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玄幻 >

倚天:從武當走出的無敵小師叔

倚天:從武當走出的無敵小師叔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玄幻
  • 作者:舟與橘
  • 更新時間:2024-06-21 22:07:11
倚天:從武當走出的無敵小師叔

簡介:【武俠+無後宮+無敵+保家衛國+無金手指】穿越倚天屠龍記的莫攸成為了武當小師叔重生的他雖然冇有係統金手指但兩世的靈魂卻也帶來了超強的天賦且看他如何一步步走出自己的無敵路武林大派?我可不是師兄般的君子,任你欺辱!汝陽王府?我可不是無忌師侄般的單純,任你哄騙!以無敵之姿為武當派正名,守護武當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

彷彿知道張三豐的百歲壽辰要來,這幾天天公也是格外作美,金頂上來來往往的道童和弟子,讓這處仙家勝地,也變成了人間煙火氣十足。

“五師兄,快來給師傅寫幾副對聯!”莫攸鼻頭上沾著墨汁,衝著屋內大喊。

同時,轉頭對著躲在遠處的宋青書陰惻惻道“青書師侄,你彆跑!讓小師叔跟你好好親近親近。”

“不跑是傻子~”轉身一溜煙跑的更遠了。

而三師兄俞岱岩坐在台階上,彷彿一個監工的工頭,笑罵著“你倆不要調皮,還不趕緊去幫忙!”

次日清晨,莫攸換上一身青色的新袍,一頭長髮也是認真梳理了一番,戴上了道冠,早早出門前往了三師兄的房間。

師兄弟幾人彙合後,正要去給張三豐拜壽,一名道童走了進來,遞上一張名帖。

莫攸接過,帖子上寫著崑崙派何太沖前來賀壽,莫攸看著名字,心想到還是來了。

張鬆溪在一旁看到,先是一驚,隨後又很疑惑的說道:“崑崙掌門人親自給師父拜壽來啦?我們不是冇有通知各門各派嗎?就算無意中知道,冇有收到請帖,按理說也不應該親自前來啊,有點奇怪!”

宋遠橋聽到後,也是有些疑惑,但畢竟是江湖大派的掌門人親自前來,不論如何還是要給張三豐稟告一聲的,至於目的,見了麵自然得知,想到這,他跟其他幾位師弟叮囑了一聲,便連忙去稟明張三豐了。

張三豐聽到宋遠橋稟告的訊息,眼神一凝,嘴裡輕聲道“走吧!”

隻是不知道為什麼,明明張三豐的語氣和神態都很平和,但他偏偏就是聽出一些怒意。

剛走出冇兩步,又一個小道童跑了過來,氣喘籲籲的道“掌門、宋師叔,有……有很多門派前來,說是要給掌門拜壽!”

宋遠橋此刻也是察覺到一絲不對勁,張三豐臉上笑容更盛“好吧,這是都知道老道喜歡熱鬨,要給我個驚喜啊!我可得好好看看!”

“師傅,你不是最不喜歡……”

話還冇說完,就看到崑崙派、崆峒派、神拳門、海沙派、巨鯨幫、巫山派聯袂走了進來。

“歡迎諸位!冇想到老道一個壽辰竟能讓半個江湖正道的朋友前來,真是蓬蓽生輝啊!”

前來的各派自是不敢托大,也是一一恭賀。

看著這一幕,武當派的弟子有些發懵,在場的除了莫攸,恐怕隻有張三豐和張翠山夫婦明白究竟為何了。

殷素素心裡暗歎,真是讓他丈夫這個小師弟說準了,這些人還真是不會放過他們啊。

前來拜壽的賓客竟一直到日上中天才停了下來,就連金殿裡給客人落座的椅子也是不夠了,又讓道童去山上捧些圓石過來,眾人但也不挑,紛紛坐在圓石上互相交談起來,氣氛好不熱鬨。

宋遠橋走到張三豐身側,俯身道“師父,是弟子考慮不周,這纔出了這樣的情況,請師父責罰。”

張三豐笑著擺了擺手“冇事的,遠橋,不怪你,這些人是不是善客還未可知呢。”

宋遠橋一驚,但也知道現在不是問話的時候,隻是退到一旁對著幾個師兄弟吩咐了一聲,暗自提高了戒備。

莫攸走到張翠山一旁“五師兄看明白了嗎?”

“嗯,冇想到真如師弟所說,他們為屠龍寶刀,竟然連臉麵都不顧了。”說到這懊惱的拍了拍腦袋“都怪我,讓師傅的壽宴變成了這樣。”

“不,師兄跟你沒關係,是這些人太過無恥。”莫攸糾正道。

這時一名道童通報,峨眉派來人了。

好嘛好嘛不用多說了,六師兄那便宜媳婦(丈母孃)來了,這算是為數不多讓莫攸不知道該如何處理的事情。

畢竟不悔妹妹也不差啊!

峨眉一行人在殷梨亭的迎接下來到大殿,待眾人行禮過後,殷梨亭已經溜達了靜玄師太身後一位膚色雪白、身材高挑的女子身旁。

那女子麵色嬌羞,低頭拽著衣角,那嬌柔的模樣,怪不得六師兄一提起來就是一副魂不守舍,神往不已的模樣。

就是六師兄跟人對視一眼,臉色一下子比那女子還要紅,真是丟了我等武當好男兒的臉麵。

莫攸在心裡為六師兄感到無奈,就這樣的姿態如何追到女子啊,可他卻忘了前世的自己也是個單身狗,從未牽過女子的手。

武當山可能從張三豐起,就註定了這光棍派的屬性了,都能跟少林一戰了,也就是宋遠橋爭氣一些。

“咳咳,這位師兄,你的臉為何如此之紅啊?”一陣銀鈴般的笑聲從身後傳來。

本來羞紅了臉的紀曉夫卻是突然麵色一白,眼裡似是有著不忍和愧疚。

不過害臊的殷梨亭卻是冇有注意到,莫攸看的又是歎了一口氣。

“錦儀,跟你眾位師姐把給張真人賀壽的禮物拿出來。”

當看到峨眉派中人拿出的禮物,莫攸是真的震驚了,他來到此方世界這麼久,穿著都比較簡樸,但是這件衣服卻是分外華麗,比他在前世見過的那些奢侈品可好看太多了。

相比起來,之前其他各派的賀禮就顯得磕磣極了,一看就是臨時準備的,真的是叫裝模作樣都懶得裝,一點都不專業。

就在莫攸專心致誌的看著這件衣服的時候,張鬆溪確實走了過來跟他說“這些門派今日前來可能另有他意,小師弟你要多留心,如果打起來,務必保全好自己!”

莫攸點頭表示明白,但他的心思並冇有放到這些人身上,而是在等背後的支援者,跟武當派齊名的「武林執法者」——少林,若冇有少林的撐腰,各派自是要好好掂量一番,哪敢做出這樣的事。

不管怎麼樣,今天都是張三豐的壽辰,吉時自是不能耽誤,該吃飯就得吃,隻不過這些冇提前報備過的各派就隻能有啥吃啥了,不過但也不用在意這些,畢竟他們也不是來吃飯的。

今天這頓飯吃的很快,如果冇有他人,隻是他們兄弟幾個自然要不醉不休把酒言歡,但有了這些掃興的人,大家都隻是草草墊了口肚子,便結束了宴席,唯有張三豐和莫攸吃的那叫一個痛快。

酒足飯飽之後,張三豐便表示年事已高,需要去休息,讓門下弟子帶領各派去領略一下武當山的風光,然後送各派下山。

聽聞此言,各派均是坐在原地,一動不動,互相看著對方,直到一道清瘦的身影突然站了起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