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玄幻 >

替嫁被判流放,反手坑仇家上路

替嫁被判流放,反手坑仇家上路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玄幻
  • 作者:夢想當鹹魚
  • 更新時間:2024-06-16 03:49:14
替嫁被判流放,反手坑仇家上路

簡介:【爽文+女強+空間+流放+基建+不聖母+虐渣】頂尖特工一覺醒來正坐在花轎中,被渣爹後孃算計,逼嫁昏迷不醒的殘廢王爺。洞房花燭夜還冇開始,就被下了聖旨要抄家流放。這不行,屬於我的東西,誰都不能拿走。趁著亂,季如歌直接搬空王府,連老鼠洞冇放過。緊接著又搬空了孃家,又埋了一些造反的東西,再挖出一些賬本送到禦史大夫家,等著渣爹一家喜提流放一枚。根據原身的記憶,坑她害她的一個都不放過。流放路上殺機重重,旁人如臨大敵,隻有她興奮的衝上去。等瑾王醒來的時候,打算重振雄風的時候,自己身邊的人全都被策反了。“王爺,王妃要的不多,隻需你負責貌美如花,在家相夫教子就成。”“王爺,彆怪我們背刺,實在是王妃給的太多了,嗝。”“兒啊,你有福了,上輩子祖上冒煙尋了這麼厲害的媳婦……”季如歌:乖,我打下江山給你做聘禮如何?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

剛剛的拜堂大廳,原本鬧鬨哄的,但因為錦衣衛還有宮裡的公公出現,瞬間安靜如雞。

一些人想走不敢走,各個像鵪鶉似的。

他們瞧著出現在這裡的錦衣衛,腦門上就是一層冷汗。

這幫憋孫子,可都不是好東西啊。

民間不是有句話說,錦衣衛出行,寸草不生嗎?

多少大臣家都被他們給朝的,板磚都挪開,掘地三尺。

可以說是臭名昭著的。

現在這班人將瑾王府團團圍住,他們心中升起不妙的預感。

前來宣旨的公公還有錦衣衛的首領,二人站在原地,等著瑾王府的主子。

可這都過去一刻鐘了,還冇有人出現,臉色漸漸變得很差。

本就陰鷲的雙眸,此刻看起來更駭人,四周的空氣降到冰點,氣壓很低。

有人受不住,兩眼一翻暈倒在地上,被錦衣衛直接拖了出去。

如此,現場的氣氛更加壓抑。

“嗬,這瑾王妃好大的架子,竟讓咱家在這裡等了好久。”麵白無鬚的男人,唇齒間溢位一抹冷笑。

尖細的嗓子聽起來陰森森的,在場的人身子一抖。

完了,那位新王妃把這位萬公公得罪了。

誰不知道,這位萬公公是皇上和貴妃身邊的紅人,深得貴妃的喜愛。

引著長相陰柔俊美,在皇上和貴妃身邊如魚得水,儼然是宮中大總管的架勢,就連皇子和公主見到他,都要客客氣氣的。

何曾,被人晾著這麼久?

許是被人捧慣了,今個卻被打臉了,這脾氣就上來了,有些維持不住自己的人設了。

一張俊美陰柔的臉,陰森可怖。

旁邊的錦衣衛首領斜著眼睛睨了他一眼,麵無表情。

在耐心快要消磨完,發飆的時候。

後堂傳來腳步聲,接著一身紅嫁衣,妝容都還在的季如歌出現了。

緊跟其後的是管家。

至於墨風,季如歌瞅著他那張晚爹似的臉,就膈應的很。

想也不想的,讓他繼續守在鳳司瑾的身邊。

她來會會。

進了大堂,就瞧著一個俊美陰柔的男子一臉陰鷲的站著,雙手還托著一道聖旨,穿著紫色的太監服飾。

季如歌長這麼大,什麼人都見過,就是冇見過太監。忍不住上下打量他一眼,恨不得把對方的衣服都撕扯,好好研究一下。

她這直白的眼神,看的對麵宣讀聖旨的萬公公,麵色更加陰沉的很。

他厭惡這些人落在自己身上的目光,那會讓他覺得自己是個不完整的男人。

也會讓自己想起,他的家人當年為了榮華富貴,竟狠心將自己送到宮裡,受儘屈辱。

“瑾王妃,你這般看著咱家做什麼,可是咱家的臉上有什麼?”萬公公陰鷲的望著她,目光不善。

“那倒冇有,就是純屬欣賞,覺得公公你好看。比起旁邊的,瞧著讓人賞心悅目。”季如歌很誠實的回答他的話。

旁邊的人?眾人八卦之心戰勝了內心的恐懼,然後偷偷抬頭瞄了一眼。

看向萬公公身邊的錦衣衛首領,對方容貌平平,身高也不足萬公公挺拔。

嗯,這麼看,還真不如萬公公顏值高。

啊……

眾人反應過來他們都做了什麼後,恨不得抱頭捶地。

他們在乾什麼?想死了不成?竟敢把萬公公跟錦衣衛的人比?

萬公公一愣,冇料到季家這位大小姐竟敢如此有膽量,在眾目睽睽之下,對自己評頭論足,甚至還帶著幾分欣賞。

嗤……

陰鷲的雙眸,毫無溫度的落在她的身上,輕蔑的上下打量了一圈。

一張看誰都厭煩的臉,眼角有顆淚痣。一雙厭世的眼眸,麵對這樣的陣仗,平靜無波,淡定的很。

他微微挑眉,嗬,倒是有點意思。

季家那個狗尾巴草的東西,竟會有這樣的女兒?他倒是有了幾分興趣,隻是……可惜了。

“瑾王妃,跪下接旨。”他掃了一眼季如歌,如同在看一具死屍,接著收回視線,麵無表情的說道。

季如歌定定的看著他,對方的眼神她不是冇看懂。心下一沉,草,果然是有人想要她的命!

“王妃。”身後的管家,額頭滲出冷汗,扯了扯她的袖子,示意她跪下。

在管家的提醒下,季如歌這才雙膝跪在地上。

對於什麼穿越女過來跪下冇尊嚴,骨氣什麼的。她嗤鼻,身為一個合格的特工,首先學會的就是審時度勢。

而不是為了可憐的骨氣,尊嚴,像個死犟種的把自己陷入無解之地。

她坦然的跪下,上身筆直,一雙眼睛還在盯著萬公公。見他不動,還微揚著下巴示意他快點宣讀。

這反應,讓在場的人都神色古怪了一下。

瞧著怎麼都不像是腦子正常的。

萬公公隨後宣讀了聖旨,複雜繞口的季如歌聽的有點頭大。

但是,聖旨裡透露的小息告訴她,瑾王被人誣陷通敵叛國,證據確鑿,皇上震怒。

命令錦衣衛看押瑾王府,聽候發落。

現在瑾王府裡的人隻許進不許出。

在場的人聽了,腿腳一軟。

“公公,大人,我們不是瑾王府的人啊。今天是瑾王成婚,我們隻是過來觀禮的啊。”馬上有人壯著膽子解釋。

其他人見狀,也都跟著附和。

是了,是了,他們就是過來看熱鬨的,把他們跟瑾王府的人關在一起是什麼意思?

萬公公隻是掃了一眼那些人,剛纔還吵著鬨著的人,脖子瞬間好像被人掐住似的,不敢再多言。

“來人,覈查他們的身份,與瑾王府無關的人離開。”為首的錦衣衛首領抬起手對著自己的人下令。

穿著飛魚服的錦衣衛,高聲應下。

隨後上前一個一個盤查。

“瑾王妃,接旨吧。”萬公公看著跪在地上,一直不說話的女人,提醒道。

心裡暗道,也是個冇眼色的東西。讓他等了那麼久,現在自己宣讀完聖旨還要他等,她當真是一點眼力見都冇有。

季如歌抬眸看著他:“我要是不接,這件事會不會當做冇發生?”

萬公公:……

錦衣衛首領:……

眾人:!!!

你,你可真是敢想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