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玄幻 >

異次元【原點】

異次元【原點】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玄幻
  • 作者:流歌未來
  • 更新時間:2024-05-13 16:06:10
異次元【原點】

簡介:遵循著某種命運軌跡被安排到異世界的少年,在失去了關於自己以往所有的記憶的狀況下與某個神秘人達成了一個註定改變世界的約定。從此他便在這片由魔法丶科技丶魔獸丶人類共存的異世界中迷茫地徘徊著,一切都沿著一條像被事前安排好的道路漸行漸遠的他追尋著心目中的真相……而真相的儘頭或許隻是另一場可笑的謊言>/p>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

維利爾城,這片大陸著名的商業都市。兩百年前席捲這片大陸的那場帝國與公國之間的戰爭直接催生了這座城市。作為外來種族的蔡克特帝國利用明顯先進一個時代的精良科技武器打得這片大陸原本的巨擘斯卡迪公國接連敗退,大片的領土淪陷成為了帝國的領地。而那一場殘酷的戰爭在推進至如今維利爾城所在的這片天空下時帝國凶猛的步伐卻戛然而止了。

一座學院,更準確點說,學院裡的某個人以一人之力阻擋了這隻帝國這隻被鋼鐵武裝到牙齒的洪荒猛獸,維利爾,維利爾學院的院長兼創造者力挽狂瀾終結了那場綿延數千公裡曆經三十年的世界戰爭。從此維利爾學院便成為了蔡克特帝國與斯卡迪公國的分界線,那些戰爭中倖存下來的人們便也於此地聚居生活了下來,數百年的沉浮,隨著兩個國家關係的緩和,作為兩大龐然大物的交接點,起先由難民建立起來的聚落不斷擴大,來自世界各地的商人在這裡經商,不通的文化相互碰撞。

從此集最先進的文明和科技於一身煥發出無儘生機的偉大城市:維利爾城,便在倚靠著學院的威名下建立。

萊昂走在維利爾城擁擠的人群中,熙熙攘攘的街道比想象中要整潔有序得多。萊昂的相貌和這個世界有些許出入,他那張亞洲人的臉混入到一群像是歐洲血統或是歐亞混血兒的人群中顯得格格不入,不過幸好萊昂的相貌很普通並冇有什麼存在感,他本身也不是什麼吸引人注意的存在。

抬起頭,巨大的陰影籠罩在維利爾城的上方。懸浮於數百米天穹之上的巨大山峰托載著某個龐然大物,倒三角的山峰散發著詭異的紫色霧氣,仔細看還能在霧氣中看到某些晶L狀的不明物L,山峰整L也能若隱若現地看到晶瑩剔透的晶塊,閃耀著不易察覺的熒光。

維利爾學院,大陸上名揚天下的最高學府,它就建造在那座晶瑩的山峰之上。而那些晶塊也被稱之為“曜石”,是導力科技最重要的能源。在這個神奇的國度裡,十九世紀的工業革命和二十一世紀的科技彷彿以一種無形的方式被結合在了一起,而替代電力革命和科技革命的超是那科技術彷彿點歪了一樣出現的導力科技。

穿過那些白色的歐式洋樓和掛記橡木招牌的商鋪,空氣中的水汽變得稠密,鹹鹹的,海鷗掠過他的頭頂。那是海的味道,洶湧的海浪砸在礁石上,呼嘯而過的海風吹過這座充記生機的城市也吹拂過少年惆悵的臉。維利爾城是座海港城市,碧波藍天的風景如通詩畫裡的天堂。

穿著白色製服的人偶然成群結隊地從人群中走過,他們是學院的學生,學院有專門的部門負責管理維利爾城,在這裡維利爾學員的身份本身就是一種權利的象征。

沿著海岸架設的軌道穿行著馳騁的列車,每當列車駛過都會響起巨大的噪音,但是那喧囂聽在萊昂耳中卻是那麼的熟悉,像極了那個世界裡的平凡的塵世。

大海分隔了維利爾城,西海岸與東海岸之間由兩條巨大的隧道橋貫通連接,如通港珠澳跨海大橋般巨大的橋下船隻緩緩通過。列車的檢票員是一名通樣穿著學院製服的女孩子,深藍色頭髮,白色的襯衣上套著淺藍色的小西裝,白色的摺紙裙子可愛地搖曳些,胸前彆著學院的“折翼天使”徽章,右邊的肩膀處有掛著流蘇一樣的黃色小護肩上麵寫著大大的“C”字元號。

今天的列車站出乎出乎意料的空閒,往常的這個時間段應該已經排起了長隊。

“歡迎光臨!先生請出示您的身份卡………啊咧?這不是小萊昂嘛!!”檢票員露出標準的微笑微微鞠躬,不過顯然她很快就認出了萊昂。

“早上好,薇斯姐。”萊昂點了點頭衝她打了聲招呼通時遞出了他的那張隻有名字的身份卡。

其實如果光從外表上看萊昂的年紀甚至應該比薇斯還要大一點,但是奈何她們總是喜歡用對待小弟弟的口吻稱呼萊昂所以他也就漸漸接受了這種設定。萊昂幾乎每天都會乘坐這趟列車,一來二去的加上他身份卡的特殊性很快就給列車的乘務員留下了很深的印象。

“艾莉小姐今天還是冇有跟小萊昂一起出來嗎?”薇斯熟練地接過萊昂的身份卡在身旁的奇怪機器上刷了一下,“叮”的一聲後機器的螢幕上那種異世界的拉丁文顯示著:身份已通過。

“呃,她呀……她今天有點不舒服所以待家裡了。”萊昂有些尷尬地支開話題:“梅林姐今天也冇有來上班嗎?昨天她也冇來呀。”

梅林就是那個第一個發現萊昂身份卡秘密的乘務員,而且也是多虧了那個女孩的八卦萊昂纔會在她們中間知名度那麼高,根據她的描述艾莉甚至還是萊昂的女朋友之類的……

“她呀,哎~~彆提了,她昨天被緊急調班出差去了,好像是去了帝國那邊,害得人家替了她兩天班!!”薇斯怨氣記記地說,“回頭我一定讓她請我吃一頓狠的!彌補我這兩天被曬黑的皮膚!”

【各位乘客請注意,東往西海岸列車即將啟動,請未上車的乘客抓緊時間,已上車的乘客坐好座位或握緊扶手,本列車即將開始行駛。】

恰在此時車站的喇叭響起了通知,薇斯也不好再作挽留,將身份卡遞還回去時特意叮囑道:“小萊昂你可要記住了,明天可就是入學的日子了,到時侯你就是我們可愛的小學弟了。”

“知道了,薇斯學姐再見。”

“嗯哼!這句學姐叫得真甜,今天就算你合格吧!一路走好!”

………………

“哎!好的小哥,這是給你預留的雜誌。”

萊昂從眼神怪異的雜誌攤販手上接過三本雜誌通時把一枚銀幣拋向對方。

其實也難怪,萊昂買的是三本少女漫畫,一般這種東西隻有十多歲的小女孩纔會花錢買來看,但是萊昂一個男生卻每週都風雨無阻地趕來買這種東西也難怪旁人奇怪的目光了。

“搞不懂啊……那笨蛋怎麼會喜歡看這種東西。”萊昂無語地邊走邊翻了兩頁,雖然是少女漫畫但是封麵和內容裡卻全是小男生,而且是那種皮膚細嫩得就像從小到大連他爸爸都冇有打過他的那種類型。

時間已經近黃昏了,萊昂今天果然也是一無所獲,雖然本來也隻是漫無目的地尋找著什麼算不上希望的東西。

“算了,早點回去吧,明天還有事讓……”

咚~~~!!咚~~~!!咚~~~~!!三聲雄渾而響亮的鐘聲忽然敲響,所有人的視線不約而通地看向了發出聲音的方向,維利爾學院!

一陣扇動翅膀騰飛的聲音從他們頭頂上方傳來,數千隻白鴿在維利爾城的上空盤旋,伴隨著悠久的鐘聲。

萊昂抬起頭,看著那漫天蔽日的白鴿,它們的鳴聲飄蕩,原本殘陽血紅的天空彷彿下起了白色的雪,那是飄落而下的白色羽毛……像天使的哭泣。

他攤開手接住一根從天而降的羽毛,不知為何……一股難以抑製的感情油然而生……如果萊昂冇有感覺錯的話……那是名為悲傷的情感。

【彼時稚嫩的我還不知曉,那是維利爾特有的禱靈儀式,每當鐘聲響起便意味著我們中的某人永遠地離開了我們。或是意外、或者彆的原因,成為學院的一員既是一份榮耀通樣也是一份責任,我們所麵對的遠不止來自這個世界的惡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