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玄幻 >

逃荒,嬌嬌農女發家致富

逃荒,嬌嬌農女發家致富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玄幻
  • 作者:貓咪大人
  • 更新時間:2024-06-21 22:09:56
逃荒,嬌嬌農女發家致富

簡介:她,一個末世靈魂穿越到了古代?這穿越就是個坑,開局就要生孩子,這也罷了,還有人敢賣她崽?她可不是任人搓扁的小白兔,她是大灰狼。讓她先開了那惡婦的腦瓜瓢子!接下來,就算逃荒,全家人擼起袖子,就是乾。暴富,發財,全家日子過得紅紅火火!隻是,孩子爹也長得太……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

挨著莫家休整的村民勸:“莫老頭,你可彆丟人現眼了,連自家孫子那點玩意也搶。”

“就是,瞅瞅那幾個孩子餓的,麵黃肌瘦,連走路都不穩,我看見好幾次,二娃那孩子差點摔倒。”

有勸好的,自然也有拱火的。

“莫大壯,彆聽他們瞎說,你是長輩,小輩有了好東西自然要孝敬長輩,這要是我家孩子,我早就拿鞭子抽他們了。”

阮新柔看過去,是李儒,李村長的二弟。

莫老爺子覺得自己這臉全都丟光了。

現在最好的解決辦法就是莫戰南能夠乖乖把羊奶給他送過來。

他喊莫戰南,“二娃,上爺爺這裡來。”

莫戰南覺得自己曾學過的知識在崩塌,書本上的東西原來也並不全對?

阮新柔不想讓莫戰南被為難,笑著道:“二娃,聽話,把羊奶喝了,孝順你爺爺是他兒子們該做的事情,你爹又冇死,哪裡輪得到你出頭。”

聽了一頓歪理,卻說不出反駁話的莫雲:“……”

莫戰南若有所思,眉毛擰了一下,突然仰頭將碗中羊奶全都倒進嘴裡喝掉。

十幾步遠的莫老爺子氣的握拳,重重喊了一聲:“二娃!”

他怎麼敢,怎麼敢把羊奶全都喝光了。

莫戰南轉頭,十分耿直,“爺爺,孝敬您是您兒子該做的事情,您想喝羊奶去找我爹吧。”

說完,他回頭看向阮新柔,眸中似在尋求肯定。

阮新柔毫不吝嗇的給他豎了一個大拇指,他靦腆一笑,臉比剛纔紅了兩分。

莫老爺子被氣的肺子要炸了,“你,你這個不孝子孫。”

莫雲側身,“爹,你彆說戰南,有事說我即可,我纔是您的兒子。”

話一出口,他自己先愣了一下。

餘光落在阮新柔的身上。

他娘子說的話確實有幾分道理,最起碼能保護好他的兒子。

他腿已經瘸了,科考無望。

戰南是幾個孩子中最有悟性的孩子。

他的未來不能被他爹一句不孝毀了。

莫老爺子怒吼,“我說的是你們倆,全都不孝,不孝……”

莫雲溫聲卻又鏗鏘有力:“爹,戰南是我兒子,他要孝順也應該先孝順我,我這個當爹的冇說他不孝,他就不是不孝。”

“好,好好,我不說他,我說你,你這個不孝的狗東西,有好東西也不知道想著爹孃,我真是白養你一場。”

莫雲若有所思,“原來爹真是為了孩子們手裡的羊奶。”

莫老爺子一愣,這話他不能應,一應豈不是成了長輩不仁。

他指著莫雲鼻子罵:“你,你這個兔崽子,幾次三番和我頂嘴,我看你是要反天了,我是你爹,我今天必須好好教訓教訓你,”

他彎腰撿起木棍就要抽人,在一旁抹眼淚的莫老太太立馬衝上來攔人,“他爹,可打不得啊!”

阮新柔坐直了身子,冇有一點下去的意思。

爹要教訓兒子,她管不著。

最主要的是,他頂著莫雲帆這張臉捱打,她就……嘿嘿,心裡莫名有些暗爽。

莫雲眸色莫測的掃了一眼阮新柔。

阮新柔正對上他的目光,心虛眨巴眨巴眼睛,轉頭,“那個,爹,你還是不要打了吧,不就點羊奶麼,咱不至於如此大動乾戈,再說,為了一口羊奶打孩子,這事傳出去也不好聽不是。”

她不勸還好,這一勸徹底把莫老爺子心裡的火氣給拱了上來,“我是為了幾口羊奶嗎?我……”

阮新柔立馬點頭附和,“是是是,你不是為了點羊奶。”

說完這句話她做恍然大悟狀,“啊,爹你不是為了羊奶生這麼大的氣,難道是為了那隻羊?”

村民們全都支著耳朵聽著呢,阮新柔根本不給莫老爺子開口說話的機會,當時驚叫道:“爹啊,這羊可不能給你啊,那羊是莫雲弄回來給晨曦喝奶的,那是晨曦的命,你要是要了羊去等於要了晨曦的命!”

阮新柔急的哽咽,用帕子擦拭自己的眼角,村民瞅見了都以為她急哭了。

“莫老頭,你咋能乾出和孩子搶羊這樣喪儘天良的事,你這是要逼死自己的親孫女啊!”

莫老頭解釋,“我冇有!我冇想要那隻羊。”

大家不信,“冇想要羊,想要羊奶也不行,你一個這麼大歲數的人了咋還和孩子搶羊奶喝,要不要點臉了。”

“就是,莫雲也冇說什麼啊,你就說他不孝,你彆瞪我,瞪我也是這麼回事,喝不著羊奶惱羞成怒就想打人,打的還是最聽話懂事的大兒子,這事啊,怎麼說都過不去。”

“莫老頭,你這頓打要是真落在莫雲身上,他揹負上不孝的罪名,以後恐怕無緣科考了啊,你要生生毀了自己親兒子的前程嗎?”

莫老爺子百口莫辯,怒吼一聲,“我都說了,不是這麼回事!”

他揮舞著手裡的木棍,焦頭爛額,急的像是熱鍋上的螞蚱。

“莫大壯,你彆犯渾,還不趕緊住手?”李村長大步而來,臉上全是怨念,他這口飯是吃不消停了。

莫大壯解釋,“村長,我冇有。”

“把木棍扔掉,莫雲是咱們湖州縣有名的才子,你當著大家的麵打他,豈不是在打湖州縣和咱們李家村的臉麵麼!”

莫老爺子被誤會的惱火不已,心中話藏都藏不住,直往外冒:“他腿都瘸了,還算什麼才子,這麼多年,他也冇考上個秀才,狗屁個才子。”

“是他不想考取功名嗎?每次趕考前,他不是吃壞了肚子,就是摔斷了胳膊,他如果能入那考場,必得案首。”

李村長對莫雲的才情很是推崇的樣子。

見李村長如此為莫雲說話,莫老爺子不敢再說什麼,隻嘟囔道:“我是他爹,他就該孝敬我。”

這時莫老太太哽咽出聲,“孝敬了,怎麼冇孝敬,莫雲在你冇回來之前就把羊奶送過來了。”

莫老爺子一愣,眾人也全是一愣。

莫老爺子:“老大真給我送了羊奶?”

莫老太太哭,指了推車旁石頭上的碗,“怎麼冇送,那不是在那呢麼!”

莫老爺子徹底懵了,隨後他反應過來,“既然送了,你為什麼不告訴我一聲?”

不告訴就算了,怎麼也要攔著他點啊。

這臉可丟大發了。

莫老太太哭的更厲害了,“我想說,你不讓啊!”

莫老爺子這纔想起那陣他將老伴甩開的事情。

李村長瞪人,“行了,行了,既然是場誤會,就這樣吧,莫大壯,以後乾什麼事之前先問清楚了再行事,聽見冇有,多大歲數了,也不嫌丟人。”

李村長讓大傢夥趕緊吃飯,吃完之後他們便出發。

莫老爺子活這麼久,第一次這麼丟人,他懊惱的恨不得找個地縫鑽進去。

想要罵大兒子,瞅著那邊放著的羊奶硬是找不出大兒子的錯來。

想要罵孫子,孫子們離他遠遠的,全都窩在大兒媳婦的身邊。

大兒媳,大兒媳,都是這個大兒媳!

他……當真是要憋屈死了。

莫老太太擦擦眼淚,“老頭子,我扶你去那邊休息,羊奶還溫著,趕緊喝了。”

“喝喝喝,喝個屁喝!”他怒吼一聲,甩開莫老太太幾步走過去一腳踹翻裝著羊奶的碗。

莫老太太心疼壞了,嗷的一嗓子哭出聲來,“要命了,這可是羊奶啊,能頂恩水的羊奶啊……”

莫老爺子踹完了羊奶也是心疼不已,彆說這玩意,就是一把摻了石頭的粗糧都能救活一條人命。

可踹都踹了,後悔也冇用。

他甩了衣袖,往推車而去,“哭哭哭,一天天就知道哭,我莫家的風水全讓你哭冇了。”

莫雲抿唇,走過去扶起莫老太太,“娘,彆哭了,羊奶還有,一會兒我擠點給您送來。”

莫老太太搖頭,目光空洞無神,“不用了,留著給晨曦喝吧,你爹既然不想喝,以後都彆送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