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玄幻 >

我死後,渣男長跪不起

我死後,渣男長跪不起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玄幻
  • 作者:大米
  • 更新時間:2024-06-16 06:51:10
我死後,渣男長跪不起

簡介:我死了。被我最愛的男人害死的。他卻不知道,站在道德的製高點批判我。直到他收到包裹,從裡麵掏出我的胳膊......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

我看著跪在地上的母親,渾身都在發抖。

她從精神病院裡逃出來已經五天了,渾身散發著難聞的氣味。

我甚至不敢想她這五天是怎麼過來的。

那個神秘男人在找她,厲薄琛在找她,尹北月好像也派了人在找。

可她竟然把自己藏得滴水不漏,就是為了跑到尹北月麵前,求尹北月告訴她,她的親生女兒在哪裡!

“北月,求求你,求求你……”

她跪在一地的玻璃渣上,卻像是感覺不到疼,一遍又一遍地給尹北月磕頭。

額頭上的傷口本來已經結了痂,很快又是一片血肉模糊。

我眼眶酸澀,卻乾巴巴地連一滴眼淚都掉不下來。

這下,我好像真的變成了一隻孤魂野鬼,我冇有眼淚了。

我的胸口像是被人用刀子插得千瘡百孔,痛得我撕心裂肺,卻發不出一點聲音。

尹北月!

我恨不得撕開她的胸口,剖出她的心臟來好好看一看!

我母親可是從她十六歲起就把她當成親生女兒來養啊!

可她呢?她呢?

她竟然從一開始就計劃著讓我家破人亡!

她心安理得地享受著一切,最後輕飄飄地把我們全家推入地獄!

或許是我的眼神實在太過怨毒,包房裡的好幾個人都不約而同地打了個寒顫。

“你們誰把空調的溫度調低了嗎?怎麼這麼冷?”

我沖天的怨氣幾乎都對著尹北月倒灌下去,她當然比其他人更覺得全身發冷。

可她生怕被人看出一點嫌棄我母親的樣子,強忍著嫌棄和噁心,戰戰兢兢地開口。

“大伯母,我真的不知道堂姐去哪了,你不要再逼我了……”

她染著哭腔的聲音,終於成功喚回了厲薄琛的理智。

厲薄琛上前,狠狠把我母親推倒。

“這話該我問你!尹東寧把尹大海藏到哪裡去了?”

我看著母親倒在地上,渾噩迷茫的視線竟然露出了一絲清明。

“大海?”

她喃喃道。

忽地,她像是想起了什麼,猛地一下撲上去抱住了厲薄琛,“你見過大海?他在哪?”

“放開!”

我看到厲薄琛的臉色由一片通紅瞬間變得青白,然後狠狠甩開我母親。

對了,他有潔癖。

而母親現在的樣子顯然觸到了他的逆鱗。

不知道是因為憤怒還是噁心,他全身都在發抖。

“裝瘋賣傻?”

厲薄琛眼神陰翳地從地上撿起那截慘白的小腿,塞進我母親的懷裡。

“你不是找女兒嗎?這是你女兒的腿,你不會不認識吧?”

母親低頭盯著懷裡的小腿看了很久。

她冇有嫌棄,也冇有害怕,而是顫抖著撫上那十分逼真的皮膚。

包房裡鴉雀無聲。

所有人似乎都在期待她的反應。

是嚎啕大哭?

還是驚聲尖叫?

都冇有。

我看到母親像是抱著一件稀世珍寶一樣,抱著那截假的小腿,撫摸著那隻我親手塗鴉的鞋子,嘿嘿嘿地傻笑起來。

“真的是我的女兒,我的乖女兒。”

她愛惜地抱著假肢晃了晃。

然後,她又抬起頭,看向厲薄琛,眼神竟然一片清澈。

“阿琛?”

她親切地喚著,“你好久冇來看過阿姨了,你不是最喜歡吃阿姨做的雙皮奶嗎?阿姨等下就做給你吃!”

我看到厲薄琛的臉色一下子變得蒼白。

那雙漆黑深邃猶如汪洋大海般的眸子,也宛如靜止了一樣,變得澄澈而呆滯。

他到底還是冇有忘記,小時候他來我家吃過一次我母親親手做的雙皮奶,誇了一句好吃,我母親就記下了,幾乎日日做好了,等著他來吃。

就算他不來,也要讓我給他送去。

因為家族遺傳病的緣故,母親的世界總是單純的。

她應該從來冇想過,厲薄琛也好,尹北月也好,這兩個自己掏心掏肺愛著的孩子,有朝一日會害得她家破人亡……

厲薄琛喉結上下滾動,艱難啟唇,“蘭姨,我……”

“阿琛!”

尹北月尖聲開口,懸崖勒馬般喚回了厲薄琛的神智。

我看到厲薄琛狠狠打了個寒顫,接著,他死水一般的眼睛立刻又恢複了以往的淡漠清冷。

說真的,如果不是我現在是個阿飄,我真的要以為厲薄琛是被尹北月下什麼降頭了。

否則他的情緒變化怎麼能這麼快?還收放自如的?

事實證明,厲薄琛的確良心未泯。

但也就這樣了。

其實,我知道尹北月在擔心什麼。

如果厲薄琛真的良心發現,把我母親帶回去好好照顧起來的話,她接下來的行動就會非常受限。

於是,我看著她一副皮笑肉不笑的樣子上前,努力裝出溫柔善良的模樣,“阿琛,時間不早了,還是讓大家早點回去吧。”

尹北月的話引來一陣讚同。

他們這些人被那一截小腿嚇到,早就巴不得離開這裡了!

厲薄琛也皺著眉點了點頭,“那好,你早點回去休息,我把蘭姨送回去就來陪你。”

尹北月打斷了他的話,溫溫柔柔地抬起手,撫摸了下厲薄琛的臉,“你也回去休息吧,你看你,這才幾天,都憔悴成什麼樣子了?

“我去送大伯母吧,順便再幫她洗個澡,打理一下,你一個大男人,不方便。”

她心疼的語氣和懂事的模樣哄得厲薄琛心頭一陣熨帖。

不過,厲薄琛微微皺起眉頭,“這些事讓護工做就行了,怎麼能讓你做?”

“她畢竟養育我一場,”

尹北月微微哽咽,“堂姐現在不知道在哪,這些事當然應該由我這個女兒來做。”

提起我的名字,厲薄琛像是出現了應激反應一樣,眸子染上厲色。

他安慰尹北月,“你放心,等我找到尹東寧,一定讓她做牛做馬地伺候你,來補償你!”

“說什麼傻話?隻要堂姐能平安歸來,就是讓我做牛做馬,我也願意……”

尹北月做作的表演自然也收穫了一片讚譽。

她終於心滿意足,強忍著噁心上前牽過我母親的手,“大伯母,我帶你去找堂姐好不好?”

“好,好!”

母親高興得像個孩子一樣,跟著尹北月出了門。

“不要,媽,不要相信尹北月,她會害死你的!”

我像個瘋子一樣攔在母親麵前手舞足蹈,竭儘全力地想要阻擋她們的去路,卻隻能眼睜睜地看著尹北月把我母親帶出了酒吧。

而下一秒,我親眼看著母親衝進了車流之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