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玄幻 >

徒惹相思

徒惹相思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玄幻
  • 作者:雲歸
  • 更新時間:2024-05-13 22:27:48
徒惹相思

簡介:十五歲那年,我成為整個京城所有少女最羨慕的人。隻因我原本紈絝風流的未婚夫一夜之間浪子回頭。他筆落驚風雨,詩成泣鬼神,一躍成為京城第一大才子。最最關鍵的是,他不顧眾多佳人表白,一心要許我一生一世一雙人。所有人都說,我走了大運。隻有我知道,他根本不是“他”。

開始閱讀
目錄
精彩節選

-

十五歲那年,我成為整個京城所有少女最羨慕的人。

隻因我原本紈絝風流的未婚夫一夜之間浪子回頭。

他筆落驚風雨,詩成泣鬼神,一躍成為京城第一大才子。

最最關鍵的是,他不顧眾多佳人表白,一心要許我一生一世一雙人。

所有人都說,我走了大運。

隻有我知道,他根本不是“他”。

1

“唔……”我緊緊抓住岸邊的水草,努力從水裡冒出頭來。

下一秒,卻被人用腳狠狠踩了下去。

如此反覆。

杜蘭夕被人簇擁著站在岸邊,冷眼欣賞著我狼狽的樣子:“陳相思,這僅僅隻是開始。

你若識相,就早些主動退了和行雲公子的婚事。



“行雲公子品行高潔,之所以對你有些不同,也不過是因為你家不要臉賴上他,讓你成了他的未婚妻而已。



“你這種下賤之人,怎麼配得上行雲公子。



鼻腔和眼睛一陣刺痛,我掙紮的力氣越來越小,越來越小。

“住手,你們在乾什麼!”在我以為自己快要死掉時,一道如同天籟般的聲音出現。

2

再次醒來時,入目是陸行雲略帶疲憊的睡顏。

許是察覺到我的注視,他很快清醒過來,看向我的目光驚喜又愧疚:“相思,你醒了!對不起,我不該邀請你去賞花會又冇保護好你。



“杜家的小姐所作所為未免太過惡毒。

你放心,我已經跟杜家稟明她所做的一切,勢要為你討個公道。



我搖了搖頭,扯出一抹笑來:“這不怪你,你又不知道杜小姐會做這些。



見他還要再說,我連忙轉移話題:“好了行雲,我餓了,我想吃林嬤嬤做的混沌了。



“你呀……那你再睡會兒,等會兒混沌做好了,我給你端過來。

”他笑著歎了一口氣,連忙起身吩咐仆人。

我看著他離去的背影,幸福地笑了。

第一次,我開始感激那個那個處處針對我的母親。

我和陸行雲,原是八竿子打不著的。

我們的婚事,也是在十歲的陸行雲救了八歲的我後,被母親硬生生賴上去的。

彼時母親帶著我和六歲的雙胞胎弟妹一起去參加彆人家的賞花宴。

妹妹看中了池塘裡的一朵荷花,非要我去摘。

趁著我摘花的功夫,身後伸來一隻手,緊接著我就落了水。

再醒來時,我渾身濕透地躺在岸邊,旁邊是一個皮膚很白、長得很漂亮的小哥哥。

母親拉著一雙弟妹,正在同另一個衣衫華貴的夫人爭執。

後來我才知,母親藉口小哥哥陸行雲毀了我的清白,非要那家人負責。

最後,婚事是定下了,我也因此成了恩將仇報的白眼狼代表。

那些同齡的孩子,都在父母的教導下離我遠遠的。

唯一肯理我,帶著我玩的,隻有陸行雲。

可隨著年齡漸長,陸行雲明白了當初的事情,開始討厭我。

打架遛馬,吃喝嫖賭,陸行雲樣樣俱全。

陸家藉口子孫不孝,多次來退婚,母親卻始終不同意,說我冇了陸行雲會死。

陸家氣憤又無奈,隻好一直拖延,決口不提成婚的事情。

年過十五的我也成了全京城的笑話,所有人都鄙夷我不知廉恥、攀附權貴。

三個月前,陸行雲在青樓翻窗子時不小心落了水,昏迷了整整三日。

大夫說,若是第三日還不醒,便要等著辦喪事。

可即便是如此,母親還是要逼著我討好陸家,甚至說出哪怕陸行雲死了我也要嫁過去的話。

我那時不明白,同是女兒,為什麼母親對我和妹妹的差距如此之大。

一度絕望到崩潰。

3

幸好,上天還是厚待我的。

第三日的時候,陸行雲終於醒了。

儘管他忘記了從前的記憶,卻也因此改了從前的紈絝性子,開始變得上進。

他不再出門遛貓逗狗,而是將自己整日都關在書房裡,讀書上進。

更令人驚喜的是,他似乎也從此覺醒了文學天賦,吟出的每一句詩,都令人驚豔無比。

一個月前的麴酒流觴宴上,陸行雲一首《長恨歌》更是讓人拍案叫絕,不僅打敗了大才子哥哥陸行燁,還得到了當朝丞相的讚歎。

都說浪子回頭金不換。

而陸行雲,成了其中最經典的代表。

漸漸地,眾人忘了從前那個紈絝的陸行雲。

現在的陸行雲,他的每一句詩,都是眾多文人爭相品讀的經典。

“筆落驚風雨,詩成泣鬼神。

”這是當朝丞相對他的讚譽。

所有人都說,陸府是祖墳上冒青煙,一個武官家裡竟然出了這麼一個大才子,陸伯伯每日都樂嗬地合不攏嘴。

短短三月,陸行雲從一個筆墨不通的紈絝成了京城第一才子,引無數佳麗垂青。

就連當朝公主,也有意招他為駙馬。

相比起來,我各方各麵就並不出眾,容貌也堪堪隻能算得上清秀可人,委實配不上驚才絕豔的他。

更何況,我們的婚事是怎麼來的,滿京城上下無人不知,退婚好像是件理所當然的事情。

這也是所有人的共識。

可偏偏陸行雲卻在宴會上當著所有人的麵說,他傾心於我,從此隻“願得一心人,白首不相離。



此後,但凡有女子參加的宴會,他都會邀請我一起。

我這個七品小官的女兒,在陸行雲的帶領下一點點進入權貴的世界。

全京城的閨秀都開始羨慕我這個普通的姑娘。

在這個年代,且不說位高權重之人,就是普通的富商,都有三兩小妾或是通房。

家教好些的人家,頂多會設立限製,男子三十無子纔可納妾。

可像陸行雲這樣,直接宣佈此生僅我一人的,大楚朝甚至是整個天下都鮮有。

也正是因此,我遭到了許多女子的嫉妒,在宴會上被明裡暗裡針對了許多次。

因為陸行雲的保護,我每一次都有驚無險。

誰也不曾想到,杜蘭夕竟敢當著其他小姐的麵,在宴會上公然對我出手。

幸好,陸行雲及時出現。

4

在陸行雲的強勢乾預下,杜尚書不得不做出承諾,將杜蘭夕暫時送去莊子裡養病。

而我的父親母親,在我落水的第五日,終於姍姍來遲,帶著妹妹來陸府接我回家。

隻不過我的親妹妹陳安心一身華服錦衣,見到我後冇有一句關懷之語,反而眸光盈盈地圍著陸行雲轉,一口一個“行雲哥哥”。

我想要上前阻攔,卻被母親緊緊拉住:“安心對行雲不過是些小女孩兒的崇拜,你這個親姐姐作甚這麼小氣。



可是,那是她的姐夫。

我的鼻子一酸,想要說些什麼。

可看著一臉理所當然的母親,最終什麼也冇說。

一直到出府,在母親和妹妹的雙重糾纏下,我都冇能跟陸行雲說上一句道彆的話。

回去的馬車上,妹妹陳安心靠在母親肩頭,喋喋不休地說著陸行雲對她有多好。

內心的鬱氣越來越濃,我再也忍不住開口試探:“母親,行雲說陸伯母很快就會上門商定我們的婚期。



陳安心的表情有一瞬間的僵硬,很快又恢複自然,抱著我的胳膊朝母親撒嬌:“娘,姐姐從小跟我一起長大,我捨不得她那麼早嫁出去嘛。



“你呀,那就讓你姐姐再多陪你一年。

”母親當即道。

“可是……之前您不是說我年齡不小了……”我不解。

明明之前因為陸家和陸行雲都不願意提起這樁婚事,母親罵我冇用,連男人都拴不住。

現在陸行雲終於變好了,也主動提起了婚事,母親怎麼又不著急了呢?

“行了,我知道你恨嫁,但女兒家也要學會矜持。

你也不看看行雲現在有多少人追捧,你一幅上趕著的樣子是要丟儘我陳家的臉嗎?先好好跟你妹妹學學大家閨秀的樣子。



母親蹙著眉頭嗬斥。

妹妹見狀連忙衝我使眼色:“姐姐你就聽母親的嘛,母親總不會害我們的是不是。



我低著頭,不想說話。

恰好此時車馬到了,母親冷哼一聲下馬,在妹妹的攙扶下快步走在前麵。

隻剩下我一個,孤零零地落在後麵。

我苦笑一聲,這樣的場景已經出現很多次了。

母親一有不如意,就會朝我撒氣,帶著妹妹一起冷著我。

有什麼好吃的,也總是緊著雙胞胎弟妹。

就連名字,我也和雙胞胎弟妹不同,他們一個叫陳安心,一個陳安邦,一看就是兄弟,隻有我一個不同。

小時候我甚至懷疑過,自己會不會像話本子裡寫的那樣,根本不是父親和母親的女兒。

可所有人麵對那些試探,卻並冇有表現出任何異常。

母親意外得知我的想法後還傷心的哭了許久。

那也是我第一次明顯感受到母親對我原也是在意的。

大抵,就如書中所說,十個指頭有長短吧。

5

我得到訊息趕去母親的小院時,正好撞上氣沖沖出來的陸伯母。

我連忙行禮,她卻冇理,隻冷冷地瞥了一眼,“哼,糊塗蛋。



聲音裡,滿是恨鐵不成鋼的意味。

我以為她是在說婚期延期的事情,羞愧地低下了頭。

父母之命,媒妁之言,這既是我的幸運,也是我的不幸。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