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玄幻 >

渣男王爺負我,重來一世我殺瘋了

渣男王爺負我,重來一世我殺瘋了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玄幻
  • 作者:雲知風意
  • 更新時間:2024-05-22 08:39:22
渣男王爺負我,重來一世我殺瘋了

簡介:sortname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

“慕梨若,你給我鬆手!”

被點名的女子突然一抖,劃著美麗弧度的玉頸向後一縮,把頭搖的如同撥浪鼓,眼中的淚掉的更急了。

“不要過來,我好怕!”

“肉!肉!誰有肉,快拿出來給它”

晴晚的一句話讓眾人如夢初醒,林媽媽猛地想起來,出門前晴晚正好往包袱裡放了一塊臘肉,說是要帶回來吃,當時還讓她好一頓奚落。

腦中精光一閃,這麼好的立功機會,她終於要發達了。

“哎呀,包袱給我!”

林媽媽扯住晴晚肩上的包袱,使勁擼下來,二話不說的掏出了一塊風乾的臘肉,照著遠處就要丟。

晴晚大概是被林媽媽猙獰的樣子給激到了,腳下一個不穩,正好撞在了她抬起來的右臂上,眼見著臘肉在碧藍的天空下劃了一個弧度。

原本還在瘋狂撕咬著慕樂菱衣裳的大黃被這股香味引著,驟然跳了出去。

可還冇等這塊美味到口,就聽見它鳴嗷一聲,身子如同斷了線的風箏,直直落了下來,摔在地上,斷了氣。

不遠處,一男子信步而來,湖藍色壓著銀線暗紋的衣裳在陽光下閃著如水的波光。

慕安眼見著自己的愛犬就這麼死了,心裡的怒火蹭的一下就起來了,也顧不得去管什麼慕樂菱,指著那邊的男人就衝了上去。

“你算什麼東西,你殺了我的大黃,我讓你償命!”

說著就挽起了袖子,想要拚個你死我活。

“放肆!逆子!還不跪下!”

慕導快步從男人身後走了過來,看看地上已經死了的狗和自己這個不爭氣的兒子,隻覺著一股血直衝到腦子裡,激的他險些昏過去。

再一轉眼,看到花園裡亂作一團的那幾個女兒,真真覺著自己的臉都被丟儘了!

“你們都在乾什麼!還不快過來給離王請安!”

慕樂菱等人被慕導一吼,如夢初醒,再一看自己爹爹身邊站著的人,身上都有些微的顫抖,再不耽擱,老老實實的過來請安。

慕安倒好像還冇有明白過來,眼神呆愣的盯著那個穿著華服的男人。

隻見他一雙丹鳳眼向上飛起,淩厲中竟還帶著三分嫵媚,漆黑的長髮用玉冠束起,更顯得額頭寬寬,不怒自危,眼睛裡更像是有一潭極深的漩渦,稍有不慎就要被溺死在裡麵。

慕安兩腿不自覺地打顫,僵直的不能動,以前他最是怕慕導,可這個人竟然比慕導還可怕,被他的目光一掃,隻覺著全身都不自在,就像……就像是來自地獄裡的氣息。

“混蛋!跪下!”

慕導見楚夜離似有不悅,心下一驚,上去就朝著慕安的腿上踢了兩下,隨即也跟著躬身行禮。

“都怪老臣教子無方,才讓離王受驚,請離王降罪!”

楚夜離玩味的目光自這幾人身上一一掃過,見到那滿麵淚痕的慕梨若時,眼神驟然一縮,轉瞬又恢複如常,未留下絲毫的痕跡。

“慕大人說笑了,是本王殺了令公子的一條狗,該是本王請罪纔是”

慕導額上的冷汗直冒,這離王回京冇多久,向來喜怒無常,這話分明就是生氣了。

“一個畜生竟然妄圖傷害離王,死不足惜!請離王先去前廳等候,老臣定給您一個交代!”

“這麼說,不用本王償命了恩”男人似笑非笑的看嚮慕安,眼神卻似寒山上的冰峰,刺得人避無可避。

“逆子!還不請罪!”慕導怒喝。

慕安還從冇見到這個一向嚴厲的爹爹對誰這樣畢恭畢敬,連在自己的姐夫興王麵前,都還是帶著兩分傲氣,如今看著慕導的神色,終於知道自己闖了大禍,對著男人不住的磕頭。

楚夜離就這樣看著,也不說話,反而從袖子裡取出了把扇子,優哉悠哉的扇著,一邊扇,還一邊細細觀賞著園子裡的景色。

“慕大人,你這園子不錯呀,花了不少銀子吧”

慕導一咬牙,硬擠出了抹笑。

“都是些普通的花草,不值錢”說完又對著身邊的慕安狠踹了一下,低喝“使勁!”

又過了一會兒,直等到慕安的額上留下了兩攤血跡,楚夜離才終於看夠了景兒,把扇子往懷裡一收,勾唇。

“本王就先去前廳等候慕大人了,慕大人可要快點啊”

慕導聽見這話,一直提著的那口氣總

算鬆了一鬆,極為恭敬的將身子弓的更低。

“是。



慕樂菱、幕落羽還有一直躲在一邊的慕梨若此刻看上去都有些狼狽。

慕樂菱的衣裳已經被她重新繫好,可上麵滿是狼狗的爪子印,有些地方甚至已經被咬破了。

精心梳起的飛星追月髻歪到了肩上,三三兩兩的琉璃發珠都掉了出來,連浮著翠的木蘭花耳環都勾到了淩亂的髮絲上,右側的頸窩處,一道長長的血痕延伸到耳後,單看著,都覺著疼。

幕落羽要稍好一些,雖然衣裙和髮髻有些淩亂,步搖也斜了出來,到底冇有傷到哪裡。

相比之下,反而是一直在小聲啜泣的慕梨若看上去最為正常,還是那般清麗。

“告訴我,到底怎麼回事!

慕導壓著火氣,出口的聲音都要崩成了一條線。

慕樂菱雖然害怕慕導,可想到自己剛剛受到的屈辱,還有背後慕梨若那隻怎麼都甩不開的手,就氣不打一處來,要不是她拽著自己,大黃肯定是要咬死慕梨若的。

“是她,都是她,爹,都是這個小賤人害的我這麼慘!”

慕安聽見慕樂菱把責任全數推到了慕梨若身上,猛地起身,額上淌下來的血劃過眼角,透著股狠勁。

“對,爹,都是她!把她交給王爺,讓王爺殺了她!’

慕梨若堪堪抬頭,被淚水沖洗過的眼睛此刻就像是雨後的天空,透徹而清明,薄如蝶翼的睫上還沾著兩滴圓滾晶瑩的水珠,隨著她一眨一眨的動作輕顫。

“爹爹,不是的,是這條狗突然衝了出來,兩位妹妹為了保護我.···.”

“呸!誰稀罕保護你!”

慕樂菱已經被氣昏了頭,連一直維持著的大家閨秀的風範都忘了。

“好了!”慕導眯著眼,定定的看著慕梨若,眼前這個女兒小心翼翼的樣子,和五年前一般無二。

可是,她是他慕導的女兒,是相府的千金,怎麼能連一個普通人家的小姐還不如,要不是留著她還有用,他根本就不會接她回來。

“落羽,你說!到底是怎麼回事!”

“回爹爹,是大黃脫了繩子衝出來,落羽想著大黃應該認識女兒,所以才擋在了姐姐的前頭,想來四姐也是這樣想的吧”

慕樂菱聽得一愣,不可置信的轉頭,驚得眼珠子都要掉下來,明明剛剛還跟著她一起嘲諷慕梨若,怎麼轉過來就變了心思!

“慕落羽你彆胡說八道,我會保護她明明是她拽的我!”

“那是姐姐想錯了,姐姐剛剛看落羽妹妹護著我,還以為樂菱妹妹也怕出事,才特意衝到前麵的,原來樂菱妹妹冇有這種想法啊,也是,不是每個人都像落羽妹妹這樣顧全大局的”慕梨若在一旁抹著淚說。

慕樂菱剛剛被狗追的走投無路,現在又被慕梨若冷嘲熱諷一番,顧不得慕導越來越冷的臉,突地站了起來,撩起胳膊就想要去打慕梨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