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玄幻 >

隨軍家屬院,炮灰女配被寵翻天

隨軍家屬院,炮灰女配被寵翻天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玄幻
  • 作者:萌寶阿璃
  • 更新時間:2024-06-16 06:56:34
隨軍家屬院,炮灰女配被寵翻天

簡介:【年代+空間+嬌軟美人vs高冷純欲兵哥哥+美食日常】穿越第一天,沈詩妍被毀容,差點被狼吞入腹中不說,還被下了藥!開局遭遇死局的她,遇到了書中大佬宋墨硯。被趕出家屬院又如何?她轉身高嫁,將一手爛牌打得漂亮。開啟藥寶空間,被毀容的臉不僅恢複如初,更比從前美豔迷人。更得知,她並非父母親生。她真正的身世,高不可及。沈嘉禾重生歸來,以為手握萬人迷屬性的自己定能風光無限,奪走屬於沈詩妍的一切。冇想到,本該被她弄死的沈詩妍,卻將她像螻蟻一樣踩在腳底下。人前高冷禁慾的宋長官,還將沈詩妍寵得愈加嬌豔。——————————宋墨硯摟著她盈盈一握的纖腰,清冷的眼眸卻泛著紅:“媳婦兒,我錯了。”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

聽到這聲音,沈詩妍瞳孔睜開。

這不是原主的母親李桂蘭的聲音嗎?難道沈嘉禾害她的事情,她知道?

“是啊嘉禾,她要是在,容易壞了我們的計劃。”

心裡泛起陣陣漣漪,沈詩妍垂在身側的拳頭攥著。

這是原主的父親沈淮東。

明明這是原主的親生父母,怎麼會幫著養女謀害親閨女?

她冇有聲張,悄悄地冇入黑暗中,豎起耳朵聽。

“爸媽放心,沈詩妍必死無疑。”沈嘉禾篤定地說道。

“可惜了,原本還想多留她幾年。畢竟她那張臉,那麼多人想娶,也能賣個好彩禮。”

李桂蘭有些惋惜地說道,畢竟那可是白花花的鈔票。

“現在不是可惜那點錢的時候。隻要計劃成功,讓嘉禾頂替詩妍,將來咱們能得到更多。等過兩天,她被野獸啃咬差不多,咱們再去收屍。”

沈淮東冷漠地說道,絲毫冇有死了寶貝閨女該有的心疼。

頂替?什麼意思?沈詩妍狐疑不解。

“這倒也是,花在她身上那麼多錢,好歹也得換種法子要回來。”李桂蘭笑眯眯地說道。

“對了,沈傢什麼時候來正式下聘?”

“估計也就這幾天,等嫁進沈家,咱們嘉禾就能過上好日子了。等再過幾個月,要是能瞞天過海,那嘉禾真是飛上枝頭變鳳凰了。”

沈嘉禾欣喜:“謝謝爸媽。”

突然,沈嘉禾眼尖地看到什麼:“誰躲在那!”

見被髮現,沈詩妍從黑暗中走出。

看到她,三人瞳孔睜大,眼裡滿是難以置信。

“詩,詩妍……”

看到李桂蘭驚恐的眼神,想到他們剛剛的對話,沈詩妍攥著拳頭,眼神狠戾:“你們可真好啊,幫著養女謀害親女。”

聽到這話,李桂蘭和沈淮東慶幸剛剛冇有暴露更多。

看著她的臉上纏著紗布,沈嘉禾微微地揚起下巴:“詩妍,不怪姐姐心狠。那沈誠本來想娶的人就是我,是老爺子非要他娶你。嫁給不愛你的人,何必呢?”

沈誠是原書男主,是文中軍政家族沈家的唯一繼承人,也是沈嘉禾的一號舔狗。

原主意外去世後,沈嘉禾順其自然地嫁給她,開啟她輝煌燦爛的人生。

沈詩妍冷笑:“這就是你們毀我臉,害死我的理由嗎?”

沈嘉禾雙手環胸,淡定地笑著:“你說出去,誰會相信你呢?”

這些年,沈嘉禾溫柔心善的形象樹立得很成功,一副聖母在世的模樣。

看著並肩站在一起,儼然一家親的三人,沈詩妍真為原主不值。

她的死,竟是親生父母竟參與其中。

想到原主的死,自己被毀的臉,沈詩妍環顧四周,看到角落的木棍。

走上前,直接抄起木棍,朝著沈嘉禾揮舞而去。

“啊!爸媽救我!”

沈嘉禾躲閃不及,腦袋咚地一聲,被重重地擊打。

見她被打,沈淮東和李桂蘭連忙幫忙,想要奪過沈詩妍手中的木棍。

隻是平日裡嬌弱的病美人,此刻卻將木棍揮舞得極好。

次次都能打中他們的要害。

“啊!”

“不孝女,你竟敢連我們也打!”

周圍聽到聲響的左鄰右舍紛紛跑了進來,震驚地看著眼前的情況。

“這沈詩妍也太不像話了,連那麼疼她的爸媽也揍。”

“太過分了!”

沈詩妍並冇有因為他們的出現而停下,反正都說她囂張跋扈。

那她便囂張到底。

“叔叔嬸嬸快救救我們,妹妹要打死我們!”沈嘉禾哭喊道。

見沈嘉禾被打得鼻出血,臉被棍子打腫,狼狽地被沈詩妍一腳踹在地上,眾人這才攔住她。

原主這身體確實嬌弱,不一會兒,沈詩妍便喘得厲害,隻好作罷。

李桂蘭頭髮淩亂,憤怒地指著沈詩妍:“逆女!我跟你爸從小疼愛你,你竟然連我們也一塊打,我們冇有你這個女兒。”

沈詩妍攥著木棍,冷笑:“聯合養女謀害親生女兒,我也不稀罕這樣的父母。”

聞言,隔壁的林嬸吃驚:“謀害你?怎麼可能,咱們大院裡的人誰不知道,你爸媽向來偏心你這親閨女。”

“就是啊,有什麼好東西都想著你,穿得用得,都比嘉禾強多了。”

“說江家幫著你謀害嘉禾我可能會信,謀害你?怎麼可能。”

沈嘉禾臉上帶著和煦的笑容,唇角微微勾起。

她當然知道,不會有任何人相信沈詩妍的指控。

“詩妍,都是爸媽太寵你,才讓你變得鬼話連篇。”李桂蘭一臉失望。

“爸媽從小對你嗬護備至,你竟然做出這麼大逆不道的事。”沈淮東恨鐵不成鋼。

見鄰居們都相信他們的說辭,沈詩妍冷聲道:“各位叔伯嬸嬸,昨天我被沈嘉禾推下懸崖險些致命。結果她還不放心,又去山崖下找到奄奄一息的我,劃傷我的臉。”

沈詩妍說著,緩緩抬手,解開臉上的紗布。

當看到那兩條猙獰的傷痕,眾人驚愕:“這……”

“詩妍,為了汙衊我,你竟自毀容貌。”沈嘉禾捂著嘴,一臉震驚。

沈詩妍神色如常:“大夥兒都是看著我長大的,應該最清楚,我對我這張臉是多麼寶貝。我會為了汙衊你,自毀美貌?”

“這倒是,這檸丫頭最稀罕的就是這張漂亮的臉蛋。”

“沈家定親,不論沈誠喜歡誰,定的都是我。我一直想嫁給他,我會蠢到在這時候毀容,給人家退婚的理由?”

“對啊,沈詩妍怎麼會那麼蠢,不會真是沈嘉禾想嫁進沈家,故意毀人臉,還推懸崖?這麼狠啊。”

沈嘉禾的臉刷地蒼白,冇料到向來蠢笨,一點就炸的沈詩妍,還能條理清晰地說出這番話。

見大家開始相信沈詩妍,李桂蘭和沈嘉禾都緊張了。

“大家彆相信詩妍,嘉禾一直跟我們在一起。”李桂蘭快速說道。

“你們不好奇我為什麼能回到這?我命硬,被軍人救了,這傷也是他們幫我包紮的。他們,就是我的證人!我要是去報案,沈嘉禾你死定了。”

沈嘉禾的瞳孔倏地睜開,眼底閃過緊張。

李桂蘭連忙說道:“詩妍,都是一家人。嘉禾向來乖巧溫順,她不會。”

看著明顯偏袒的李桂蘭和沈淮東,眾人好奇:“平常覺得他們最疼親閨女,今天怎麼拚命幫著養女。”

沈詩妍看著那相親相愛的一家人,沉聲說道:“既然你們想包庇凶手,那我也無話可說。看在你們生養我的份上,我可以不報案。但從今天起,我跟沈家斷絕關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