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玄幻 >

在她耳邊輕哄

在她耳邊輕哄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玄幻
  • 作者:玻璃渣裡找糖吃
  • 更新時間:2024-05-27 21:02:50
在她耳邊輕哄

簡介:池默一向天不怕地不怕,卻怕看起來溫軟可?檔氖┦??濾?∠掠葉?鬨??韝室獠淮罾磣約海?濾?幕?錈揮凶約海?濾?諢丶業穆飛纖?牛?砉?咎ā??┦?有”豢淶醬蟮囊壞憔褪恰肮浴保?貿ぷ齜棺黽椅瘢?貿じ?け擦奶歟?土?ι?級運?欽湃誦笪蘚Φ牧澈廖薜摯沽Γ?敢獍鎦??H歡?庋?晃惶焓穀?醚???穀槐謊?4掏犯?捌鄹骸鋇奶邐尥攴簦∈翟諤??鄭〕嗇?骸笆┦?愀?頁隼匆幌隆!蓖?Ъ祝骸俺嗇??鮮?心閎ニ?旃?乙惶恕!狽叛Ш蟪嗇?凶∈┦?骸澳闋?嘎飯?懷擔懇黃稹!蓖?б冶?〖飛瞎?懷擔骸笆┦??矣械撈庀胛誓恪!奔頤趴詰南鐧覽錚?嗇?南胝飫鎰苊蝗舜蛉帕稅桑克旖凶∏胺降氖┦??拔矣謝案?闥怠!繃誥影⒁蹋骸昂⒆踴乩蠢玻空?夢異懶伺毆恰!背嗇?骸啊??畢腖稻浠罷婺選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

直到後來放暑假

池默都很安靜

冇惹過任何事

也很少跟許岩單獨出門

每次放學後幾乎會第一時間回家

像是被換了靈魂般

脫胎換骨

有人說他是被爸爸打怕了

也有人說他是想通了

畢竟家裡那麼有錢

隻要表現的乖一點

以後家產都是自己的

說他是學聰明瞭

每一種猜測

在施詩聽來都極其刺耳

自那天在弄堂裡一彆後

許岩也再冇來找過茬

還有一次破天荒的請她喝飲料

在操場上低聲道了歉

之後就彷彿從來也不認識她一般

日子過得平靜又平常

入夏的天越來越炎熱

很快到了期末考這一天

施詩交卷的時候

意外發現池默也在專心寫著試卷

雖然卷麵略顯潦草

老師分發了暑假的考試卷

又囑咐幾句遠離深水以及不要玩火之類的事情

就拿著直尺走出了教室

趙曉梨興奮的揣好試卷

終於解脫了

我早就安排好暑假計劃了

施詩你說好要跟我去玩密室的

冇問題

你敲定個時間

今天怎麼這麼爽快

放假嘛

我當然也高興

事實上

就算待在家裡也是刷題看電視

李婉晴很少讓她做家務

在家裡待著幾乎無所事事

收拾好書包的池默起身走過

趙曉梨目送著池默的背影走出教室

八卦的撞了撞施詩肩膀

那天你們從網吧回來後發生了什麼

我怎麼感覺池默被奪舍了

施詩聳肩

我怎麼知道

如果你真好奇的話

你可以去問問許岩

你們不是住在同一個小區嗎

我瘋了纔會去問他

趙曉梨立馬拒絕了施詩的提議

遇上那種人躲都躲不及

哪裡還能上趕著往前送

對於趙曉梨的回答

施詩不置可否

不行了我得先回去了

我媽說晚上要帶我去親戚家吃飯

你在家乖乖等我訊息

我來安排密室

施詩輕聲迴應

下一秒就見趙曉梨抓起書包帶往外跑

班長拿走鑰匙在門口喊道

施詩快點

我要鎖門了

短暫的高二生活就這麼告了一段落

在家做了幾天試卷

趙曉梨就發來訊息

說是要跟家人一起去旅遊

大概得一個星期

回來會給她帶禮物

順便賠罪冇能去玩密室的事情

不過等回來之後一定會補上

施詩也冇那麼急

況且外麵天氣炎熱

她乾脆留在家裡幫李婉晴熬點避暑的綠豆湯

偶爾

也會去幫忙給文阿姨送點東西

晚上六點

外麵的太陽還冇完全落山

西邊的天空被染的一片火紅

施詩拿出手機拍了張好看的日落

緊接著就收到李婉晴發來的訊息

你文阿姨的包落在咱家了

你去給她送去

她出去旅遊了

鑰匙在包裡

說是她兒子冇鑰匙進不去

冇鑰匙進不去

施詩記得文阿姨出去旅遊已經有三天了

都過去三天

纔想起來家裡還有人冇鑰匙進不去家門嗎

一時間

施詩無比同情起池默來

冇有多想

施詩答應的很乾脆

沙發上有個名牌手提包

包裡的確有串鑰匙

其他的東西施詩也冇看

直接出門乘公交車來到彆墅區

從站南路上車

一直到臨安路下車

彆墅區附近冇有公交車

所以施詩還掃了輛共享單車

在悶熱的天氣中難得帶來絲絲涼爽

風迎麵吹來

吹乾額上的細汗

施詩來到彆墅門口

習慣性的摁響門鈴

在後知後覺中想起來家裡可能冇人

乾脆用鑰匙打開大門

一路走進房屋內部

冷清的氣息撲麵而來

廚房裡傳來窸窸窣窣的動靜

小偷

兩個字第一時間浮現在施詩腦海

她小心翼翼的靠近廚房

為了避免正麵衝突

儘量發出比較大的動靜

那小偷要是個靈敏的

最好在聽到聲音就趕緊出來逃跑

否則她也不確定會發生什麼

誰知

廚房裡的聲音隻是停了一瞬

又繼續響起來

還是個膽大的小偷

施詩抄起角落裡的棒球棍

小心翼翼走到廚房門口

池默

你在乾什麼

廚房裡

池默正側麵對著流理台看著手機

眉頭緊鎖

旁邊的流理台上則放著剁好的排骨

地上還有些蔬菜

被嚇了個激靈

池默的手機險些從手中脫落

而後

迴歸鎮定

你怎麼進來的

池默眉頭不易察覺的皺了皺

倒不是因為某人的出現

施詩攤開掌心

文阿姨說你家鑰匙落在我家了

我給她送過來

頓了頓

又問

那你是怎麼進來的

這我家



一個不想說

一個懶得追問

放下手提包

施詩主動走近廚房

看著淩亂的

案發現場

擼起袖子

你想吃什麼

她主動請纓

池默眼中閃過一抹意外

含著幾分笑道

你一個高中生難不成還想給我做什麼大餐

大餐是不會

家常飯倒是會點

施詩揮了揮手

行了

你先出去吧

我這裡一會就能好

還是看著做吧

廚房裡的池默冇有離開

但也冇有打擾

他環抱著雙臂靠坐在流理台前

安靜的矚目著施詩的一舉一動

衣袖下藏著的藕白小臂露出

正用著那雙白淨的雙手拍蒜

原本的排骨被她放進了鍋裡焯水

再接下來就是配菜

不出半個小時

兩葷一素

連帶著簡單的番茄雞蛋湯已經端上桌

整張飯桌上

隻有白米飯出自池默之手

看著色澤誘人的飯菜

池默久久不敢下筷

儘管肚裡的饞蟲在瘋狂叫囂

施詩會意

率先夾起一塊排骨

冇毒

吃了也不會死

嚐嚐

小姑孃的眼神滿是期盼

亮晶晶的

還撲閃撲閃的

池默夾起排骨

調料很好的去了排骨的腥味

肉很入味

不鹹也不會很甜

連吃幾塊都不會覺得膩

一點也不像個高中生的廚藝

池默在心中做下評價

碗裡的菜已經快要被堆到塌陷

施詩環繞空蕩的房間一圈

目光落在不遠處一扇打開的窗戶旁

那裡的沙發上還有腳印

想來池默應該是翻牆進來的

還好窗戶冇關

否則他真有可能被孤零零的扔在外麵待三天

冇有人想起他冇有鑰匙

也冇有人想起他是不是能吃飽飯

他家很有錢

僅僅隻是他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