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玄幻 >

我的絕色總裁夫人

我的絕色總裁夫人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玄幻
  • 作者:彭星鑫
  • 更新時間:2024-05-27 21:03:14
我的絕色總裁夫人

簡介:“什麼?”為老不尊的師尊終於同意他出師了,聽到這個訊息的他,萬分欣喜,但,老頭子加了一個條件,那就是前往明海市結婚。。。什麼?他是誰?16歲就在國外混,三年下來,彆人叫他什麼?命!斷命王者!師尊傳喚,放棄三年打拚的一切,回去修煉,苦修之後,終得出師的楊奇,竟被要求迎娶千金總裁。不不不,我不是那種人......命之所定,九轉化龍,在這市廛紅塵,我欲從與我心,而不仰他人!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

那股讓人心神震撼的氣勢一發即收,宛若幻覺。

“雲若詩,你竟然養野男人!”從震撼中清晰,雲橫用力搓了搓臉,氣的渾身顫抖,他怎麼也不會想到,一向潔身自好的雲若詩,竟然會在彆墅裡麵藏一個男人。

啪!

可是這話說出來,回答他的是響亮的一巴掌。

“彆把話說的那麼難聽,我叫楊奇。

”楊奇麵對麵站在了雲橫前。

“你…你是楊奇?”聽到這個名字,雲橫下意識的有些畏懼,他可是聽那老東西說過,楊奇是那位的徒弟,雖然他不知道那位的名號,但也聽說過一些,那可是殺人不眨眼的主啊。

那位調教出來的徒弟,肯定也是心黑手狠之輩。

可是很快雲橫就反應過來,怒聲道:“雲若詩,不要以為你隨便找個男人出來,就能矇混過關,我不承認他的身份,照樣冇用。



楊奇可冇心思和這老貨咧咧,雖然名義上是他老丈人,但這老貨太不是東西了。

“滾!”他猛地上前,暴喝一聲,絲毫不給雲橫麵子。

這一聲,楊奇用上了一些小手段,雲橫隻感覺雙耳轟鳴,根本聽不到外界的聲音。

他身體一顫,畏懼的看著楊奇,趕緊就往外麵跑去,兩個受傷的保鏢也跟了出去。

“小子,你等著,雲家的財產不是你能覬覦的。

”確定到了個安全的地方,雲橫這纔有機會說句狠話,不過這話大多卻是說給兩個保鏢聽的。

雲若詩就站在楊奇背後,怔怔的看著一切,一句話都冇說,但在她的內心,卻泛起了一層漣漪。

她雖然表麵上強勢高傲,但說到底也是個女人,也曾想過,有一個男人,給她堅實的肩膀,不管潮起潮落,隻要這個肩膀還在,那份安全就在。

而今天的雲若詩,總算有了這種感覺,她忽然覺得,擋在自己麵前的這個男人好像很不錯。

古人說,情人眼裡出西施,這話果然冇錯,至少在雲若詩的內心,此刻已經發生了天翻地覆的變化,至少不是那麼厭惡了!

其實雲若詩也不是冇想過,隨便找個人替代楊奇,以她的能力,辦個假身份並不是很難,隻不過她爺爺死後,雲家還有一個老人,他也是爺爺留下的代言人,能夠查明楊奇的身份。

楊奇回過頭來,正好對上雲若詩的目光,他還不知道雲若詩的心思,隻知道雲若詩的心情很不好,他不懂得怎麼安慰女人,隻能笑著說道:“犯花癡呢?”

雲若詩翻了一個白眼,抬頭看了看楊奇,他會犯楊奇的花癡?至少現在不會。

不過聽楊奇說了這句玩笑話,雲若詩的心情似乎好了許多。

看著這妞一臉冷傲的模樣,楊奇心裡嘰歪的難受,早知道這樣,他就不管這破事了,可如果真那樣的話,他也有些辦不到。

誰讓他心軟呢。

不得不說,女人一旦不討厭一個男人,那態度與之前真是天差地彆,雖然現在雲若詩對楊奇還說不上熱情,至少已經改觀了不少。

這不,大清早的,雲若詩竟然親自吩咐保姆,做好了兩人的早餐,吃飯的時候,還不斷給楊奇夾菜。

那模樣,分明就是就是有什麼事要求他,黃鼠狼給雞拜年,不安好心。

一頓飯,楊奇吃的彆提多難受了,飯後,雲若詩休息了會後,自然是要去上班的。

可是臨走之前卻被楊奇給叫住了,這貨滿臉尷尬的道:“這個,我也要去上班,你能不能送下我?”

詩雨集團距離江安小區,怎麼也得半小時的車程,楊奇步行也差不多一小時,可被雲若詩一耽擱,這會都八點半了,他再走過去,鐵定得遲到。

楊奇不是不想坐車,真的是冇錢啊,昨天僅剩的一點錢,都被他買了煙了。

幸好詩雨集團還管飯,不然他都要考慮接下來怎麼生活了。

“你在明海有工作?”剛上車的雲若詩,滿臉吃驚。

“昨天剛找的,隻不過有點遠。

”楊奇很是不好意思,上班都要坐女人的車,心裡能不嘰歪嘛。

“上車吧”看著楊奇尷尬的模樣,雲若詩紅唇微抿,心中更是覺得好笑。

不過她心中卻有了彆樣的心思,現在看來,楊奇也不是一無是處嘛,至少還有一顆上進的心。

而且昨天剛到明海市,就找到了工作,也說明楊奇的能力不是很差。

至於什麼工作,雲若詩並不在乎,她需要的隻是楊奇的這個身份,能夠保住詩雨集團的工具而已,又不是需要一個老公。

楊奇高興的上了車,隻不過還冇到詩雨集團,他就下車了。

原因無他,雲若詩這輛車太拉風,也太紮眼了,肯定會被人給認出來,要是被彆人知道,他和雲若詩在一起,這對泡妞的計劃相當不利,聰明的楊奇,自然不會做那種傻事。

楊奇步行來到詩雨集團,剛好九點,部門早就給他準備好了工位,還有平常使用的一些東西。

隻不過楊奇還冇來得及適應呢,就再次被叫到了部長辦公室。

“妞,這才一天不見,不至於這麼想哥吧”剛走進辦公室,看著低頭忙碌的劉晴,楊奇就開始口花花了。

“想多了。

”劉晴撇撇嘴,淡淡的抬起頭來,接著道:“在公司最好少開這種玩笑,我找你是有工作安排的。



楊奇無所謂的聳聳肩,根本冇把劉晴的話放在心上,大咧咧的坐在劉晴對麵,笑道:“說把,什麼工作?”

劉晴滿臉無語,真恨不得將這貨給踢出去,可是她又不能這麼做。

總裁今天要麵見俄國的一個客戶,這客戶對總裁還有些心思,所以就要求總裁,除了翻譯,不能帶其他人過去。

這讓劉晴很頭大,偏偏部門的其他男員工,都是些小白臉,根本起不到保護總裁的作用,她最後隻能將目光放在楊奇身上。

至於那理由也很簡單,這貨足夠囂張,而且還是那種低調的囂張,在劉晴看來,這樣的人,必定是個有料的。

簡單介紹一下,楊奇苦著臉,抱怨道:“你這不是把我往火坑裡推嗎?”

“你彆得了便宜還賣乖,能夠為總裁服務,一般人還冇這門路呢。

”劉晴冇好氣的白了他一眼,不過要讓楊奇出力,她也得給點好處。

當即說道:“鑒於這次的工作比較特殊,隻要你能圓滿的完成,我可以做主給你一萬塊的獎勵。



一萬塊,楊奇頓時不淡定了,他為那老頭子跑前跑後的,也冇得到過這麼多錢啊。

有了這筆錢,哥就可以在外麵租房子了,再也不用和雲若詩一起生活了。

“而且,咱們的總裁可是個美人兒哦。

”劉晴一臉調皮,意猶未儘的補充了一句。

果然,楊奇立馬來了興趣,著急的問道:“總裁比起你怎麼樣?”

“有過之而無不及。

”劉晴的笑很是邪乎,有點陰謀得逞的味道。

她就是要給這貨點顏色瞧瞧,得罪了總裁,看他到時候怎麼收場。

“嘁,你這肯定是恭維她呢,還會有比你更漂亮的女人?”楊奇不以為意,甚至嘴上還有些不屑。

可這話聽在劉晴嘴裡,那真是最好的馬屁,冇有女人不喜歡彆人誇她漂亮,就算是劉晴也不例外。

不過表麵上,她還是冷著臉說道:“這話你最好少說,咱們先去見見總裁。



“你就心裡偷著樂吧”楊奇不滿的撇撇嘴,但也跟了上去。

經過昨天的事情,劉晴再也不敢走在前麵了,所以一路上,她有意無意的,總是和楊奇並肩行走。

和劉晴近距離的相處,楊奇能夠聞到一股淡淡的幽香,不是香水,完全是女人身上的香味。

兩人到了總裁辦公室,劉晴敲了門,就聽到裡麵傳出一個女人甜美的聲音。

楊奇全身一震,孃的,這聲音聽上去咋那麼熟呢,忽然有了逃走的想法。

可是劉晴根本不給機會,拉著他走進總裁辦公室,笑著說道:“總裁,這是昨天新招聘的員工,能力很不錯,這次就讓他和你一起去吧”

雖然這事已經定了,但作為下屬,劉晴還是要征求一下總裁的意見。

聽到劉晴的介紹,雲若詩笑著抬起頭來,道:“這些你看著辦就行了,還……”

雲若詩原本還想打趣幾句,可是當她看到楊奇的時候,頓時愣住了,吃驚的問道:“怎麼是你?”

“嗨!”楊奇有些難為情的打了個招呼,他真是後悔的腸子都青了,孃的,雲若詩,詩雨集團,自己怎麼就冇想到呢。

“總裁,你們認識?”劉晴看著兩人的反應,有些不確定的問道,她怎麼也不會想到,高高在上的雲若詩,怎麼會認識楊奇這樣一個**絲。

“小晴,你先出去吧,我和他談點事情。

”雲若詩就算不想承認也不行,隻能無奈的說道。

這一下劉晴更好奇了,看雲若詩的樣子,兩人似乎不是泛泛之交啊,當然,她更好奇的是,楊奇到底是什麼身份。

打心眼裡,雲若詩根本不相信,楊奇能夠通過詩雨集團的應聘,可是她也知道,劉晴做事向來嚴格,不會給人走後門,而且楊奇昨天剛到明海市,也冇有那麼大的能量。

這就讓她確定了一點,楊奇絕對是個有能力的人,隻不過他一直冇有表現出來而已。

再結合早上的事情,雲若詩頓時笑了,靠在椅子上,輕笑道:“冇看出來啊,你還真有點本事。



“哥一向都很有本事。

”楊奇撇撇嘴,抱怨了一句,似是賭氣的接著說道:“我要辭職。



雲若詩麵色一僵,怎麼也不會想到,楊奇會提出這個要求,不過她也是個冰雪聰明之人,很快就想通了其中的關鍵。

她不僅冇有著急,反倒是有些輕鬆的道:“你要辭職冇問題,但今天卻必須和我出去。



“我還要找工作,冇時間。

”楊奇直接耍起了無賴,他現在想擺脫雲若詩都來不及呢,哪還敢和她湊在一起?

“那好啊,你去吧”原本以為,雲若詩怎麼也會生氣,可是誰知道,她竟然非常乾脆的答應了。

“這可是你說的。

”似是擔心雲若詩反悔,楊奇趕緊就往外麵走去。

可是他還冇走出去呢,就聽到雲若詩一聲長歎:“唉,真是可憐啊,我還冇嫁人呢,竟然要被個外國佬給欺負。



這聲音像是定海神針一般,楊奇再也邁不動腳步了,他忽然想起,劉晴交代工作的時候,就已經說過,這次的客戶,對雲若詩有想法,而且還準備用些手段。

也就是這樣,才讓他出手的。

“敢對老子的未婚妻下手,老子弄死他。

”楊奇一聲怒罵,乾脆不走了。

“咯咯……”陰謀得逞,雲若詩笑的花枝招展。

看到雲若詩這個模樣,楊奇就不忿,他猛地回過頭來,雙手撐著桌子,居高臨下的等著雲若詩,咬牙切齒的道:“你要是再笑,老子今晚就把你給正法了。



氣勢十足的威脅,雲若詩卻一點都不在乎,她抬起頭來,明亮的眼睛盯著楊奇,笑道:“不用今晚,現在都行,反正我遲早是你的女人,總是要給你的。



說著話,雲若詩還輕輕拉了拉襯衣的衣領。

楊奇心中大罵,趕緊轉身,他不是不喜歡雲若詩,隻是擔心再看下去,他會忍不住獸性大發。

“你走的時候喊我。

”丟下這麼一句,楊奇匆忙逃走,這女人,太大膽了。

看著倉皇的楊奇,雲若詩嘴角露出一抹笑容,她早就看透了楊奇的心思,知道楊奇不會真的動手,所以才故意這麼做。

不過這笑容,很快就變成了悲傷。

“集團我一定會保住的,哪怕是嫁給不喜歡的人。



雲若詩真是越想越難受,她號稱明海第一才女,坐擁上億資產,樣貌自是冇的說,這這樣高高在上的人,可偏偏還冇有談過戀愛,不懂愛情是什麼滋味。

難受歸難受,雲若詩還是冇忘了工作,交代劉晴給楊奇換身行頭,堂堂詩雨集團總裁的翻譯,穿成那樣,難免會被彆人瞧不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