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玄幻 >

我在地球修行

我在地球修行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玄幻
  • 作者:喵喵喵大爺
  • 更新時間:2024-05-22 08:38:56
我在地球修行

簡介:一百年前,全球爆發核彈混戰,毀滅性的力量炸出了許許多多摺疊空間,絲絲縷縷的靈氣開始流向世間,古老的修仙從神話變為現實,一批又一批熱愛修行、渴望強大和夢想長生的人踏上征程、奔赴星空。敢問世上誰人甘願碌碌無為?試問天下誰人不渴望出人頭地?若是天降機緣,讓你可以脫離生老病死,讓你能夠上天入地、呼風喚雨,你是否會拚儘全力放手一搏,書寫出一段可歌可泣、驚天動地的精彩篇章?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

穗省雲市郊外的風車山上,儘管現在才下午四點,但天空烏雲密佈,黑雲沉的像灌了鉛,隨時會墜落下來,看的人有點喘不過氣。

“什麼鬼天氣!前一秒還晴空萬裡的!”

蘇辰不得不收拾好相機回到車上,同時也看到了室友發來的訊息。

“蘇辰你在哪?這段時間大學城出了好幾起命案,你可千萬彆亂跑啊!聽說學校把異能者都請了過來,下週一的操場早會所有學生必須參加。



蘇辰正準備回資訊時,竟發現冇信號了。

轟隆隆!

電閃雷鳴,大雨滂沱,現在伸手不見五指,黑乎乎的像是末日來臨。

雨天山路泥濘較難開車,手機又冇信號,正當蘇辰躺在車裡百無聊賴時,天空忽的一聲巨響,宛如盤古開天辟地,音爆炸的蘇辰的車都劇烈搖晃了起來。

蘇辰猛地坐起,著實被嚇了一大跳,透過車窗看向外麵,他還以為自己出現了幻覺。

隻見黑壓壓的烏雲中間,不知何時出現了一個紫色旋渦,這個紫色旋渦就像科幻電影裡的時光隧道一樣,裡麵星星點點,裝滿了日月星辰。

這個紫色旋渦充滿了魔力,隻是看了一眼,蘇辰像是被蠱惑了一樣挪不開眼,並要打開車門朝著旋渦走去。

幸好接二連三的炸雷驚醒了蘇辰,這才讓他鬆開門把手,重新坐回了車內。

難道是異能者在施法?我運氣這麼好,今天碰到了異能者?這景象搞的像哪位道友要飛昇似的。

看著這非自然的景象,蘇辰驚詫不已。

就在這時,天空中的紫色旋渦裡出現了一道青色身影。

準確的來說,應該是墜落出一道青色身影。

那道青色身影像炮彈似的從天而墜,緊跟其後的是一根根憑空幻化而出的冰錐。

這些冰錐似長槍,又細又長,一出現整個天地間的溫度急劇下降,蘇辰待在車裡都凍的渾身一哆嗦,牙齒忍不住打顫。

但凡被其中一根冰錐刺中,蘇辰敢保證自己的小命就玩完了。

眼下這一根又一根的冰錐幻化而出,直衝那道青色身影,緊接著轟隆一聲巨響,灰塵瀰漫,那道青色身影和數不清的冰錐共同墜落在了風車山上。

天空的紫色旋渦裡此時又出現一人。

這是個動人的身影,身材欣長,衣衫勝雪,三千青絲隨風輕輕飄起。

她冰肌玉骨,像是不食人間煙火的仙子,麵部掛著銀色的麵紗,隻露出一雙清澈如水的眼睛。

她竟可淩空飛行,每走一步,腳下都會幻化出一朵冰藍色蓮花。

北方有佳人,絕世而獨立。

一顧傾人城,再顧傾人國。

什麼叫傾城之姿,大抵就這樣了!

蘇辰真是看呆了,世上竟有如此絕色,哪個男人能娶到,哦不!是認識這樣的女子,那都能吹上好幾天牛了。

隨著這位白衣仙女的出現,滿天的雨水竟然開始凝固,氣溫霎時降到了零度以下,這種寒冷深入骨髓,凍的蘇辰雙手不停快速摩擦身體,腦子都有點不靈活了。

這是天仙下凡?多強大的異能者纔可以淩空飛行呀?今天這麼幸運竟然碰到了兩個異能者!這能和同學八卦好幾周了。

儘管很捨不得從白衣仙女身上移開目光,但小命要緊,城門失火殃及池魚,誰知道兩個異能者之間的大戰會不會波及到自己。

顧不得外麵惡劣的天氣,蘇辰啟動汽車,朝著山下一腳油門就跑。

透過後視鏡,蘇辰見到白衣仙女朝著青色身影墜落之地飛了過去。

看來是我老婆白衣仙女獲勝了。

剛這麼想,卻見後方塵土飛揚,接連的爆炸聲,伴著絢爛的光芒不斷劃破天空,旋即兩道身影由遠及近。

砰砰兩聲,好巧不巧,這兩道身影正好倒在了蘇辰車前,看模樣是兩敗俱傷。

我靠!我老婆冇事吧!

一個急刹車,蘇辰要不是繫了安全帶,人都得被甩出去。

蘇辰在暴雨中等了好幾分鐘,見到白衣仙女倒地不起、生死不知,而青色身影躺在地上胸膛在劇烈起伏,看來還冇死。

他倆什麼情況?需要我幫忙嗎?我老婆還有得救嗎?需不需要我人工呼吸?

蘇辰隻是個凡人,以前隻聽說過或在網上瞭解過異能者,今天還是頭一次見到真實的異能者。

異能者已經不是凡夫俗子,據說他們在地球上修煉法術,刀槍不入、百毒不侵,更有甚者能夠呼風喚雨、移山填海。

不過因為數量稀少的原因,普通人還是很難接觸到異能者的。

前路被阻,蘇辰不得不冒著大雨下車檢視情況。

青衣男子離蘇辰稍近一點,當蘇辰來到青衣男子身邊後,青衣男子也見到了蘇辰。

隻是瞅了蘇辰一眼,青衣男子便滿臉驚色,張口說了句什麼蘇辰冇聽懂,但一道聲音直接傳到了蘇辰腦海中:是你!

蘇辰一臉懵,大哥我好像不認識你啊!

似乎在確認蘇辰身份,青衣男子手中憑空出現一幅畫卷,蘇辰瞥了一眼也見到了畫卷的內容。

這幅畫卷竟然是動態的,正主和蘇辰長的一模一樣!不過畫中的蘇辰一身戰袍、威風凜凜,隻是雙眼佈滿滄桑,看樣子比現在的蘇辰成熟許多。

此刻畫中的蘇辰全身正在石化,幾滴眼淚從他尚未石化的眼中流出。

畫中蘇辰的身邊還有一團火球,仔細看才發現那哪是什麼火球,那是蘇辰隻在神話故事中見過的神獸鳳凰。

這隻鳳凰身披五彩羽毛、全身被烈焰包圍,圍著蘇辰不停飛旋併發出哀鳴,淒厲之聲聞者落淚。

畫中蘇辰的環境十分惡劣,頭頂魔雲滾滾,周圍邪氣滔天,腳下流血漂櫓,到處都是殘肢斷骸,宛如修羅地獄,屍臭和各種噁心的味道還從畫卷裡散出,蘇辰當場就要嘔吐。

畫中蘇辰立身在血海之上,身後是一座深不見底的泉眼,而他身前則是無數張牙舞爪的邪靈。

這些邪靈對畫中蘇辰背後的泉眼趨之若鶩,它們前仆後繼,但在靠近畫中蘇辰一定範圍內時,紛紛化為灰燼,就此消散天地間。

當蘇辰還震驚畫中內容、好奇畫中人為何是自己模樣時,青衣男子已經一掌探出,直接抓向了蘇辰的天靈蓋,霎時一股清流疾速湧入蘇辰身體。

這一瞬間,蘇辰感覺自己像個透明人似的,身體的所有秘密都被一覽無餘。

“毫無修為?怎麼會這樣?”

青衣男子的驚呼聲傳到了蘇辰腦海中。

就在蘇辰不明所以時,青衣男子像是發現了什麼,再次出掌扣向蘇辰腦袋。

“遠古聖體!”

青衣男子的神色十分複雜,先是震驚,而後疑惑,當他陡然轉頭看向倒地不起的白衣仙女後,像是想通了什麼開始仰天狂笑:

“哈哈哈!天意!天意!一切都是天意!冥冥中自有定數!原來是這樣!我明白了,天師!”

任誰被人按著腦袋都會不舒服,蘇辰趕忙推開青衣男子的手臂,卻剛好迎來了青衣男子的目光。

此刻青衣男子的雙目十分詭異,竟然一隻眼球是純黑色、另一隻眼球是純白色,而且這兩隻眼球還在不停旋轉。

蘇辰像被催眠似的,隻是對視一眼大腦就變得空白,精神開始恍惚。

隻瞧青衣男子結了個玄妙的手印後,登時天地間響起龍吟和鳳鳴之聲,旋即一道白色真龍和一道黑色火鳳自蘇辰頭頂天空飛來,分彆鑽入蘇辰和白衣仙女身體。

“你乾什麼!”

蘇辰躲閃不及,剛說完話便渾身燥熱起來,肚子裡升起一股邪火,這是他每次看A片纔有的感覺。

他情難自禁,不自覺的開始脫身上的衣服,目光鬼使神差的移向了一旁的白衣仙女。

蘇辰像是餓了數日的野獸,此刻終於見到了一頓大餐,他雙目熾熱,雙腳不聽使喚的朝白衣仙女走了過去。

雨水打濕了白衣仙女的衣裳,將她苗條曼妙的身姿勾勒出來。

狂風掀開她的麵紗,她的臉頰潔白如玉,美麗的鎖骨若隱若現。

她的肌膚吹彈可破,真讓人擔心雨水會不會劃破她的臉蛋。

此刻的她身上有不少血跡,一雙眼睛緊緊的閉著,彎彎的眉毛沾著水滴,讓人好生憐惜。

盯著這樣一個人間絕色,蘇辰呼吸都粗重了起來,腹中邪火越燒越烈。

我這是要做什麼!我還有大好前途,老婆還冇娶,我可不能犯法啊!這個罪可是三年起步。

蘇辰劇烈的搖晃著腦袋,試圖讓自己清醒,但體內的邪念愈來愈強,這股原始的衝動真的很難招架,他的神智開始渾噩,冇過一會就如餓狼般朝著白衣仙女撲了上去,暴力的撕扯她的衣裳。

狂風驟雨中,蘇辰的身體本能的機械運動著,不時發出爽快的嘶吼。

在這個過程中,天地間無數的、肉眼可見的、已經凝結成實質的光華朝著白衣仙女彙去,再通過兩人身體親密交接處,轉化成一股奇特的能量湧入蘇辰身體。

蘇辰的身體像是一座塵封多年的古堡,在這種能量的衝擊下,今晚古堡內的所有大門都被強行打開。

這些能量衝擊著蘇辰的四肢百骸、奇經八脈,讓蘇辰感覺無比的充實,好像從現在開始,這具身體才找到真正的意義。

蘇辰雙眼通紅,意識渾噩,興奮的做著運動,迷迷糊糊中,好像聽到身下女子痛叫出聲,還試圖推開自己。

他不知道這種狀態持續了多久,自己是什麼時候昏睡了過去,隻記得後半夜周邊還傳來激烈的打鬥聲。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