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玄幻 >

我被天神少年惦記的那些年

我被天神少年惦記的那些年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玄幻
  • 作者:萬物由來
  • 更新時間:2024-05-22 08:36:01
我被天神少年惦記的那些年

簡介:許願也不清楚自己怎麼就被小自己八歲的乖侄兒給惦記上了。白簡行:我不叫你姑姑行不行?許願:不行。白簡行:那你能不能抱抱我?許願:不能。白簡行:我想跟你在一起。許願:可以,前提是太陽打西邊出來。翌日,一輪紅日從西邊天際緩緩升起,少年淩空而立,周身璀璨星河緩緩流淌,宛如天神現世,笑容和煦:姑姑,說話要算話哦。許願:……。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

一天天

勁兒勁兒的

老宮啊老宮

你說你裝什麼裝啊

等我找



找到下家

老孃我還就不伺候了

許願一身酒氣

打著嗝

腳步踉蹌走進電梯

按下頂層鍵

等了一會兒

門卻遲遲未關

掀開眼皮

用力按住關門鍵

白簡行走進電梯時

就看見許願一雙高跟鞋歪七扭八

身體斜靠著牆壁

長指猛戳按鈕

表情時而猙獰

時而怪笑

十分怪異

少年清俊的臉沉了下來

蹙了眉

黑瞳湧起莫名的情緒

目光停在了許願那張染著酒暈的臉上

但僅僅一瞬

便挪開了視線

神色淡漠

麵對著電梯合上的門

目光微斂

眼觀鼻鼻觀心

試圖忽略那個醉酒女人的存在

可能是折騰累了

許願閉著眼轉過身

背靠著牆壁

小臉微仰

迎上頭頂灑下的燈光

淡妝下的臉神色懶倦

卻柔美的令人心驚

周遭的安靜

將許願胸膛裡那股醉酒的沉悶感襯托越發明顯

她扯了扯衣領

然後深呼吸

汲取著氧氣

白簡行覺得有一股細軟的風噴上頸項

卷著絲絲幽香

引得皮膚陣陣顫栗

他將肩上的書包提了提

校服拉鍊猛地拉到頂部

但也隻遮住了一小半脖子

那道女人的氣息依然極其富有節奏

一下又一下的拂動著他

撩撥著皮膚表層那些細密敏感的絨毛

特彆是此時此刻

安靜靜謐的空間裡

那微癢的感覺被放大了許多

陣陣酥麻如同電流

激起身體各處的敏感

直搗那處隱秘的頂端

垂頭沉睡的某物逐漸昂起了腦袋

無法抑製的膨大起來

少年整個人都僵硬了

白皙俊臉上的淡漠神色逐漸變得古怪起來

實際上

他十分嫌惡自己的身體反應

可是他能怎麼辦

他控製不住啊

而此刻的許願

與他近在咫尺

毫不知情對麵那人正在遭受著怎樣的天人交戰

她閉著眼睛大口吸納著空氣

吐出飽含酒精的濁氣

密閉的空間裡充斥著令人迷醉的氣味

不難聞

甚至有些好聞

少年緊抿薄唇

輪廓鋒利的喉結輕輕滾動

麵容依舊清朗沉寂

隻微微透著一抹潮紅

他閉了閉狹長的眼眸

額角隱隱冒出一層薄汗

像是在極力壓製著什麼

即便如此

那餘光卻忍不住掃向一旁的始作俑者

女人的襯衫被解開了一粒扣

隻露出了一節細長脖頸

造型保守

但在少年看來卻有些刺眼

他的目光順著那雪白緊緻的皮肉

一路向下

是被裹在布料裡的輪廓線條

小巧

流暢

勻稱

白簡行猛地閉上眼

輕咬舌尖

刺痛伴隨著一股淡淡的血腥味在口腔漫開

這纔將趨近迷醉的理智拉回來了一些

這是他第一次仔細去看一個成年女人的身體

卻不知

就是這第一次

令他隱匿於內心深處的病態慾念悄然瘋漲

後來不知從什麼時候開始

在少年安靜乖巧的表象下

存在了一個瘋狂而邪惡的內心

一個令他感到陌生的靈魂

一麵是道德的約束

一麵是內心真實的渴望

二者相悖

極限拉扯

而那都是後話了

此刻

他隻覺得難受

很難受

下體的脹痛令他的呼吸都變得紊亂起來

電梯

數字平穩跳動

爬的很慢

但也快了

堅持一下

到家就好了

深呼吸過後

許願終於舒服了些

旋即又微微蹙眉

鼻尖似乎嗅到一抹熟悉的氣息

處於渙散的意識逐漸歸攏

她努力掀開沉重的眼皮

少年好看的側顏映入眼簾

侄兒

果然是我乖侄兒

香香的

跟小時候

一模一樣

許願的笑

冒著傻氣

再無清醒時的穩重自持

醉意朦朧的杏眼眯成一道月牙兒

閃爍著亮晶晶的光芒

大喇喇的望著他

白簡行卻氣的牙癢

果然冇白疼你

這麼晚了

還知道來接老姑回家

乖侄兒惦記姑姑呢

乖啦

她挪動腳步

倚在了白簡行麵身前的電梯門上

笑眯眯的看著他

拍了拍他的肩膀

一副我十分滿意的表情

許願的靠近令白簡行整個人就是一僵

隨後不動聲色調整衣服

將褲間那團可疑的隆起平整進寬大的布料裡

他表現的滴水不漏

目光掃過女人那雙小鹿般清澈的眼眸時

內心愈加鄙夷

好比深藏體內的邪惡種子暴露在了陽光下

恰好遇上了那個種下種子的人

好在這女人此刻處在醉酒的狀態

白簡行懶得去理她

要知道

他可不是來接她的

之所以這麼晚回家

原因要追回到三小時前

王不染打給他的那通

詐騙

電話

將洗了澡準備睡覺的他騙去了一場無聊的同學聚會

回來的時候

恰好看見倚著車門給代駕轉賬的許願

就鬼使神差的

候在電梯前

等著她了

白簡行冷著臉

一言不發

整個人繃得筆挺

他實在不喜看見這樣的許願

醉酒

晚歸

還動手動腳

然而

轉換一下視角

此刻許願眼裡白簡行是絕對是帥氣可愛的好侄兒

漂亮俊秀的臉蛋

瘦瘦高高的個子

整個人渾身散發著一股青春洋溢

積極向上氣息

著實令身為姑姑的她心安不已

給姑姑做便宜兒子吧

我疼你小

你養我老

我不結婚

結婚不好

得伺候彆人

得生孩子

生孩子很痛的

許願染著潮紅的臉湊了過來

五官用著力

表情誇張

隻是配上那清透的似乎彈指可破的皮膚

居然顯得十分的靈動可愛

用懵懂迷茫的目光直視著他

像是蒙著一層細膩的白紗

較真般朝他眨了眨眼

晶瑩澄澈

夾雜著一抹蠢萌的精明感

白簡行心頭一顫

那捲翹的睫毛恰好刮過他的下巴

引起陣陣顫栗

他的身形微微一僵

整個人燙的像是要燃燒起來

此情此景

他說不出來哪不對

可就是哪哪都不對

你能想象嗎

一個女人

要從那麼狹小的產道

生出一個孩子

或者給你肚子上劃開一道大口子

取出孩子

然後縫上

那畫麵

簡直不感想

女人柔軟的指尖細數著各種生孩子的壞處

一下有一些輕點在他肩頭

細膩輕柔的聲音持續不斷的輸出著

少年的臉卻已經紅到了耳根

脖頸

他的腦海不斷迴盪著

狹小產道

四個字

至於其它的

則被大腦自動忽略



怎麼能對自己說這些東西

少年一雙潔白修長的手捏緊了又鬆開

循環往複

他雙目緊閉

麵色稍顯平靜

但不安跳動的眼皮將他此刻的隱忍難耐

暴露無疑

也不知過了多久

電梯抵達頂樓



緩緩停住

白簡行緩緩吐出一口濁氣

欲出電梯時

卻被兩道柔軟細膩的觸感擠住臉頰

還冇來得及反應

就見一張白皙素淨的臉朝自己湊了過來

撅著紅唇壓上了他的臉頰肉

不回答就是默認了

說好了哈

要給姑姑做兒子

契約蓋章

不許反悔

眼前女人的神色自然大方毫無扭捏

聲音卻是輕柔的

堅決的

命令式的

緩緩傳進他的耳廓

少年如石化了般

僵住了

時間似乎停滯了

像是有什麼東西在腦海裡炸開

將所有偽裝出來的東西轟然粉碎

神經裡似乎有著某種混響

十分嘈雜

像極了幼時溺水的聲音

臟器劇烈搏動

隱約有破膛而出的架勢

下一刻

白簡行如同一顆紅透的番茄

邁著淩亂的步伐

長腿亂飛

落荒而逃

而始作俑者

許願

此刻卻眉目彎彎

笑意圓滿

腳步跌宕地跟了出去

一個醉酒的女人

一腦袋混沌的

漿糊

連控製自己行為的能力都難以具備

哪裡還能注意到他人的異樣

淩晨

點的夜

黑如墨

涼如水

白簡行從浴室出來的時候

許願已經躺在客廳沙發上呼呼大睡了起來

高跟鞋是被甩掉的

茶幾和地板上各躺著一隻

睡姿也是極其辣眼

穿著包裙的長腿岔開著

一隻搭在靠枕上

一隻還拖在地上

許願這雙腿生的十分好看

骨架纖細修長

皮肉均勻流暢

膚質雪白細膩

在朦朧燈光的輝映下

那質地

比美味香甜的牛奶雪糕更令人食指大動

任誰看了都想要嘗上一口

少年白皙的臉冷冷的

臭臭的

身體像是被施了定身咒

怎麼也邁不開腿

甚至挪不開眼

他緩緩緊握雙拳

輪廓清晰的骨節泛著白

閉上眼睛

終於將沙發上的旖旎之色隔絕開

可是腦子裡卻開始浮現一些香豔的畫麵

那些畫麵還是暑假那會兒

王不染拉著他看的小電影

螢幕上的一男一女不著寸縷

緊貼著彼此

機械重複著某些不雅動作

他隻覺得十分噁心倒胃口

冇幾分鐘就轉頭打遊戲去了

而此刻

當那些畫麵再次出現在腦海

卻是美不勝收的

像是沾染了旖旎的芬芳

令人迷醉其中

隻因為

那女主被大腦自動切換成了姑姑

而男主

是他自己

可恥

小腹冇由來的緊了又緊

剛剛被涼水衝下去的邪火似乎又竄了上來

瓷白俊美的臉再度燒了起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