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玄幻 >

為了弟弟,媽媽親手劃爛我的臉

為了弟弟,媽媽親手劃爛我的臉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玄幻
  • 作者:鬱三止
  • 更新時間:2024-05-22 08:39:32
為了弟弟,媽媽親手劃爛我的臉

簡介:為了弟弟,媽媽親手劃爛我的臉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

弟弟體弱多病,算命先生對我媽說如果姐姐的臉上不留疤,弟弟會養不活。

為此,我媽將我綁了,拿刀在我臉上劃出兩道深可見骨的口子。

因為臉上疤痕醜陋,我從小受人嘲笑被人霸淩。

好不容易熬到工作賺了錢,我想去做祛疤手術。

結果我媽說我是想害死弟弟,聯合弟弟將我從樓上推下。

死後我重生回到12歲時,我媽帶著弟弟去看算命先生的那天。

1

我是在自己家的老房子裡醒來的。

看著鏡子裡自己12歲時稚嫩的臉,我欣喜若狂。

大中午的,家裡冇人。

鄰居嬸嬸過來我家敲門:

“瑩瑩,你睡醒了來嬸子家吃飯,你弟弟又生病了。

你媽帶著他找人算命去了,估計晚上纔會回來。



什麼?

今天就是我媽帶著弟弟去算命的日子?

我心頭一跳,開門出去往外跑。

“嬸嬸,你先吃飯不用等我,我想去找我爸爸。



兜裡剛好有一塊錢坐公交。

我憑著記憶找到我爸的工作單位,跟前台叔叔說我找人。

直到我爸急匆匆下樓來接我。

看到他疲憊但充滿慈愛的臉。

我纔有種真的活過來了實感。

算起來,上輩子自從他死後,至今我已經有14年冇見過他。

弟弟出生後,我媽逼著我爸多掙錢買車買房給弟弟存老婆本。

我爸一向很聽我媽的話。

為此冇日冇夜地加班工作,隻求多拿點工資回家。

結果在過年之前他就因為過勞猝死在工位。

他到死都不知道弟弟不是他親生的孩子。

而是媽媽和外麵的有婦之夫偷情來的。

而且在他死後,冇有人護著我,也冇有人能約束我媽。

她將我綁在家裡,拿刀往我臉上狠狠劃下兩道深可見骨的傷口。

又在我痛得大哭大叫時,不顧我的痛苦,拿針將我臉上的傷口縫得歪歪扭扭。

要不是鄰居聽到我慘叫衝進來將我送去醫院。

我估計我會死在我媽手上。

她對我下這麼毒的手,卻冇有受到任何懲罰和指責。

因為她對外裝可憐哭訴說:

“家裡男人死了,我受不了這個打擊一時走了極端。

我是想著把姐姐弟弟送下去後,自己一刀抹了脖子一起去見他們爸爸。



周圍人同情她喪夫後一個人拉扯兩個孩子。

覺得她被生活壓力逼瘋了也情有可原。

2

後來我經過醫院搶救活了下來,臉上卻永遠留下兩道扭曲猙獰的疤痕。

因為這個疤,同學們不敢靠近我,私底下還偷偷取笑我。

甚至有些男同學拿石頭丟我,罵我醜八怪叫我滾遠點。

我在學校和在生活裡都冇有朋友,孤僻的長大。

直到26歲,我大學畢業四年,手上終於存了點錢。

於是我想著去做祛疤手術。

擺脫這個讓我成長得痛苦不堪的傷疤。

可是我媽聽我說了我的打算後,情緒激動的反對。

也是那個時候她說漏嘴,我才知道她用刀劃傷我臉的真正原因。

是因為算命先生說我弟弟總是生病,源於我這個姐姐礙了他的氣運。

如果我臉上不留疤破壞掉我的磁場。

那我弟弟會養不活。

她是為了弟弟,毀了我的臉。

也是為了弟弟,在我無數次哭著求她帶我去修複臉上的疤痕時,一臉冷漠地拒絕。

她說:“家裡的錢都是你爸留給你弟弟的,我不可能浪費在你身上。



得知真相後我氣得發抖,大罵她封建迷信,堅持說要去做祛疤手術。

她卻覺得我是想害死她兒子,叫上弟弟一起將我推下23樓。

好在上天給了我重來一次的機會。

讓我回到爸爸還活著,我的臉還好好的時候。

這一世我不會再讓爸爸被我媽PUA至過勞死。

我還要讓我媽和弟弟得到她們該有的下場。

從回憶裡回神,我撲進爸爸久違的懷抱嚎啕大哭起來。

“爸爸,我好想你。



自從他死後,我受了好多委屈卻再也冇人為我撐腰。

無數個被人欺負被媽媽打罵的時刻,我都很想他能再醒來抱抱我。

我爸溫柔地摸摸我的頭頂。

“瑩瑩乖,爸爸忙完就回家陪你,媽媽和弟弟呢?”

我哭喪著臉故作不高興的樣子說:

“我不想要弟弟了,今天我在外麵玩,有個叔叔說媽媽不愛我隻愛弟弟,因為弟弟是他的孩子。



我爸臉上的笑容凝固。

“什麼人在孩子麵前亂開玩笑?瑩瑩彆信外麵的人亂說,弟弟就是爸爸媽媽的孩子,以後會跟爸爸一起保護你。



3

見我爸冇有因為我的話懷疑什麼。

我想了想,繼續說:

“可是弟弟的眼睛跟那個叔叔一樣是這樣往下的。



我伸手在自己眼角下扯了一下,又接著往上拉著眼角說:

“我和爸爸還有媽媽都是這樣往上的。



這下我爸有些沉默了。

基因是不會說謊的。

我們家除了弟弟,確實冇人是下垂眼。

他麵上帶著思索的神情問我:

“那個叔叔你記得是哪家的嗎?”

我點點頭:“記得,是經常跟蛋糕店阿姨在一起的那個叔叔。



我爸看樣子是在心裡起了懷疑。

他跟我約定:“今天的事作為我們兩個人的秘密,先不告訴媽媽好不好?”

我自然答應:“好!”

回家後我媽和弟弟已經在家了。

四歲的夏南一如記憶裡那樣討厭。

正在撕扯我放在桌子上寫了一半的暑假作業。

我媽看見了卻不阻止。

還是我爸提著他的衣領把他拎開教育他:

“姐姐的作業本不能亂動。



夏南眼眶泛紅,在我爸手裡使勁掙紮撲打。

“媽媽幫我,爸爸欺負我。



我媽三兩步衝上來打開我爸的手將夏南護在懷裡:

“南南這麼小能懂什麼?不就是本作業,真撕爛了重新做就是了。



她對我和夏南的態度真的明顯不一樣。

因為她不喜歡我爸,連帶著也厭惡我。

我爸之前以為她會這樣是因為有點重男輕女。

於是他加倍對我好,補償我心裡的落差感。

但是在聽我說完關於弟弟的那些話後,他現在開始有了彆的猜測。

我媽當初因為是被家裡逼著相親跟他在一起的。

其實他自己心裡也清楚,我媽一直嫌棄他老實無趣不懂浪漫。

懷疑的種子一旦種下,就會越來越大。

4

晚間睡覺前,我偷聽到我媽跟我爸談話。

她說:“我今天帶南南去算命,人家說南南體弱多病是被瑩瑩礙著氣運了,要想解開的話必須讓瑩瑩臉上留疤。



我爸有些生氣的說:“封建迷信你也相信?瑩瑩一個女孩子,怎麼能讓她臉上留疤。



我媽聽起來比我爸更生氣:

“你凶我做什麼!你想清楚兒子纔是你們老夏家的香火,我還不是為了你們家後繼有人。



我爸深深歎了口氣說:

“我家又冇有皇位繼承,女兒兒子在我心裡一樣重要,讓瑩瑩留疤的話你以後不許再說。



早上我醒得早,迷迷糊糊見到我爸進了房間。

他走到夏南睡的那張床邊,在熟睡的夏南頭上拔了幾根頭髮。

他本來都走出門了。

又折返回來將裝睡的我抱在懷裡帶著一起走。

我心裡酸酸澀澀的。

他肯定是想著我媽昨晚的話,怕我媽真的對我做什麼,不放心將我一個人留在家裡。

有爸爸在真好。

我也是有人疼愛的小孩了。

一直到我爸帶著我上了車,我才揉著眼睛裝作睡醒的樣子。

“爸爸,我怎麼在車裡呀?”

我爸揉揉我的臉:

“你最近表現很乖,爸爸今天去市區辦事,辦完帶你去遊樂場玩。



我們先到了親子鑒定中心。

我爸將夏南的頭髮和自己的頭髮遞給工作人員時,得到了一個白眼。

“你這女兒一看就是跟你一個模子刻出來的,你來鑒定也不怕傷了老婆孩子的心。



我爸苦澀一笑:“我這個鑒定不是和我女兒做的,你們這裡多久出結果?”

工作人員說:“一般情況下5天出結果,你要是急的話,交兩千加急費明天就能出。



我爸補交了加急費用後,遵守承諾帶著我去了遊樂場。

一直玩到晚上,他冇有帶我回家。

而是直接在市區定了個酒店住下。

我媽打電話來問:

“你今天發工資怎麼冇把錢轉到我卡上?我給南南看好了一傢俬立幼兒園,就等著你拿錢回家給他報名了。



她一點也不關心我爸帶著我出來這麼久為什麼還不回家。

張嘴就是要錢給夏南花。

我爸說:“今天出差了一趟,明天回家給你吧。



掛電話前我媽還在叮囑:

“你帶著瑩瑩出門可彆給她亂花錢,為了培養兒子以後花錢的地方多著呢。



我爸實在不解,他問我媽:

“你偏心是不是太過了,瑩瑩也是你生的,怎麼南南能花錢她就不能花了?”

我媽還是那一套說辭:

“我還不是為了你家著想?女兒是要嫁出去的人,隻有兒子的後代纔會跟你姓傳承你家血脈。



“你現在不好好對南南,他長大了要是怨你我可不會幫你說話。



我爸冇再應聲,沉默著掛斷了電話。

5

白天玩得太累,第二天我睡到中午才醒來。

我爸佝僂著背坐在床邊,手上拿著他在我睡著時自己去取的鑒定報告。

他臉色有些灰暗。

發現養了四年看著長大的孩子不是自己親生的。

這件事給他的打擊應該很大。

“爸爸。



聽到我的聲音,我爸重重抹了一把臉,問我:

“瑩瑩,要是媽媽做錯了事,你希望爸爸原諒她嗎?”

我問:“那爸爸,你想原諒媽媽嗎?”

我爸搖頭:“不想,但是爸爸不原諒的話,以後你就隻能跟爸爸一起生活,媽媽和弟弟會離開。



聽他的語氣,好像我要是說原諒。

為了給我一個健全的家庭,他願意忍了這頂綠帽。

我咬著手指頭故作思考了一會兒說:

“媽媽不喜歡我隻喜歡弟弟,但是爸爸最喜歡我,我願意以後跟爸爸生活。



見我冇有對我媽的不捨情緒。

我爸鬆了一口氣,神情堅定了一些。

他帶著我回家,我媽開門的時候一臉怒意,上來就質問:

“你這個月的錢呢?這一天都快過去了怎麼還不轉給我?我給南南看好的那個幼兒園這兩天可就截止報名了。



我爸淡淡道:“冇錢你可以去找他爸要。



我媽臉色一僵,隨後一臉怒意瞪著我爸,大聲嚷嚷起來:

“夏成明你說什麼呢?你不就是南南的爸?”

果然,人在心虛的時候會下意識提高音量。

我爸指著夏南的眼角說:

“我當不起他爸,我們家可冇有下垂眼基因。



我媽一向在我爸麵前放縱脾氣慣了,聞言一巴掌甩在我爸臉上。

她氣得渾身發抖眼眶含淚:

“你是什麼意思?南南隻是一時冇長開而已,我好好跟你過日子,你就這樣疑神疑鬼來羞辱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