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玄幻 >

[穿越重生--穿越時空] 攝政王的仵作狂

[穿越重生--穿越時空] 攝政王的仵作狂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玄幻
  • 作者:佚名-zhangzhongshu
  • 更新時間:2024-06-16 06:53:15
[穿越重生--穿越時空] 攝政王的仵作狂

簡介:現代女法醫蘇?,一朝穿越,成了相府真千金,原主救下假千金,卻因二者相似麵容,假千金心生貪念,取而代之,自己卻被打死丟去亂葬崗。蘇?剛穿來就發現自己中了招,無奈隻能拉住路邊活著的男人救個急,哪想隨手撿個男人居然就是攝政王!蘇?麻了,趕緊麻溜地起來跑路,結果等到安全時才發現,自己肚子裡居然揣了崽!男扮女裝化身衙門仵作,蘇?靠著一身真本事,生下孩子含辛茹苦養了五年,結果因為一場奇案再遇兩隻崽的爹!蘇?心虛:“我說他兩和你無關你信嗎?”宋文?聽著手下來報的訊息,黑臉咬牙:“給本王封了全城,一定把王妃和孩子帶回來!”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

“什麼人!王爺有令,生人勿進!”

“在下莊文修,是快班的捕頭,聽聞蘇仵作這裡出了事,所以特地過來看看。



聽到外麵的對話,蘇玥收起字條,眉頭微蹙,宋文璟竟然留下了一隊侍衛?這是要看著她?

蘇玥收斂心神,帶著蘇祁走了出去。

莊文修看到她後,急忙揮手招呼:“蘇仵作!兩個孩子怎麼樣了?”

蘇玥邁走上前,和王府侍衛簡單說了幾句才走到莊文修麵前,“蘇琛被人抓走了。



她神色黯然,莊文修一愣,“怎麼會發生這樣的事?我這就去叫人來幫忙!”

蘇玥謝絕了莊文修的好意,“不必了,這件事怕是不簡單,我不能牽連無辜的人。



莊文修輕歎一聲,“若是有我可以幫上忙的地方,你儘管開口便是。



蘇玥笑著點頭,和他最後說了幾句便目送他離開了,隨即她轉頭看向門口的侍衛,眼底閃過幾分冷意。

宋文璟的狗可真煩人!

蘇玥大步回到房間,剛關上門,蘇祁淚眼汪汪的撲進了她懷中,語調發顫的說:“孃親,哥哥還會還回來嗎?”

“會的,明天孃親就把哥哥接回來,時候不早了,小寶快睡吧。

”蘇玥說著,帶著孩子去床邊休息,直到把蘇祁哄睡著後,她這才輕手輕腳的從房中走了出來。

她不可能等到明天約定的時間去找蘇琛,既然已經知道了那傢夥有可能在蒼雲山,她便不會坐以待斃。

隻是如何躲開門口的侍衛,讓她犯了難。

若是大搖大擺的從正門離開,肯定會驚動宋文璟,究竟怎麼做才能避開這一遭?

思索片刻後,蘇玥直接繞了後麵,她記得府衙的圍牆處有一個狗洞,縣丞摳門,從來不修,如今倒是給了她便利。

當蘇玥費勁吧啦的從狗洞裡鑽出來後,一雙月白的長靴映入眼簾,那靴子上繡著繁複的花紋,一看就知道價值連城。

目光上移,她對上宋文璟那雙清冷的眸子。

蘇玥咬了咬牙,緩緩將目光垂下。

真是該死啊,她出門就該看黃曆的!

“蘇仵作好雅興。

”宋文璟的聲音輕飄飄地傳進了蘇玥的耳中。

蘇玥暗暗歎了口氣,隨後站起身,撣了撣身上的灰塵,賠笑道:“王爺不是回去了嗎?是突然想起了有什麼事忘了交代,所以特地回來了嗎?”

“蘇仵作這是要去哪?”

宋文璟話音落下,蘇玥隻覺脖子一涼,她下意識地扭頭看了過去,正巧見一把善閃著寒光的刀架在自己脖子上。

蘇玥見狀,倒吸了一口,難道說宋文璟認出她了?

這不可能啊!

已經過去了那麼多年,更何況那天夜裡月黑風高的,宋文璟冇道理就這麼認出她來吧!

思及於此,蘇玥強迫自己冷靜地對上了宋文璟的目光,正色道:“王爺這是什麼意思?”

“疫病可與你有關?”宋文璟眼底平靜的猶如靜湖,無人知這下麵藏了多少暗湧。

“王爺大半夜不睡覺,守著衙門的狗洞就是為了問我這個?”蘇玥反問。

她感覺到壓在自己肩膀上的劍重了幾分,若是不說實話,眼前這個男人很有可能殺了自己。

蘇玥的腦子轉得飛快,搶在宋文璟不耐煩前開口道:“既然王爺如此好奇,不如與我同去,省得王爺抓心撓肝的。



她主動邀請,眼睛緊盯著宋文璟的臉色思考次著對策。

宋文璟多疑,她既要洗脫自己的嫌疑,又不能讓宋文璟跟著她,其中的分寸不好把握啊!

她在心中暗暗叫苦,麵上不顯露分毫,“王爺,現在時候尚早,我們快去快回,也不會耽誤了王爺安寢。



宋文璟麵沉如水,對她的話無動於衷,“回答本王的問題。



蘇玥在心中咒罵,能當上攝政王的男人果然不好糊弄!

她抬眼看向宋文璟“我若是一夥的必定會在出事前離開,怎麼會讓自己置於險境之中?”

“本王為何信你?”宋文璟問。

“因為我的孩子在這裡!”蘇玥深吸了一口氣,她不可能拿自己的孩子冒險,虎毒尚且不食子,何況人!

事已至此,蘇玥知道,若是不把去蒼雲山的目的說出來,宋文璟是不會善罷甘休的。

再三權衡後,蘇玥隻能將自己的猜測告訴宋文璟,他斜睨了他蘇玥一眼“既如此,那本王同你一起。



蘇玥一聽這話,登時就急了,她蹙眉強調道:“那怎麼行!字條上說了,要我獨自前去!”

“本王看過那字條,那人讓你明日去,而非今日。

”宋文璟反問,“蘇仵作單槍匹馬,如何救回孩子?”

蘇玥沉默不語,救回蘇琛的辦法她有的是,但她不想和宋文璟有過多的接觸,省得暴露自己,還牽連兩個孩子。

她抿了抿嘴,“王爺想去便去,我隻是一個小小的仵作,人微言輕,但王爺若是出了事,可不是我的錯。



宋文璟目光閃了閃,人人都怕他,一個窮鄉僻壤的仵作竟不懼他的身份,說話句句帶刺,他仔細打量著著蘇玥,隱約間竟有幾分眼熟。

他收斂思緒,轉頭喚來侍衛,“備車。



一路無話,到了蒼雲山後,蘇玥便直奔斷腸草生長最為茂盛的地方去了。

宋文璟攔下她的去路,“蘇仵作知道那人在哪?”

“王爺跟上便是,不要耽誤我救孩子!”蘇玥沉臉推開了宋文璟,抬腳向著山頂跑去。

宋文璟唇角下壓,按捺住心中的怒火跟上了上去,他看著蘇玥拿著火把四處檢視,突然腳步一頓,似乎在草叢裡發現了什麼東西

蘇玥湊近一看,居然是蘇琛的鞋子!

宋文璟也看到了,淡淡開口道:“來人,搜山。



“彆!”蘇玥看向他阻止道:“搜山容易打草驚蛇。



蘇玥說著,低頭又看了一眼這個鞋子若有所思了起來。

宋文璟眼底多些煩躁,“怎麼了?”

蘇玥點了點頭:“你看著周圍的草,是被故意撥到兩邊的,也就是說,這個鞋子是故意放在這裡的,說起來鞋尖對應的方向……”

說著,她下意識地看了過去,隻見鞋尖對的地方居然是一處斷崖。

宋文璟冷漠地看著她,“這證明不了什麼。



蘇玥冇有理會宋文璟,而是一人來到了崖邊往下看,這不看不打緊,一看居然瞧見了那裡掛著一個用麻繩編的軟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