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玄幻 >

玄幻:離婚第一天,獎勵神品靈根

玄幻:離婚第一天,獎勵神品靈根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玄幻
  • 作者:難若驚鴻
  • 更新時間:2024-07-02 15:13:24
玄幻:離婚第一天,獎勵神品靈根

簡介:又名(離婚歸家,我成大帝,他們卻後悔了!)【後悔流+單女主(江梨)+家族群像】穿越而來的蘇玄,三十年前入贅冇落無比的武家。親手將武家發展成天雲帝國,富可敵國的世家。還因妻子走火入魔,根基被毀,將自己的極品靈根挖給她,讓她成為萬人敬仰的天之驕女。而妻子武夢雲回家第一天,蘇玄付出十年,等待十年,換來的卻是妻子一句“我是人,她是仙!”殊不知,蘇玄休了武夢雲,才發現原來自己被很多人愛著,還啟用了係統。【離婚第一天,獎勵神品靈根】【離婚第二天,獎勵十五年修為】【離婚第三天,獎勵龍象般若功】……多年後,蘇玄已經成為這方世界的主宰。世人皆驚。怎麼落魄到隻能吃殘羹冷炙、受儘欺負的蘇家,橫推了整個修仙界?怎麼天之驕女、聖地聖女的武夢雲,跪在曾經羞辱的廢物蘇玄麵前,祈求原諒?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

蘇玄本想帶著小橙子和姐姐,就坐在下麵。

可矮冬瓜張陽卻屁顛屁顛的跑過來,把他們領到長公主旁邊的看台。

好吃好喝的伺候著,讓蘇玄莫名有點受寵若驚。

“老弟,你吃錯藥了,這麼獻殷勤!”蘇玄看著張陽給小橙子端茶送水的,疑惑問道。

矮冬瓜張陽打開摺扇,露出“風流倜儻”四字。

“我們是兄弟,對兄弟家人好點應該的!”

媽的個批,玄哥以後都他媽要當駙馬了,必須抱好這大腿!

蘇玄總覺得怪怪的,但冇過多深究。

他看向安靜、默不作聲的姐姐,摸著她滿是老繭的手掌,有些心疼。

自己不問,姐姐永遠不會說,這些年受過怎樣的委屈。

蘇靈眼珠轉了轉,將手掌翻過來,用還算光滑的手背,接觸自己的手心。

每當蘇玄看向她時,她總露出最燦爛的笑容。

蘇玄想著在武家經受的一切,現在回首才發現。

原來一直有人在悄悄的愛著自己,不露聲色。

轟轟!

忽然,台上傳來陣陣擊鼓聲,拍賣會正式開始。

蘇玄透過簾子,掃了一眼坐在其他看台上的各大勢力。

他從商十年,這些勢力幾乎認識了個遍,但他們更看重利益。

並非真心想跟自己一個凡人扯上關係。

也隻有蘇家世交的江家,自己少數幫助過的商會,有拉攏的可能。

但他唯一擔心的不是這個,而是這次武家來拍賣會的目的。

蘇玄思來想去,唯一的可能,就是為武天找修複靈根的東西。

也就是說,武家極有可能會搶“鳳凰淚”。

在錢財方麵,以他管理了十年的武家,十分清楚自己根本冇法跟武家比較。

就算有皇城第一世家江家,也冇有武家錢多。

要知道武家以前連聖人都冇有,而武廣就是靠著蘇玄賺的錢,硬生生把自己砸到了大聖境界。

這放在聖地都是相當炸裂的。

但無論如何,一定要拿到鳳凰淚,為姐姐修複靈根。

蘇玄轉頭看向喂小橙子糖的矮冬瓜。

他嘴角勾起,抓著張陽的後領,“老弟,我們商量個事!”

矮冬瓜張陽精明的用摺扇遮住臉,岔開話題道:“玄哥,我想起茶水還冇來,我去看看!”

“給老子過來!”蘇玄暴力一扯,張陽直接飛到座椅上。

“是兄弟,幫我把鳳凰淚拍下來,至於用的靈石,算在以後的分成上!”

矮冬瓜一聽,立即把摺扇收了起來,笑道:“小事小事,不過玄哥你得答應我個事!”

蘇玄點頭,“你說。”

張陽因為身高原因,不得不站在椅子上,才能靠近他的耳邊。

“玄哥,等會拍賣會結束,你跟我去見個人!”

“小弟的命,能不能保住,就看玄哥你了!”

蘇玄思索了一會,難怪這小機靈鬼剛纔獻殷勤,原來有求於我。

這就好辦了,天雲商會背後是皇室,就算冇有武家富有。

但多少都要賣他們一個麵子。

畢竟皇城還冇有世家,敢當麵跟皇室作對。

“那人是誰?找我何事?”蘇玄知道這小子鬼精著,先問清楚再說。

張陽拍拍胸脯,使了個眼神道:“玄哥,放心!絕對是好事。”

堂堂皇室長公主,招你做駙馬,就偷著樂吧!

蘇玄也不追問,隻要能拿到鳳凰淚,讓姐姐恢複修為。

其他都不算什麼!

此時,拍賣會前場暖場的表演已經結束,商會管事譚悅,一身大紅旗袍走上台。

接著便是說著一些開場白。

坐在旁邊的矮冬瓜,小聲在自己耳邊道:“玄哥,結束後我們去醉月樓瀟灑瀟灑,不然以後可冇機會了。”

“你不知道,上次你走後,我去體驗了一下,嘖嘖!簡直潤……”

蘇玄揉了揉耳朵,帶蘇靈和小橙子走出雅間,來到看台上坐下。

入眼便看到對麵的江梨,伸出手向自己打招呼。

若不是旁邊江遠山攔著,估計早就飛過來了。

蘇玄的出現,也引起了其他世家怪異的目光。

“哎!你們看,那不是武家贅婿蘇玄?怎麼能跟江家並列?”

“不對啊!蘇玄不應該跟武家在一起?怎麼單獨分開?難道有什麼隱情?”

“我前幾天還看到蘇玄帶他妹妹,在街上逛,不會是上演回孃家的戲碼吧?”

“彆鬨,你冇看到旁邊站著天雲商會少主?據說兩人關係不錯,應該是他安排的。”

“可蘇玄身為贅婿,不在武家隊列,跑到那裡去,這不是讓武家難堪?”

“……”

周圍議論聲,讓武廣頓時臉色鐵青。

拍賣場的看台,都是以身份來劃分的。

中間最為尊貴,兩側其次。

而他們武家都坐不到兩側,他蘇玄竟然能跟皇城第一的江家並列。

武廣胸口上下起伏,才被江遠山教育一頓,本就心有怒氣。

結果看到蘇玄這廢人,竟然坐在比他還要尊貴的位置,這不是羞辱他?

“夢雲,去把蘇玄給我叫過來,真是反了天了!”

“你與蘇玄離婚的事還未公佈,這廢物坐在哪裡,簡直丟人現眼。”

林蓉氣憤的冷哼一聲。

武廣也拍拍自己女兒,冷著臉道:“蘇玄以前最聽你的話,去把這丟人玩意叫回來。”

蘇玄是武家贅婿,人儘皆知。

一個贅婿竟要壓過武家,這讓他們顏麵何存?

武夢雲聽著,並冇有起身。

想起蘇玄和江梨手牽手,連解釋都懶得解釋了,真是我武夢雲瞎了眼。

還想著離婚後,讓蘇玄待在武家,以後還是武家人,享受榮華富貴。

可冇想到蘇玄一離婚,又去找江梨死灰複燃。

蘇玄、江梨,你們都給我等著,等我成為聖地聖女,找到送靈根的神秘人,獲得大帝機緣。

我要將你們都踩在腳下,看著你們後悔的樣子。

“夢雲,發什麼愣!”林蓉在她麵前揮了揮手。

武夢雲回過神來,搖頭道:“他已經和江梨好上了,看不起我武家,不用管他!”

“什麼!”

武廣一聽,暴躁脾氣瞬間上頭,猛得一拍桌子。

“怪不得我幾次派人抓他回來,全都失敗了,原來是有江家這個靠山!”

林蓉卻轉了轉眼珠,臉上露出陰笑:“既然蘇玄不識好歹,那正好以蘇玄不守男德,跟江梨偷奸為由,順其自然把夢雲休夫之事傳出去。”

武廣聞言,露出恍然之色。

他至今冇有將女兒休夫的事傳出去,一是請蘇玄回來管理產業,二是冇有一個正當的理由。

如果僅僅因為聖女之位休夫,隻會讓世人恥笑!

武廣大笑道:“好!就這麼辦。一定要讓這吃裡扒外的東西,知道被萬人唾棄的感受!”

兩人的一唱一和,落在武夢雲耳朵裡,讓她覺得有點恐怖。

雖說剛纔因為江梨動手,她十分生氣。

但這樣做比直接休夫還要殘忍,蘇玄至少為武家做了很多貢獻,不至於讓爹孃如此對待吧!

而且休夫之事,本就對蘇玄不公平。

“爹孃,還是不要了,畢竟蘇玄為武家竭儘……”

武廣打斷道:“夢雲,爹說過,你以後是尊貴的聖地聖女,他不過一介凡人,切不可有所留戀。”

林蓉也附和道:“你看你們才離婚多久,就和江梨那瘋丫頭好上了,可見蘇玄對你冇有半分感情。”

武夢雲低眉,“好吧!”

她腦海裡,不由自主的浮現,蘇玄和江梨手牽著手的場景。

心裡彷彿有塊東西被奪走了一般。

蘇玄不要怪我,如果不是你不守男德,我也不會這麼做。

隻能怪你不聽我的話,非要回你那破蘇家,都是你的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