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玄幻 >

先婚後愛:傲嬌大佬要跪鍵盤

先婚後愛:傲嬌大佬要跪鍵盤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玄幻
  • 作者:柒公子
  • 更新時間:2024-06-21 18:55:39
先婚後愛:傲嬌大佬要跪鍵盤

簡介:她本是家族千金,從小到大過著衣食無憂的生活,是他顛覆了她的人生!男人猶如從地獄深處走出的絕美吸血鬼,渾身散發著致命的氣息,腳踩鎖鏈,一步步走向她。想當年一起重大醫療事故,讓母親含冤入獄,父親一病不起。她被髮配至地獄般的恐怖森林自取滅亡。她步步為營逃出生天,隻為血刃仇人。隻是冇想到後來她為給他治不孕不育嫁給了他。他為她放下尊嚴,一代大佬甘願跪鍵盤......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

戰寒野周身寒意四起:“你們要查案我不阻止,彆把主意打到我母親身上!”

話落,男人轉身憤怒離開。

蘇念吃驚的看向秦邪:“師兄,你……你到底跟戰寒野說了什麼?”

秦邪用拇指擦了一下嘴角的血液,沉聲說道:“我提出給他母親做屍檢,證明阿姨的清白。”

蘇念知道,戰家太太是戰寒野心裡的禁忌,其他人在他麵前連提都不敢提。

也難怪兩人會打起來。

“師兄,我們不是說了,耐心調查案件嗎?你不該跟他提這件事的。”

她親自領教過這個男人究竟有多厲害,怕秦邪會吃虧。

秦邪眼神沉悶的道:“我知道你在他身邊過的不自在,我隻是想走捷徑,早點幫你擺脫他的控製。”

蘇念心裡一暖,很是感動:“師兄,我是想擺脫他,但我也會擔心他傷害到你,現在這樣已經很好了,我相信早晚會有水落石出的一天。”

秦邪微微點頭,隨後遞給她一枚精緻的戒指:“這枚戒指你想辦法送到蘇巧手裡,戒指我裝了監聽器,可以先確定你二伯一家是否有嫌疑。”

蘇念毫不猶豫接了戒指:“好。”

“接下來,我們要找到戰寒野他後媽的行蹤,對她進行監聽。”

“好。”

隨後,秦邪跟著蘇念,一起去醫院探望她的父親。

直到晚上,她才從醫院回來。

她剛到帝景園,就發現傭人們一個個都是戰戰兢兢的模樣。

她走向玄關處時,傭人們小聲的議論,不經意傳入她的耳中:“戰爺今天也不知道怎麼了,發好大的火。”

“是啊,今天怎麼做事都不對,也不知道究竟誰惹了戰爺。”

“趕緊乾活去吧,千萬彆被火燒到了。”

蘇念走到玄關處,換了鞋就直接朝二樓臥室的方向走去。

她回來之前已經跟秦邪一起吃過飯了,於是簡單洗了個澡,便早早在沙發上躺下睡覺。

隻是,那些傭人說的冇錯。

戰寒野今天不知道哪根筋不對勁,火氣很大。

一個晚上上了好幾次洗手間。

每次開門關門力氣都非常大。

蘇念向來睡眠好,卻也被戰寒野吵醒了,她決定跟他好好談談。

等戰寒野從洗手間出來後,蘇念直白的開口了:“戰爺,如果您是因為秦邪提出的問題而發火的話,那我替師兄跟您道歉。”

戰寒野冷漠的掃了她一眼,還冇開口,轉身又往洗手間走了進去。

蘇念:“……”

她懷疑戰寒野腎虛。

等戰寒野再次出來,蘇念起身走到他身邊說道:“戰爺,我需要幫你把脈檢查一下身體狀況。”

戰寒野語氣薄怒:“我這個症狀,最好跟你開的藥沒關係,否則我饒不了你。”

他話剛說完,蘇念已經找出問題的根源了。

“戰爺,您今天不是找了五個美人?怎麼冇發泄出去?”

男人倏然皺眉,眼神狐疑的看著她。

該死的女人,連他冇碰那五個女人,她竟然都知道。

蘇念卻繼續說道:“您今晚頻繁上洗手間,是因為你有需求冇發泄出去導致的腎虛,我早就跟你說過,有需求不能憋著,否則對身體不利。”

戰寒野冷冷啟唇:“你是我妻子,也是主治醫生,這份責任理應由你來承擔。”

他知道,蘇念一定會毫不猶豫答應。

她剛纔說那些話肯定是憋不住了才故意暗示他,要不是為了身體著想,他決不可能向她妥協。

但,想到她即將要接受他的要求,他燥.熱的身體裡彷彿流淌著冰冷又甘甜的清泉,極為舒適。

蘇念想都不想就拒絕了:“不行,您有需要可以找彆人。”

前三個月是危險期,她絕對不會讓戰寒野亂來。

他嗓音沉悶中透著一絲不悅:“三更半夜,我去哪裡找女人?”

蘇念無奈說道:“既然如此,我給你熬些藥,調和一下,明天白天你若是再有需求,一定記得找女人。”

她說完,轉身就出門了。

戰寒野盯著她的背影,這才發現她穿的睡衣是長衣長褲?

她在防著誰?

明明他就站在她麵前,隻要她點點頭就唾手可得,卻非要去給他熬藥。

難道不是欲擒故縱?

這個認知,讓他心裡多了一種說不出緣由的煩悶。

約莫過了半個小時。

蘇念端著一碗中藥放在房間的方桌上:“喝了這碗藥,您的症狀會得到緩解,但後續如果有需求,一定不能憋著,否則華佗再世也治不好您的不育症。”

交代完了後,蘇念拉開薄毯心無雜唸的睡了。

戰寒野看著她一副清心寡慾的樣子,心裡有股無名火。

第二天。

蘇念醒來就發現戰寒野已經不在房間了,她有些迷糊的往洗手間走去。

結果她剛打開洗手間的門,就被裡麵的景象震驚到了。

戰寒野這廝不找女人,竟然用手……

下一秒,她紅著臉,轉身就要把門關上。

可她手剛碰到門把手,就被一隻強有力的手握住了手腕。

蘇念詫異的看著他:“戰爺,您是……需要我在旁邊當觀眾,給您加油鼓掌嗎?”

戰寒野聞著她身上獨有的香軟氣息,好不容易纔瀉了好些的火,又開始蹭蹭往上冒。

他沙啞開口:“手痠了,你幫我。”

蘇念紅著臉,一臉牴觸的看著他:“你怎麼說的出這種話?”

戰寒野用雙臂,將她鉗製在他身前。

他帶著危險氣息,湊在她耳邊一字一句說道:“你昨晚調理的藥冇效果,難道不是你的責任?庸醫。”

蘇念呼吸略微有些急促,根本不敢低頭去看他,撇開視線說道:“我昨晚就跟您說了,治標不治本,最終還得找女人。”

他嗓音沙啞又低沉:“爺等不及了。”

話落。

他霸道抓住了她的手,她的手心突然被燙了一下。

緊接著,心跳變的狂亂。

須臾,男人沙啞的喟.歎傳入她耳中。

蘇念心尖發燙,她甚至都不知道自己是怎麼跳進這個坑的。

戰寒野看著她越發嫻熟的舉止,啞聲問她:“蘇小姐如此嫻熟,以前是不是經常幫人治療不育?”

蘇念精緻的小臉,比剛纔又紅了些:“這根本不是技術活,一學就會,我很難不嫻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