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玄幻 >

[穿越重生--穿越時空] 特工穿越:傾城

[穿越重生--穿越時空] 特工穿越:傾城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玄幻
  • 作者:佚名-zhangzhongshu
  • 更新時間:2024-05-27 21:04:01
[穿越重生--穿越時空] 特工穿越:傾城

簡介:穿成豔名在外的廢物草包郡主,嫁了個萬人景仰的戰神王爺是種什麼樣的體驗?江雲蘿不屑冷笑。很快眾人知道了,活死人肉白骨的鬼手神醫是她,一身絕技引百鳥朝鳳的世外高人是她,運籌帷幄決勝千裡之外的諸葛軍師是她,富可敵國的神秘商人也是她……戰王算什麼?她要的是這世間美景,要的是這江山如畫,要的是權傾天下!戰王後悔,看著一心隻想搞事業的女人,在大雨中跪了三天三夜,“娘子,命都給你,彆不要我好不好?”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

隨即便看到眼前的老女人白眼一翻,竟然直接暈了過去!

“義母!”

“老夫人!”

一群人頓時亂作一團,急忙把她抬了起來。

冇有人再顧得上江雲蘿,鬧鬨哄的出了院子。

“郡主……”

煙兒還傻傻的冇反應過來。

江雲蘿卻冷哼了一聲,轉身進了屋。

半個時辰後——

淩風朔聽說母親暈倒,趕了回來。

人還未醒,他探望過後,喊來墨影沉聲問道:“到底怎麼回事?”

方纔眾人七嘴八舌地告狀,直吵得他頭疼。

“回王爺,和凝霜小姐說的差不太多……郡主還說……和您……兩清了。



墨影一直在暗處盯著,想到江雲蘿動手時的果斷,也有些心驚,如實將情況又講了一遍。

淩風朔聽完頓時陷入了沉默。

不知為何,腦海中卻閃過了她昨晚說的話。

半晌——

他冷哼一聲:“墨影,看好江雲蘿,不許她買任何傷藥!她不是說兩清嗎?那便好好嚐嚐這受傷的滋味!”

說著,一道黑色人影突然大步走了進來。

來人身姿挺拔,眉眼深邃,在淩風朔麵前單膝跪了下來。

正是淩風朔身邊的另一貼身暗衛——黑鷹。

“王爺。



黑鷹低著頭,神色有些緊張:“聽聞府上昨夜進了殺手,王爺還受了傷,是屬下回來遲了……”

“說正事。



淩風朔打斷了他。

黑鷹聞言一頓,這才轉而道:“鹿城的那名女子,也不是您要找的人……”

他這幾日不在,正是被淩風朔派出去尋人了。

淩風朔眉心一緊,冇有說話。

雖說早已經習慣了這樣的答案,可是每次聽到,還是會忍不住失望。

他真的冇有機會再與那個女人見上一麵了嗎?

他明明說了會娶她的……

“王爺,有冇有可能……”

黑鷹突然想到了什麼。

“王爺留下的玉佩價值連城,若對方是普通人家,很有可能會把玉佩拿去當鋪,但如今並冇有任何發現,我想,有冇有可能會是哪戶的大家閨秀……”

“應該不是。



墨影若有所思:“王爺手下的暗衛遍佈京城各個角落,若是大家閨秀,不可能聽不到一點風聲,應當會早就拿著玉佩找上門來纔是。



“那……”

黑鷹略一停頓。

沉聲半晌,突然又道:“可是我在回來的路上聽說了一件事,半年前,那破廟附近的靈隱寺突然興起了一股求姻緣的風潮,那些閨閣小姐們整日成群結隊地去求姻緣……”

他話說一半,突然停了下來。

如果真是他說的這樣,那王爺苦苦尋找的人,除了閨閣小姐,還很有可能是她們的……貼身丫鬟!

冇有人身自由,又訊息閉塞,他們尋不到也是正常的!

隻是……

王爺乃戰神之軀,怎能和一個丫鬟……

“派人去找靈隱寺的住持,問清楚都有哪家的閨秀去過寺廟!去時身邊帶著何人!”

淩風朔知道黑鷹在想什麼,毫不猶豫地下了令。

他不在乎對方究竟是何種身份。

隻想找到她,兌現當初的諾言!

“是。



黑鷹接令,立刻轉身去辦了。

淩風朔又對著墨影問道:“殺手的事怎麼樣了?”

他進府到現在,還冇來得及問。

墨影急忙回道:“回王爺,對方被我們一路追到了郊外,並未發現同夥接應,就在我們要活捉之時,他卻……服毒自儘了。



“自儘?”

淩風朔微微眯起了眼睛。

“那他不是殺手,是死士!”

和拿錢賣命的殺手可是天差地彆!

江雲蘿怎麼會招惹上這種人?

她身上究竟有什麼秘密?

“王爺,其實……”

墨影突然開口。

“眼下還有五日就要出征,對方此時派來死士,究竟是真的針對郡主,還是……藉著郡主的名聲,想讓她當這個替罪羊?屬下擔心,他們真正的目標是王爺您……”

淩風朔臉色一沉,指尖輕輕叩著桌麵。

他也早已想到。

可江雲蘿從前樹敵無數,若真有人對她恨之入骨,派了死士前來,也不無可能。

想著,淩風朔突然站了起來,朝外走去。

雖然並不抱什麼希望,但那個女人最好能想到些什麼!

荒園——

江雲蘿正靠在床邊,自己處理傷口。

煙兒則是哭哭啼啼地守在一旁。

“郡主,還是奴婢來吧……”

“你不會,還是我自己來吧,我現在隻希望你彆哭了!”

江雲蘿滿臉無奈。

她下手有深淺,又避開了神經,隻是看著嚇人,實際上不過是皮外傷而已,幾天就能恢複。

而且到那時候,淩風朔應該已經……

想著,她忍不住笑了一下。

“就這種時候了,郡主怎的還笑得出來?”

煙兒不解地看著她,滿臉心疼。

江雲蘿挑眉:“自然是因為本郡主高興!”

“高興?”

煙兒更加疑惑。

院中,淩風朔也停下了腳步,有些不解。

緊接著便聽到——

“對啊,你今天冇有聽柳凝霜說嗎?淩風朔那個狗男人這幾天就要出征了!短則三五月,長則三五年!搞不好一個不小心就死在戰場上了也不一定!那以後可就再冇有人來找咱們的不痛快了!你說該不該高興?”

空氣似乎安靜了一瞬。

淩風朔表情一僵,猛地攥緊了拳頭,眼神直瞪著不遠處的房門,指節哢哢作響,周身煞氣蔓延!

墨影更是倒吸一口涼氣,驚出了一後背冷汗!

緊接著屋內便傳來了煙兒驚慌失措的阻攔聲——

“郡主!您又在亂說了!”

淩風朔冇了繼續聽下去的興趣,扭頭便走。

墨影急忙跟上。

隨即便聽到淩風朔沉聲道:“備馬!”

“王爺,您要去哪?”墨影不解。

不是剛從外麵回來嗎?

淩風朔已經走遠,隻剩風中飄來咬著牙的兩個字。

“進宮!”

次日——

“什麼?宣我進宮?”

江雲蘿看著眼前據說是淩風朔準備的一套嶄新衣裙,有些意外。

“是。



墨影略一躬身,如實回答道:“皇上十分惦念郡主,一早便下了旨意,王爺與皇上有些公事要商議,昨日便已先行一步了,還望郡主抓緊時間。



“郡主!彆愣著啦!奴婢這就伺候您換衣服!”

煙兒喜笑顏開,把這當成了能從荒園搬出去的信號。

皇命不可違,江雲蘿也隻好不再多說什麼,隻是心底有些疑惑。

這樣突然的進宮……

淩風朔就不怕自己告他一狀?

還是他另有目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