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玄幻 >

我的婆婆是新娘

我的婆婆是新娘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玄幻
  • 作者:靈貓小說
  • 更新時間:2024-05-22 08:36:24
我的婆婆是新娘

簡介:見家長的時候,婆婆來到我們新家暖房,轉身看上了隔壁家老頭。婚禮當天,婆婆穿著婚紗和老頭搶儘風頭。老公卻說:「我媽這麼多年吃儘了苦頭,讓讓她怎麼了?」冇想到婆婆變本加厲,把我裝修好的新房占為己有,美名其曰這是他們養老的家。老公安慰我:「咱們還年輕,以後有的是機會,但是我媽已經老了!」看著鳩占鵲巢的一家人,我反手就是一個報警。他們都忘了,冇有我他們什麼都不是。

開始閱讀
目錄
精彩節選

-

導語

見家長的時候,婆婆來到我們新家暖房,轉身看上了隔壁家老頭。

婚禮當天,婆婆穿著婚紗和老頭搶儘風頭。

老公卻說:「我媽這麼多年吃儘了苦頭,讓讓她怎麼了?」

冇想到婆婆變本加厲,把我裝修好的新房占為己有,美名其曰這是他們養老的家。

老公安慰我:「咱們還年輕,以後有的是機會,但是我媽已經老了!」

看著鳩占鵲巢的一家人,我反手就是一個報警。

他們都忘了,冇有我他們什麼都不是。

1.

今天是我的婚禮。

正當我招待著遠道而來的朋友們時,宴會廳大門打開了。

我尋思還冇到我出場的時間,正要去詢問時。

卻看到未來婆婆張揚穿著婚紗走了進來。

身上的禮服比我的還要華麗,旁邊還跟著個白頭髮老頭!

他們倆攜手走過鋪滿花瓣的紅毯,時不時向現場的親朋好友打著招呼。

這下不僅我懵了,我們家親戚也懵了。

「張京!」

我低聲喊著正含淚看著他老母親的未婚夫,聲音裡的怒火不言而喻。

張母旁邊那個老頭我認識。

正是我們新家隔壁的鄰居。

前段時間張母提出想來我們新家看看,張京先斬後奏把張母帶到家門口才告訴我。

無奈之下我隻能告訴他們家裡密碼。

冇想到下班後我剛進家門,兩人都喜氣洋洋的。

我仔細詢問才知道,張母去隔壁家打招呼時,和來開門的老頭一見鐘情,兩人當即決定在一起!

我額角一陣黑線,張京卻笑嘻嘻的說:「還是咱媽厲害,這把歲數了都能找到第二春!」

好言難勸該死鬼。

在我提醒後張母還要堅持和老頭在一起後,我也懶得管了。

反正以後張母又不會和我們住在一起,他們註定是異地戀。

隻是讓人冇想到的是,張母竟然這麼迫不及待!

連婚禮都來不及操辦,要蹭自己兒子的!

2.

連聲喊了三遍,張京纔回過神來。

他抹掉眼角的淚,開心的和我說:「老婆,冇想到我媽穿婚紗這麼美,也算是圓了我媽一直以來的夢想了!」

「你知道你媽今天要搞這一出?」

我低聲詢問著,儘量壓製著自己的暴脾氣。

「當然啦,媽的婚紗還是我給挑的呢!好看吧!」

「對了,咱媽的禮服錢我也算到咱們賬單裡了,我媽好不容易這麼開心,咱們花點錢也是應該!」

張京還在那洋洋自得,好像自己乾了什麼大好事。

隻有我知道現在壓抑著的怒火有多可怕。

我挑婚紗的時候,張京全程低頭玩著那個破手機,問什麼都是嗯嗯哈哈。

到他媽這就成了二十四孝好兒子了!

更彆說婚禮的錢大大小小都是我出的,在他嘴裡就變成我們了。

我還從來冇見過這樣軟飯硬吃不要臉的男人。

看著站在本屬於我的舞台上拍大合照的婆婆和老頭,我忍無可忍。

先給了張京一個大嘴巴子,上台,搶麥一氣嗬成。

「各位親朋好友,我宣佈此次婚禮取消。



「有想留下來看我張揚阿姨和我家隔壁鄰居典禮的朋友們可以留下來哈,我的家人們請移步隔壁宴會廳,我在那裡為大家準備了賠罪宴會。



「至於禮金我會儘快安排專人為大家退回,大家有想給我未來婆婆和公公隨禮的可以再給一次哈!」

搞笑,當初要不是張京說和他結婚不催我生孩子還能緩解我媽催婚的壓力,誰會看上他?

冇想到八字還冇一撇的事呢,就給我開始這個那個了!

我這個暴脾氣絕對忍不了。

3.

「靜姿!你在乾什麼?」

事情發展太快,張京來不及阻止。

隻得捂著紅腫的臉來找我興師問罪。

後麵還跟著怒氣沖沖的婆婆,不,是前婆婆。

「我媽不就是想穿次婚紗嗎?你至於這樣嗎?我媽辛辛苦苦把我撫養長大,我們就讓讓老人怎麼了?」

「誒誒誒,彆我們啊,是你!」

我急忙跟他撇清關係,生怕傳染上他的神經。

就連前婆婆也不斷抹著眼淚:

「媽這輩子也冇見過這樣的好玩意,就想在你們婚禮上過過癮,也是想給家裡省點錢到時候給你們帶孩子,媽冇想破壞你們婚禮啊。



她哭的情真意切,我拒絕的也是真情實感。

「冇事,阿姨。

您繼續結啊。

我也冇打算給你們家生孫子,這錢你們就花吧!記得到時候給我轉賬哈!」

小樣,還想道德綁架我。

來不及聽他們的歪理,我提著婚紗一溜煙的跑了。

三十六計,走為上策。

及時止損,我還是那個黃金單身小女孩。

來到隔壁宴會廳,親戚朋友們聽說了我的事都憤怒不已。

我媽更是要提著花瓶去隔壁找前婆婆打一架。

說實話我挺期待的。

畢竟我那前婆婆為了臭美特地選了一款行動不便的魚尾婚紗。

麵對我媽這頓暴擊肯定毫無還手之力。

不過我還是攔下了。

「媽,少跟爛人糾纏不還是你教我的嘛!不過這下子您可不能再催我搞對象了。

遇見這麼個奇葩,我要封心鎖愛了。



我媽猶豫了半天,最後還是同意了近期讓我療養身心,不再催我結婚了。

我發誓,這是我和張京認識後第一件好事。

4.

說來慚愧。

張京是我的下屬。

不知道哪天他從犄角旮旯裡蹦出來,說對我傾心已久。

我是認真觀察過的。

這個男人平時講衛生、不拖遝還不大男子主義。

更主要的是他說他是丁克!

冇人比我更懂這兩個字的美妙之處了。

就連見家長時,前婆婆也偽裝的很通情達理的樣子。

冇想到他們母子倆倒是一脈相承。

還冇領證呢就已經開始惦記上我的東西了。

來到新裝修的家,我尋思打開窗戶散散味道。

卻發現我家和隔壁的門都大敞著,如無人之境般歡迎著小偷的光臨。

我將手機頁麵調到報警功能,警惕的走進屋子。

卻發現張京一家子圍在一起熱鬨的吃火鍋。

看著他們其樂融融的樣子,我的火蹭的又上來了。

我有潔癖,張京不是不知道。

在他媽進屋之前我更是三令五申的強調,不要亂動我家裡的東西。

結果我進門一看,不僅所有擺件都變得亂糟糟的。

就連我放在衣櫃裡的衣服都被前婆婆穿在身上。

深v小吊帶,她也不嫌擠的慌。

除了老頭以外,還有一個年輕的女孩子。

也是她第一個發現我的。

「你這人怎麼這樣啊?擅闖民宅你這是!快出去!」

女孩子雙眼一瞪,竟然還顯得有幾分可愛。

就是嘴裡說的話有點得理不饒人了。

更何況這理還是歪的。

「張京,你最好給我解釋清楚。



我眯了眯眼,看向正大快朵頤的大孝子。

像是才注意到我,他抬頭看我,嘴角還帶著油漬。

「老婆,你來啦。

媽說想吃火鍋,我正好帶著爸一起搓一頓。



我嘴角一抽,這纔多久張京就改口了。

「這是我給爸請的保姆,小菊。

小菊,這是我老婆。



他將小菊介紹給我,一臉求誇獎的樣子。

「爸媽年紀大了,我專門找了個手腳利索的保姆伺候著,以防他們有點麻煩。

對了,媽說最近想在家裡住幾天,你看讓他們住哪個臥室好?」

麵對張京的疑問,我反手就是一個嘴巴子。

用儘我全身力氣的那種。

5.

我在前婆婆和小菊的尖叫聲中慢條斯理的擦了擦手。

又走到他們團聚的圓桌前。

說實話我看這個桌子不滿很久了。

因為這是他們從隔壁老頭家搬來的。

為了離插銷近一點。

不過正好也為我提供了方便。

示意他們都讓開,我抬手就掀翻了桌子。

這情景簡直慘不忍睹。

對我來這個潔癖來說簡直是傷敵一千自損八百。

一陣慌亂中,我看向張京。

這小子到現在還在無能狂怒。

他不敢還手,隻能生氣的看著我,眼中彷彿有熊熊怒火在燃燒。

看來他在公司還是聽到過我大魔王的威名的。

「張京?你是不是聾啊?我都說了婚禮取消,你還在這說誰媽呢?我父母雙全,可不想再多個媽出來。



「還有,你哪來的錢請保姆?」

小菊一看就是一副清澈愚蠢但很貴的樣子。

我不相信張京有這個錢來支付保姆的費用。

畢竟和我在一起後張京就連買雙襪子都要刷我的親密付。

「這個...我們的錢還要分什麼你我嗎?我們可是要成為一家人的啊靜姿。



張京眼睛飄來飄去,就是不敢正眼看我。

反倒是前婆婆上來打斷了我的話。

「唉喲,這是造什麼孽哦!我們家怎麼就攤上了你這麼個兒媳婦喔!當眾給我難堪就罷了,現在在你葉叔麵前也不給我麵子,我以後還怎麼過喲!」

張母就這樣拍著大腿,抹著眼淚。

我向他們展示了一下手機頁麵。

「張京,最後給你個機會,把我家恢複原樣然後滾出去!不然彆怪我不客氣。

我的手段你是知道的。



實在是懶得欣賞他們的蠢樣,我留下最後通牒準備離開。

至於他們,就替我多吸點甲醛吧。

6.

「等等。



出乎意料的是小菊跟出來叫住了我。

她一臉憨厚,撓了撓頭:「姐,不好意思啊剛剛。

我看出來了這房子是你的對吧?你放心,我一會就辭職,真的對不起。



從她九十度的鞠躬中,我看出了一種清澈的愚蠢。

盯著她看了一會,我在她耳邊說了幾句話就放她回去了。

看著她屁顛屁顛跑走的身影,我開心的開著自己的路虎走了。

以後可有好戲看嘍。

從那以後,我的手機經常會收到某個叛徒發來的訊息。

包括並不侷限於今天葉老頭吃了幾碗飯,明天張大媽又跟誰跳了廣場舞。

甚至就連張大媽最近身體不好,疑似便秘的事情都要跟我說上一嘴。

我總是看著小菊發來的無厘頭簡訊,一陣無奈。

算了,誰讓她是清澈愚蠢的大學生呢。

這天,小菊一如既往地和我彙報三個人中午吃的什麼菜。

就當我以為這一天要平淡過去時,小菊的電話打來。

擾亂了我今天的好心情。

「我的大小姐,你快來啊!他們要搬進你家啦!再晚他們連你家鎖都要換了!」

我說今天右眼皮怎麼老是突突跳呢,原來在這等著我呢。

一路風馳電掣飆到家裡。

一切已經塵埃落定了。

小菊耷拉著臉站在門口,哭喪著看著我。

「大小姐,我好像搞砸了。



從小菊磕磕絆絆的講述裡我才知道。

剛剛小菊為了製止他們搬進我家,被迫暴露了。

不僅被關在門外,還被推搡了幾下。

就連張京都大喊小菊是叛徒。

聽到這我真是笑了,小菊的工資是誰出的,他冇數嗎?

也是後來我查賬單才發現,張京竟然不知道什麼時候拿我的手機把消費提醒取消了!

怪不得我都不知道他在背後偷偷花我的錢。

看了看緊閉的大門。

我價值上萬的密碼鎖大門已經被換成了鑰匙鎖。

小菊更是在旁邊欲哭無淚:「我就出門買個菜的功夫,他們就把門換上了。

嗚嗚嗚大小姐我對不起你。



我不慌不忙的打開手機。

裝修的時候,為了監工,我早就裝了針孔攝像頭。

現在正好派上用場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