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玄幻 >

禦極大明

禦極大明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玄幻
  • 作者:逸風雲
  • 更新時間:2024-06-16 06:54:34
禦極大明

簡介:一個大學生穿越到明末宮廷之中,外有女真為患,內有災害連連,盜賊四起,朝堂之上黨爭不斷,爭權奪利,不顧社稷民生 他痛恨朝廷腐敗、女真崛起,國內紊亂,他要力挽狂瀾,突破險象環生的宮廷權力之爭;他要懲奸除惡,蕩清朝廷;他要除舊佈新整修武備,富國強兵;他要東征西討,統一天下!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

堂堂一個帝國的貴妃境遇竟是如此!還是太子生母!所有人都驚呆了!朱常洛再也掩飾不了多年的思念,早已激動地眼淚打眶,二十年了,終於能再見母親了!朱常洛快步走進大殿,朱由校及隨從緊隨其後。

殿門虛掩著,朱常洛走上台階,腳底留下深深的足跡,兩手顫巍巍的觸碰殿門,輕輕的推開,就聽到一個女人在咳嗽,旋即傳來乾涸的聲音,“你們再幫我求求陛下吧,讓我在臨死前見下太子,咳……咳……”他們順著聲音望去,看到一個女人躺在床上,麵容憔悴,滿頭白髮,蒼老虛弱,身上蓋的被子也破舊不堪,多處已漏出了花絮。

這就是恭貴妃?!朱由校暗暗心驚的歎道,他真不敢相信,映入眼簾的就是太子的生母,怎能如此淒慘!朱常洛看到母親的悲慘現狀,再也抑製不住心情了,淚水如泉眼汩汩迸發而出,身子傾向前方,哽咽的喊出了今生第一次:“母親!”“誰,咳……咳……你叫我什麼?”恭貴妃驚然,頭向這邊轉過來。

朱常洛大步跨越到恭貴妃的床前,猛然跪下,雙手抓住破敗的被子,哭道:“母親,我是洛兒啊,孩兒不孝,來看您了!”“啊,洛兒……,你……真的……是洛兒?”恭貴妃驚詫起來,雙手努力使了使勁,要撐起身子,怎奈身體虛弱,起不來,太子的一個隨侍機靈,忙上前扶起恭貴妃。

恭貴妃側起身子,順著哭聲用那乾枯的雙手顫顫地**,她要尋找自己的兒子。

看到恭貴妃兩眼無神,目不轉睛,雙手身向前方摸索,甚是愕然,激動的的一把抓住恭貴妃的雙手,緊緊握住,驚異的問:“母親,您這是怎麼了?”恭貴妃掙開朱常洛,順著他的手臂向上摸索,終於,摸到了他那早已被淚水打濕的的雙頰,當她的雙手觸到朱常洛時,頓時大哭起來,“啊,真的是洛兒啊,為孃的終於盼到這一天了,娘是天天盼,夜夜盼,二十年了,娘孤身一人叫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隻能以淚洗麵,早已哭瞎了雙眼!”朱常洛心痛如絞,哀嚎起來,“啊……母親,孩兒不孝啊!”見到這一幕,眾人都忍不住跪在地上哭了起來。

這麼悲情的場景,朱由校也隻在電視上看到過,冇想到在這裡竟親身體受到親離子散的悲情,他再也忍不住,失聲痛哭的喊了起來:“祖母!”“啊,誰?”恭貴妃正緊緊的保住朱常洛痛哭,聽到有人叫她祖母,登時驚起來。

“母親,這是您的孫子,校兒!”朱常洛用袖子擦了擦眼淚,將跪在身邊的朱由校拽過來,“校兒,快讓祖母好好看看。

”朱由校趴到恭貴妃的跟前,朱常洛拿起宮貴妃的雙手引到朱由校身上,她用那瘦弱乾枯的雙手**朱由校的雙頰。

“孫兒,我的孫兒,哇……啊……”恭貴妃仰天哭笑起來,“蒼天有眼,待我不薄,如今兒孫長如此,我死何所恨!”朱由校哭噎著:“祖母,孫兒這就去求皇爺爺,把您接出來,孫兒要好好孝敬您!”“嗬嗬……好孫兒,祖母有你這句話,知足了!”“母親,都是鄭貴妃,是她……”朱常洛憤憤地說。

恭貴妃立馬捂住了他的嘴,用手輕輕的指了指外麵。

他們明白了,外麵有人,一定是鄭貴妃派來監視他們的。

朱常洛氣憤的用拳頭狠狠砸了床沿,他不敢言語,朱常洛從小就不受待見,在未立為太子時連皇帝、貴妃身邊的宮女都不正眼瞧他,現在雖被立為太子但也岌岌可危,隨時都有被廢的危險,要不是太後及群臣的反對,早就到地方去當藩王了。

朱由校大怒,他管不了這些,老子纔來這裡幾天,不懂這裡的規矩,何況還是個六歲的孩子,能把我怎樣,有本事治我個大不敬謀反罪!朱由校抄起床頭的柺杖衝了出去,速度之快連朱常洛及身邊的人都冇有反應過來,當他衝出殿門,正好看到兩個小太監趴在窗戶邊上偷聽,兩人突然看到有人衝了出來,嚇的愣住了。

“你們乾什麼!”朱由校怒不可遏的衝著他們喊道。

“呃……奴才們來伺候主子。

”兩人現任被這等突然嚇的不知所措,互相對望了一眼便急忙跪下回道。

朱由校指著他們倆吼道:“滾,誰讓你們伺候,給我滾出去!”“奴才們奉命行事,回去不好交差啊!”兩人喃喃地說道。

“什麼奉命,奉誰的命?!”“這……奴才們不敢說。

”“滾,給我滾出去!”朱由校的忍耐已到了極限。

“這……這……”兩人麵麵相覷。

“不滾是吧,好!”朱由校掄起柺杖撲了上去。

“哎呦……彆打……哎喲……彆打……長孫殿下……彆打……”兩人痛的嗷嗷亂竄,狼狽的跑了出去。

“你們敢再踏進這宮門半步,我讓你們死無葬身之地!”朱由校衝著他們的背影狠狠的喊。

這回清淨了,不會再有人打擾他們了,朱由校回到床邊,朱常洛閃著淚光看著朱由校,感到不可思議,平日裡乖巧木訥的朱由校,今天的事真是太反常了,這不像他能做出來的事。

“嗬嗬……好個孫兒,有膽有識,洛兒,你給母親生了個好孫兒啊,母親此生足矣!”恭貴妃悲喜交加,哽咽道。

朱由校又撲到恭貴妃懷裡,嬌氣道:“祖母,等校兒長大了,孫兒天天守候著您,伺候您,孫兒要代父王孝敬您。

”恭貴妃喜不自勝,緊緊抱住朱由校,激動的笑道:“嗬嗬,孫兒,好孫兒,年紀幼小如此聰明伶俐,將來必成大器,有你這一片孝心,祖母知足了,祖母今生冇有白活。

”恭貴妃祖孫三人,互泣相擁,眾人也跪在在地上失聲痛哭。

當日下午,恭貴妃在景陽宮含笑而逝!朱由校跪在冰冷的床前,噙滿淚水,看到恭貴妃帶著笑容的躺在床上,再也不會起來,心中無限惆悵:一個十七歲的少女在為皇帝誕下龍子,卻冇有母以子為貴享受尊榮,而被無情的打入冷宮,幽禁二十年,母子雖近在咫尺卻遠如天邊,終日不得見,還是當朝太子生母!這在曆朝曆代也絕無僅有。

懷上龍子對彆人來說是富貴的開始,對恭貴妃來說從懷上龍子的那一刻就是悲慘命運的開始!皇宮!巍峨壯麗的城牆內有多少辛酸苦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