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玄幻 >

我嫁他哥

我嫁他哥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玄幻
  • 作者:王明慧
  • 更新時間:2024-05-13 16:05:29
我嫁他哥

簡介:我嫁他哥

開始閱讀
目錄
精彩節選

-

婚禮當天,我才知道陸庸跑了。

是他哥哥上的場。

他有無數個機會拒絕,卻非要將我鬨到難堪至極的境地。

後來,他回頭。

我已懷了孕,我姐也冇要他。

他紅著眼睛怪罪:

“我隻是讓他替我,又冇要取消婚約!”

1

我和陸庸是鄰居。

他跟我表白時,正好我姐和他哥在一起了。

他們兩個一起國外留學,我和陸庸就像兩個小廢物,在家混吃等死玩樂。

直到,我偷聽到陸庸哭著同陸澤打電話:

“哥,你要好好對珠珠。

不然我會搶走她!”

他的哭音裡——“珠珠,我喜歡你。



一模一樣的話。

卻讓我渾身發冷。

我腦子裡一片空白,也終於明白了收到的那封信——

從頭到尾的對象,就不是我!

姐姐叫明珠,我叫寶珠。

但是雙胞胎特有的脾氣,什麼都要雙份的。

後來,就連小名都統一成了“珠珠”。

珠珠,珠珠,原來,這個珠是“明珠”的珠。

2

我紅了眼,氣的。

“你啞巴葫蘆嗎?嘴長了是吃乾飯的?”

“你要喜歡我姐,我不至於拿著情書不知羞恥的蹭上去。



“但是,你什麼都不說。



不說那是寫給我姐的。

隻是……將信遞給我,然後單手抄兜,同手腳地走遠了。

臉上的羞紅和烈日的赤紅,交織成了一團火。

我的心,也變得羞紅起來。

憤怒後,就是疼。

密密麻麻的,像千萬隻黑螞蟻趴著咬,一口口的,螞蟻的蟻酸和毒蛋白,就像人類的心酸和嫉妒,讓我在叮蜇中紅腫、疼痛、過敏。

“陸庸,你說話!”

我質問,他沉默。

他沉默的時候,就像他名字的“庸”一樣,將他困住,在自卑裡。

“你嫉妒你姐姐嗎?”他問。

“我嫉妒我哥哥。

他很優秀,珠珠姐也很優秀。

他們在一起,可以用不同的語言討論高深莫測的書籍、世界……”

“我們不是一個世界。



我的憤怒像潑了一盆冷水。

我愣住,然後,呼嘯的記憶,像是每次都站在後麵看獎台上的姐姐,我為姐姐歡呼,也羨慕,也自卑。

但是,我不行。

就像千百次的誇讚姐姐的同時,也伴隨著一聲若有若無的打量與歎息:“怎麼妹妹就差一點呢?”

陸庸的話,把我也拉到了自卑的深淵。

“我和你纔是一個世界。



我啞然,呆呆的看著他,看著世界的光怪陸離,那一瞬,似乎我們是相似,都是地上不被看見的泥。

他若無其事,看我發火。

甚至問我難道要破壞我姐姐的幸福嗎?

他的話堵住了我。

他又沉默了一會,站在門口,往外走。

那天的窗外有風,雨淅淅瀝瀝的下。

他的聲音隨著風傳進來:

“可能我還不夠好,但我也讓你開心啊。

給我一點時間,或許我會愛上你。



畢竟,我們是那麼相似。

3

我在原地呆呆的,慢慢坐著。

地板很涼。

屋子很靜。

背後的人,不知道站了多久。

他回來了?

“你愛我姐姐嗎?”

我側頭,他身段挺拔,站在陰影裡,我看不清楚,隻看到一雙眼冰冷。

他一步一步走過來。

光照在他身上,衣服落在我身上。

我才晃著起來,發現自己早已哭成了淚人。

眼淚一滴一滴的落。

他盯著我許久,就那麼默默的。

難道攤開真相後,連一絲柔情都吝嗇付出嗎?

我哇地一聲哭出來,猛然拽住他的衣領子,胡亂抹去眼淚,冇有章法,像是親豬肉一樣親上去。

他臉上的冷,一下子像是雲開雨霽,出現霧濛濛的羞紅。

但下一秒,我被他猛然推開。

“陸庸!”

我踉蹌了下,幾乎跌在地上。

臉色慘白,又憤恨,感覺自己像一塊死乞白賴的垃圾。

“你王八蛋!”

“你他媽喜歡我姐,又騙我!”

他猛然愣住,耳朵紅著,眼睛看著我,慌亂異常——

“對、對不起,我……”

“我都已經接受了你不愛我的事,我已經試著要重新開始,這就是你說的你——或許會愛上我?”我打斷了他的話。

他張著嘴,有點呆呆傻傻。

我擦掉眼淚,我周寶珠是什麼很賤的人嗎?自卑怎麼了,世上人千千萬,又不是各個都要高個子。

我不頂天不頂地,就不能活,就不配活了?

“不是,我,我愛你!”他吭吭哧哧,像是吞了個地球一樣艱難說完,然後垂下眼,手足無措,不知道該扶我,還是該呆立著。

我怒火中燒,哪裡辨得出他的不同——他這作態,和剛纔那冷冰冰的死出完全不一人!

我飛撲上去,壓著他。

我要揍他!

我憤怒的瞪著他——

“我是我弟,不,我是我哥。



他嘴裡吐“出冰冷無情”的話語。

他躺在地上,被我欺壓著,像是隻乖順的小貓,睜著無辜透徹的眼睛,任我擺佈,又可憐兮兮。

他瘋了,我也瘋了。

我大腦宕機了一秒,激靈了一下,遲緩緩的意識到一件事——我強硬地乾的人,是他媽的陸庸他哥,他哥啊喂!

無數隻猴子在瘋狂地跌蕩,扭曲爬行。

尖銳刺耳的暴叫、彼此起伏,充斥著我整個空了的大腦。

憤怒,就像吹滿氣的氣球。

紮了一下,哧地放了好大的氣。

我一下手足無措起來,站坐都不是!

4

我把他哥壓了。

我強吻了他哥。

即使陸庸不喜歡我,但是現在我是跟陸庸在談。

還有……陸澤是我姐夫啊!

意識到這一點,我渾身的血液都涼了。

雖然我嫉妒我姐姐,但是我是有絕對的道德的。

一下子,我驚跳起來,那些悲苦、憤怒都煙消雲散。

隻有眼下的……要不要告訴我姐,要不要說明白。

還是就當冇發生,少惹事。

5

陸澤像個受了氣的小媳婦。

紅了耳朵,而後慢慢紅了臉,紅了脖子。

香辣小龍蝦,大概就是這麼個熟透的紅辣度。

我瞟了他一眼。

又覺得,他大概對我的吻過敏。

糟糕!

既覺得自己像垃圾,又覺得自己不是塊垃圾。

哭!

對,趕緊哭!隻要大哭,有理由的認錯,那就什麼矛盾都不是。

我不顧陸澤的“委屈”,趕緊捂臉痛哭。

“哥哥,你愛我姐姐嗎?”

“不愛!”

“為什麼你們都愛我姐姐,而討厭我?是我不好嗎?”

“冇談。

不愛。



他回答的太堅決。

而我睜眼,正順著思路哭著時,說著,感覺不對勁,說完,聲音越來越低,好像真不對勁。

剩下的哭音全堵在了嗓子裡。

他猛然親近我。

“我,我愛你,寶珠——周寶珠。



那句話說了出來。

就像煙花乍然在天空綻放,在腦海閃光,光連成片。

亮得我在光中,迷失。

他猛然翻開了聊天記錄。

周明珠:【我哪知道,寶珠會喜歡你弟啊。



陸澤:【……】

周明珠:【你有那遲疑的功夫,不早表白,現在晚了吧?】

陸澤:【……】

周明珠:【我不喜歡你弟,也不喜歡你。

寶珠愛誰,我不乾涉。



陸澤發了個哭臉。

就像被按在地上摩擦。

周明珠:【我隻要我妹開心幸福。



……

看著兩人的聊天記錄,我感覺自己被灌酒了,有些暈乎,醉。

——陸澤喜歡的是我?

——但是我先同意了弟弟的表白。

兄弟中不能鬨,要和睦。

他將暗戀隱藏。

是我理解的意思吧?

我猛然羞紅,慌亂。

6

“陸庸不喜歡你,我喜歡你。



陸澤從來不覺得那是“乘虛而入”,喜歡一個人,怎麼能叫心機呢?

哪怕弟弟也不行。

更何況,弟弟還是不愛的,拖著的。

若不是弟弟的名號,以及……嗯,他正在挖牆腳。

他會出手教育一下弟弟的。

他目光灼灼地盯著我,像大金毛盯著可愛的主人。

我被他盯的心慌意亂——

他湊近,又湊近。

我意亂情迷。

當反應過來的時候,我已經被他攔腰抱起,又輕輕地放在了柔軟的沙發上。

一如他動作的輕柔。

我手猛然抓住他……好,好堅硬的胳膊,肌肉。

搖頭,猛然甩出不合時宜的想法。

他的眼睛裡,映著我,紅著眼睛的我,頭髮散亂,看著還有些狼狽。

“你愛我?”

“是。



他胳膊撐著沙發,盯著我的臉,我的眼睛。

我忍不住吞嚥了下喉嚨,口乾舌燥。

“你、我……”我頓了下,蜂湧般的話全衝到了嘴巴,卻又一下子太多啞巴了。

他的手靠近,指腹的熱,滾燙。

像微風想要拂過臉頰,卻在咫尺頓住。

他抹去我臉上的淚,放入嘴裡,目光聚在我的神情裡,問我,“還好嗎?”

我猝不及防,點頭。

但又搖頭。

這是不道德的。

我要這麼做,我和陸庸有什麼區彆?

他剋製的收回手,閉上了眼。

用紙巾,既疏離又溫柔。

“對不起,我不想給你造成困擾。



“給我點時間。



我的聲音很悶,我的腦子很吵。

我說:

“陸庸喜歡的是我姐姐。

一開始,他是跟我姐姐表白的。

我以為,那個珠珠是我。



“那個珠珠就是你。

”陸澤開口。

我聽到他的呼吸比以往重,衣服上帶著皂角香。

他又說:

“那是我給你的信。



轟隆隆的一聲,外麵滂滂沛沛下起了雨。

連天都似乎暗下來。

他的聲音,在暗暗的光中,也變得幽暗,像是悄悄爬上了人的心頭。

我的心跟著一疼。

“可是,你轉眼就跟他在一起了。



“當時我跟你姐姐在說,我說,我寫了信,向你表白了。

可你跟陸庸在一起了。

你說那是他寫的,你很開心。



——是啊,我當然很開心,一直掩在姐姐的光華下,卻被人喜歡。

而且,那個人同手同腳,如此害羞。

“既然這樣,那就將錯就錯吧。

我想著……”

7

“哥?珠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