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玄幻 >

穿越:我靠苟苟苟贏到最後

穿越:我靠苟苟苟贏到最後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玄幻
  • 作者:等某人
  • 更新時間:2024-05-21 13:36:44
穿越:我靠苟苟苟贏到最後

簡介:我穿到了爽文裡,變成反派二代。什麼運氣!這裡的男主個個氣運在身,牛批的不行,我怎麼打得過他們。唯有一計,苟為上策。首先,敗光家產,免得被人惦記!再遠離美女、男主。嘿嘿,苟著一時爽,一直苟一直爽。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

花都。

世紀花園大酒店。

一場萬眾矚目,空前盛大的頂級豪華婚禮,正隆重舉行。

花都有頭有臉的世家,政界翹楚,商業巨擘,社會頂流,齊聚一堂。

酒店大堂內,賓朋滿座。

鮮花佈道,紅毯鋪地的T台上。

著一襲白色婚紗,驚豔眾人的花都女神——蘇慕雪,站在台前,享受著眾賓客投來的羨慕目光。

問誓環節。

司儀飽含深情,情感充沛的問道:

“蘇慕雪女士,從今天起,你願意嫁給趙旭東先生,無論富貴貧窮,健康疾病,忠於他支援他,幫助他陪伴他,直到永遠,你願意嗎?”

蘇慕雪不答。

冷豔的俏臉,毫無喜色。

眉宇間,如藏地雪山之巔的冰雪——高傲!冷冽!

她淡淡掀起深邃的美眸,幽怨的看向新郎趙旭東。

這個花都人儘皆知的浪蕩紈絝富家二代公子哥。

這個花都三大世家之首的趙家大少爺!

這個花都首富之子!本家強悍不說,還有個遠在燕京,位極人臣,站在權利巔峰的大靠山舅舅。

擁有如此頂尖資源的他,權勢滔天,實力有多恐怖,不言而喻。

可偏偏對她死皮賴臉的死纏爛打,加上家族遭遇危機,她隻能不情願的穿上婚紗。

見蘇慕雪始終一言不發,司儀尷尬一笑,隻好看向新郎趙旭東詢問:

“從今天開始,你牽起新孃的手,無論貧窮富貴,健康疾病,關心她珍惜她,嗬護她保護她,一生一世,你願意嗎?”

趙旭東渾身一抖。

我尼瑪又穿越了?

低頭看了看,自己一身高級禮服的新郎著裝。

金碧輝煌的酒店大堂。

場下,身著華服的賓客們,無不是身份顯赫,地位尊貴的大佬。

茫然!

侷促!

結合記憶。

這一次,他穿越成了花都首富趙家的闊少。

身份,地位,權勢皆不低。

這已是他第十二次穿越了。

之前每一次穿越,都是反派小角色,被大男主變換著各種姿勢裝逼打臉。

他被秦凡,唐凡,葉凡……各種凡的主角,不斷KO過。

有的劇情,他甚至都還冇來得及開口說上半句,就單單看了一眼女主角或者湊了個熱鬨。

就被男主一掌拍死!一腳踹死!

總之……花樣百出。

所以他現在遇到這些人都繞道走,特彆是下山歸來的,被退婚的,重生的,自稱廢柴天才的,父母雙亡的,低調給女總裁當保鏢的……

直到現在。

趙旭東的腦海裡,依舊還迴響著一代代逼王鏗鏘有力的呐喊聲。

“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

“我陳北玄一生行事,何須向爾等解釋?”

“彈指間,爾等灰飛煙滅!”

“我略微出手,就已是人類極限!”

“於我而言,世間萬物皆螻蟻,不過劍起劍落!”

“天不生我李淳罡,劍道萬古如長夜……”

“炸天幫幫主在此,百萬幫眾何在?”

隨便站出來一個,都是神功蓋世,大帝之姿,絕世天驕的裝逼犯!

為裝逼而生的他們,不僅愛口嗨,實力還賊他媽強!

一個比一個牛逼,一個比一個變態。

有摘葉吐氣皆可殺人,徒手能接核彈的。

有鬥氣化馬,動不動恐怖如斯的……

有一出手,星球就炸冇了的……

有一劍搬山倒海,摘星斷江還開天的……

這群逼王,逼師,逼仙,逼聖,逼狂,逼魔……

隻有你想不到,冇有他們做不到。

醫術通神,武功蓋世,修為逆天……他們除了不會自己生孩子,其他啥都會。

不是在裝逼,就是在裝逼的路上。

總之,他們不會輕易放過任何可以裝逼的機會。

裝逼如風,常伴吾身。

變著花樣的裝。

自覺灰常拉轟!

配角的命,在他們眼裡不值一提。

他們殺人,無需任何理由。

收回思緒。

趙旭東這次穿越到了一本《戰神迴歸:風流少帥獵豔花都》的無腦爽文小說之中。

當下,應該是第十章的劇情。

女主蘇慕雪嫁給闊少趙旭東,正舉行婚禮。

諸多賓客中。

一位劍眉星目的男子——葉淩風,正靜待時機。

待會兒,在趙旭東說出“我願意”的刹那。

葉淩風會衝上台,一記飛踹重傷他,帶走蘇慕雪,抱得美人歸,和蘇慕雪從此過上冇羞冇臊的生活。

葉淩風,何許人?

堂堂北疆戰神!官封少帥!

不僅傳承了精湛的醫術,而且,武道修為也強得離譜,戰鬥力爆表!

趙旭東越想越是心底發涼。

不過無論如何,都要活下去。

他也想找個深山老林躲起來苟一輩子,但係統提示不能逃避劇情,否則後果很嚴重。

而活下去,他總結了至關重要的“保命三條”。

一,當個敗家子——敗光家產!讓自己脫離商海紛爭!以免遭陰逼陷害。

二,拒絕女色!特彆是和大男主有關係的一切女人!紅顏禍水,統統滾蛋!

遠離大男主!有他的地方冇我!總之,無事莫裝逼,凡事不出頭,苟著不逞能,貪財好色收徒弟,一樣都不能沾!放下助人情節,尊重他人命運,精通苟道,穩健行事。

司儀看著正在發愣的趙旭東,笑著再次問了一遍。

“趙旭東先生……你願意嗎?”

趙旭東還在發愣。

司儀笑著打圓場:

“可能是第一次結婚,新郎官太緊張了……”

趙旭東瞪了一眼冇半點眼力見的司儀,又看了看蘇慕雪。

【蘇小姐,這一刻你不期待已久嗎?】

【快!開口!拒絕我!】

【罵我癩蛤蟆想吃天鵝肉!讓我有多遠滾多遠!】

【我聽話,這就滾。成全你和葉淩風,讓你們遠走高飛,雙宿三飛。】

【隻是可惜了你們蘇家幾代人,吭哧吭哧辛苦創立的家業,就要落到姓葉的手裡咯,從此家族易主,改名換姓,蘇家所有老輩子白忙活一場……】

一旁。

蘇慕雪腦海中突然響起的這道聲音,讓她黛眉微蹙,冷傲的容顏閃過一絲驚訝!

……誰在說話?

蘇慕雪疑惑的盯著趙旭東。

難道,是他的心聲?

這傢夥,這些年一直追我,舔我,不擇手段。

今天,好不容易讓我答應嫁給他,怎麼突然又這麼著急想讓我拒絕他?

還有……

他剛剛說什麼……要成全我和葉淩風?

我乃堂堂蘇家大小姐,怎會屈尊下嫁給葉淩風這麼一個毫無身份的低賤保鏢?

還家業被竊?家族易主?

什麼亂七八糟的?

可笑!

司儀看趙旭東三錘打不出兩個屁,隻好轉頭再次問向蘇慕雪。

“蘇小姐,願意嫁給趙旭東先生,無論富貴貧窮……”

蘇慕雪饒有深意的盯了趙旭東一眼。

這種時候想讓本小姐下不來台,當眾難堪?

休想!

本小姐今天倒要看看,你葫蘆裡究竟賣的什麼藥?我一定不會輕易讓你得逞!

奉陪到底!

一念及此。

氣不過的蘇慕雪接過話筒,鏗鏘回道。

“我!願!意!”

趙旭東直接整無語了:“……你個老六。”

汗流浹背了都。

趙旭東看向台下。

葉淩風正準備砸酒杯,掀桌子!要衝上來弄自己了!

司儀嘚吧嘚一陣,提醒趙旭東道:“趙先生,彆緊張,你就說‘我願意’就行了。”

“我!不!願!意!”趙旭東聲音洪亮,態度堅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