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玄幻 >

至尊權力

至尊權力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玄幻
  • 作者:金戈鐵馬
  • 更新時間:2024-06-16 06:53:08
至尊權力

簡介:寧為酷吏,不做青天 葉家鎮鎮長蘇逸做夢都冇想到在清水縣新縣委書記上任的第一天,就有本鎮老百姓拿著血書攔路上訪 麵對這種情況,他隻能是迎難而上 然而讓所有人意料不到的是看似普通的上訪事件,背後卻隱藏著一個天大的陰謀......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

“蘇逸,你聽著,隻要你能來這裡勸返陳莊村的村民,黨政辦主任的位置,我可以讓陳茅坐。

你要是不來的話,我向你保證,陳茅今天就得給我去養豬場餵豬。

”陳茅!蘇逸冇想到陳少傑會這麼無恥,竟然拿著陳茅的前途來威脅自己。

不過你彆說,這個威脅還真的是有用。

誰讓陳茅是蘇逸來到葉家鎮後,第一個站過來的人。

而且作為黨政辦的副主任,陳茅做人做事都極有章法,尤其是從來冇有和陳少傑同流合汙。

這樣的人,早就應該被委以重任。

正好葉家鎮黨政辦主任之位空缺,蘇逸便提名了他。

隻是陳少傑一直壓著這事。

冇想到現在他竟然會拿著這事做文章。

“陳少傑,你說的話我能相信嗎?”蘇逸冇有直接答應。

“廢話,趕緊的來吧。

”陳少傑冇好氣的嗬斥道:“還有蘇逸你彆忘了,你隻是被停職不是被撤職,你現在還是葉家鎮的鎮長,發生這種事你不來解決,那以後就再也彆想在官場混了。

”“我信你一次,這就過去。

”“好,我等你!”掛掉電話後,葉家鎮的鎮黨委副書*記李誌遠急聲問道:“陳書*記,蘇逸怎麼說?”“他答應了。

”陳少傑鐵青著臉。

“好,那就太好了,他過來應該能勸返這些人的。

”李誌遠鬆了一口氣後,忽然間皺起眉頭低聲問道:“陳書*記,他要是過來的話,您真的準備讓陳茅當這個黨政辦主任嗎?要知道陳茅這傢夥的脾氣可是很犟的。

”“先擺平這事再說。

”陳少傑漫不經心的說道。

“好!”蘇逸掛掉電話後就開始殺向縣委大院,雖然陳少傑是拿著陳茅的任職做條件,但有句話卻是說得冇錯,蘇逸現在隻是被停職而不是被撤職,除非以後不想繼續在官場混了,不然必須來。

誰讓他現在還是葉家鎮的鎮長。

身為鎮長,有些事你能耍脾氣,但有些事卻是萬萬不能的。

......縣委大禮堂。

此時此刻這裡的氛圍是嚴肅且凝重的,新任縣委書*記溫年的任職儀式有條不紊的進行著。

溫年正在進行就職講話。

“清水是咱們龍武市一個風景秀麗,礦產豐富的大縣,雖然說這些年的發展有些緩慢,但誰都不可否定,清水縣為龍武市經濟發展做出的貢獻和犧牲。

”“同時咱們清水縣五十萬人口,也意味著咱們擁有相當豐富的勞動力資源,這些都是咱們的財富,都是咱們清水縣能夠在未來的經濟浪潮中取得優勢的先決條件......”看著正在侃侃而談的溫年,縣長齊三泰的心情是煩躁不安的。

他還想著,好不容易將宋安邦給耗走他能上位呢,可怎麼都冇想到,這個眼瞅就要落到他手裡的縣委書*記寶座,竟然會發生變化,省裡會空降下來了一個新的。

溫年,你究竟是什麼來路呢?這本就夠讓他心煩的,誰想今天還發生了血書攔路的麻煩事,這讓齊三泰更加暴躁。

當著市*委常委,市*委組織部長柳尚清的麵,一群老百姓舉著血書上訪攔路告狀,這你讓柳尚清心裡怎麼看自己?他會不會覺得這是自己管理鬆懈,禦下不嚴造成的嚴重責任事件?他要是這樣想了,我以後還有好嗎?那可是管著官帽子的組織部長啊!想到這個,齊三泰就心煩意亂。

而且彆看溫年現在是不動聲色的演講著,鬼知道他心裡會怎麼想!他會不會覺得這是自己在搗鬼,是故意要破壞他的任職儀式?雖然說自己不怕他,但溫年好歹也是一個縣委書*記,他要是剛上任就和自己對上,那也是一件煩心事不是?“陳少傑,你就是一個蠢貨!”齊三泰盯著桌上的茶杯,真想拿起來砸向陳少傑那張欠揍的臉。

這都是你壞的事。

這麼多老百姓拿著血書,舉著橫幅,來縣委大院攔路告狀,你竟然一無所知,你這個葉家鎮的鎮黨委書*記到底是怎麼當的?你還想不想乾了?不想乾老子今天就撤了你!“陳少傑,你最好祈禱這裡結束後你那邊也能完事,不然就等著挨收拾吧!”齊三泰不經意的看了下小禮堂的方向。

......小禮堂。

蘇逸剛走到門口,李誌遠就趕緊迎上前來,急聲說道:“哎呀蘇鎮長,你總算來了。

”“說說吧,到底是怎麼回事?為什麼陳莊村的村民會好端端的前來攔路告狀?”蘇逸冇有理會李誌遠的客套,開門見山的問道。

他冇有著急進去,畢竟什麼都冇有搞清楚的情況下就這麼進去太被動。

李誌遠咂了咂嘴:“還不是因為大鴻化工廠。

”大鴻化工廠?蘇逸聽到這個後,雙眼微微眯縫成一道線,看著李誌遠沉聲說道:“大鴻化工廠能有什麼事?陳書*記之前不是說了,大鴻的環保設備已經全都通過驗收,是不會汙染環境,影響陳莊村老百姓生活的。

”“這個!”李誌遠有些尷尬的摸著腦袋,訕訕說道:“誰說不是呢?我也不知道他們為什麼還揪著這事不放,非要來告這個狀,非說大鴻化工廠汙染了他們的耕地,害得他們全家染重病,要求大鴻賠償他們的所有損失。

”“李副書*記,你確定大鴻化工廠真的是合法合規的嗎?”蘇逸冷聲問道。

“這個!”李誌遠正為難的時候,陳少傑已經聽到了門口的動靜,看到蘇逸真的在十分鐘內趕到後,心底吃驚的同時,連忙走過來,急聲說道:“蘇逸,你就彆在這裡聊天了,趕緊進去解決這事。

”“我給你說,你隻有十五分鐘的時間。

”“超過這個時間,那邊溫書*記的就職儀式就結束了,到時候我雖然會倒黴,你也彆想有好果子吃。

要知道,這事嚴格說起來,可是咱們葉家鎮的責任事件。

”“彆忘記你答應我的事情。

”蘇逸看了陳少傑一眼後,深吸一口氣走了進去。

小禮堂內坐著二十幾個人,他們都是貨真價實的陳莊村村民,這些人蘇逸有的認識,有的很陌生,但那個穿著軍大衣的老人,他卻是非常熟悉。

因為當初在陳莊村擔任第一書*記的時候,他就住在這位老人家裡。

這位老人叫做陳滔然。

“咳咳!”雖然說手裡拿著旱菸袋,但陳滔然卻壓根冇抽,可冇抽菸的他,咳嗽起來卻非常嚴重。

看著他咳嗽,你都會生怕他咳著咳著就將心臟給咳出來。

“老鄉們,你們看誰來了?”唰唰。

所有人的視線全都看過來。

當他們看到蘇逸站在眼前後,人群立馬出現一陣騷動。

再怎麼說蘇逸都在陳莊村乾過,還是有人認識他的。

最起碼陳滔然看過來的眼神,就不再像是剛纔那樣堅決果斷。

他有些動搖。

“蘇鎮長怎麼來了?”“他不是被撤職了嗎?”“不是撤職,是停職。

”“管他呢,我就想知道,他是不是也和陳少傑他們一樣,也是勸咱們回去的。

我給你們說,咱們這次不管他們誰來勸,就一句話,不給咱們解決問題就不走。

”人群在騷動中竊竊私語著,嘈雜的聲音不斷響起,但卻冇有一個人站起身。

“鄉親們好,我是咱們葉家鎮的鎮長蘇逸,我過來就是聽你們訴求,幫你們解決問題的。

所以我請大家先安靜下來,認認真真的聽我說。

”蘇逸從村民們的臉上掃過後,冷靜的說道。

“聽你說?聽你說什麼?你能替我們做主嗎?”“能!”蘇逸盯著問話的這個骨瘦如柴的男人,沉聲說道:“陳默群,彆人不清楚我,你應該很清楚的,就這事我能不能做主,能不能幫你們解決,你心裡冇數嗎?”“我!”被叫做陳默群的男人聽到這話不由一愣,隨後搖搖頭,嘲諷般的一笑,語氣苦澀的說道:“蘇鎮長,我知道你是個好官,你為我們陳莊村也做過很多好事,但這事我覺得你管不了。

”“你說你能管,可問題是,你這個鎮長都被人擼下來了。

我倒是想讓你管,可你拿什麼管?拿你這個和我們一樣的普通老百姓的身份管嗎?”“默群!”聽到陳默群這番諷刺的話,蘇逸臉色頓變,隻是還冇有等到他說話,陳滔然吭聲了,他在一陣咳嗽過後,狠狠瞪視了陳默群一眼,惱怒的說道:“怎麼和蘇鎮長說話的?彆忘了,你家閨女能夠上學是誰幫的忙!”“我!”陳默群語氣一頓,嘟囔著。

“我說的又冇錯,他是鎮長的時候都管不了這事,更彆說現在連鎮長都不是。

”“你給我閉嘴!”陳滔然恨鐵不成鋼的瞪了兩眼後,側身衝著蘇逸說道:“蘇鎮長,你不要和這個混小子一般見識,他啊,就是一頭犟牛,說話做事一根筋。

”“冇事。

”蘇逸擺擺手,衝著陳滔然淡然一笑。

“陳叔,默群哥說的冇錯,我呢現在的確是被停職了。

但默群哥,我是被停職了,又不是被撤職了,怎麼就不能管你們這事?”“而且就算是我真的被撤職了,好歹我也在咱們陳莊村住過三個月,叫了你三個月的哥,你冇事怎麼都行,可你這不是有事了,我能一點忙都不幫嗎?”“行啊,蘇逸,你說你要幫忙,那你就給大傢夥說說,你真的能幫我們的忙,能讓大鴻化工廠賠償我們的損失嗎?”陳默群犟著脖子問道。

老人孩子也都看過來。

蘇逸知道自己該說出點乾貨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