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玄幻 >

他自仙山來

他自仙山來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玄幻
  • 作者:不見雪山
  • 更新時間:2024-05-22 08:38:30
他自仙山來

簡介:十萬大山中有著一座名為仙山的山峰,山中多年來一直流傳著一位青衣仙人的傳說。他隨時間長河同存,與天地萬物同壽。他見證過萬族之戰,目睹過時代的更替。他不死,亦不滅。更是這世間,唯一的仙君。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

十萬大山

無數山峰接連而壤

猶如巨龍蟄伏

一眼卻是望不見群山儘頭

其中無數山峰更是挺拔到深入雲端

其浩瀚雄偉之程度

直讓人心生渺小敬畏之感

山中不僅地勢險峻無比

且各種凶殘野獸也是層出不窮

莫說山脈深處

便是邊緣

除了那些傍山而生的山腳村民外

幾乎冇有人會至此

因此

這片地域也被貼上了

神秘

危險

的標簽

十萬大山名聲在外的大山有不少

但論名聲最為顯赫的一座

卻是最外圍一座比起其他高聳入雲霄的山峰顯得略微

嬌小

的一座大山

其因無他

而是據說有上山采摘草藥的村民曾親眼見到過山上居住著仙人

那仙人

一襲青衣

乘風而去

踏鶴而歸

氣質何其出塵飄然

一眼便知與他們這些凡夫俗子不是一個世界的人

而因此

這座大山

也有了屬於它自己的名字

仙山

仙山見青衣

林深聞鶴鳴

淩霄登山去

俯首拜真君

一座石碑前

一老一少並肩而立

老者一身不起眼的灰色麻衣

看上去老態龍鐘

一雙渾濁的眼睛無神的耷拉著

就如一名半隻腳邁入棺材的普通老頭無異

而在其一旁

便是一名麵容俊逸的華服少年

少年氣質不凡

相貌英俊

身後揹負著一個黑色的劍簍

幾把用黑布纏繞著的劍安靜的躺在其中

少年認真的閱讀完石碑上刻著的字體後

卻是搖了搖頭

不以為然的咧嘴一笑

這區區俗世間的一座山

竟也敢妄稱仙山

在少年心目中

莫說這區區俗世間了

便是他們修真界

也冇有擔得起

仙山

二字的山峰

要知道

仙之一字

早已絕跡數千乃至上萬載之久了

漫漫曆史長河之中

能修道至世間頂端

成仙飛昇而去的能有寥寥幾人

而這些世間的頂端強者

方纔配得上



之一字

區區俗世

也敢妄稱仙山

甚至據說山內

還有著所謂的仙人

俗世間的百姓大多冇有什麼見識

那些能踏空而行

控物施術的修道者

在他們眼裡

便能稱的上是仙人二字了

所以勿要大驚小怪

灰衣老頭搖了搖頭

語重心長的說道

二人能安然無恙的進入十萬大山

並且來到這裡

顯然不是什麼凡夫俗子

他們

正是來自修真界

其所屬的門派

靈霄山

哪怕是在修真界的地位也並不低

灰衣老頭名為蘇慶生

乃是靈霄山長老

雖不是幾位首席長老之一

其地位卻是不低於幾位首席長老

乃是靈霄山最為特殊的一名長老

權威之大

可以說僅次於靈霄山宗主

而一旁的華服少年

則是蘇慶生座下唯一的親傳弟子

叫做司晨

其天賦卓絕

足以算得上靈霄山年輕一輩當中拔尖者

不過臭小子你也彆太看不起這世俗界

眼前這十萬大山

哪怕是在我們修真界當中都頗有名氣

據說就連破虛境的強者都曾深入過其中的幾座山脈

最後卻也是無功而返

破虛境強者都無功而返

司晨聽到這三字瞳孔微微一縮

他如今不過才初入靈海

連踏空而行暫時都無法做到

哪怕是一旁的老頭

自己的師父蘇慶生

也不過才吞元境後期

與破虛還有著極遠的距離

境界劃分

築基

靈海

開門

化象

吞元

破虛

渡劫

飛昇

破虛境

在他們修真界

絕對算得上是稱霸一方的強者了

而這種級彆的強者

竟然也會來這種地方

為何

可是冇有尋獲寶物

司晨忍不住出聲

蘇慶生搖了搖頭

緩緩道

是無法進入這些山脈的真正核心地帶

那些來此想要尋寶的強者

據說一進入山林深處

就會被一股不知從何而來的霧氣包圍環繞

這霧氣對來者似乎並不抱有殺意

但卻會立刻封住來者的渾身靈力

無論修為高低

極為的神秘和霸道

所以

這仙山上所謂的仙人

就算不是真正的仙人

恐怕也是破虛境之上的強者

臭小子

對此地還是心存幾分敬畏吧

司晨心頭一震

嚇得渾身一抖

連連向四周躬身道歉

老頭的這句話顯然對他的內心產生了極大的衝擊

這坐落於俗世界的十萬大山

竟神秘恐怖至此

二人在此駐足感受了一番後

便打算離開

蘇慶生袖袍一揮

剛想夾起司晨飛離此地

身形卻突然一頓

望向前方不遠處

那是一座湖泊

水麵清澈而平靜

偶爾有魚兒高高躍出水麵

濺起圈圈漣漪

讓蘇慶生為之側目的

自然不是湖泊和魚兒

而是湖邊的一名靜靜盤坐著的青年

青年長髮如瀑

隨意披在身後

一襲青衣

手中拿著一根木製的釣魚杆

正坐在那靜靜垂釣

青年模樣說不出的出塵和俊逸

一雙眸子清澈而平靜

猶如一潭深不見底的幽幽清泉

其氣質更是異於常人

與周遭天地顯得格格不入

彷彿不是此方世界該有的人兒一般

此人

怕是一名隱居於此的前輩

蘇慶生心頭微微一凜

立馬得出瞭如此結論

隻要不是傻子和瞎子

都能看出這人的不同尋常

猶豫片刻後

蘇慶生似是下定了決心

收起渾身靈力

緩緩步行朝青年而去

一旁司晨見狀

立馬跟上自己師父的步伐

蘇慶生停在了離青年大約十餘步的距離

小心翼翼的觀察了一番後

卻是錯愕的發現

這人垂釣的魚竿

竟然冇有魚鉤

冇有魚鉤

魚兒如何會上鉤呢

這人

莫非是單純閒著吃飽了冇事乾

在這裡坐著打發時間

正當師徒二人發現這怪異一幕心中納悶之時

讓他們瞠目結舌的一幕卻是出現了

隻見魚竿一陣晃動

水麵泛起絲絲漣漪

緊接著

一條手臂長短的肥魚便隨著抬起的魚竿

高高躍起

緊接著落入一旁的木桶之中

這人

當真是異類啊

師徒二人心頭齊齊一震

被這怪異的一幕震驚的暗暗咂舌

冇有魚鉤

卻也能如此垂釣

而且他們並冇有從青年身上感受到絲毫的靈力波動

也就是說青年是冇有依靠任何外力將魚兒釣起的

這般神妙的手段

蘇慶生自認生平從未所見

果然

此人是一名深藏不漏的前輩

今晚的晚飯

看來是有著落了

韓笙起身

拍了拍身上的灰塵

伸了個懶腰

似乎是這才注意到一旁的一老一小師徒二人

愣了愣



二位立於此

可否有事

蘇慶生目光微微閃爍了番

隨即一咬牙

袖袍一閃

手中頓時出現了一根通體晶瑩泛著絲絲流轉的靈氣的魚竿

一看便知道不是凡品

在下乃是靈霄宗長老

蘇慶生

冒昧前來打擾

還望前輩見諒

方纔與我這徒兒在一旁

見到了前輩用無勾木杆便能釣起大魚

心中實在拜服

這才久久冇有離去

實在是按捺不住心中歎服

特此獻上這柄靈寶

還望前輩能夠收下

以表在下小小心意

韓笙聞言

微微一笑

也冇有拒絕

老頭手裡的魚竿頓時憑空飛起

落至他手中

既然如此

那我便先謝過二位好意了

見韓笙收下這根魚竿

蘇慶生雖然微微有些肉疼

那畢竟是一柄地級靈寶

價值連城

但眼中更多的

還是驚喜

反正這根魚竿也不是什麼戰鬥類的靈寶

在自己手中也隻有堆在角落吃灰的份

本隻打算送一下試試

也並冇有抱太多希望

冇想到這位青衣前輩竟然還真收下了

這位前輩

顯然境界遠超他們

因為蘇慶生根本無法探測到他身上的絲毫靈氣波動

彷彿就是一個凡人

但凡人

會在這種地方釣魚

而且能用無勾魚竿釣起魚嗎

蘇慶生自然不會愚蠢的去這樣認為

既然如此

那便顯然隻有一個答案了

那就是這位前輩的實力和境界

遠超於他們

能用一把地級靈寶與實力遠超自己的前輩結識

無論從哪方麵看

自己都是血賺不虧的

韓笙收下這根魚竿

放在手中略微掂了掂後

便望向眼前的師徒二人

見前輩目光看來

二人神色一緊

竟是微微有些緊張了起來

緊張

自己已經不知有多久冇有過這種荒謬的感覺了

蘇慶生心中自嘲了一聲

卻是根本生不出絲毫反抗的念頭

在這位前輩的目光掃視之下

自己渾身的靈力都幾近要凝固停滯

一股難以形容的無力感自二人心底油然而生

二位不必緊張

我不過一介山野閒人而已

韓笙收回目光

輕笑了一聲

二人這才感覺那如山嶽般沉重的壓迫力消失不見

紛紛長舒了口氣

抬手輕輕一揮

手中這根靈寶魚竿頓時消失不見

緊接著一道流光從韓笙袖間激射而出

直直射入蘇慶生的眉心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