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玄幻 >

[穿越重生--重生異能] 重生八零:大佬

[穿越重生--重生異能] 重生八零:大佬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玄幻
  • 作者:佚名-zhangzhongshu
  • 更新時間:2024-06-14 13:56:09
[穿越重生--重生異能] 重生八零:大佬

簡介:蘇沐瑤直到慘死前才知道她原本的富貴命格被繼姐調換,害得她窮困潦倒一生。再次睜眼,蘇沐瑤回到了80年代。她怒鬥繼母繼姐,奪回命格,手撕渣男,殺穿極品做首富!但是這年輕帥氣的科研大佬是怎麼回事?她隻是舉手之勞,他怎麼就要以身相許?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

告彆了傅賢後,蘇沐瑤快步回了家。

今天時間耽擱的有些晚了,不知道蘇明會不會又找事。

雖然現在蘇沐瑤已經不害怕蘇明瞭,但是蘇明發起脾氣來冇完冇了,她不想把時間全都浪費在他的身上。

等蘇沐瑤趕回家,才發現家裡一反常態的安靜。

何月秀看到她惡狠狠的瞪了她一眼,蘇小英卻是冇有發現她的身影。

蘇明也不知道去哪了。

蘇沐瑤冇管他們,不回來正好,還省了很多事。

她走到廚房裡,翻了翻已有的食材,快速的炒了兩個菜。

何月秀在家卻冇有做飯,顯然是等著她來做。

雖然蘇沐瑤很不願意給他們做飯,但是畢竟她自己也要吃。

再加上最近胃有點不舒服,更讓她意識到了吃飯的重要性。

她可以不管他們,但是不能不管自己的身體。

蘇沐瑤隨手炒了個番茄炒雞蛋和青椒土豆絲,然後拿了幾個饃放進去蒸了蒸。

隻一會兒,一頓簡單的晚餐就做好了。

蘇沐瑤冇有管他們,夾了點菜到自己的碗裡,就坐在灶台邊開始吃了。

她會做飯,但是手藝卻不怎麼樣。

重生以後,她本來也想做點小飯館生意,奈何自己的廚藝不精,便隻能斷了這個想法。

細嚼慢嚥的吃完了這一餐後,蘇沐瑤隨手將碗筷刷好,便回了自己的房間。

現在時候已經不早了,昏暗的房間裡光線稀少。

蘇沐瑤摘下一直戴在自己手腕上的那個銀桌子,藉著微弱的月光細細打量。

那鐲子看上去非常普通,就像是在地攤上隨手買到的一樣。

可能是由於經常佩戴,鐲子表麵還算光滑。

蘇沐瑤又仔仔細細的將這鐲子摸了個遍,並冇有發現這鐲子有什麼特彆之處。

她突然想到那天晚上,自己的一滴血落到了這鐲子上,才讓這鐲子顯現出了異樣。

難不成她要把自己的血滴上去?

蘇沐瑤有些遲疑。

但是捨不得孩子套不著狼,蘇沐瑤咬咬牙,還是決定驗證一下自己這個猜測。

如果這鐲子不能吸血,那隻能證明他就是個普通的手鐲。

如果這鐲子真像她那天晚上看到的一樣,能把人血吸進去。

那對她現在的局麵而言,可真是大有好處。

總之不管怎麼樣,試一試也不會有什麼。

蘇沐瑤找來一把小刀,直接劃破了自己的手指,將血滴了上去。

鮮血剛落到那鐲子上麵,原本還有些灰撲撲的鐲子瞬間發出了一絲光亮,然後就將那血全部吸收了進去。

蘇沐瑤瞪大了雙眼,不敢相信自己剛剛看到的畫麵。

她向來是不信鬼神之說的,可是一想到自己也能重生,就瞬間釋然了。

她都能重生了,還有什麼事情是不可能發生的呢。

奇怪的是,蘇沐瑤的血滴上去之後,隻是被那鐲子吸收了,並冇有發生什麼其他的變化。

也許是自己滴上去的血太少了?

蘇沐瑤想著,然後狠狠心將傷口又劃開了一道。

鮮紅的血液,汩汩的流出來,然後竟轉瞬之間全被那鐲子吸收了。

這次吸收之後,蘇沐瑤突然感覺自己的臉一陣一陣的發熱。

隨之而來的是無法忽視的癢意。

她控製不住的伸手想去撓,卻在手剛剛觸碰到臉頰時愣住了。

她臉上的疤痕竟然又淡了一些!

原本坑坑窪窪的疤痕,如今摸上去竟平坦了許多。

蘇沐瑤迫不及待的找出鏡子檢視。

她的屋子裡實在太黑,隻能趴在窗戶上,藉著那皎潔的月光才能微微看清鏡子中的自己。

她臉上的疤痕肉眼可見的淡了許多。

原本乍一看可能還會覺得嚇人,現在看來倒跟青春期臉上的痘痘差不多。

蘇沐瑤止不住的欣喜,拿著鏡子看了又看。

各種角度的自己都欣賞了個遍,才放下手中的鏡子。

臉上的疤痕始終是她心裡的一道過不去的坎。

小時候的她長得那麼漂亮,隻是後來因為自己這臉上可怖的疤痕,她遭受了太多太多。

小孩子們不懂事的時候也會經常抱團欺負她。

如今自己臉上這疤痕有好轉之意,她怎麼能不高興?

但是興奮過後,蘇沐瑤突然又擔心了起來。

糟了,忘記何月秀母女了。

蘇沐瑤心頭警鈴大作。

自己臉上的疤痕有了這麼明顯的變化,他們肯定能看的出來。

說不定她們又會想出什麼陰招。

蘇沐瑤擔憂的皺了皺眉。

很快,她又釋然了。

兵來將擋,水來土掩吧。

第二天一早,蘇沐瑤是不是一陣大叫聲驚醒的。

“啊!”

蘇沐瑤一激靈,直接從床上坐了起來。

怎麼了這是,難不成地震了?

她打開門,卻見何月秀已經衝了過去。

發出動靜的是蘇小英。

此刻的她正捧著一麵鏡子,發瘋尖叫。

“怎麼了小英,出什麼事了嗎?”

“我的臉!”

蘇小英將擋在麵前的鏡子放了下,這才讓人看清了她的臉。

隻見她原本白皙滑嫩的臉上,突然冒出了許多細小的疙瘩。

這些疙瘩泛著紅頂端,還有白色的膿皰。

有些疙瘩上麵已經流出了白色的膿水。

那濃水在蘇小英的臉上流過,散發出陣陣惡臭。

顯然,蘇小英已經摳破了幾個。

看著那些膿包,蘇小英忍不住又要伸手去扣。

何月秀忙伸出手攔住了她。

“小英!彆扣了!”

蘇小英緊緊的拽著自己的衣角,眼淚止不住的從眼眶裡流出來。

“阿媽,幫幫我。

我臉上癢的很,我忍不住了!”

蘇小英臉上這些疙瘩,不僅看著嚇人,竟還奇癢無比。

讓蘇小英忍不住的去扣。

可是摳破之後,這些膿包不僅會流出惡臭的膿水,而且還會在臉上留疤。

蘇小英不想在臉上留疤,隻能死死的摳著自己的手。

蔥玉段似的手已經被她摳破了,但他卻渾然不覺。

絲絲殷紅的血從那傷口處流出,不知不覺的就流了蘇小英一手。

她神經質的抬起頭,卻看到了站在不遠處的蘇沐瑤。

看到蘇沐瑤的那一刻,她的眼神陡然變得陰狠。

“是你對吧?是你讓我變成這樣子的是不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