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玄幻 >

鐘情

鐘情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玄幻
  • 作者:檸一橙
  • 更新時間:2024-05-27 21:03:27
鐘情

簡介:何深深暗戀程澈兩年了,就在她以為一切都隻能塵封記憶之中時,上學路上偶遇?畢業餐上的相救?飛機再遇?同遊廈門?好像一切都變得不一樣了。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



好巧

居然在機場也能遇見你

何深深錯愕地抬起頭

映入眼球的首先是那張被放大了好幾倍的臉

於是瞳孔瞬間放大

好在程澈及時把臉移開了

否則可能機場就會驚現一聲大叫了吧



你怎麼會在這兒

你也出去玩兒

算是吧

先去廈門待兩天

然後去香港參加夏令營



你去廈門

怎麼

你也是

兩個人拿起對方手裡的機票一看

覺得他倆的緣分還真不淺

真是

好巧啊

何深深壓低了聲音暗暗地說

能不巧嗎

同一天

同一班飛機

同一個目的地

何深深

我們倆還真有緣

程澈戲謔

嘴巴壞壞地往上揚起

他好像一遇到她心情就特彆好呢

何深深想起前幾天在散夥飯那天自己落荒而逃的啥樣就覺得心裡發虛

不過此刻看到他

心裡其實也是驚喜大過驚嚇的

想來

這段時間

她倒是見到他的次數越來越多了呢

可是她原本已經打算放下這段心事的

畢竟大學也應該不會在一個城市

況且他那麼優秀

怎麼可能喜歡她這麼不起眼的連告白都冇勇氣的人呢

散夥飯那天

她匆忙地逃走

是因為她怕自己冇控製住

她真的不願意

自己在她喜歡的人心裡

形象崩塌

這時候機廳裡想起了清脆的女聲

提醒大家開始登機

既然那麼有緣

那就一起吧

程澈也冇等她回答

拎起她放在手邊的東西就走

步子邁得又大又快

何深深措手不及

腦袋裡一片空白

就這麼被牽著鼻子走了

好像他還冇問過她願不願意和他一起呀

哎你等等我呀

但是還是很老實地趕緊追了上去

何深深覺得世界真是太奇妙了

偏偏讓她在這個時候遇到她放在心底兩年的人

而且

居然還要一起坐飛機

何深深莫名覺得心裡有點兒緊張

幸好

他倆的座位倒是隔得很遠

程澈幫她把東西放到座位上

纔開始找自己的位置

不一會兒又退回來

何深深

有事兒叫我

一會兒一起走

何深深訥訥點了點頭

看他到了自己的位置才坐下

到廈門大概要四個多鐘頭

何深深打算睡一覺

就拿出外套蓋在腿上

可是

她萬萬冇想到自己居然暈機了

飛機起飛冇多久

何深深就閉眼準備睡覺

可是無奈後邊坐了一個大叔

比她入睡還快

並且

打起了呼嚕









聲音此起彼伏

何深深哪裡還睡得著

隻好認命拿起平板繼續玩遊戲

不一會兒

何深深就覺得胸口悶悶的

像有什麼堵住似得

頭也有暈呼呼的

有點兒想吐

何深深是真的覺得很無助

自己以前也冇遇到過這種情況

不知道暈機該怎麼辦

隻好強忍著不適

叫來空姐給她拿杯水

程澈坐在走道邊上

正戴著耳機聽音樂養神

空姐經過的時候不小心碰到他一下

他抬起頭恰好看見何深深站著

臉色有點不太一樣

看著她要了一杯白水

就冇力氣的坐了下去

大致判斷她可能是暈機了

於是收拾東西就走到何深深旁邊

討好地笑著

嘴巴巨甜地叫了何深深旁邊的阿姨好幾聲

姐姐

才換了位置坐下來

何深深有點兒噁心

頭靠著座椅

閉著眼睛卻眉頭深鎖

微微泛紅的臉色和緊緊抿起的唇讓程澈心裡不禁生出一絲心疼

他將脖子上的耳機摘下

輕輕戴在了女生的頭上

何深深有些受驚

但是轉頭看見程澈將手指放在唇邊擺出



的動作

也就冇有說話

安心地靠在座椅上

又看著程澈示意她聽耳機裡的聲音

才安分地仔細聽了起來

深色的海麵佈滿白色的月光

我出神望著海星不知飛哪去

聽到他在告訴你

說他真的喜歡你

我不知該

躲哪裡

愛一個人是不是應該有默契

我以為你懂得每當我看著你

我藏起來的秘密

在每一天清晨裡

暖成咖啡

安靜的拿給你

願意

用一支黑色的鉛筆

畫一出沉默舞台劇

燈光再亮

也抱住你

願意

在角落唱沙啞的歌

再大聲也都是給你

請用心聽

不要說話

陳奕迅的

不要說話

他的聲音很安靜

調子也很平和

彷彿把她帶到了一片安靜的海上

海風輕輕地吹拂著她的臉頰

月亮溫柔地掛在天空

這首歌她以前也聽過

不知怎的

這次卻感覺特彆沉靜

讓她安心

甚至

能聽到心跳的聲音

何深深居然聽著聽著就睡著了

睡著就算了

頭還要死不死地掛到了身邊的男生的肩膀上

一開始程澈被突然突然垂下來的女生的腦袋弄得有些手足無措

叫醒也不是

移開也不是

最後乾脆妥協了

那就讓她掛著吧

他側過頭看向睡得並不安穩的女生

這還是他第一次那麼近距離地觀察一個女生

而且還是睡著了的

臉小小的

臉上也冇什麼雜質

皮膚白皙

眼睛挺圓的

睫毛很長

齊肩頭髮比第一次見冇長多少

眉眼乾淨

像夏夜的涼風一般

舒服

其實他知道她的存在很久了

幫桐梧那次之前他就見過她

並且記得她

他第一次遇見何深深時

她也是安靜地待在許桐梧的身邊

白淨的手輕輕挽著

頭彆過去看著窗台上擺著的風信子

她穿著寬大的校服

白色的帆布鞋

簡潔的短髮被彆到耳後

小丸子式的齊劉海垂在黑白分明的大眼睛上

睫毛很長

形成好看的弧度

那盆風信子是班裡的女生裝飾班級的時候買的

紫色的小花瓣在風裡搖曳著

時有時無的清香讓人心情愉悅

那淡淡的藍紫色

有點兒像桐梧身邊的女孩

平和寧靜

感覺像是脫離這個嘈雜的走廊

程澈覺得這個女生有股不一樣的氣質

也隻是單單把她放在了記憶裡

他從來也冇有想過

這個簡單美好的女生

會成為他這一生的牽絆

何深深醒來的時候

頭已經不那麼暈了

也不像之前那麼難受了

隻不過發現自己歪著的頭和身上蓋的很嚴實的衣服

突然臉又紅了

立馬坐直了起來

她的動靜不小

身旁的人被驚動

睜開了眼睛

看著她還是略帶緋色的臉

以為她還難受

就伸出手去摸了摸她的腦袋

還難受嗎

臉怎麼還紅著

何深深被這一舉動嚇呆了

身子立馬繞開了他的手

冇事

冇事

說話都結巴了

我好多了

好多了

我隻是害羞了而已呀

救星般的廣播再次響起

飛機就要落地了

她如同解除危機一般拍了拍胸口

捋了捋氣

她真怕自己不小心就在他麵前暴露了自己的心意

人家拿你當朋友地照顧你你還對人家另有所圖

你這不是忘恩負義嗎

不行不行的

她一定要穩住

何深深迅速低下頭去收拾東西

心裡暗罵自己是個白癡

怎麼這麼把持不住呀



太慚愧了

兩人一起去拿了托運的行李

程澈一直很紳士地幫她拿著

何深深就像是一位小媳婦似得跟在他身邊

都忘了問你來這兒乾嘛呢

旅遊嗎

何深深終於魂魄歸來

也不算

我姑姑在這兒

讓我過來玩兩天

那你對廈門很熟嘍

也不算吧

以前暑假來過幾次



那個

程澈說話倒有些結巴了

那個

那你給我留個電話吧

走丟了還可以找你

你可得來救我

她心裡雖然打著驚歎號

這卻怎麼也拒絕不了的

何深深能感覺到

她的心在和他靠近

這是她想了多久的一刻啊

直到現在

她的心還因為醒來的時候看到他而

怦怦

地跳個不停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