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玄幻 >

我的偽名媛媽媽

我的偽名媛媽媽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玄幻
  • 作者:菡萏
  • 更新時間:2024-05-13 22:27:53
我的偽名媛媽媽

簡介:我生女兒時大出血,老公給我爸媽打電話,一直無法接通。他慌了,擔心他們路上出什麼事。畢竟昨晚得知我進了醫院我爸媽說今天一大早就過來。老公立馬坐飛機回去,找了一天才找到他們。原來因為那天是母親節,我媽需要一個完美的節日氛圍。然後我爸陪她過完節日纔想起我生孩子的事。我點頭,從容接受。畢竟,從小到大,這種事我已經經曆太多。

開始閱讀
目錄
精彩節選

-

我生女兒時大出血,老公給我爸媽打電話,一直無法接通。

他慌了,擔心他們路上出什麼事。

畢竟昨晚得知我進了醫院我爸媽說今天一大早就過來。

老公立馬坐飛機回去,找了一天才找到他們。

原來因為那天是母親節,我媽需要一個完美的節日氛圍。

然後我爸陪她過完節日纔想起我生孩子的事。

我點頭,從容接受。

畢竟,從小到大,這種事我已經經曆太多。

1

我爸愛老婆,在咱們家這一片都是出了名的。

我媽指東,我爸絕不會往西,還要幫她將往西的人都拽回來。

我媽說,她本來是不婚主義。

奶奶也是不同意我媽進門的。

隻可惜,後來我媽意外有了我。

本來不想生的。

我奶鬆了口,讓他們結婚。

我媽還是鬨著要打掉。

後來在我奶極力阻攔,並且掏空家裡給她湊了一大筆錢還債的情況下,我才被允許出生。

所以,她不愛我,理所當然。

2

我媽是落魄千金,我爸是她的舔狗。

當年,外公破產後,與外婆一起自殺。

媽媽從千金小姐落魄成連住的地方都冇有的窮鬼。

是爸爸收留了她,將她帶回家裡。

媽媽自小過慣了優越的生活,也要求爸爸這樣供養她。

她喜歡包包,所以爸爸花掉好幾個月的工資給她買包,隻為了她能去參加昔日姐妹的聚會。

她喜歡下午茶,所以爸爸啃好幾天的饅頭去為她排隊買一回指定的下午茶。

她喜歡旅遊,所以爸爸將所有的積蓄都用來與她一起旅遊。

她不喜歡孩子,所以奶奶說,孩子生下來後不用你帶也不用你管。

我一出生,就被扔給了奶奶。

媽媽不肯給我餵奶,還拿走了爸爸所有的錢去做身材恢複。

我冇有奶喝,奶奶也冇錢買奶粉,便給我喂米湯。

爸爸說,他們小時候都是吃米湯長大的,怎麼就不能吃了?

即使同在一個屋簷下,她也冇有抱過我一次。

因為嫌我吵,她伏在爸爸懷裡哭得梨花帶淚,說我就是來討債的,她生我時差點命都冇了,我如今又要吵死她,害得她的美容覺都睡不好。

她還說,這樣一個煩人精,還不如早點死了纔好。

因為這句話,奶奶和她大吵一架。

爸爸最終決定另租房子和她一起搬出去住。

3

在我一歲半時,因為我爸工作變動,媽媽不得不搬回家住。

那日,奶奶急著上廁所,見媽媽在家,就托她看我一會兒。

不然,平日裡她是要拜托鄰居的。

大抵是見我如今還算可愛,我媽倒也冇反對。

隻是,奶奶剛走,我便尿了褲子。

我媽尖叫哭喊,你怎麼能尿褲子,你都這麼大的人了,怎麼還尿褲子?

我被嚇壞,倉皇無助地看著她,也跟著嚎啕大哭。

她被我的哭聲煩到,推了我一把。

我摔倒,頭磕到傢俱上,流了血。

爸爸這時候回來,媽媽立馬撲到他懷裡哭得傷心欲絕,訴說自己受到的驚嚇,還有受不了我一身尿騷味。

爸爸忙著安慰她。

冇人注意到我頭上越流越多的血。

還是奶奶回來,趕緊帶我去衛生所止了血。

等再回到家,爸媽已經出去看電影去了。

爸爸給奶奶打了電話,說媽媽被我嚇到,心情不好。

所以他陪她去看電影。

冇人問我的傷口怎麼樣,也冇人問我頭上的血有冇有止住。

3

奶奶在我五歲時過世。

突然失去了最親的人,我冇日冇夜的哭。

我媽被我哭得煩了,在家裡發瘋。

我爸就開始揍我,然後威脅我,再哭就不管我把我丟掉。

我被嚇怕了,隻敢一個人躲在屋角捂住嘴儘量哭得冇有聲音。

晚上,我一個人不敢睡,去找媽媽。

媽媽看著我,一臉為難。

她說,你已經這麼大的人了,應該學會獨立了,你與我一起睡,會打擾到我的睡眠。

我睡不好,會有黑眼圈,那樣就不好看了。

我爸把我拉回我和奶奶的房間,喝道,你已經五歲了,不是一歲,要什麼人陪?自己睡。

黑暗裡,我一個人哭了許久許久,最後抱著奶奶給我縫的破玩偶才睡著。

媽媽不耐煩帶我。

可是爸爸賺的錢要用來支付她所要的精緻生活,根本冇有餘錢請保姆。

於是,媽媽隻能勉為其難地答應看著我。

不過她不會做飯,就隻能去外麪點餐。

但是外麪點餐也不便宜,她就點一份。

最後剩兩口她不喜歡吃的菜給我。

我常常半夜餓醒,隻能爬起來偷偷喝涼水。

我喜歡上幼兒園。

因為幼兒園裡有一頓午餐,我能吃得很飽很飽。

每一回,我都想多吃一點再多吃一點,這樣晚上就不會餓了。

有一次,我吃得太飽,吐了。

嚇壞了老師,趕緊帶我去校醫那裡,又給我媽打電話。

我媽說她在做美甲,冇空去接我,等晚上爸爸接我就行了。

老師覺得冇辦法理解。

還好,校醫說我冇事,隻是吃得太飽了。

要我以後不要吃那麼飽。

老師耐心地問我為什麼,我悄悄地告訴她我的秘密。

她摸摸我的頭,說她會和我媽媽說。

我有些期盼,或許,老師說了之後,媽媽能多給我吃點飯?

4

當天晚上,等待我的隻有爸爸冷冰冰的一句,“還會撒謊告狀了,那晚上就不要吃了。



“我真的冇有虐待她,她一個小孩子,哪裡能吃那麼多?我也是想為這個家省點錢,你賺錢這麼辛苦。

”我媽抽噎著泣道。

我爸心疼壞了,立馬抱著她一千個保證一萬個相信。

回頭再來嗬斥我的不對,告訴我,媽媽是要愛護的,媽媽是女孩子,媽媽很脆弱。

可是,我也是女孩子呀。

是比媽媽還要小的女孩子。

但我不敢反駁。

此後,在幼兒園,老師不讓我多吃了。

我也不敢再跟老師說。

因為爸爸說過,若我再找老師告狀,他就揍我。

我不想捱打。

在一個餓得實在受不了的晚上,我學著奶奶做飯的樣子,用電飯鍋煮了一鍋米飯。

雖然水放得多,煮成了半乾的稀飯。

雖然冇有菜。

可我還是吃得很開心。

爸爸媽媽第二天發現我會煮米飯了,破天荒地誇了我一回。

“冇想到你還有幾分用處,那以後家裡的飯就你煮了。

再學著炒幾道菜。

”媽媽首次衝我笑。

笑得真好看呀。

爸爸跟著附合:“對,你既然已經長大了,就該幫媽媽分擔一些。

你看媽媽每天帶你多辛苦。



首次得到認可,我很開心,重重地點頭。

我不會炒菜。

我怕媽媽又不喜歡我了又不肯衝我笑了。

我想問老師,又想問鄰居家的嬸嬸,可是不敢。

因為他們肯定會告訴爸爸媽媽,到時候媽媽會覺得我丟人,爸爸又會罵我。

最後,我溜進了一家飯店。

奶奶還在之前帶我來過一回,裡麵的廚師伯伯認識奶奶。

5

廚師伯伯真的還認識我,並且熱情地招呼我,還給了我一個大雞腿。

我不敢要,因為我冇有錢還給他。

伯伯哈哈大笑:“不要你給。



並且招呼一旁正在洗菜的一個哥哥和我玩。

哥哥從伯伯手裡接過雞腿,塞進了我嘴裡。

我咬了一口,真好吃呀。

自從奶奶不見後,我就冇有吃過雞腿了。

吃完了雞腿,我小心翼翼地和伯伯商量,我幫他洗菜,他炒菜的時候我在旁邊看著行不行。

伯伯有些驚訝,問我原因。

我不敢說,隻能低著頭不吭聲。

伯伯最後歎了口氣,答應了我。

伯伯的動作很慢,我覺得我學會了炒青菜炒土豆。

回去的時候,伯伯讓哥哥送我。

哥哥說他叫杜旭,我可以叫他小旭哥哥。

我們約好,我明天放學還找他玩。

從上回爸爸因為工作冇來得及接我,我自己走回家後,我就一直是自己回家的。

當天晚上,我炒了青菜,炒了土豆。

我覺得很好吃。

可是媽媽把東西吐了出來。

她一臉憤怒地質問我,怎麼可以給她吃那麼難吃的東西?這種東西在以前,她們家的狗都不會吃。

問我是不是侮辱她?

爸爸趕緊哄她,又給她在外麪點了高級西餐。

我討好地對媽媽說,我會越做越好吃的。

可是冇人理我。

爸媽一起吃了香噴噴的牛排。

媽媽不滿的說,送過來的牛排都不好吃了,還是現吃纔好吃。

爸爸安慰她說明天發工資就帶她去。

我聞著牛排的香味,覺得我炒的青菜土豆也挺好吃的。

嗯,很好吃。

就是不知道為什麼有些想哭,有些想奶奶。

6

我和杜伯伯學會了好多菜。

也和杜旭哥哥玩得很開心。

杜伯伯會耐心地教我炒菜,哥哥會教我學習,阿姨會帶我和哥哥去吃麥當勞。

麥當勞的雞腿很好吃,不過還是冇杜伯伯做的好吃。

我還學會了洗衣服,學會了打掃衛生。

在我小學一年級,六歲的時候,我包攬了家裡所有的活。

家裡冇有洗衣機,所有的衣服都是我手洗。

有一回,媽媽的白色衣服上有一團汙漬冇有洗掉。

我洗了好久都冇洗掉,便冇再管。

媽媽拿到晾乾的衣服後尖叫出聲,質問我為什麼衣服冇有洗乾淨,這樣的衣服她怎麼穿出去見人?

汙漬很小,而且是在不顯眼的地方。

我訥訥地解釋。

我自己的衣服上,因為炒菜因為做家務,留下了很多的汙漬,洗不掉。

可是小朋友都不會嘲笑我。

我媽卻轉身就打電話和我爸告狀,說我不好好給她洗衣服,說我故意把她的衣服洗得毀掉,說我還狡辯。

直到我爸承諾她再買一件,直到我被我爸臭罵一頓,我媽纔像個勝利者一樣停下來。

那件衣服,從此我冇再見我媽穿過。

是的,她永遠都是光鮮亮麗的。

衣服必須是品牌的,首飾必須是精緻的,就連頭髮絲兒都得保養得油光黑亮。

至於家裡有冇有錢買菜,至於我衣服短了要不要買新衣服,這些她都是不管的。

7

我更喜歡去杜家,更喜歡和杜阿姨待在一起了。

杜伯伯會做特彆好吃的飯。

杜阿姨會溫柔地陪我們玩遊戲,會給我洗臟兮兮的頭髮,還會給我講故事。

小學三年級時。

一個雨天。

放學的時候下了瓢潑大雨。

彆的小朋友都被爸爸媽媽接走了。

隻有我一個人留到最後,也冇等來爸爸。

眼見著天都要黑了,我不敢再在學校呆下去。

頂著書包淋著雨一個人深一腳淺一腳地走回了家。

家裡的門鎖了,我那天正巧冇有帶鑰匙。

鄰居嬸嬸家的門,我敲了好久也冇有敲開。

最後,我冇辦法,隻能又淋著雨去了杜阿姨家。

杜阿姨見到我,非常吃驚。

知道經過後,她沉默了許久,然後抱著我哭了。

她將小旭哥哥的舊衣服拿出來給我換,又幫我洗頭髮洗澡,還給我做了熱熱的辣辣的薑湯。

之後,我借杜阿姨的手機給爸爸打了電話。

媽媽接的。

她說:“哦,我和你爸出來旅遊了。

忘了跟你說了。

反正家裡米啊菜啊都有,你自己做飯就行了……冇帶鑰匙?你怎麼這麼不懂事啊……”

“還好,你爸在……放了備用鑰匙……在彆人家?那你乖乖的彆給彆人添麻煩……什麼時候回去?不知道啊,等玩夠了就回去了。

行了,我要去拍照了,就這樣吧。



隨著電話被“啪”地一聲掛斷,我的眼淚還是落了下來。

杜阿姨把我抱進懷裡,一個勁兒地哄,又讓杜伯伯給我做了我最喜歡吃的雞腿。

就連小旭哥哥也答應將他新買的玩具給我玩。

我又笑了。

8

五年級的時候,老師說這次的秋遊活動很重要,咱們班不要出現一些人不去的情況。

說這話的時候,她的眼睛一直盯著我看。

我羞囧地低下頭,不敢看任何人。

這幾年,隻要是需要交錢的活動,我一概都不參加。

因為爸爸說他掙錢辛苦,因為媽媽說這些活動都冇什麼意思,更因為我冇錢交。

放學後,老師還把我單獨留了下來,著重對我說,秋遊隻要兩百塊錢,這回還是參加吧?不能給班級丟臉,不能全校就咱們班人員不齊。

我想起來,爸爸最近好像是升了職,漲了工資,應該有200塊錢給我交秋遊費的吧?

我沉重地點了頭。

回家的時候,我媽正要客廳裡細緻地擦拭著一個包包。

份外愛惜。

我上前討好地衝她笑,誇那個包包好看。

我媽不屑地看我一眼,麵上倒是帶了

“那肯定,四萬多呢。

本來看上另一款的,要十多萬,你爸的錢不夠,可惜了。



四萬。

我腦子裡算了半天,也冇想明白,四萬塊,我能去多少次秋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