持不住乾出啥傷天害理的事情來。

吳豔因為腳踝扭傷,電台給了一個星期的帶薪假期,專門養傷。

“你昨晚上去找羅社長了?”吃早餐的時候,吳豔問了一句。

趙凡點了點頭,微笑著道:“吳姐,羅家不會插手這件事情,你彆彆過問了,我隻能告訴你,自然會有人收拾殺人凶手。

”吳豔臉上浮現出一絲喜色,微微點了點頭,不再問了,常年在電台工作,有些事情,她還是知道的,比如說早些年有些新聞,不讓播的話,誰敢播?現在不一樣了,手機微信,互聯網這麼發達,就算是你再怎麼瞞,也不可能滴水不漏。

看了一眼吳豔的腳踝,趙凡微微皺眉,道:“怎麼還腫起來了,要不我送你去醫院吧?”看來昨天晚上是真的扭傷了,一點點紅花油根本起不到作用啊。

吳豔俏臉微紅,搖了搖頭道:“一兩天就消腫了,冇必要去醫院,而且,你還要去上課,可不能耽誤了。

”其實,吳豔是覺得自己畢竟算是個公眾人物,要是趙凡帶著她去醫院的話,難免會鬨出什麼緋聞來,自己倒是無所謂,主要是對趙凡來說影響不好。

看著趙凡的側臉,吳豔有時候也會想,其實在一起的時間越久,就越能感覺出來趙凡並非吳峰,兩人隻是長相酷似,性格

還有愛好等都不一樣。

或許一直以來,是自己真的不甘心,想要欺騙自己,其實那個陪伴她長大的人,真的已經死了很多年。

而現在的這個人,他會對自己好,則是因為知道自己的過去,單純的想安慰自己,可是他不知道,男人和女人在一起,安慰的多了,會習慣嗎?如果有一天,他不在了,或者是黨校學習期滿,自己又該如何去慢慢習慣冇有他的日子?憑女人的直覺,吳豔自然能感覺到趙凡對她的愛慕,正如趙凡所說的一樣,曾經的他那麼崇拜她,那麼喜歡她.....這種喜歡,跟追星冇兩樣,不一樣的是追星是遙不可及的,而他卻距離自己那麼近。

能感受他的關懷,溫暖,問候,這和明星微博下麪粉絲留言不一樣,因為他能理直氣壯的握著你的腳,給你擦紅花油,而且看上去那麼的理所當然。

——————————下午,上了一天的思想政治課趙凡總算是等來了下課時間,和黨校已經漸漸熟絡起來的同學互相打招呼後,趙凡再次來到公園裡。

“喲嗬!兩老頭還躲著我?”趙凡嘿嘿直笑。

這一個多月來,不少老傢夥躲著他,人家都說觀棋不語真君子,趙凡卻恰恰反其道而行之,大呼小叫不說,有時候還會上手,搞得不少老人家鬱悶得很。

但是不得不說,時間久了,習慣了這麼一個小鬼頭出來搗亂,也彆有一番滋味在心頭。

一般來說,是冇有人敢來公園裡搗亂的,因為都知道他們喜歡清靜,但如果有人不知道你們這些人的身份,不畏懼你們,你反而倒覺得有意思。

因為他敢說彆人不敢說的話,敢做彆人不敢做的事情,甚至一口一個老莊,一口一個老孔的叫你。

終於,趙凡在公園轉角處一株柳樹旁找到了兩老頭,大老遠就嚷嚷道:“我說你們兩躲啥躲,有個軍師幫你們分析棋局不好嗎?”一邊說著,趙凡一邊走過去蹲在旁邊看著。

莊家老爺子撇了撇嘴,用隻有兩根指頭的手掌將一顆車往前推了兩步,冇好氣的道:“人家都說觀棋不語真君子,你個小兔崽子就是個小人,一點兒也不君子。

”“就是。

”旁邊的孔家老爺子把一顆小卒子往前挪了一步,擋住莊家老爺子的車,搖了搖頭道:“也不知道家裡大人咋教的,最起碼的尊老愛幼都不懂。

”趙凡撇了撇嘴,乾脆坐下身來一邊掏出手機,一邊道:“這話我就不愛聽了,老莊,老孔,你們摸著良心問問自己,你們的兒子孫子會不會跟我一樣,每天抽空過來陪陪你們,跟你們說說話?”“不會吧?”“我這是看你們年紀大了,怕你們孤單,過來跟你們講講話,這不叫尊老愛幼?”孔家老爺子用獨眼看了一眼趙凡,滿臉懷疑的道:“我看你小子就是閒的,黨校裡悶壞了吧?”“年紀輕輕就被丟到黨校來,肯定是犯錯誤了.....”孔家老爺子還冇有說完,隻見趙凡捧著手機大呼小叫道:“臥槽,省都這種地方還能發生這樣的事情?”“小子,啥事?”莊家老爺子看趙凡一臉驚訝的表情,於是就問了一句。

“嘖嘖嘖.....”趙凡把手機遞過去,嘖嘖有聲的道:“看看.....看看這排場,這麼多人鳴冤,居然都冇有上新聞,隻能在微信裡麵看到。

”隻見趙凡手機上的微信裡,一個個小視屏都刷滿了朋友圈,現場的情況一清二楚。

莊家老爺子瞄了兩眼,滿不在乎的道:“就是死個人而已,你問問孔瞎子,當年我們兩可是真正從死人堆裡爬出來的,那場麵,死的人可多了。

”孔家老爺子點了點頭,似乎想起了往事,感歎道:“莊老七的手指頭就是那時候被炸掉的,在那個年代,彆說這種吸毒死的,光是餓死的就成百上千的。

”“你們這些年輕娃,現在日子好過了,不好好珍惜生命,還去吸毒,要知道,你們能有今天,那都是我們這些老傢夥拿命拚出來的。

”趙凡下意識的看了一眼老孔的瞎眼,還有老莊的斷指,真的有些肅然起敬,曾經那段歲月,真的犧牲了太多的先烈,是那些人的血與淚,造就了現在的和平生活,讓現在的九州子民不會被戰火殃及。

而眼前的兩個老傢夥,就是在那種動亂中艱難存活下來的人,這樣的人,不值得尊敬嗎?雖說他們講得雲淡風輕,但如果真的出生在那樣的年代,見證過那些遍地的屍體,你就不會覺得他們冷漠無情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