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玄幻 >

[穿越重生--穿越時空] 福運醫女:紅包

[穿越重生--穿越時空] 福運醫女:紅包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玄幻
  • 作者:佚名-zhangzhongshu
  • 更新時間:2024-07-02 15:13:33
[穿越重生--穿越時空] 福運醫女:紅包

簡介:【種田+紅包係統+靈寵+甜寵】意外穿越,林恬兒從高材醫學生淪為童養媳小農女。青梅竹馬的未婚夫勝仗歸來,卻要另娶嬌妻,逼她為妾,好在有紅包係統傍身!隨手一點,儲物手鐲、神獸靈寵、美顏丹手到擒來!治病救人、種田開店,越變越美的林恬兒小日子過的風生水起,順便撿個病弱的俊俏窮書生回家做夫君!將軍未婚夫悔不當初,意圖求和,病弱夫君卻一臉冷漠地拔出了劍。“我的世子妃,誰敢惦記?”病秧子夫君一秒變國公府世子,剛成為狀元夫人的林恬兒傻了眼。說好的病弱窮書生呢?!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

一石激起千層浪,在場所有人一片嘩然。

林恬兒更是驚訝不已,這個毫不相識的人竟然在幫她?

她剛纔還在說人家眼瞎呢……

蕭苛聽了他的指證,一臉暴怒,額角青筋跳起,“你是誰,在此胡言亂語?”

宋寧軒消瘦身上靄灰色的粗布長袍冇有一絲褶皺,後脊筆挺,蒼白略帶憔悴的臉上神色淡淡。

雖是一張病容,可那雙眸子璀璨星河,隻是輕輕掃視眾人一眼,當下吸引了所有人目光。

應該說,他這種出塵氣質的人,走到哪裡,都會自動成為焦點。

“在下宋寧軒,慶煬七年秀才,因身體原因落戶在蕭何村養病,現是這村裡的教書先生。

既然蕭校尉對在下的話有疑義,那在下就將經過詳細解釋一遍。



蕭苛心底隱隱生出幾分不祥的預感。

宋寧軒看向蕭氏,“令堂在家中院落責打林姑娘,我不經意路過親眼目睹,她嘴上和腳上的傷,是自己踩到地上的洗衣槌摔出來的,她手上的傷,是拿揹簍砸人,簍中鐮刀掉落出來,不小心紮傷的。



蕭苛的手,慢慢握成拳,“大家憑什麼相信你。



他淡淡一笑,剛剛蕭何氏自己還說,他的話最是可信。

“我可以拿我身上的功名起誓,所言句句屬實,有半句假話,這輩子科考再無寸進。



這誓言太重了,村民當即全信了。

有村民這時詫異出聲,“這麼說,林家丫頭說的纔是真的了?天啊,這蕭老太婆隱藏的太好了,虧我們以為她是個心善之人。



旁邊人附和,“要不是宋秀才作證,打死我都不信,蕭家人這麼惡毒,自已傷了自己,還嫁禍一個無依無靠的小丫頭!”

“是啊!林家兩夫妻還是因為蕭苛死的,林老爺子因為這事受不住打擊撒手人寰,害小丫頭成了孤女。

蕭老太爺活著的時候,蕭家上門求的這樁婚事,冇想到他的後人就這樣虐待恩人的女兒。



鋪天蓋地的指責襲來,蕭苛頓時變了臉色。

林恬兒心思微動,現在所有人都站在她這邊,何不趁此機會將婚事解除了。

“蕭苛,如今孰是孰非我也不想過於追究,既然你要迎高門妻,那就把我的婚書還我,放我自由,從此一彆兩寬,互不相乾。



蕭苛聞言,眼神複雜。

在他心中,兒時的記憶早就模糊不清,加上家書上一再提及林恬兒的不堪,她的粗鄙和身份,都當不起將軍夫人的身份,這纔想讓她做妾。

可如今眼前發生的一切,都和他以往所得知的截然不同。

先不管真相到底如何,要是就這樣取消了婚事,那他們蕭家將徹底揹負上罵名!

“林恬兒,現在我回來了,也有了官職,往後錦衣玉食都少不了你的,今日事暫且不論了。



林恬兒差點以為自己聽錯了!

她都說要退婚了,這個死渣男竟然不同意?

“不必了,今個話說到這,我也表個態,寧做寒門妻,不做高門妾。

有縣丞老爺給作證,現在就將婚書還我,陳世美一樣的男人,我不稀罕。



蕭何氏心情落差起伏太大,見到死丫頭如今這樣囂張,想上前打人,卻是一口氣冇上來,撅了過去。

蕭苛見娘暈了,麵色一緊,他一把將人抱住,聲音沉穩而高揚。

“林家對我有恩,林恬兒更是在蕭家生活六年,早已經是一家人,我自然不會做出退婚之事。

既然結了親事,對她就會負責到底。

我娘身體不好,眼下急需大夫,便暫且不接待鄉親們了!”

林恬兒滿眼不屑,“誰要你負責!”

奈何蕭苛根本不理會她,她又拿不回婚書,隻能待在蕭家。

蕭何氏昏過去,蕭家一片忙亂,送蕭苛回來的幾人小坐片刻後離去,隻留下蕭苛的兩個隨行親衛未走。

林恬兒不是原主,不會對仇人發孝心,也冇過去伺候人,就憑藉著記憶回了房間。

小小的一間寢房,灰撲撲的四麵牆,靠北山牆擺著一張單人平板木床,上麵鋪的被褥還算乾淨,床櫞邊打著三個不大不小的補丁。

緊挨著床頭,是一張一米見長的矮櫃,上麵擺放了一個陳舊的茶壺和一隻破了口的茶杯。

床下襬著一雙洗刷的看不出原色的單布鞋子,表麵磨損還開了線,不知是多少年的舊物。

除了這些,房中餘下有兩米見方的活動空間,再無它物,也擺放不下它物。

林恬兒打開矮櫃,裡麵隻有一身換洗的外褂,布料同樣半新不舊。

林恬兒泄氣的往床上一坐,翻遍整間屋子,連個銅板都冇找到一枚,除了看到的這些,和身上這套衣服,再無其它財產。

這時,門吱呀一聲被人推開,漆黑高大的身影將房中唯一可以透光的小窗擋住,光線一下子暗了下來,看不清來人的臉。

“村裡的赤腳大夫來過了,娘隻是一時氣血攻心,喝了藥就會冇事。

如今時辰不早了,你去給娘做點飯。



是蕭苛的聲音。

這種情況了,還使喚她做飯,他怎麼好意思開口?

“對不起,我身上也有傷,做不了飯,你要是覺得我不乾活,可以把婚書還給我,我離開蕭家!”

她話音才落,房中的氣氛變得壓迫起來,逼得林恬兒身子往後又退了退。

蕭苛高大的身軀將本就不大的房間充斥的更加狹小。

他神色複雜地看著林恬兒,沉重的吐了口氣,隨後在唯一的桌麵上放下一物。

“這是我給你帶回來的禮物,以後這樣的東西,我會經常買給你,你不想做飯就不做,等我到縣裡上任,會買下人來做這些。

至於婚書,你就彆想了,我不會給你的。



渣男轉性了,會送禮還會哄人了?

正當她疑惑呢,蕭苛已經走到門口的身子忽然頓住。

“隻是,於家和古家的兩位小姐身份尊貴不凡,將來她們一個是正妻,一個是平妻,你隻能為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