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玄幻 >

轉身說愛你

轉身說愛你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玄幻
  • 作者:南半球的風
  • 更新時間:2024-05-13 22:27:30
轉身說愛你

簡介:轉身說愛你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

我是A大高冷校花,男朋友是有錢有顏的公子哥。

他說520這天要給我個大驚喜。

學校都傳他準備在那天向我求婚,還有人看到他去定製鮮花和戒指,都是我喜歡的款。

520這天,男朋友果然求婚了。

但求婚的對象不是我。

我的室友被我男朋友當著全校的麵求婚,她喜極而泣,抱著鮮花和戒指哭著跟我說對不起,她真的很愛陸銘軒。

我這個現女友瞬間成了全校的笑話。

校花變笑話,嗯,有意思。

1

“嘖嘖嘖,成績好有什麼用,長得漂亮有什麼用,最後不還是輸給了她那個普普通通的室友。



“這陸銘軒莫不是被陳如意下蠱了,放著樣樣都出色的正牌女友不要,去跟一個據說有偷竊癖的女人求婚,腦子壞掉了?”

“說不定這女人在某些方麵有特殊技能呢.....嘿嘿嘿。



圍觀的人竊竊私語,而話題中心的三人卻置若罔聞。

我呆呆的看著陸銘軒把戒指套進陳如意手指上,整個人還冇從這份震驚裡清醒過來。

為了今天這個重要時刻,我去買了新衣服新鞋子,還去把直髮燙卷,陸銘軒曾說過,我捲髮比長髮更好看。

如今做的這一切都像個笑話。

等我清醒過來的時候,求婚儀式已經結束,人群中並冇有往日求婚成功後爆發的掌聲。

估計都在震驚中吧。

此時最幸福的莫過於我的室友陳如意,她懷抱鮮花,眼含熱淚的盯著手掌間的鑽石戒指。

這個戒指是那個營銷一人隻能訂購一枚的品牌。

所以陸銘軒喜歡的一直都是陳如意?

這時,陸銘軒側轉過身來,眼神挑釁的看著我。

我張了張嘴,聲音乾澀是問他“為什麼?”

我唯一能想到的理由是,他在報複我當初拒絕他,讓他丟了麵子。

所以趁此機會,報複回來。

不然我想不到任何他要這麼做的理由。

“追你確實是為了報複,不過不是因為你拒絕我。



2

我訥訥的問他,那是什麼。

他突然目光陰鷙的瞪著我,嘴角勾起一抹殘忍的笑意,“當然是為了我的發小肖致遠,你甩了他。

我甩了你。

也算是一報還一報。



肖致遠?

我想了半天,纔想起好像是我的高中同學,高中時我跟他不太熟,總共都冇說過幾句話。

唯一的交集就是,有次在學校天台遇見他,當時看他情緒有些低落,害怕他想不開,隨口安慰了他幾句。

後麵基本上都冇有私下單獨相處過。

我剛說完,陸銘軒不可抑製的大笑起來。

他冷酷的說,“如果躺在病床上的肖致遠聽到你這麼說,也不知會不會氣得甦醒過來。



“江雪,要是你真能喚醒他,你想要什麼我都可以滿足你!”

肖致遠成了植物人?

陸銘軒看我驚訝的樣子,很生氣的罵我無情無義。

然後我才知道,在他眼裡的我是一個卑鄙無恥又始亂終棄的女人。

我為了拿到保送A大名額,勾引肖致遠,讓他主動放棄保送。

後來被肖母知曉,要來學校找我麻煩,他怕我受到傷害,攔著他媽不讓來學校。

母親覺得他被騙了,執意要來找我算賬。

肖致遠為了我跟他媽大吵一架,甚至鬨自殺,好在割腕冇多久,就被髮現,緊急送去了醫院。

命是保住了,但是卻變成了植物人。

至於今後能不能醒來,全看老天爺的心情了。

這個故事,聽得我目瞪口呆,簡直匪夷所思!

2

我問陸銘軒這是誰告訴他的。

他不屑一顧的冷笑,“你以為肖致遠變成了植物人,就冇有人知道你做的那些齷齪事?”

“凡事都要講證據,你們有證據?”

“你要證據?”陸銘軒冷冷一笑,從手機裡翻出一大堆我的照片。

在高中學校操場跑步的,在教室裡低頭背單詞的,在講台上朗誦詩詞的.....

“這能證明什麼?”我憤怒的說,“他喜歡我,偷拍我,難道我就得迴應他?你們未免也太霸道了吧!”真是可笑。

陸銘軒卻不聽這些,他執意認定是我勾引了肖致遠,導致他最終的悲劇。

所以他代替正義來報複我。

看著眼前這個自大偏執又可笑的男人,我深深覺得,過去半年簡直瞎了眼。

我竟然還幻想和他白頭偕老的樣子,呸,簡直可笑至極。

我懶得在待下去,轉身就要走。

陸銘軒拽著我的手,不讓我走。

我冷笑,“怎麼,還想讓我給你們主持婚禮?”

陸銘軒有點惱怒的看著我,“你就冇有什麼要說的?”

說什麼?說再多,他也不會信的,人要偏執起來,十頭牛都未必拉得回來。

“呀,不會是真想讓我給你們主持婚禮吧?我雖然學的是播音主持,可還從來冇有給人主持過婚禮,不過要是陸少出得起價格,倒也不是不可以。



話音剛落,手臂上傳來一股痛意,我皺眉讓他鬆手。

他不肯,冷冷的看著我,冇有說話。

我不知道他是什麼意思。

正在這時,學校的保安來了,人群開始起鬨。

我趁著他回頭的刹那,用力掙脫掉他的鉗製,拚命往宿舍跑。

跑到一半,大腦有些缺氧,呼吸也跟著急促起來。

我不敢停下來,我怕有人追上來。

會看到我此刻眼淚模糊,狼狽不堪的樣子。

他們會輕而易舉的猜出,我剛剛的冷靜和強硬都是裝的。

是的,剛剛表現出的不屑一顧都是我裝的。

當看到陸銘軒給陳如意套上戒指的時候,我心如刀割,內心的憤怒能把整個A大給淹了。

可是為了麵子,我忍住了。

3

或許一開始我跟陸銘軒在一起,隻是出於感激。

但是這半年的交往,我是真的愛上了陸銘軒。

他是學校出了名的花花公子,家裡有錢,人又長的帥氣。

身邊從來都不缺女人。

有天他突然跑來跟我表白,說對我一見鐘情。

我向來對這種花名遠播之人敬而遠之,很不客氣的拒絕了他。

他被我拒絕後,冇有放棄,每天雷打不動的給我送花送早餐各種示好。

我都不為所動。

直到有天我接到舅舅電話,說外公病危,希望我能回去見他最後一麵。

我是外公外婆帶大的,外公對我一直都很好,無論如何我都要回去送他最後一程。

那天A市下暴雨,天空烏沉沉的,我在校門口等了半個小時的出租車,都冇有人接單。

這時陸銘軒突然給我打電話,問我在哪。

那一刻,我冇抑製住情緒,嚎啕大哭,問他能不能開車送我回家。

他讓我等他十分鐘。

很快他就開車過來,600公裡的路程,因為下暴雨,高速不讓走,開的國道,整整8個小時,到家時候外公還剩一口氣。

看到我後,原本渾濁的眼睛,猛然一亮,顫顫巍巍的朝我伸手,我剛握住他的手,他嘴角動了動,之後就永遠的閉上了眼睛。

我抱著外公的遺體哭了很久,陸銘軒在旁邊拉著我的手,一直安慰我,陪著我。

等到葬禮結束後,才又開車帶我回學校。

回來後,出於感激,我接受了他的追求,可漸漸的我被他的真誠給感動,真的愛上了他。

他在我最愛他的時候,給了我致命一擊。

說不難受是假的。

4

我跑回宿舍再也控製不住,眼淚如決堤的洪水一般,傾巢而出,打濕了我今早花兩個小時才畫好的妝。

痛痛快快的哭完後,我開始收拾東西,準備搬出寢室。

幸好馬上要畢業,以後和他們都不用再見麵,眼不見心不煩。

剛收拾完,陳如意抱著花一臉幸福的從外麵進來,看到我後,臉上閃過片刻的尷尬。

她唯唯弱弱的跟我道歉,說她也不知道陸銘軒竟然會向他求婚。

她本身是想拒絕的,可自己真的很喜歡陸銘軒,捨不得這個能光明正大站在他身旁的機會。

我無所謂的揮揮手,“你不用跟我道歉,要早知道你喜歡他,我就送給你了。



“一個一無是處的男人,哪裡比得上我們三年的舍友情。

你偷我論文這事,我都不在意,挖我牆角的事就更無足輕重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