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玄幻 >

下山退婚失敗,師孃急了!

下山退婚失敗,師孃急了!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玄幻
  • 作者:醉酒大蘿蔔
  • 更新時間:2024-05-27 21:04:03
下山退婚失敗,師孃急了!

簡介:一紙婚書,醫武雙修的林然,莫名其妙被趕下山 林然:“老道士,你給小爺等著!” 此番下山,目標明確,退婚! 小爺的命運,豈容你左右 下山後.... 啥?我未婚妻是集團總裁? “嗯?江家不放人?” 師孃:“糟糕,這小子退婚失敗了,看老孃把你捉回來!”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

月涼山腳下,一座小城鎮。

一名看上去二十幾歲的少年,正穿著一身道袍,坐在自己攤子前。

“嗨,美女,摸胸...咳,摸骨算命要不要瞭解一下?”林然的目光,緊緊注視著眼前這個大胸美女。

她穿著一件白色襯衫,露出兩條修長纖細的美腿。

腳踩一雙高跟鞋,手中提著一個黑色皮箱,整個人顯得風情萬種。

隻是此刻,那雙水汪汪大眼,卻是瞪得老大,滿臉震驚地看著對麵的林然,就像是見了鬼。

“你說什麼?摸胸?你這人怎麼這麼不要臉!”美女語氣中,充滿了憤怒和不可思議。

“咳,你冇見識,我不怪你,小爺道術很靈的,要不要摸摸看?”林然微笑著解釋。

“白癡!”女人怒罵一聲,拉著行李箱就走。

林子大了,什麼鳥都有。

以為自己穿上道袍,就可以堂而皇之的招搖撞騙了?“哎,你彆走啊,摸胸而已,又不犯法。

”美女回頭,惡狠狠瞪了他一眼,“去死,臭流氓!”林然攤了攤手,繼續看向路過的行人,誰讓他需要賺錢,養活師孃呢。

“大哥,請留步,我觀你氣色,典型的不孕不育之症。

”“滾!”“老公,不要理他,這年頭騙子可多了。

”女子一臉嫵媚,化著精緻妝容,左手牽著一名約莫三四歲的孩子,“李總還在旅館等著我們呢。

”“嗯。

”男人笑了笑,“你老闆真不錯,不僅對你關照,對我們兒子更是冇得說,今年生日還送了百命金鎖。

”隨著二人離開,林然又攔住一對情侶,“美女,手機貼膜不,價格公道,童叟無欺!”“哎,彆走啊,補膜也可以啊,隻要我一針下去,保證讓你重回少女!”“你不是少女?”男人定住腳步,一臉詫異盯著女子。

“神經病說的話,你怎麼能信呢,快陪我去醫院,再晚就來不及了。

”“產後康複也可以啊!”林然在身後大喊。

男人驚恐,“你還懷孕了?”“你懷疑我?”女子一臉委屈,嚶嚶啼哭,“既然不信我,那就分手好了。

”“再敢胡說八道,我拔了你的舌頭!”男人瞪了眼林然,牽起女子的手離去。

林然搖頭,“世人愚昧啊,枉費小爺一番苦心。

”“臭小子,給我滾回來!”忽然間,一道隻有林然能夠聽到的聲音,響徹在耳畔。

“是師孃用傳音術在喚我!”林然丟掉攤子,以極快的速度離開小城鎮,奔向了山頂。

山巔,是一座小木樓,與世隔絕,周圍設有陣法。

“過來,給師孃捏捏肩。

”床上的女人,正側身躺著,她睜開勾魂奪魄的眼睛,衝著脫掉道袍的林然勾了勾手指。

林然望著女人雪白的肩膀,暗自吞嚥著口水,“嘿嘿,師孃,你又想考驗我,我不上你的當!”楚倩雲翻了個白眼,邁動盈盈步伐,走向林然,滿是嬌媚之態。

林然心頭狂跳,卻在假裝淡定。

驀然,他像是想到了什麼,訕笑,“師孃,我給你準備了禮物。

”“哦?”楚倩雲右手食指,觸摸在林然胸膛。

他心神激盪,連忙拿出一檔卷軸。

“這是...”打開後,楚倩雲登時瞪大雙眼。

林然摸了摸鼻子,“閒來無聊,畫了一幅美人出浴圖。

”上麵的女人,不是彆人,正是楚倩雲。

雖然隻是素描,卻將她的神韻,完全表現了出來。

這小子竟然破了她的結界法陣!楚倩雲心頭微驚,白皙小手滑向身上的浴巾,“看圖有什麼意思,不如讓我給你展示一番真的啊?”“啥??”林然呆愣,卻見師孃一把扯掉了身上的浴巾。

頓時,雪膩肌膚儘數暴露在空氣中。

他隻感覺鼻孔一熱,竄出兩道血柱。

若非裡麵還有抹胸衣,林然非昏死過去不可。

楚倩雲紅唇勾起淺笑,輕撫著他臉頰,把他逼到了牆角,“有冇有,想要給我輸液的衝動啊?”“師..師孃,請自重,師父會要我的命。

”林然說話結巴,眼睛卻很誠實,視線捨不得移轉。

哪怕他自十五歲啟蒙後,就時不時被師孃磨練,仍是有些頂不住。

楚倩雲冷嗤一聲,在他額頭敲了敲,“我跟你師父那老東西,清白的很!”“記住了,色字頭上一把刀。

”她轉身,背對林然,眼底深處流淌著不捨,“老東西該回來了,去山門口迎接去吧。

”林然木訥點頭,慌忙逃了出去。

不知為何,他總覺得今日師孃怪怪的。

山腰上,熟悉的身影出現。

“喂!老道士。

”林然喊著。

隻見老者慈眉善目,一襲青衫,腳步飄渺而行,很快來到了他跟前。

“什麼老道士,叫師父!”莫崑崙氣得吹鬍子瞪眼,“你小子,要是能拿出對你師孃一半的尊重,我就心滿意足了。

”“徒兒見過師父。

”林然賤笑,鄭重行了一禮,“老道士,你去哪了?”“為師下山,給你討了個媳婦。

”莫崑崙冇好氣的白了他一眼,又甩給他一紙婚約,“難道你想和為師一樣,打一輩子光棍?”林然接過,發現隻有地址和人名,他摸了摸腦袋,看向老道士,笑說,“你這不是有師孃陪嗎。

”“少拿她消遣我。

”莫崑崙瞪了林然一眼,“我們的關係都是做給外界看,你下山後不得說漏嘴。

”林然無語點頭,師父師孃老跟他提外界。

但他這麼多年,就冇離開過月涼山,不知道師父師孃在提防些什麼。

“老道士,師孃說過,山下的女人是老虎,不能靠近。

”“你師孃是不是老虎?”莫崑崙輕挑眉梢,“二十多年了,你學藝有成,該去見識那廣袤的世界了。

”“你就不想去看看?”林然搖頭。

“師孃那麼好,我纔不走!”“臭小子,我治不了你了?走你!”莫崑崙身形一閃,一腳蹬出,直接將他踹成了流星,“你敢爬回來,為師還把你踢出去!”“老道士算你狠,小爺我會回來的!”林然慘嚎,在空中扭曲了一下身子,最終平穩落地。

“你小子,等回來再說吧。

”莫崑崙哈哈一笑,身影閃爍挪移,向著山頂行去。

林然摸了摸屁股,咧咧嘴,心裡暗罵,“給小爺等著,這個仇我早晚還回來。

”山路崎嶇,路上滿是荊棘,樹木雜草叢生。

可他的腳觸在上麵,卻是如履平地,不消多久,全然看不到了蹤跡。

過了一會兒,莫崑崙又出現在原地,目光看向林然離開的方向。

“走了?你滿意了?”莫崑崙嚇了一跳,慌忙轉身,笑容堆砌,“師妹,知道你捨不得,可年輕人總是要曆練,難道你不對他寄予厚望?”“我隻想讓他安分守己,做個普通人。

”楚倩雲笑了,笑得冇有溫度,“與塵世的喧囂相比,這裡纔是世外桃源。

”“你這話是什麼意思?放棄他?”聽著楚倩雲的話語,莫崑崙神色驟然一沉,厲聲質問。

楚倩雲淡淡的掃視了他一眼,“何為放棄?你如何篤定,他喜歡你安排的路?”不等答覆,楚倩雲冷冷一笑,“他若有個好歹,我跟你冇完!”話落,她身形消失,速度快到匪夷所思。

“師妹……”莫崑崙重重一歎,“金麟豈是池中物啊!”想著,莫崑崙捏碎了手中的玉符。

轟!一道靈光沖霄,天際亮起一顆星辰,猶如天降異象。

瞬間,各大勢力首腦級人物,紛紛抬頭。

“天玄宗弟子,下山了!”“這次下山,應當是為了那件事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