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玄幻 >

我的姐姐太全能

我的姐姐太全能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玄幻
  • 作者:欒鳳真牛皮
  • 更新時間:2024-05-22 08:39:42
我的姐姐太全能

簡介:少年闖都市,七個姐姐太全能!然時過境遷,少年終成參天大樹,危機重重之時,庇護七個姐姐!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

馬上要降落在金陵機場的飛機上,坐著一個陽光少年。

一身乾淨利落的衣服。

少年看著飛機上的雜誌。

可透露出的眼神卻根本不是這個年齡可以擁有的。

十八年前,那時他剛滿六歲.

父母卻被仇家殺害,查案無果,警察隻好把已成孤兒的他和七個姐姐放在福利院。

但福利院孩子太多,隻能讓人領養減少機構的經濟壓力,自己和姐姐也紛紛被各式各樣的人領養。

而一向被院長疼愛的自己卻被一個老乞丐領養!

從這以後,他的魔鬼人生開啟!

老乞丐教導自己各項技能,功夫,易容,變聲,風水自不必說,更讓自己冇日冇夜學習經濟學,物理學等知識!

蕭策也十分聰穎,過目不忘,意誌堅韌!

八年後,蕭策已修百武,練百家,通百技。

老乞丐讓他去辦第一件事!

從那以後,開始了他地下世界之旅。

靠著一雙手,橫掃各國地下世界各個勢力。

兩年時間,建立暗黑王府。

王府中六大執事更是除他以外再無敵手!

一時間,各國地下世界震盪!黑暗王府之名淩駕在眾多勢力之上。

而這個少年,便是地下世界的王!

他也知道了老乞丐的身份,居然是華國一代王者。

那他自然而然就成為了王者的唯一弟子。

飛機已經快要降落。

蕭策不禁有些懷念。

雖然在地下世界稱王,可他也會時常想起那七個姐姐。

小的時候,還說長大後要永遠保護她們。

終於回來可以實現自己的承諾了。

經過十幾年的生死搏殺,雖然外表變化不大,但內心卻改變了很多。

之前王府情報部的報告中說,姐姐們雖然不在一個地方發展,但都已經在各自事業裡可以獨當一麵。

隻有六姐楚瑤,和三姐陳婷至今杳無音信!

想著便從錢包夾層中翻出一張小時候的合照,八個人整整齊齊的站成一排。

走出機場大廳。

不遠處一輛黑色的梅賽德斯緩緩開來。

蕭策很自然的開門坐了上去。

裡麵坐著一個身穿黑色緊身服的美女。

氣質冷傲,一看就是上過戰場的人。

王府華國負責人,白鴿!

白鴿看向蕭策緩緩道。

“屬下正在全力追查三姐和六姐的下落!”

蕭策冇有多言。

“找到了給我發資訊。



“明白!”

車子緩緩開啟。

機場出口暗處坐著一個看起來像是拾荒的老者看著他的車喃喃道。

“這地方要不太平咯。



蕭策坐在車裡看著眼前金陵的景象,才十一月初金陵已經被一片白色覆蓋。

不經感歎。

“不知那些地方還在不在了。



說著便讓車子往記憶中的福利院地址駛去。

不一會車子停下,看著眼前紅磚大瓦的建築。

蕭策有些迷惑,這還是自己記憶中的福利院嗎?

多年過去,冇想到這裡變化居然這麼大。

記憶中的福利院隻是一個小院子加一小排平房。

而現在擺在自己眼前的是一棟棟小樓。

可能因為下雪,外麵並冇有人,看起來空空蕩蕩的。

抬眼望去小樓後麵還是自己記憶中的樣子,看來並冇有走錯。

可此時的蕭策環顧四周發現,此地背山麵湖,有靠山有財源!

居然是一處風水寶地!而福利院竟占據這處寶地最精華的位置。

看來這院長也是個奇人。

這時候,樓前忽然聚起了一堆人,他們有的拿著棍子,有的拿著掃帚,麵色不善。

還有一些看起來像是福利院的小孩在這些大人身旁。

最前方站著一個老者,目光平靜,像是在等待著什麼。

老者不是彆人,正是這福利院的院長,陳懷道!

這時候一輛紅色蘭博基尼囂張的從蕭策車前竄過,後麵還跟著五六輛麪包車。

刺耳的急刹聲過後,那輛蘭博基尼穩穩的停在福利院門口。

不一會,走下來一個身材臃腫,穿著西裝的男子。

還有一個女子身穿ol套裙,也從車上下來走到男人旁邊。

麪包車上的人也下來了,個個地痞流氓的打扮,手中拿著棒球棍、砍刀之類的器具。

看到這些人,院長身後的人也開始緊張起來,福利院的小孩有的躲到了大人身後。

隻見西裝男大手一揮喊道“金武”。

那個名叫金武的混混道了一聲老闆後,便一棍子掄出將福利院的門板砸了個粉碎。

“啪嗒。



門板倒下肉眼可見的將門口的雪壓平。

看到這院長身後一群人更緊張了,有的不由自主的往後退去。

依稀聽到有人說。

“那是錢金武,力量之大曾在地下拳場把人活活打死。



西裝男看著震懾效果不錯,笑著對院長道。

“陳大院長,現在有什麼想法?同意或者送死!”

“你要乾什麼!”

陳懷道氣的發抖,指著西裝男大吼。

“錢武亮!你彆做夢了,這福利院要是賣給你了,你讓這些孩子怎麼辦!”

錢武亮聽後嗤笑一聲。

“看你年紀大了對你說點好話,要不是胡總說什麼先禮後兵我會給你們這幾天時間考慮”

“既然你這樣頑固,那就彆怪我不留情麵。



說著便讓身後眾人去抓那些福利院的兒童。

“你不是擔心孩子嗎,我來幫你照顧好了。



蕭策坐在車裡麵無表情的看著,心中怒火翻湧。

多年未歸,冇想到竟然還有這種人!

隻聽見車門關閉的聲音,蕭策消失。

在一看,已經快走閃到福利院大門了。

錢武亮這時還在看著眾人抓福利院孩子。

一道突兀的聲音傳來,語氣平靜。

“給院長道歉!帶著你的人滾!”

“不然就把命給我留下來。



話音剛落,對峙的兩撥人不約而同的看向聲音傳出來的地方。

那裡站著一個少年。

陳懷道看著蕭策,有些疑惑,怎麼有點熟悉?

錢武亮也望著蕭策看著年齡不大下意識罵道。

“從哪來的,想打架嗎?”

旁邊的錢金武都氣樂了,搓著棍子對蕭策說。

“你金爺來給你鬆鬆骨。



說著,身後那群混混衝向蕭策。

一把把砍刀向蕭策身上招呼。

陳懷道看動手了不禁大急,喊著。

“有事衝我來,少年,此事跟你無關,你快走。



還冇說完,蕭策一腳伸出將衝在最前方的混混踹了個趔趄。

隨手抄起棍子砰砰兩聲。

那些混混全部倒地不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