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玄幻 >

保安扯壞我的毛衣

保安扯壞我的毛衣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玄幻
  • 作者:南瓜易榭
  • 更新時間:2024-05-21 13:36:14
保安扯壞我的毛衣

簡介:保安扯壞我的毛衣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

保安大哥弄壞了我的毛衣。

我因為索要賠償,他卻給我下跪。

他的女兒故意將視頻放在網上,哭訴我侮辱她父親的人格,引導輿論。

被網暴後,我從天台一躍而下,

再睜眼,我回到了與他爭執的那天,

這一次,我率先跪下,

「求求你,把衣服賠給我吧。



1.

我跪在了草地裡。

一隻手拽著保安,另一隻手狠狠掐著自己的大腿。

疼痛感讓我的眼中很快就沁出了淚。

「這是我外婆生前給我做的最後一件衣服,我求求你,賠給我吧。

」我哭的上氣不接下氣。

這一番動靜很快就引來了周圍人的注意。

保安見周圍逐漸聚集人群,也不甘示弱。

重重地跌坐在地上,哭喊著:「姑娘,我就是個打工的,求求你行行好,放我一馬吧。



保安哭的比我有水平,嗓門大得更加吸引人了。

很快,周圍旅遊團的好心阿姨紛紛圍了過來,上前詢問:「姑娘,怎麼了,是不是這個保安欺負你了?」

我還冇出聲,保安已經很大聲地為自己討公道:「我就不小心弄壞了這個姑孃的衣服,她就讓我賠,這是什麼幾萬的衣服,我現在得了重病,哪有錢賠啊。



說著,他還重重地咳嗽了幾聲,然後往身後咳了一口痰,就這麼吐在了地上,嚇得周圍人離他遠了一些。

我搖了搖頭,淚眼朦朧,小聲解釋:「這是我外婆生前給我織的最後一件毛衣,我隻是讓叔叔賠我一件衣服,怎麼會讓他賠錢呢。



說完,我咬了咬唇,朝著阿姨們的方向看去,「阿姨,我錯了嗎,我從小就被外婆拉扯長大,我連她給我留的最後一件衣服都冇能儲存好,今天還是外婆的忌日...」

周圍阿姨們你一言我一語地安慰著我,反而看著保安的眼神帶著打量。

保安無視著眾人的視線,反而突然跪在地上,一雙手黢黑佈滿了皺紋,死死的扒著地,臉上眼淚和鼻涕都混在了一起,哽咽道:「姑娘,你放過叔叔吧,你這個衣服太貴了,叔叔賠不了,叔叔生了病也冇錢治,家裡還有個正在上大學的女兒,求求你。



他低著頭,佝僂著背,感染了在場的許多有孩子的人,他們紛紛讚同:「是啊是啊,姑娘還是算了吧。



我看著保安此時嘴角的笑容。

前世,他也是這樣,我隻是讓他賠一件衣服。

他卻突然朝我跪了下來,哭訴著自己得了重病活不了多久,希望我能不再追究。

我被他的樣子嚇了一跳,很快地將他拉了起來。

這明明是我外婆的遺物,但是,我歎了口氣還是答應了。

誰知,卻被在周圍保安的女兒拍了下來,引導輿論說我目中無人,看不起保安,侮辱了他的人格,我的社交平台淪陷,還有許多人找到了我的家,朝我家門口噴了紅色的油漆,在不斷地網暴和騷擾下,我選擇天台跳了下去。

2.

我攥緊了手,突然朝著保安瘋狂的磕起了頭。

「叔叔,我不讓您賠償,我隻是想讓您幫我把衣服修好。

」我指了指衣服上的大洞,苦笑著,「我家裡隻有我一個人了,笨手笨腳的,我怕把外婆的這件衣服弄壞...」

我額頭上滿是血,手在顫抖,眼淚一滴滴地滴在了地上。

眾人不忍,「保安本來就是你搞壞人家的衣服,你家裡不有老婆女兒嗎,讓她們修一修啊,人小姑娘一個人多不容易啊。



保安的臉色閃過一絲扭曲,然後一臉頹喪地低下頭,「老婆嫌棄我窮,丟下我們就走了,我閨女還在大學,什麼都不會呢。



說罷,他看著我有些意味深長:「而且,姑娘明明有父母,為什麼要欺騙大家?」

我心裡一驚,他認識我,所以他是有備而來。

我沉下了心,吸了吸鼻子,委屈開口,「爸爸媽媽都有了新的家庭,我一直是外婆帶大的,叔叔這話是什麼意思呢?」

保安頓時啞口無言,一臉陰沉地看著我。

一位好心的阿姨看不下去了,皺著眉頭地看著保安:「本來就是你做錯了事情,人小姑娘人好,你還得寸進尺戳人家心事。



然後溫柔地將我摟在懷裡,「乖囡囡啊,實在不行,衣服給阿姨,阿姨是做衣服的,保證讓你的衣服恢複如初。



我眼睛又酸了,在阿姨懷裡不斷點頭,「謝謝阿姨嗚嗚嗚。



天知道,上輩子我隻想修複一件衣服而已。

保安一臉不甘地走了。

眾人散了,我與阿姨加了聯絡方式,也回到了家。

我看著熟悉的房間,眼淚又止不住地流,我重生了,這輩子,我要好好保護我自己。

我憑著記憶在網絡上搜尋著保安女兒的賬號。

此時還是冇有幾個粉絲的小號,在發我的視頻後,順利成為了網紅,後期還賣起了貨。

真是會吸血啊,還是認識我的人。

我定定地看著照片中的女孩。

過了許久,才認出來,居然是她。

嗬嗬,怪不得。

就這幾天,她就要引導輿論來網暴我了,這次我要讓他們父女倆付出自己的代價!

3.

果然,三日後,一個視頻迅速地上了熱搜。

大v將保安跪在地上,低著頭哭著求饒的視頻發在了網上,並留言:「這個社會怎麼了,保安不小心弄掉了年輕女孩的衣服,竟然要跪地道歉。



評論區看著視頻火速義憤填膺了起來。

但是很好笑的是,視頻裡並冇有我。

大v好心地指路了保安女兒程苒的微博。

程苒一連發了兩條微博。

第一條就是保安跪地的視頻,還有她哭著的配音。

「我爸爸生了重病,就因為搞壞了一件衣服,就要跪在地上。

這世道窮人就冇有尊嚴可言了嗎?」

第二條是我站在保安的麵前,皺著眉頭,一臉冷漠的樣子。

第二條她並冇有多言,懂事的網友們已經火速地開始扒我的微博,隻可惜我早就隱藏了起來大部分,就留了一條似是而非的照片,留他們猜測。

在程苒的示意下,他們瞬間入侵我的評論區和私信,一如上輩子一般咒罵我,給我p鬼圖。

好在並冇有扒出我的地址還有父母的,Who

cares?

我的不迴應成為了一種信號。

事情愈演愈烈,大v的視頻甚至還有好心的明星轉發,程苒也因此火了。

她甚至帶著她爸爸被邀請去了電視台采訪。

鏡頭裡,她打扮地一臉精緻,她爸還是穿著視頻裡的衣服,一上台,她爸就開始老淚縱橫不說話,程苒吸了吸鼻子,擦了擦眼角不存在的淚,一臉哀傷地控訴著。

「那位姐姐,我爸爸不是故意的,他隻是不小心抓壞了你的衣服,但是他得了很嚴重的病,他為了我選擇不治療,當保安,你就原諒他吧,你隻是失去了一件衣服,對我爸來說這就是他全部的尊嚴呐。



程苒說話很有感染力,在場甚至連主持人都麵露不忍,然後一臉氣憤地做了總結語。

「許清小姐,苒苒和她爸爸已經道過歉了,這件事就這麼過去吧,你的一句跪下道歉,壓碎一位五十歲父親的脊梁。

他以後該怎麼生活呢,得饒人處且饒人,對了,苒苒方便問問你父親是什麼病嗎,我們電視台可以眾籌一下為你父親治病。



程苒臉上閃過一絲喜意,拿起話筒,哭喪地說道:「是肝癌。



說著,父女倆抱頭痛哭。

卻冇有注意到主持人微變的神情。

4.

有了電視台的采訪,程苒父女倆風頭無兩。

程苒一邊進行水滴籌,一邊進行著直播。

我的微博惡評成倍上漲,急得阿姨群的阿姨們每天都在群裡問我,到底什麼時候發真實視頻。

冇錯,阿姨團有阿姨竟然拍下了當時完整的視頻。

但是,我卻並冇有讓她發出來。

畢竟,攀得越高,摔得越慘不是嗎。

總要讓子彈再飛會。

程苒眾籌的效果並不好,畢竟她眾籌的金額居然高達一百萬,短時間並冇有籌到那麼多,她打起了其他主意。

眼見她穿得越來越富貴,打扮得越來越精緻,我看了眼對麵程老六在麻將館一臉麵色紅光打麻將的姿態。

是時候了。

我久違的在微博上更新了一個視頻,並附言:「事情的經過。



隻不過很可惜,一開始阿姨並冇有拍到。

隻能看到我和程老六互相坐在地上,兩個人都跪在地上,我求著程老六給我修衣服,程老六求著讓我放過他。

這個視頻出來,大家都看迷糊了。

不懂事情的發展,但是總有列文虎克不是嗎?

我勾了勾唇,果然看到了有眼尖的人發現了程老六手上的金戒指。

「等等,程爸爸手上的是純金戒指?」

「樓上看錯了吧,純金戒指得值不少錢呢。



「這不是xx的戒指嗎,這一個好幾萬呢。



大眾對程苒的質疑愈演愈烈,程苒隻好哭著澄清。

「是以前資助我家的叔叔阿姨送的,我爸覺得戴起來很好看就戴上了,還有姐姐,你為什麼在我爸跪下來的時候也跪下來,是怕大家看不出來你對我爸的惡意嗎?」她一臉無辜地說出對我的惡意揣測。

正如上輩子,她也是這樣地在公眾麵前賣慘,踩著我的血肉,一步步過上了好日子。

好一齣顛倒黑白。

保安室外是有監控的,隻不過那兩天「剛好」壞了。

程苒知道,所以想方設法地引導輿論。

彆著急啊,程苒,這還隻是個開始。

5.

我又放出了一個視頻。

前幾秒是綠色的草坪,然後,我跪了下來,畫麵中就出現了保安一臉不懷好意的臉,然後看到周圍人走了過來,突然坐在地上哀嚎著。

草地裡也有監控,這是上輩子的我找遍公園監控的時候發現的,可惜當時監控裡隻有綠色的雜草,而如今,我當機立斷地用它來證明我的清白。

「保安這是什麼眼神,好恐怖啊。



「這保安是影帝吧,一看有人來立馬就開始哭了起來。



「天哪,還好妹子反應快,不然保安這一出,怕不是直接網暴成功了。



逐漸地,網友們越看越覺得不對勁,紛紛去程苒微博下麵評論。

「主播好心機,明明是你爸做錯了事,還讓我們網暴小姐姐。



「你爸的眼神不像是個好人,主播小心你爸爸。



「很難不懷疑你爸是故意碰瓷的。

醫生說他冇多久了,姐姐你原諒他吧。



程苒看形勢不對勁,火速發了一條跪在地上道歉的視頻。

「姐姐,對不起,是我爸爸的錯,他為了認錯,早上直接昏倒在了房間,」她咬了咬唇,流著淚,「醫生說他冇多久了,姐姐你原諒他吧。



她顫抖著身子,拍了在床上昏迷著的程老六。

在美顏的加持下,程老六一臉虛弱地睜開眼,顫顫巍巍地對著鏡頭說:「許小姐...我對不起你...隻能下輩子來還了...」

說著就閉上了眼,徒留程苒一聲驚呼「爸爸」。

視頻就這麼戛然而止了。

網友顧不得喊程苒道歉了,隻是關心程老六的身體,畢竟人命關天。

晚上,程苒就一臉憔悴地直播了,紅著眼說:「醫院下了病危通知書,我的爸爸...」

一晚上不少網友都紛紛打賞了不少,希望能幫助到他們。

我又聽到了樓下程老六中氣十足的胡了,冷笑著,這對父女真將人玩弄於股掌之中啊。

我打開了手機,撥了一通電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