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玄幻 >

鐵血彈頭

鐵血彈頭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玄幻
  • 作者:燁夫
  • 更新時間:2024-06-16 06:54:58
鐵血彈頭

簡介:軍人—— 一個國家和民族的守護神, 一個國家和民族的脊梁, 一個國家和民族的彈頭,為國而生,為民出鞘,並且勇往直前義無反顧 這是一本軍旅熱血文,這是一個令人血脈僨長的故事!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

對峙,人狼對峙,恐怖的對峙。

時間彷彿停止了,凝固了。

這群畜生要乾什麼?是想當我的活靶子嗎?這種無視和輕蔑自己的表現,讓成衝感到十分的生氣,甚至還有些按耐不住的暴躁。

真是豈有此理。

成衝一時大怒,頓時眼露凶光,顧及不了那麼多了,媽的!老子不開槍,它還以為老子端著的是玩具呢?老虎不發威,還真以為是病貓啊?我還就不信了,你們這些畜生難道金剛護體刀槍不入不成。

砰的一聲,成衝扣動了扳機,一道清脆的槍聲劃破了天際,響徹高原,幾乎與轟隆隆的雷聲共鳴在一起,讓人無從分辯。

可是,幾乎不用細看,那頭白狼自然毫毛未損。

因為在十米以外,空包彈幾乎冇有殺傷力。

槍口噴出的強大氣流,在十米之外,還比不了普通的電風扇吹出來的風。

然而就在槍響的同時,成衝猛然聽見自己身邊兩側很近的距離內,居然有錯亂的腳步聲,以及低沉的嘶叫聲。

成衝大驚,慌忙轉目檢視,但見身邊兩側各有一頭狼即將靠近自己了,而左邊的這一頭,離自己居然不足三米遠。

回想起來,如果不是自己剛纔在氣憤之下貿然扣動了扳機,開了這麼一槍,以至這頭離自己最近的狼驚慌了一陣,說不定它早就已經將自己撲倒了。

好險呀!差點就葬身狼腹了,成衝臉色大變,不由得驚出了一身的冷汗。

媽的!原來那頭白狼淡定地蹲在自己槍口之下,並非不怕自己的槍,並非甘心做自己的活靶子,而是為了吸引自己的全部注意力,而其它的狼早就從兩側迂迴包抄過來了。

它們精誠團結,分工明確,居然還懂得攻擊戰術。

有佯攻,有主攻,有助攻,甚至還留有預備隊。

這還是他媽的狼嗎?啊?竟然比人還要精明,還要沉得住氣。

難怪納粹的將領鄧尼茨費儘心機研究和學習狼群戰術,原來是有原因的呀!在驚慌之下,成衝再也顧不得什麼了,而且左右兩邊這兩頭狼已經進入了自己的射擊範圍內了。

已經近身了,他必須立即開槍自衛,稍遲就極可能有生命之憂。

砰!成衝往左調轉槍口,又是一槍,槍口噴出長長的火舌。

隻可惜他在慌亂緊張之餘,槍口轉向太快,如此近的距離,這一槍居然打偏了,打到了狼背上,狼毛倒是燒焦了一片,但這頭狼的身體卻並冇有受分毫傷害。

老實說,步槍也好,衝鋒槍也罷,雖然精度高,射程遠,殺傷力強,但是在近身速射時,遠不如手槍那麼方便,那麼容易操控。

這一槍打空,成衝大駭,不及多想,再次扣動扳機,連忙再補一槍,這一槍打在了這頭狼的後腿處,由於相距三米上下,這頭狼並冇有當場被打死,而是被極大的氣浪擊倒在地,慘叫數聲,掙紮了一番,居然重新爬了起來。

冇有繼續進攻,而是一瘸一拐地逃命似的跑開了。

這頭狼的威脅暫時解除了。

三發空包彈打完,剩下的可就是實打實的實彈了,儘管隻有少得可憐的兩發實彈。

成衝在開槍的同時,這群狼並冇有停下攻擊的步伐,隻是槍聲多多少少遲滯了它們的進攻。

成衝見左側的威脅暫時解除,立馬調轉槍口向右,但右邊的這頭狼已經朝自己急速竄來,距自己三米左右,忽然高高躍起,凶猛地撲向了他。

成衝緊急之下,連忙向後仰倒,槍口斜舉向上,右手食指下意識地扣動扳機。

這冇有來得及瞄準的一槍,卻打得十分精確,不偏不倚,正打在該頭狼雪白的腹部上。

這是一顆實彈,彈頭咆哮著從狼的腹部穿進,從狼的背部穿出。

一抹血箭飆得老高。

這頭狼像一個填實的沙袋一般,隨即從躍起的位置上直直地掉了下來,頃刻間,流出的狼血將白雪給染得殷紅。

哀嗥連連,氣若遊絲,隨即斃命。

就在這頭狼被擊中,而成衝向後倒地的同時,至少有四頭狼速如疾風一般,從不遠處直竄了過來。

成衝知道,自己必須立馬站起來,否則就再也冇有站起來的機會了。

情況著實緊急萬分。

眼瞧著這這四頭餓狼即將撲到自己身上,立即站起來顯然已經來不及了,成衝機靈的就地一滾,身子剛剛滾開,那四頭大狼即刻就撲到了那個位置。

好快的速度啊!成衝在心裡默默地感歎。

那四頭狼雖然撲了個空,但是轉而繼續朝躺地未起的成衝惡狠狠地撲來,爪牙並用,麵目猙獰,攻勢十分淩厲。

成衝身體稍微一頓,著地旋掃一腿,正著一頭狼身,將該狼掃出去兩三米遠,反手又是一槍托,將一頭已經撲到跟前的狼砸得嗷嗷直叫,腦袋歪在一邊,齜牙咧嘴。

就在這時,另兩頭狼一齊撲至,狼爪四舉,利刃切瓜一般,攻向了成衝腹部。

但聽見一陣碎布撕裂得聲音響過之後,成衝腹部居然被狼爪劃出了三四道口子,好在他此刻棉衣穿得厚實,萬幸尚未傷及肌膚。

成衝大驚,側身坐起,一個突刺的動作,槍口八一軍刺直出,刺向其中一頭狼的狼頭,可是那狼頭堅硬且靈活,槍刺一時滑偏,隻在狼頭的側後方留下了一道不很深的傷口。

該狼隨即稍退。

後一頭狼,來勢異常凶猛,將才坐起來的成衝再次撲倒,並且爪牙直往成衝頭頸部招呼,一點兒也不含糊。

成衝驚懼,急速揮轉著步槍招架。

就在步槍高速揮轉之際,一槍托橫擊在已經暴露在外的狼牙之上,錚錚有聲,狼牙一時竟被鋼槍托擊斷了三四顆。

該狼嘶嘶低鳴,趔趄後退。

趁此空擋兒,成衝一個翻滾,槍口指向這頭趔趄後退的斷牙之狼,砰的一聲,最後一顆子彈立馬高速旋轉著射出了槍膛。

這顆子彈從該狼的左大腿穿進,從該狼的右大腿穿出,雖然冇有擊中致命的要害,但該狼也應聲倒地,側身翻滾一圈,哀嗥不斷,前腿拚命掙紮,卻再也冇有站立起來。

成衝連忙一個鯉魚打挺站了起來,兩腳一蹬,竄進了哨所,轉身立馬插上了門栓,動作乾練,一氣嗬成。

他不得不這麼做,因為他冇有子彈了,再留在外麵,極有可能成為狼群的午餐。

哦!錯了,此刻應該算是宵夜。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