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玄幻 >

官場政路

官場政路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玄幻
  • 作者:佚名
  • 更新時間:2024-05-27 21:03:41
官場政路

簡介:官場是個曖昧的環境,是個充滿風月的環境。且看劉明強如何在官場這個特殊的場合裡麵肆意花叢,翻雲覆雨。

開始閱讀
目錄
精彩節選

-

兩人就這麼直接睡著了,都是赤身的。

張雲佳好像冥冥之中知道劉明強睡到床上來了一樣,雖然發著平穩的呼吸聲,但是卻反身死死地抱住劉明強,習慣性地把自己的一條壓在劉明強的腿上麵。

抱著劉明強的一隻手臂安靜甜美的睡了過去。

當然,此刻的劉明強也早已經睡著了。

當第二天太陽開始照屁股的時候劉明強才悠悠然的醒了過來。

劉明強看著懷裡緊緊抱著自己手臂的張雲佳笑著說道:“小懶豬,起床了。

”。

“哎喲,我不。

我還想再睡會。

”張雲佳迷迷糊糊地對劉明強揚了揚手臂,對於劉明強打斷了她的美夢非常的不情願。

於是說完一句抗議之後轉身拉著被子背對著劉明強又睡了過去。

劉明強笑著一巴掌打在張雲佳的屁股上麵,然後說道:“太陽都曬屁股了還睡。

”。

張雲佳被劉明強的突然襲擊嚇的一下子坐了起來,頓時睡意全完,突然發現自己一對白鴿完成裸地展現在劉明強的麵前,頓時有點害羞地用被子把自己身體蓋住。

“起床吧,咱們去弄點早餐吃,我感覺餓了。

可能是昨晚上太賣力了吧。

對了,你那裡還痛嗎?。

”劉明強突然想起關心的問道。

“你說呢?真不知道你昨晚哪來的那麼大力氣。

人家那裡現在還痛著呢?你餓了嗎?我去煮點粥吧。

你先睡,弄好了我叫你起床。

”張雲佳除了偶爾的玩玩性子外大部分的時間都是這麼恬靜如水的女人,永遠溫柔地對著劉明強。

說著張雲佳翻身拿著衣物進了浴室,聽著裡麵嘩啦啦的水流聲知道是張雲佳在沖涼。

劉明強閒著直接穿了條短褲跑到臥室睡在沙發上把電視機打開,點了根菸然後隨意地換著台,當換到中央五套的時候正好發現是在直播這NBA,他已經忘記了自己多久冇有看這個以前大學時期必看的節目了,那時候許多非常感興趣的事情現在幾乎都興趣索然了,不知道這是悲哀還是什麼。

劉明強一邊抽著煙,一邊看著湖人隊的24號在場上獨領。

“明強,快好了。

你洗臉漱口吧。

”張雲佳繫著圍裙端著一鍋粥走了出來對劉明強道。

劉明強看了看張雲佳的樣子,心裡暗道。

張雲佳比金倩簡直更像個賢妻良母,這麼好的女人嫁給誰都是誰的幸福,但是偏偏自己卻隻能和她過一段見不得光的生活。

不知道這是自己的無恥還是張雲佳的無奈呢?劉明強搖了搖頭,不去想這個令人糾結的問題。

最近這些天劉明強一種都在做著答案隻有ABC的選擇題,當然,這ABC分彆代表著江映雪、金倩和張雲佳。

但是這麼多天劉明強都一直冇有選出一個答案來,他感覺自己誰也無法割捨下來。

所以後來他自作主張地把這項單項選擇題改成了多項選擇題,而且他也發揚著他大學時期做多項選擇題的一貫風格,那就是拿不準答案的時候就選擇全選,所以這道選擇題劉明強最後給自己的答案是A、B、C全部都選了,至於最後能得幾分他不知道,也不敢知道。

劉明強漱口洗臉之後走到餐桌前麵,望著正在為自己盛粥的張雲佳道:“雲佳,你今天有什麼事冇有?。

”。

“冇有啊,怎麼了?今天可是星期天呢。

”張雲佳好奇地抬頭問道。

“要不咱們出去玩吧。

你來清泉我都還冇好好地陪過你,今天難得有一天空閒我帶你出去玩吧。

”劉明強想了想之後道。

“好啊,你準備去哪玩啊?不過咱們會不會讓熟人給碰見啊?。

”張雲佳有點擔心地問道。

“怕什麼?知道就知道吧,知道了又能怎麼樣?我帶你去清泉縣城裡麵轉一轉吧,這裡能玩的也就這些了。

其它的這裡還真冇有。

”劉明強仔細想了想也冇想出個能玩的來,於是隻好說去清泉縣城玩一玩。

這鳥不拉屎的地方劉明強怎麼都不到有什麼既好玩又浪漫的地來來。

“你準備帶我逛街?。

”張雲佳眉飛色舞地道。

一看張雲佳這摸樣,劉明強就感覺自己這個提議是完全錯誤的。

他忘了在女人麵前說陪她逛街就等於是自己給自己挖了個坑,但是現在話已經說出口了劉明強不往這個坑裡跳還真不行了。

冇有辦法,正如按句話說的,既然不能反抗那還不如好好的享受。

想到這劉明強頗為大度地道:“對,就是陪你逛街。

今天隨便你怎麼逛,就是把整個清泉縣城來來回回都走個遍我也絕對不會說一個累字。

”。

“你放心,我逛街不像其它女孩子那樣的,我隻能逛一下子,因為我自己都覺得累。

我吃飽了,先去換衣服了。

”張雲佳說著便放下碗筷進了臥室。

女人逛街又有誰不是把自己打扮的漂漂亮亮的呢?

劉明強吃完早餐之後便也穿好衣服,但是卻發現張雲佳卻還在試著衣服,一套接著一套的。

劉明強看了看時間都十點多了。

在劉明強催促了三次之後張雲佳終於把衣服換好了走了出來,手裡提著小袋子。

但是由於這個縣政府的宿舍大家都是熟人,劉明強還是選擇了自己先去在外麵等著,然後十分鐘之後張雲佳再出來。

劉明強剛剛走出來下了樓,手機便響了起來。

是縣委縣政府的內部電話。

劉明強看了看,隻見上麵顯示著“縣委常委、紀委書記林軍。

”的字樣,劉明強很驚訝林軍打電話給自己乾什麼?難道他真的頂不住了終於要向自己示好了?想了想劉明強覺得這個可能性很大,不然他親自打電話給自己乾什麼?想到這劉明強按下了接聽鍵,用很正式的口吻說道:“林書記,你好。

”。

“劉書記,您好您好。

今天冒昧打擾您真是很抱歉。

”林軍的聲音傳來,劉明強一下子就聽出了裡麵有特意討好的意味,看來他猜想的**不離十了。

“林書記,你說的什麼話。

你能打電話給我那是我的榮幸啊。

我可是一直都在等著你的電話哦。

”劉明強笑嗬嗬地說著,但是語氣中的責怪之意卻是那麼的明顯。

“對不起啊,劉書記。

這事是我的做的有些欠缺,考慮的不周到。

所以今天中午我特意設下酒席,請劉書記一定要賞光。

”林軍一點也冇有因為劉明強的責怪而感到憤怒。

“今天中午?什麼時候?。

”劉明強看了看手錶忙著問道。

“十二點,清泉飯店。



十二點?劉明強又再次對了對手上手錶所顯示的時間,現在都接近十一點了,這哪還有機會陪張雲佳逛街啊?但是這個飯局是無論如何都是不能推遲的。

林軍是紀委書記,說到了底他其實也不是太怯自己什麼,如果自己今天真的不給他麵子以後自己的日子也不會好過,畢竟人家是紀委書記還有這縣常委的頭銜。

當然,林軍主動找自己這也是劉明強一直都求之不得的事情,他等這一天等兩年很久了。

想到這裡心裡暗道看來還是的再放張雲佳一次鴿子了。

於是很是爽朗的道:“那就感謝林書記了,我一定準時到。

”說完便說了兩句再見便掛了電話。

收好手機,劉明強又一步步地往回走,剛走到張雲佳的門邊張雲佳也剛好開門進來,可能十五分鐘剛剛到吧。

張雲佳一出門便看到站在門邊的劉明強,很是好奇的問道:“你站在這這裡乾什麼?你不是說在小區外麵等我十五分鐘的嗎?。

”。

“有點急事,上午咱們去不成了,下去我一定陪你去。

剛剛紀委書記林軍打電話來請我驚天中午去吃飯,這個飯局我必須去的。

所以隻好又放你一次鴿子了。

”劉明強很是愧疚地說道。

“冇事,工作重要嘛。

逛街什麼時候不行啊。

林軍主動請你吃飯這是主動對你示好,這是向你發出投奔的信號呢,這對你以後的發展非常重要,要是可以爭取他和政法委書記還有武裝部長的支援,以後你就真的可以說是在清泉當家做主了。

”張雲佳當然明白其中的厲害關係啦,一點也冇有怪罪劉明強的意思,反而還替劉明強考慮了起來。

“事情是這個事情,但是我有一點困惑的地方。

我向他們發出信號也很久了,但是他們卻總是一點迴應都冇有。

結果今天卻突然來這麼一下。

加上王衛國上次的異常。

我還真是怕這中間會以後什麼。

”劉明強皺著眉頭,擔心地說道。

“你怕他們之間有陰謀?不會的,就算是以後陰謀但是這頓飯卻絕對不是陰謀的,除非他們想在菜裡下毒殺了你。

”張雲佳調笑著說道,然後接著道:“不管他們是不是耍陰謀你去吃這頓飯對於你來說總是有益為無害的,也隻有到了酒桌上你才能知道給他們的真實意圖。

所以不管怎麼說,這頓飯你是必須得去吃的。

說不定吃了這頓飯清泉的局勢就能發生很大的改變哦。

”張雲佳打開門又走了進去,劉明強也跟著走了進去,一邊點著煙仔細地想著張雲佳的話。

“你說的冇錯,不管怎麼說這個飯局我都得去。

反正這個飯局他們總不可能耍什麼花樣的。

”劉明強也相通了這個問題,笑著站了起來。

走到門邊又準備出去,但是還是轉過身來張雲佳道:。

”我已經放了你兩次鴿子了,最多我準許你也放我兩次鴿子。

”劉明強開了句玩笑然後就打開門走了出去。

“記得彆和太多的酒。

”張雲佳急急忙忙地交代了劉明強一句。

然後自言自語地道:“你放我的個子何止兩次?我這一生都讓你的那次鴿子給放了,你償還的起嗎?就算是你償還的起你願意償還嗎?。

”說完張雲佳把包扔在床上,身子直接倒在床上,把被子蓋在頭上,不知道在乾什麼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