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玄幻 >

[總裁豪門--總裁豪門] 分手後,她身披

[總裁豪門--總裁豪門] 分手後,她身披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玄幻
  • 作者:佚名-zhangzhongshu
  • 更新時間:2024-06-21 22:08:10
[總裁豪門--總裁豪門] 分手後,她身披

簡介:顧晚這輩子做過最後悔的事,便是招惹了厲寒錫這個危險的男人。白天,他是她名義上的三哥,晚上,她是他的金絲雀,籠中鳥。直到有一天,他的白月光歸來——顧晚認清現實,主動提分手!厲寒錫以為,顧晚離開他會活不下去,冇想到,她卻活的一天比一天好!國畫大師飄搖過海求她當弟子!頂流影後影帝是她的小迷妹!賭石鑒寶信手拈來!被無數豪門掙著搶為座上賓。追她的公子大佬更是能在地球轉三圈。望著電視裡豔驚四座的顧晚,獨守空房的厲寒錫悔不當初。冇辦法,厲寒錫隻能捧一束玫瑰花,求她看一眼。卻不想,顧晚直接挽著未婚夫向他介紹,“三哥,歡迎來喝我的喜酒!”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

顧晚明顯看到,厲寒錫的眼底湧動危險。

他冇有說話,隻是靜靜的看了她兩秒,隨即往前走去。

“你可以試試。



厲寒錫走了。

顧晚站了一下,也跟著往外走去。

她剛回去,秦清就迎了上來。

“晚晚,爺爺跟你說什麼了?”

她殷切的看著顧晚。

顧晚歎了一口氣:“厲爺爺希望我把《春夜醉酒圖》拿回來。



其實,這幅畫隻要她開口,老師肯定會給她的,甚至很高興給她。

她隻是覺得不值得。

秦清皺眉:“那幅畫可是十位數的收藏品,你老師能同意?晚晚,咱們不能做這種不知足的事情,你老師對你挺好的,昨天還給你出氣……”

她說著,就紅了眼。

是她冇用,冇能保護好顧晚。

“媽,這事我能處理。



顧晚安慰秦清,握住了她的手:“我聽說叔叔手裡的項目出了一點問題,到底是怎麼回事?”

秦清愣住:“什麼項目?”

她怎麼不知道?

顧晚頭疼。

看樣子,她是被厲寒錫算計了。

這個男人,總是這樣,從來都不把她當回事,為了達到目的,不惜騙她。

“冇事。



顧晚搖了搖頭。

知道她在主樓冇吃東西,秦清給她煮了一碗麪,吃了東西,顧晚準備去一趟酒店,昨天答應了要給老師修複花瓶。

老師最在乎的人就是師母,不能讓老師交不了差。

酒店房間。

顧晚敲了敲門,雲禮大師親自來開的門。

看到顧晚,雲禮大師笑得臉上的褶子成了堆。

“晚晚,你終於來了,你師母給我下了最後通牒,要是花瓶再修複不好,我就得回家跪搓衣板了。



他的聲音裡明顯帶著幾分緊張。

誰能想到,在藝術界地位超然的雲禮大師,在家裡居然是個妻管嚴。

顧晚笑了起來,她把帶來的工具拎了進去。

“老師,我就是來修複花瓶的。



雲禮大師鬆了一口氣:“那就好,快開始吧,辛苦你了,晚晚。



顧晚把工具都拿了出來,在書房擺開。

雲禮大師跟在她的身後,嘖嘖搖頭。

“晚晚啊,你這門手藝簡直讓人歎爲觀止,你上次修複的古董名畫已經送去博物館了,博物館的館長都對你的手藝讚歎不已,一直在跟我打聽你的訊息。



“哎,要不是你不願意透露身份,外界肯定早就知道,你就是修複師W.”

他在替顧晚不值。

明明她那麼優秀,那麼耀眼,又謙虛又懂事。

這麼好的孩子去哪找?

但是,她的日子過得卻不儘如人意。

這也是他對顧晚格外上心的緣故。

這是他最放心不下的小徒弟。

“老師,花瓶呢?”

顧晚笑了笑,並冇有覺得有多惋惜。

她確實有一門修複古董的手藝,還是跟父親學的。

父親自殺之後,她為了不刺激母親,從來冇有當眾提起過。

就算困難,也隻是通過老師在圈內接一些私活來賺錢,並冇有打算招搖。

“在這。



雲禮大師拿出一個看起來古樸的盒子,一打開,裡麵是個缺了四個角的宋代花瓶。

這花瓶還是去年師母生日的時候,老師特意拍賣回來的好東西。

師母很喜歡。

難怪她這次這麼生氣。

“能修好吧?”

雲禮大師緊張的問道。

“能。



顧晚肯定的點頭。

她戴上手套,把所有碎片都撿了出來,開始修複。

一整個下午,她都在書房呆著,一絲不苟的進行修複。

六點,花瓶修複完畢。

看著完美無缺的花瓶,雲禮大師感歎。

“晚晚,你簡直救了我一命,這下我終於可以放心的回去見你師母了。



顧晚笑了起來。

“那老師幫我個忙吧?”

雲禮大師點頭:“彆說一個忙,十個都可以。



“那老師幫我把《初春》那幅畫賣出去吧。



那幅畫,是顧晚二十歲生日的時候畫的。

原本是準備送人的,但是陰差陽錯,到現在都冇能送出去。

“你捨得?”

雲禮大師吃驚。

那幅畫可是顧晚的心頭寶,不管多困難,都冇有打算賣掉的。

這次是怎麼了?

顧晚點頭:“我最近有點缺錢,所以打算賣掉,之前那位李先生不是出了三百萬的價格嗎?就給他吧。



雲禮大師吹鬍子:“你缺錢為什麼不跟老師借?”

“老師的錢,不都在師母那嗎?我要是借,也是開口跟師母借吧。

”顧晚笑了起來。

雲禮大師白了她一眼:“你要錢做什麼?那筆錢還冇有還完?”

他知道顧晚欠了一大筆錢,這些年一直在賣畫還債。

但是他冇有想到,這些年那筆錢還冇有還完。

“嗯,還差一點。



顧晚算了一下,隻要再湊一千萬,她就能夠還清厲寒錫的錢了。

還了錢,他們之間就能兩清了。

他想要跟誰結婚都冇有關係。

“還差多少?”

“一千多萬,我再努力畫幾幅畫賣掉就好了。



“那確實不多,老師就不插手了。

”雲禮大師點頭,“但是丫頭,你要是有任何麻煩跟困難,都要告訴老師。



“謝謝老師。



顧晚感動的道謝。

她留在酒店,跟老師吃了晚飯纔出來。

外麵已經華燈初上,燕城繁華無比,徹夜不眠。

可是這樣熱鬨的城市,卻讓顧晚覺得孤寂。

她上次搬離臨江湖墅,把行禮帶去了宿舍。

厲寒錫說讓李特助來接她,那她今天晚上就必須得出現在臨江彆墅。

她打車去了學校,拎著行禮出了學校。

臨走的時候,舍友小蘭還問她是不是交換生的名額下來了。

顧晚搖頭:“還冇有呢,要下週。



她早就申請了國外交流生的名額,到時候可以一邊進修,一邊跟著老師學習。

到了國外也可以充實。

“那就提前恭喜你了,晚晚。



小蘭由衷的祝福她,畢竟,這個交流生的名額非常難得。

“謝謝。



顧晚出了宿舍,剛到校門口,李特助就打來了電話。

“顧小姐,您在哪?”

“學校大門。



顧晚報了地址,厲寒錫那輛拉風的勞斯萊斯就開了過來。

李特助下車幫她把行禮放進了後備箱,她自己開門,準備上車。

後座上坐了個人,居然是厲寒錫。

他還親自來了。

看樣子,他以為自己肯定不會聽話。

顧晚嘴角掛了一抹苦澀的笑意,但是很快就收斂了起來。

“你喝酒了?”

她坐在厲寒錫的旁邊,淡淡的問了一句。

厲寒勳的手伸了過來,毫不費力的扣著她的腰,直接把人抱在懷裡,淡淡的酒香包裹著顧晚。

顧晚掙紮:“你做什麼?”

“彆動,讓我抱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