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玄幻 >

透視之眼

透視之眼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玄幻
  • 作者:星輝
  • 更新時間:2024-07-02 18:19:51
透視之眼

簡介:sortname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

迷人冰種紅翡料子在解石機細碎的摩擦聲中現出了雛形,負責操控機器的保安額頭已經冒出了一層細汗,這擦石可是個細緻活,所耗費的時間和精力比一切兩開要多出百倍。

眾人見出了紅翡一窩蜂把檯麵上的毛料搶了個乾淨,隻可惜切開後白霧茫茫,隻當是買了個心動罷了,所有人的目光不約而同的集中在了那塊鵝卵大的紅翡上。

還未等用紅綢包裹住翡翠,唐國斌就一把搶在了手中,美滋滋的打量著這塊冰種料子。

孫莊二老臉上表情微微一變,這東西到了個不差錢又略懂行情的主兒手裡,要想買下來花費的價格必定要高上許多了。

唐國斌一手托著紅翡,大馬金刀的站到了台子正前方,清了清嗓子說道:“諸位,這塊紅翡顏色鮮豔,通透溫潤,是難得一見的極品冰種料子,唐某今天就借花獻佛,幫我哥們籌點老婆本兒,把這玩意換成現錢花差花差,底價八百萬,每次加價十萬,想要的叔伯們請出價。

” 說完用紅綢包住翡翠,直接放在了檯麵上,洋洋得意的站在了一旁。

蕭公允表情有些古怪,冇想到這壓軸的重頭戲被這廝堂而皇之的搶了去,苦笑著搖了搖頭索性站在一旁任他折騰去了。

徐青也知趣的回到了座位,接下來除了收錢之外已經冇他什麼事了,一夜之間從一個窮困潦倒的高三學生變成了坐擁近千萬的富豪,讓他有種黃粱一夢的感覺。

“哥們,你這次可賺大發了,待會一定要請胖哥哥好好搓一頓,不,至少要管飯一禮拜才行。

”劉胖子笑著拉起了飯票,徐青一個勁的點頭。

“八百一十萬。

”莊老開口就加了十萬,心裡卻埋怨唐國斌起價太高,這塊紅翡琢磨成物件如果操作得當能值千萬以上不假,但花太多錢購入一塊料子就有些不劃算了。

“八百五十萬,這塊紅翡我要了。

”開價的果然是孫老,開口就加了四十萬,儼然是一副誌在必得的架勢。

“九百萬。

”莊老不甘示弱,也往上加了五十萬。

“哈哈!有意思,你這老貨今天是和我杠上了,一千二百萬,有本事再加點?”孫老朗聲大笑,用挑釁眼神望著老對手。

眾人見這倆老火藥桶子又掐上了,有幾個原本對這塊紅翡有些興趣的人士也知趣的選擇了看戲。

隻有徐青震撼不已,手中的茶杯一傾,茶水直接倒在了兩腿之間,褲子頓時濕了一片,窘得他連忙加緊了雙腿。

“一千三百萬。

”莊老這次是眼睛瞪著孫老叫的價,開出這個價錢就算是把紅翡加工成物件利潤已經就很薄了。

“一千三百八十萬。

”孫老慢條斯理的喝了一口茶,再次把價錢提了提,眯著眼望著檯麵上的紅翡,彷彿這塊料子已成了他囊中之物。

莊老麵色發紅,這個價錢已接近了他的底線,再往上加利潤就有轉變為風險的趨勢,不過他仍不準備放棄,咬著牙喝道:“一千四百五十萬……” 話音剛落,孫老笑眯眯的拱了拱手道:“恭喜你,這料子我放棄了。

”說完像個得勝的將軍般翹起了二郎腿。

“靠,老而彌奸,這兩老頭算是扯平了。

”劉有福忍不住爆了句粗口,心裡暗暗替徐青高興,這下彆說是老婆本,包養個小三都冇問題了。

莊老也不掉份,掏出個支票本刷刷寫了幾筆直接放到了台子上,唐國斌捏起支票屈指一彈,發出啪的一聲輕響,然後走到蕭公允跟前低聲道:“待會叫人把這玩意打包了送去給莊老,謝了。

” 蕭公允點了點頭冇說什麼,天上人間唐家是大股東之一,這點小事就是唐國斌不開口也自然有人辦妥。

見著唐大少樂嗬嗬的回座,蕭公允清了清嗓子客套了兩句,一場拍賣會圓滿落下了帷幕。

轉眼又到了中午時分,吳老臨時有事自行離開,唐國斌領著兩人直接殺到了樓下包廂,點了十幾個菜,又開始解決午餐。

唐國斌還叫人送來了一台手提電腦,往徐青卡裡打了一千四百三十萬進去,剩下的二十萬按照徐青的意思提來了現金,用個手提包裝著連同那塊冇解開的石頭放在一起。

“青子,今天這頓算你小子請我們吃紅了,讓哥們也沾點運氣。

”唐國斌拍了拍徐青肩膀說道。

“對,我懷疑這小子是不是有異能,一大堆石頭偏叫他碰上了紅翡,一千多萬啊!要不是把你當兄弟老子真想拿把菜刀搶了你。

”劉有福夾起一塊肥膩膩的東坡肘子填進嘴裡猛嚼,擺出一副憤憤不平的模樣。

“得,大不了待會幫你買台新電腦,再管你一禮拜的飯,先聲明,隻能吃大排檔。

”徐青心情不錯,張口就許了一台電腦和一禮拜飯票。

劉胖子這個朋友還是很值得一交的,賺了錢也不能虧了他,徐青現在身家千萬,一台電腦送出去也不會感覺肉痛,畢竟旁邊還有二十萬擺著呢! 劉有福一聽有電腦送,雙眼頓時一亮,趕緊夾了塊菜討好似的放進徐青碗裡:“哥們,嚐嚐這個牡丹富貴,肥而不膩,勁道十足。

” 徐青很光棍的夾起那塊‘牡丹’塞進嘴裡嚼著,味道果然不錯,隨口問道:“這是啥玩意做的,又嫩又滑的,還有股子雞肉味。

” 唐國斌忍俊不禁,又夾了塊‘牡丹’丟到徐青碗裡:“好吃就多吃幾塊,這玩意每隻雞就有一個,還有個名堂叫啥朝天翹。

” 瞧著徐青吃完了碗裡的‘朝天翹’,劉有福才慢條斯理的說道:“這玩意人也有,也叫一種花名來著,猜猜看?” “腰花?”徐青不假思索的答道。

“錯了,提示一下,君子四友中的老幺。

”劉胖子故作高深的搖了搖筷子。

徐青略微思忖了一下,臉色一苦道:“這玩意是雞屁股做的……” “然也。

”兩人異口同聲的笑道,滿臉戲謔之色。

“然你們一臉,老子被你們帶溝裡了……”徐青恨不得把這一盤雞屁股扣到這兩傢夥臉上,他怎麼也想不到準五星級酒店裡居然拿雞屁股做菜,還牡丹富貴,簡直就是菊花開會了。

一頓飯在三人的笑鬨中結束,買單時隻用了八千多點,看來這兩吃貨點菜時還真存了良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