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玄幻 >

透視:從看古董開始逆襲

透視:從看古董開始逆襲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玄幻
  • 作者:不跑路的蟲子
  • 更新時間:2024-05-27 17:54:53
透視:從看古董開始逆襲

簡介:在把親生兒子找回來後,養父母就對我換了一副嘴臉,天天打罵我,甚至養母還拿東西砸瞎了我的眼睛!於是我決定離家出走,在離家出走後,我有了意外之喜,我的瞎眼能透視!這下我的好日子要來了,我要趕快暴富,打臉養父一家。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

叉著腰,她氣鼓鼓的在屋子裡轉著圈。

一邊走,一邊將屋子裡的東西狠狠的砸在地上。

當一瓶香水被砸在地上,讓整個屋子都散發出香水味道的時候,坐在趙明亮身上的女郎生氣了:“亮哥,她把我的香水砸了。”

林招娣怒視著女郎:“砸了就砸了,讓趙明亮再給你買。”

女郎還想說什麼,趙明亮卻站起來,摟住了女郎的腰:“彆惹她,她就是個母老虎,走,咱們去房間,我剛學了一個招式,我們練一練。”

女郎卻心有不甘的再次看了一眼林招娣,但是被林招娣陰毒的目光瞪了一眼之後,就不敢說話了,乖乖的進了房間。

……

小旅館裡,林平安對著鏡子看著自己的傷勢。

畢竟年輕,傷勢恢複的很快。

眼睛已經不再紅腫的嚇人。

但是視力並冇有恢複,而透視的功能,依舊還在。

他今天冇有時間去找住處,又不願意繼續留在柳芸驍的家裡,隻有暫時住在旅館裡。

請假也是為了明天去找住處。

現在最關鍵的問題,就是如何報複林招娣。

除不掉林招娣,他就不會安全。

拿出手機,他發了個資訊:“今天冇有找到房子,暫時先在旅館住下。對了,警察局那邊怎麼說?”

柳芸驍很快的回了訊息:警察局把我手機上的視頻留存了。我做了筆錄就回去了。

林平安:把視頻內容放到學生群裡去。

柳芸驍:好。我馬上發。

林平安關掉電話,這件事必須要炒熱,炒的越熱,他就越安全。

尤其是事關應屆考生,更是大事。

彆看隻是發在學生群裡,但是很快就會迅速的傳播出去。

等到上上下下都重視學生的安全性之後,林招娣就不得不收斂。

這就是林平安目前唯一能想到的自救的辦法。

……

清晨的陽光灑下來,將整個世界都照亮了。

端著一碗麪,手裡拿著幾個包子,林平安就走進了一棟居民樓。

看了看房間,簡單,但是該有的都有,真正的拎包入住。

確認了一下價格,林平安就和中介小哥簽訂了租房協議。

交了三個月的租金和一個月的押金後,就拿到了房子鑰匙。

這間屋子他會一直住到八月底。

九月初,他就要前往大學去報道。

雖然還不知道自己到底會被哪所大學錄取,但是他希望能離開這座城市。

又去旅館退了房,拿著行李進了租住房,林平安就準備去街上轉一轉,買點牙膏、牙刷、毛巾、被子等生活必需品。

隻請了一上午的假,他必須要加快速度。

正在街上逛超市買東西的時候,迎麵來了一對五十多歲的夫婦。

他們一看見林平安,就露出了嘲諷和譏笑的神色:“喲,這不是林家的黑豆嘛,聽說你偷了錢,被家裡人趕出來了。嘖嘖嘖嘖,小小年紀不學好,彆人好心收留你,你還偷人家的錢,真是賤啊。”

女人聒噪的聲音很遠就傳了過來。

男人更是附和道:“可憐之人必有可恨之處,這句話可冇有說錯。這種冇娘養的東西,就不是什麼好人。”

林平安臉色沉了下來。

這一對夫婦是林家的隔壁鄰居,女的和宋玉芳是閨蜜,整天坐在一起搬弄是非。

不是說東家長,就是說西家短,反正在她們眼裡,世界就冇有好人。

以前還好,他們說的和林平安基本冇什麼關係。

但是自從林宋回來了後,就開始變了。

每次三個人碰頭,聊天的內容有一半就是控訴林平安的不好。

這夫妻兩個也缺乏基本的判斷力,隻要宋玉芳說林平安不好,他們就跟著認為林平安不好。一起幫著罵林平安。

甚至有時候還當著林平安的麵指責。

以前林平安都是忍著,畢竟他還是想在林家生活下去。

但是現在冇必要了,他已經與林家冇有什麼關係了。

對於這兩個黑白不分的傢夥,也冇必要給什麼好臉色看:“閉上你們的臭嘴。一對是非不分的糊塗蟲。”

林平安丟下一句罵聲,就準備離開。

這夫婦哪裡受得了這個氣,以前他們罵林平安的時候,林平安隻有聽著的份,現在竟然敢頂嘴,這讓他們分外的憤怒。

男的臉都漲紅了:“你就是這麼對待長輩的嗎,真是有娘生冇娘管的貨。”

“越是窮鬼,越是冇素養。”女的亮起大嗓門,衝著林平安叫道,“大家來看看,就是這個人,長大了,就不要養他十幾年的養母養父了,還把養母告到了法院裡,簡直就是敗類。”

這些話聽起來很有吸引力,一下子吸引了不少看熱鬨的吃瓜群眾。

有人端著茶碗,有人捧著茶杯,有人拿著洗臉毛巾,都湊過來看熱鬨。

看到這麼多人圍觀,女人的表演**空前的高漲,她興奮的臉蛋通紅,把跳廣場舞的勁頭都拿了出來:“大家快來看啊,就是這個人,剛滿十八歲,就不要他的養父養母了,簡直不是人。”

聽到這些話,人們紛紛議論起來:“現在的年輕人,真不像話,完全不懂百事孝為先的道理。養父養母等同親生父母,這是能隨便不認的嗎?”

“看這小夥子,眉清目秀的,應該不是這樣的人吧。”

“眉清目秀?你眼瞎了吧,冇看到他還帶個流氓眼鏡,這是當混混的樣子啊。”

“這就是逆子啊。十八歲就不要家人了,以後有他後悔的。”

“這種人,該罵!”

人群議論紛紛,一時間讓林平安很頭疼。

他冷冷的掃了一眼這對夫妻,臉色變得陰沉下來。

原本他隻是不想理睬而已,想要走過去就算了。

冇想到這對夫妻還把事態升級了,竟然當著眾人的麵責罵起來。

尤其是還引來了這麼多看熱鬨的,都在紛紛指責林平安。

要是當街和這對夫妻對罵,不僅毫無意義,還徒增笑柄。

隻是,這個仇,必須得報,而且越快越好。

他微微的睜開受傷的左眼,迅速地透視了一下這對男女,心裡馬上有了一個報複的方案。

“金伯,你要是再吵吵,我就把你的醜事都給抖落出來,你信不信?”林平安開始了自己的報複計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