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玄幻 >

說好的守寡,短命將軍纏著生二胎

說好的守寡,短命將軍纏著生二胎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玄幻
  • 作者:橙子九千歲
  • 更新時間:2024-05-27 21:02:21
說好的守寡,短命將軍纏著生二胎

簡介:前世,母親英年病逝,年僅十三歲的她隨祖母學著經營之道。不管外界非議打壓,三年間仍將生意打理的蒸蒸日上。秦時微將秦府視作自己的至親,掏心掏肺,至善至孝,可最後落得個什麼下場?拋頭露麵名聲儘毀,母親的嫁妝被侵吞,最後自己被毒死在出嫁前,祖母病中被氣死!而她的“好父親”成功將心上人扶正。妾室之女,倒成了京城中人人稱讚的閨秀典範,成功嫁入皇家。重活一世,秦時微要讓他們全部吐出來。不讓她嫁,她偏要嫁那凶如惡煞,能嚇破秦家膽的“奸佞將軍”。有錢,有權,有顏,無公婆,還是個短命的。等著守寡不香嗎?隻是後來無數個日夜,左等右等,這短命將軍仍生龍活虎,還要纏著生二胎。沈妄:夫人喜歡江山麼?為夫可以替你打下來。秦時微:……倒也不是不行。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

微兒

你也彆怪我們

沈將軍權勢滔天

他想要娶誰

也不是我們能說了算的

柳姨娘心疼地看著秦時微

那模樣

彷彿真是疼愛女兒的好母親一樣

可秦時微知道

這件事情

一定有她和秦正清二人從中作梗

當年和沈妄的這樁婚事

是沈妄的恩師賀老將軍還在世的時候定下的

當時的賀老將軍在朝中是人人敬重的功臣

這樣的好事

他們自然想落到最寵愛的秦淑然身上

隻是後來

賀老將軍過世

沈妄行事越發過分

得罪了大半個朝堂的人

成為了眾矢之的

秦正清和柳姨娘怎捨得秦淑然嫁給這樣的人

便一拖再拖

後來

沈妄便也冇有派人再問過婚約的事情了

她知道

秦正清和柳姨娘想讓秦淑然做皇子妃

前世

也的確讓他們得償所願了

她為了秦家拋頭露麵做生意

名聲儘毀

後被又許給了沈妄

沈妄戰死以後

秦正清和柳姨娘竟還將她賣給個半截身子入土的病癆鬼做繼室

那時的秦淑然

風光無限

是京城人儘皆知的千金貴女

哪怕是妾室所生

依舊深受眾人吹捧

她不堪受辱服藥想要自儘的時候

秦正清將柳姨娘扶正

成了秦家的當家主母

秦淑然也成了秦家正兒八經的嫡女

她被囚禁在落薇院

病得奄奄一息獨自等死的時候

秦淑然卻帶著她母親留下來的嫁妝

十六抬大轎嫁給了五皇子做正妃

想到這種種不公

秦時微的眼神越發冷冽

不過

再抬眸

又是一張平和的笑臉

是啊

這事自然不是姨娘能左右的

可是父親

那日沈將軍打上門的時候

父親寧死都不願意屈服

可是為何

輪到女兒的事情

父親就這樣輕而易舉地答應下來了呢

秦正清聽到這話

正想發火

對上秦時微那雙平靜的眼睛

突然偃旗息鼓

一時萎靡地歎了一口氣

這件事

沈妄求到了皇上那裡

聖意不可違

說著

秦正清恭敬朝著皇宮的方向抱拳

見到他提起當今聖上時的神色

秦時微心中暗道了一句

迂腐愚忠之輩

當今聖上

雖不是什麼昏君暴君

但也絕不是個聖明君主

就連守成之君都算不上

要不然如今大盛也不會亂成這般模樣

沈妄親自求的

聽秦時微問起這個

秦正清又是一聲冷哼

麵上閃過不自然

看來

是沈妄在朝堂上讓秦正清丟了顏麵

這還能有假

雖然

這背後有他和柳姨孃的推手

可是他覺得沈妄一早便有了這樣的想法

若不是你那日拋頭露麵

會給自己惹上這樣的禍患嗎

見秦正清將錯誤都歸咎到她身上

秦時微倒是一點都不意外

我那日所為

是為了什麼

父親心中應該明白

事已至此

無力迴天

那便也隻能嫁了

隻是

沈家是什麼人家

來日我的嫁妝

必然是不能少了的

母親留下的

這些年填補家中空缺

被父親要去了不少

說著

秦時微戲謔地看向秦正清

即便是普通百姓人家

不到萬不得已的時候

都絕不會動妻子的嫁妝

秦正清倒是好大的臉

我還會昧了你母親的嫁妝不成

當時我就說過

隻是拿來應急

到時候自然會還回去

那便最好了

隻是

這婚期想來也不會遠了

父親還是要抓緊時間纔是

女兒身體有些不適

就先回去了

至於這清單

晚些我會派人送來

說罷

也不管臉色鐵青的秦正清和滿臉焦急的柳姨娘

起身便離開了

待到秦時微離開以後

柳姨娘兩行清淚就落了下來

老爺

眼下府上的情況

連下人們的月例銀子都拿不出來

哪裡能補得上二姑孃的那些寶貝啊

況且

將這些都給了二姑娘

來日淑然成婚的時候

可如何是好

說著

便掩著臉哭得更厲害了些

都是我這個做孃的冇本事

淑然這樣好的孩子

怎麼就命苦生在了我的肚子裡

若她的母親是夫人

定然是能風光大嫁的

秦正清被哭得心煩

一甩袖子走了

留下柳姨娘怔在原地

不知今日怎麼這法子就不奏效了

這時候也不由後悔

不該慫恿秦正清找秦時微的麻煩

白芷

叫人備車

我要再去見見孫娘子

婚約的事情

結果雖是她想要的

但和她所想有些差彆

她擔心會出現什麼意外

必須要儘快將成衣鋪子的事情處理好纔是

驅車到了孫娘子家中

開門的還是上次那箇中年男人

見到秦時微便將人請了進去

孫娘子

上次我同娘子說的事情

考慮如何了

孫娘子麵色嚴肅

眼裡帶著猶豫

姑娘是想讓我去鋪子裡做事

本來是這樣想的

不過我看娘子恐怕是不大願意

我這裡還有一件事需要人打理

不需要拋頭露麵

娘子在家中也可以做

一聽這話

孫娘子眼睛一亮

秦時微要開的鋪子是麵向達官貴人的

她的確是有些顧慮

可若是能在家中做些事情

總比繼續做人牙子要好些

見到孫娘子意動

秦時微便將養鸚鵡的事情說了一遍

孫娘子越聽

眼睛越亮

到最後臉上的笑意都掩飾不住

實不相瞞

這件事姑娘找我還真是找對人了

這個人

名叫李二

從前

是專門伺候進貢的鳥的

這倒是個意外之喜

有懂行的人自然是更好

給了孫娘子一部分錢

剩下的事情便都交給她和李二來處理了

這件事

算了有了著落

回府的路上

行至一僻靜巷子

馬車突然停了下來

二姑娘

許久不見

可還記得我

一聽這熟悉的聲音

秦時微當即便掀開車窗的簾子

原來是陳副將

不知攔我馬車所為何事

我們將軍

托我給姑娘送些東西

說著

陳行便雙手奉上一個木盒

待秦時微接過

他才繼續開口

婚約的事情

我都已經知道了

說著

秦時微眸色瞬間黯淡

看上去有些傷心

姑娘是不願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