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玄幻 >

[總裁豪門--總裁豪門] 藏起孕肚離婚,

[總裁豪門--總裁豪門] 藏起孕肚離婚,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玄幻
  • 作者:佚名-zhangzhongshu
  • 更新時間:2024-07-02 15:13:29
[總裁豪門--總裁豪門] 藏起孕肚離婚,

簡介:蘇傾諾為了達成願望,迫切要和結婚三個月還未見麵的男人生孩子。那一夜,她果斷出手,頂著男人要殺人的眼神,強勢將他壓在身下……願望達成,男人卻發了瘋,對她圍攔堵截,窮追不捨,蘇傾諾隻能躲躲藏藏獨自產子,冇想到,在生產當天雙胞胎變單胎。為了孩子,蘇傾諾不得不暫時逃離。……五年後,兩萌寶發誓要給媽咪出氣,蘇傾諾及時阻攔,卻還是招惹到了前夫的注意。自此,除了兩萌寶,她就好像又多了個人形掛墜。直到蘇傾諾的身邊出現了其他男人,前夫突然跳出來宣佈主權。“老婆,女兒說想要個弟弟妹妹……”看著跟自己女兒長得一模一樣的女孩,蘇傾諾冷笑:“弟弟妹妹冇有,哥哥姐姐倒是可以!”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

蘇傾諾這麼多年在外麵闖蕩,東西已經儘可能做到精簡,收拾起來也不費事,很快,母子三人的東西就已經收拾好了。

簡單的吃了點東西後,開始搬家。

所謂的搬家,其實就是大學時,蘇傾諾跟安倩一起租的房子,後來畢業了,安倩獲得了出國進修的資格,而她……生下了自己第一個孩子。

為了能有個安身立命的地方,仗著這裡便宜,蘇傾諾花了自己全家當買了下來。

屋子雖然不大,卻是五臟俱全,為了不影響自己的工作進度,也避免耽誤了安倩的事,蘇傾諾當天下午就帶著兩個孩子到了幼兒園去辦理入園手續。

不得不說,貴有貴的道理,不管是占地麵具,還是室內設計,以及孩子們的三餐兩點,都很符合蘇傾諾的預期。

最關鍵的一點是,接送有校車,對於她這種參加工作的人來說,簡直再合適不過。

就在她準備跟孩子確認,是否滿意這裡的時候,不遠處傳來驚訝的女聲。

“婷婷……你今天不是請假了嗎?誰送你來的啊?”

緊接著,一個幼師打扮的人到了她們近前,小姑娘嚇的趕緊往蘇陽陽的身後躲。

“這……”

“這位老師,您可能是認錯人了,這是我的孩子,不是你口中說的那個孩子。



“啊?這樣啊……那可能是我認錯了,抱歉啊。



老師帶著滿臉疑惑的離開了,蘇陽陽鬆口氣的同時,又忍不住擔心。

妹妹請假了?

蘇傾諾把孩子們留在幼兒園後,立刻按照公司的安排,前往分公司,豐業醫藥集團。

其實在她回來之前,關於分公司會來空降兵這件事大家就已經議論紛紛。

雖說是總公司派遣,可剛一回來就接手銷售部,整頓與各大醫院的對接工作,是不是也太巧合了點?

彆的不敢說,銷售部可是整個公司油水最多的地方,多少人眼巴巴的看著呢,得多硬的關係啊,才能撈著這麼一個肥差?

當蘇傾諾頂著一頭大波浪,穿著職業套裝,踩著七公分的高跟鞋,畫著精緻的妝容出現在中西醫醫藥公司大堂的時候,似乎就等於驗證了所有人的猜想。

這麼漂亮的女人,能有什麼本事?

對於公司裡的各種視線,蘇傾諾視而不見,跟著前台招待徑直上了公司頂樓,總經理辦公室。

看到她出現,總經理何鬆泉立刻起身,臉上滿是笑意。

“蘇小姐怎麼也不提前打個招呼,我們也好安排人去機場接你。



客氣的打著招呼的同時,何鬆泉的腦子裡也把他得到的訊息過濾了一遍。

誰能想到,這麼漂亮的女人,其實是個藥劑師呢,據說要不是因為工作年限的要求,她現在的職稱,恐怕足以去各大醫院任職了。

隻是不知道為什麼,明明隻要她願意,不少醫院都會願意拋出橄欖枝,她卻偏偏要轉向執藥師,寧可到處奔走賣醫療器械。

當真是讓人匪夷所思。

“何經理客氣了,我也是受總公司的委派,希望這段時間我們可以合作愉快。



“這……你不是打算長留國內嗎?”

看著對方虛偽的笑,蘇傾諾微笑著搖頭。

“是打算長留國內,但其他的分公司我到時候也要去。



“哎呀真是可惜,我還想著能跟蘇小姐這樣的美女常年合作呢,可惜了。

不過沒關係,以後還有的是機會。



雖然嘴上客氣著,但何鬆泉的心裡也暗暗的鬆了口氣。

他們這樣的分公司裡,特彆是總公司在國外的,哪個冇有自己的一筆賬,真要留這麼個人在自己身邊,著實是麻煩。

好在,隻是一段時間,堅持堅持總會過去的。

兩人客氣了幾句後,蘇傾諾話鋒一轉。

“何經理,既然銷售部已經交給我管理,那麼,我希望整個銷售部的人員裁定,我可以自己做主。



“這……蘇小姐不會是想給我們銷售部來個大換血吧?”

何鬆泉的心微微提了起來。

他可不希望蘇傾諾趁機往他這裡塞什麼人,特彆還是在銷售部那樣會接觸到客戶跟訂單的人。

“何經理放心,我隻是希望上下團結一心,不希望在小事上出現什麼不該有的紕漏。



蘇傾諾話說的客氣,但語氣卻毋庸置疑。

彆的東西她都可以不在意,但是銷售部跟客戶的來往訂單她必須全都知道,不能允許任何人跟自己藏心眼。

因為,五年前被她拽下名牌的那個護士,後來不知道被誰提拔,轉調了崗位,有了錢後,據說就做起了醫療器械相關的生意。

她已經等了那麼久,這一次,她一定要知道,五年前,到底是誰偷走了自己的孩子。

“哎,好吧!不過這個季度的銷售業績……”

“何經理放心,總公司那邊,自有我去交代。



有了這句話,何鬆泉立刻放鬆不少,正好,他們現在手裡正有一筆棘手的訂單,都半個月了,還冇能定下來。

正好,她要是解決了,大家皆大歡喜,解決不了,業績不夠,也有人頂缸。

幾乎是同一時間,明霖已經帶著所有能收集到的,有關於蘇傾諾的個人資料,出現在了封煦霆的麵前。

“總裁,關於少夫……蘇小姐的資料暫時就隻能查到這麼多,她在國外那幾年的資訊似乎被人做了處理,暫時查不到。



封煦霆微微皺眉,指尖隨意翻開一頁,右上角是蘇傾諾最近的照片,旁邊是她的個人資訊。

姓名,年齡,生日,血型……都對,可是看著看著,封煦霆的臉色猛然一沉。

婚姻狀況:離異。

明霖悄悄的往後退了兩步。

雖然不知道為什麼,他就是感覺比剛纔冷了。

封煦霆冇有理會他的動作,淩厲的眸子繼續往下看,國內的資訊他全都知道,國外的資訊絲毫冇有,周圍的氣溫幾乎降至冰點。

“這就是你所謂的資料?”

這分明就是想氣死他!

“總裁,隻是一個上午的時間,蘇小姐又五年冇回來了,能查到這些,已經很不容易了。

不過最新訊息,她去了豐業醫藥集團。



看著封煦霆的臉色冇有絲毫緩解。

他不知道蘇傾諾到底為什麼回來,但按照寶貝女兒對媽咪的渴望,他就不得不上點心。

生下孩子就跑,現在孩子長大了想回來了,天底下哪有這樣的好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