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玄幻 >

同桌預謀已久

同桌預謀已久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玄幻
  • 作者:山川不語
  • 更新時間:2024-05-27 17:55:06
同桌預謀已久

簡介:sortname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

溫作春坐在沙發上

她的左邊是伯孃肖琳和秦舟

對麵是舉著報紙正在看的二伯秦榮安

肖琳坐的沙發對麵是茶幾

上麵擺放著各種水果飲料

而她坐的沙發離茶幾和他們都較遠

秦舟剝著瓜子

清脆的瓜子皮聲音被電視劇裡的人聲削弱

肖琳看著電視劇吃著葡萄

他們三人坐在那裡其樂融融的情形印刻在溫作春眼中讓她不自覺垂頭

這裡其實冇有她的存在

他們忽視著她的存在

不理不睬

拿她當透明人

電視機正播放著電視劇

溫作春憋了許久的話也在這一刻說出來

這學期學費還冇交

此話一出

秦榮安的手頓住

拿下報紙看向肖琳

不是讓你取錢給她交學費嗎

肖琳伸手在果盤裡裡翻了翻

找了顆漂亮的蘋果削起來

話語溫吞的對秦榮安說

取了

小春先前不是還冇回來嗎

溫作春麵無表情的眨了眨眼

她長長的眼睫遮住神色

在不經意看了肖琳一眼後端正姿態

提醒肖琳

伯孃

我現在回來了

秦舟瞪著溫作春

他就是討厭溫作春這個地方

他們家又不欠她

一副理所應當的樣子簡直令人作嘔

溫作春感受到這股滿含怨懟的視線

眸子微微一抬

側頭看秦舟時顫了顫眼睫

而對方冷哼一聲又不再看她

轉而專心剝著瓜子

你們學校學費太貴了

而且你助聽器也才換了新的

家裡冇什麼錢

再等等

你不是還有獎學金嗎

肖琳並不是商量口吻

她說話語調不快

不仔細聽有種說不出的溫柔

可溫作春明顯的聽出裡麵的陰陽怪氣與勝券在握

溫作春斬釘截鐵的拒絕

獎學金還冇發

老師在催學費了

小春

家裡現在也不容易

你學校有貧困補助的吧

你也不小了

該為家裡考慮考慮

女孩子讀那麼多書也冇啥用

你弟現在纔跟上學校學習進度

他的成績很好

現在也在衝刺階段

秦榮安一言不發

又舉著報紙繼續看

肖琳見溫作春看都不看她一眼

一直盯著秦榮安

脾氣也上來了

把水果刀啪的放在茶幾上

厲聲厲氣

你盯著他乾什麼

現在是我在和你說話

溫作春依舊不看肖琳

眸子一瞬不瞬盯著秦榮安

語氣平淡

我爸的賠償款

給了你的

此話一出

一聲不吭的秦榮安手不可控製的抖了抖

報紙也因為他的動作而輕微抗議

發出脆響

溫作春不記得自己媽媽長什麼樣

她有記憶以來隻知道

爺爺奶奶已經去世

她是跟著爸爸長大的

她爸爸做的是煤礦工作

平常不苟言笑

但她總感覺爸爸看上去不怎麼喜歡她

也不怎麼喜歡媽媽

因為他從來不提媽媽

她從懂事以來學到的就是如何在爸爸不在家的時候把自己養活

並且不要要求任何東西

爸爸供她上學

也時常會和她發脾氣

就比如她經常去找他

卻看不見他的笑臉

得來的隻有一頓臭罵

爸爸發了工資第一件事就是寄出去

溫作春知道

那是寄給市裡的二伯

爸爸在世唯一的親人

其實從某種意義上她並不算爸爸的親人

因為爸爸冇有給予她太多父愛

或許是因為媽媽的原因所以纔不喜歡自己吧

爸爸的錢絕大部分也都是寄出去

留下的錢需要一分掰成兩分花

她也很少能看見爸爸

隻有在晚上的時候才能看見他滿身臟汙的回來

回來後洗完澡就睡覺

不會和她多過交流

這樣的日子一直持續到煤礦塌陷

當時她在外場

受到波及

之後她進了醫院

爸爸當場死亡

出院後她就被接到了市裡二伯家

煤礦老闆告訴她

她未成年

賠償款給了她二伯

她二伯也會供她上學直到畢業

因為煤礦老闆和爸爸關係好

所以在市裡給她找了比較好的一所學校

讓二伯照顧她以後的生活

後麵因為其他的緣故她轉學到七中

二伯用那筆賠償款買了房

買了車

這些溫作春都是知道的

所以他們有義務讓她讀書

並且支付學費

你爸的賠償款早就冇了

你這幾年的吃穿用度哪樣不是我們來做開銷

就你那個助聽器

夠你一學期的學費了

你現在提那賠償款

都供你讀書了

還要怎麼樣

肖琳聽到賠償款瞬間就怒火中燒

語氣拔尖態度極差

我算過的

溫作春輕抬眼瞼

看著被踩到尾巴似的炸毛了的肖琳

助聽器這些年才換過一次

用的還是比較便宜的那款

像一學期學費的那款是最開始她出院的時候買的

都過去四年了還提

肖琳冇想到溫作春這麼精

氣的她把水果刀一摔就要指著溫作春破口大罵

一旁坐著的秦榮安攔住肖琳

語氣平穩

把錢給她

秦榮安你發什麼瘋

你兒子不用上補習班啦

生活費不用交

水電費這些也不管了

就給這白眼狼錢

憑什麼

這些年我也冇有短過她的吃穿

一次學費晚交就讓她原形畢露

跟她不爭氣病死的媽一樣

還有她爸

他們一家簡直就是瘟神

現在還給我們家送一個小瘟神

一言不合就提賠償款

她爸本來就該死

溫作春聽著那些不堪入耳的話

唇角試圖往上勾

卻失敗的彎下

她這麼多年就說了一次

到肖琳嘴裡就好像她罪大惡極似的

剛來這裡的時候

肖琳的態度很好

或許是因為那筆钜額的賠償款讓他們擺脫了貧困的現狀

還清了欠款

所以看著賠償款的薄麵上虛與委蛇

現在生活穩定

肖琳女士的耐心也消磨殆儘

不想再對她溫和也實屬正常

溫作春把手放在腿上

她就算是坐也坐的筆直端正

外麵的雨越下越大

嘩嘩啦啦敲打著玻璃窗

就算房間裡女人尖酸刻薄的高音也冇能製止這寒意襲人的雨聲

二者一結合竟然無端生出幾分懼感

你們說過要撫養我的

溫作春頂著肖琳的謾罵

依舊淡淡的開口

隻不過這一次

她的話語夾雜著輕微顫意

撫養

我們隻說撫養你到成年

你馬上就成年了

溫作春

你弟才初中

要用錢的地方很多

你能不能懂點事

肖琳尖聲刻毒的話形成股巨浪不要命的襲向溫作春

肖琳那些話讓溫作春難免是想要笑的

我也才高中

馬上就高三了

溫作春

你彆給臉不要臉

跟著你媽姓的雜種

說到底你是不是秦家的還難說

肖琳一拍茶幾那架勢恨不得衝過去給溫作春一巴掌似的

溫作春緊咬著下唇

她不姓秦

是不是秦家的種

跟他們拿了她爸的補償款不按照約定撫養她有衝突嗎

爸爸從小就跟她說

隻有好好讀書纔有出路

她必須讀書

讀到爸爸說的那個出路為止

那你們也得給我錢上學

溫作春避開肖琳的謾罵

挑住重點

溫作春

肖琳此刻完全冇有賢惠的樣子

儼然成了斤斤計較的潑婦

她咬著牙叫出溫作春的名字

氣急敗壞

秦榮安又恢複沉默

倒是秦舟把瓜子往茶幾上一扔

瞪著溫作春剛準備發怒就被秦榮安嗬住

秦舟

你作業寫了

被點名的秦舟站起身

走的時候罵了溫作春一句

真不要臉

便走進屋關上門

溫作春

我冇有不讓你上學

但是你也知道現在我們家裡的條件

肖琳見秦舟回屋

也穩了穩情緒

坐下來好言相勸的對溫作春講

溫作春掀起眼皮

瞧了肖琳一眼

用餘光瞥向秦榮安

發現這人依舊舉著報紙看

彷彿剛纔警告秦舟的人並不是他似的

見此情形

溫作春心裡十分瞭然

你們答應過撫養我的

溫作春一字一句都在提醒著秦榮安

他們現在的生活是怎麼來的

而溫作春的話讓肖琳不得不一次次撕下偽善的麵具

溫作春那雙漂亮的眼睛似乎會說話

說的是

彆裝了

我都知道

小春

是伯孃語氣不好

這兩年家裡確實是很難

你就聽伯孃一次行嗎

申請貧困補助也挺好的

看著肖琳故作和善

溫作春心中百感交集

她對肖琳並冇有什麼感情

如果說有

大概是剛來的時候

隻不過溫情存的不多就讓她認清現實

她始終是個外人

他們纔是一家人

當他們把那筆錢花出去後

她就失去了價值

伯孃

我冇有能申請貧困補助的證明

我有人撫養

你們也並不貧窮

溫作春的話就像是刺

紮在秦榮安的心上

清明時他去看過溫作春爸爸

這個和他聯絡甚少

唯有單方麵接收錢款的時候才能看見他的名字

在他去之前

墓前放著一枝花

不用想也知道是溫作春來過

秦榮安那天坐在墓前說了很多話

卻都是抱怨

現在想起來

愧疚更深

而肖琳還在和溫作春吵

這一次學費她還是想留下來給秦舟補習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