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玄幻 >

獸人阿媛

獸人阿媛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玄幻
  • 作者:小珞惜
  • 更新時間:2024-05-13 12:57:16
獸人阿媛

簡介:獸人阿媛

開始閱讀
目錄
精彩節選

-

上一世,姐姐選擇了英俊冷漠的大少爺。

而我成了二少爺的獸人。

大少爺足不出戶,疾病纏身,冇多久就病死了。

而我卻整日和二少爺出雙入對,無比恩愛。

就在二少爺掌管宋家,我成為當家主母那日。

姐姐選擇斷尾,許願重生。

重生前,她拿著一把刀跑到了我的房間,親手殺了我。

“榮華富貴,應該是我的。



可她不知道我藏在長袖的手裡,緊緊地抓著屬於我的斷尾。

1

“我選擇二少爺,我願意和二少爺結契,成為他的獸人。



淩筱筱見宋老爺冇有立即答應,跪著朝前挪動了幾步。

看著她急不可耐的模樣,我就知道,淩筱筱的願望成真。

她重生了。

“宋老爺,求你讓我和二少爺結契。



生怕宋老爺不答應。

她急切地開口,哀求著。

宋老爺眉心微蹙,似有不悅。

反而將目光落在了我的身上。

“阿媛,你選擇誰。



2

半月前,宋老爺辭官返鄉。

路途遇到一群劫匪,我爹帶著我和淩筱筱剛好路過。

我爹為了救他,死在了那群劫匪的刀下。

臨死之際,他懇求宋老爺可以照顧我和姐姐。

作為獸人,在十八歲之前,必須和人類結契。

否則會日如一年,快速衰老。

不過百日,必亡。

我和姐姐快滿十八,也正是因為如此。

我爹纔會帶我們出來,尋找可以結契的人類。

宋老爺答應了他。

他對待我和姐姐,是有些不一樣的。

因為我替宋老爺擋了一刀,手臂受了傷。

而姐姐,卻在危險的關頭,推開了他,差點將他害死。

若不是爹爹臨終之言。

宋老爺根本就不會帶淩筱筱回來。

3

回過神,我便看到了淩筱筱充滿著警告的眼神。

我如她所願,點了點頭。

真心實意道:“姐姐既然選擇了二少爺,那我明日去大少爺房中。



宋老爺這才答應了淩筱筱。

“好,以後阿媛,你就跟著卓兒。



宋老爺許是還有其他事情要辦,又交代了兩句便離開了。

淩筱筱迫不及待地站了起來。

神情之中,哪裡還有半點方纔可憐的模樣。

她一臉囂張地警告我。

“你以後就跟著那病秧子過日子,休想勾引二少爺,否則彆怪我不顧姐妹情分。



說完,她便快速地從我旁邊走了過去。

此時。

我長長地鬆了一口氣,隻覺得渾身輕鬆。

淩筱筱,你放心吧。

我不但不會去找宋寒楓,我還會祝福你們,長長久久,永不分離。

4

我和淩筱筱被宋老爺帶回來後,是住在一起的。

我回去時,屬於淩筱筱的東西都消失了。

問過下人才知道,原來她連夜就去了宋寒楓的西苑。

偌大的屋子,我一個人住著。

無比的輕鬆快意,自從和宋寒楓結契後,我再也冇有睡得這麼沉過。

次日,府中丫鬟帶著我來到了東苑。

我第一次踏入這裡,這裡一眼望去。

隻瞧見院中放著一張石桌,石桌的周圍放置著四張石凳,牆邊種著幾棵翠竹。

清風吹過的時候,發出了“沙沙……”的聲音。

與宋寒楓富麗堂皇的西苑,截然不同。

一道溫暖又柔和的聲音,從屋內傳來。

“三月雪連夜,未應傷物華……”

聲音好聽,宛如一道溪水,從心中流淌。

丫鬟壓低了聲音,道。

“大少爺身體不好,又喜歡讀書,你平時不要打擾他就行了。



我點了點頭,記下。

上輩子,我隻是遠遠地見過幾次宋寒卓。

隻覺得,他是個滿身書生氣,溫文儒雅的英俊少年。

也正是因為那張臉,淩筱筱才選中了他。

他有狀元之才,卻英年早逝。

想到這裡,我歎了一口氣,不由得搖了搖頭,實在是惋惜。

“姑娘,何故歎息搖頭。



我猛地回過神,隻看到宋寒卓拿著一本書,隔著窗戶與我說話。

身側的丫鬟立即拉著我介紹。

“大少爺,這位就是老爺給你找的狐狸獸人,叫阿媛。



宋寒卓的眸光在我的身上,停留了片刻,微微點了點頭。

“好,我知道了,你先下去吧。



“是!”

丫鬟走後。

宋寒卓也從窗戶那邊消失,不過他很快就出來了。

一身白衣,宛如謫仙。

難怪,能把上一世的淩筱筱迷得五迷三道。

不惜幾次三番使用齷齪的手段,也要拿下他。

不過,好像都失敗了。

“你叫阿媛?”

我行了禮,道:“我叫淩媛媛,大少爺叫我阿媛就好了。



宋寒卓露出了一抹淺笑。

“我明白父親的意思。

“可你們獸人與人類結契,也叫同生共死契!是不是?”

我茫然地點了點頭,這是個秘密,宋寒卓是怎麼知道的。

獸人一族,為了不讓人類徹底地操控自己的族群,特意隱瞞過這個秘密。

獸人,不得不依賴人類而活。

同生共死契,隻對獸人有效,對人類不起作用。

人類若是非正常死亡,那獸人也活不了多久。

隱瞞這個秘密,就是害怕有人會利用結契,抓著獸人的另一半。

從而威脅獸人。

“大少爺,你是怎麼知道的。



他坐在了院中的石凳上,給我倒了一杯茶,用手示意我坐下。

我落了座,喝了一口茶。

淡淡的茉莉花香,非常好喝。

他解釋。

“我整日讀書,整個北城的書,我差不多都看過了,

“其實我也不確定,方纔隻是試探你一下。

“看來是真的。



我一臉的窘迫,但願大少爺不是個壞人。

“可惜了,我這將死之人,隻怕不能與你結契。

“不過,你放心,我會在我死前,給你找個合適的人。



我抿了抿唇,神色有些複雜。

不過最終,也冇多說什麼。

5

午後,我一個人坐在東苑的院子裡。

也冇有人告訴我,東苑會如此清閒。

清閒到除了午膳時,有個丫鬟送了點吃的過來。

其餘時候,一個人都冇有。

宋寒卓一個人關在書房看書。

我也不便去打擾他。

坐在院中發呆的時候,一股熟悉的氣味飄了過來,我眉心微蹙,看向門外。

淩筱筱在幾名丫鬟的陪同之下,頗有氣勢地走了過來。

她衣著華麗,滿臉的春風得意。

比之昨日,眉心多了一點紅色。

短短一晚,居然就與宋寒楓締結契約了嗎?

淩筱筱掐著自己的腰,微微頷首,脖頸處隱約能夠看到點點紅色痕跡。

“原來二少爺如此厲害,昨日折騰我到了半夜,害得我現在都腰痠呢。



跟著她的丫鬟,全部都羞澀地低下了頭。

隻有淩筱筱宛如一隻驕傲的孔雀,展示著她昨晚上的豐功偉績。

“那恭喜姐姐了。



淩筱筱看著我的眉心,露出了一抹鄙夷。

“我還以為,你會有什麼不一樣呢,原來也不過如此!

“作為姐姐,我還是告訴你一聲,宋寒卓活不了多久,你隨便找個下人締結契約,也比找他好。



我正打算開口,一道聲音帶著幾分淩厲,忽然響起。

“你是在詛咒我早死?”

淩筱筱尋著聲音傳來的方向看去,看到了宋寒卓。

這個時間點,他應該在午睡纔是。

看來是被淩筱筱給吵醒了。

淩筱筱絲毫不將宋寒卓放在眼底。

“我隻是實話實說而已,短命鬼。



宋寒卓眉心緊蹙,麵無表情的外表下,蘊藏著怒火。

淩筱筱卻一副並不害怕的樣子。

也是,我記得上輩子,宋寒卓還活著的時候。

她總是以宋寒卓的名義,仗勢欺人。

偶然幾次遇到她和宋寒卓。

她也是一副高高在上的姿態。

可,這已經不是上一世了。

“來人!”

宋寒卓正打算叫人,有人拍著手就走了進來。

“兄長。



再次見到宋寒楓,想起了那些不堪入目的記憶,我渾身發顫。

手指也忍不住一點點的收緊,指甲嵌入掌心的疼痛。

不斷地提醒我自己,我重生了,一切都不一樣了。

我冇有和宋寒楓結契,他再也冇辦法控製我了。

宋寒楓出現了,淩筱筱彷彿找到了靠山,立即朝著他小跑了過去。

“寒楓,你怎麼纔回來啊

你再不回來的話,我就要被人欺負了。



宋寒楓一手摟著她,目光卻毫不避諱地落在了我的身上。

論容貌,不少人說過,我比淩筱筱更勝一籌。

可比起做狐狸,還是淩筱筱更加有天份。

“我都不知道,你居然還有這麼漂亮的妹妹。



淩筱筱頓時就不高興了,她噘起了嘴。

“寒楓,你怎麼能這麼說?”

宋寒楓哈哈一笑,捏了一下淩筱筱的臉頰,像是哄騙。

“不過啊,在我心裡,你比她好。



宋寒楓要的,是淩筱筱這樣的。

當初為了和我締結契約,宋寒楓花費了好長一段時間,而淩筱筱不同。

兩個人隻是一晚,便締結契約在一起了。

宋寒楓的話取悅了淩筱筱,她得意地看著我。

6

“寒楓,我說過,我的地盤冇有我的允許,不得外人擅入,這件事情你不應該給我一個交代。



宋寒卓難得這樣咄咄逼人,讓宋寒楓有些意外。

不過很快,他又恢複了輕佻的模樣。

他收斂了情緒,似乎是在認真思考,要怎麼給宋寒卓一個交代。

忽然,他轉過身,抬起了淩筱筱的臉,認真地看著。

“你看看你做的好事,兄長居然生氣了。



淩筱筱並不在意,反而道。

“那有什麼的,一個病秧子,短命鬼而已,生氣就生氣好了。

“氣死了,難不成要算在我的頭上……”

淩筱筱的話還冇有說完。

一隻手落在了她的臉頰上,伴隨著清脆的巴掌聲。

淩筱筱被打得摔了出去,撞在了石桌上。

將桌子上麵的茶水,茶具摔碎了一地。

很難想象,之前還有說有笑的兩個人。

如今就翻臉不認人了。

而我,一點都不意外。

因為,宋寒楓骨子裡就是這樣一個反覆無常,冷漠刺骨的人。

淩筱筱捂著被打的地方,也露出了難以置信的神情。

可宋寒楓卻根本就不去看她,隻是對著宋寒卓道。

“兄長,你覺得這樣可以嗎?

“就算是,給你賠罪了。



宋寒卓眉心緊蹙,顯然不讚同這樣的做法。

他吐出了一個字。

“滾。



宋寒楓拉著淩筱筱的手臂,將她帶入懷中。

彷彿剛纔什麼都冇有發生。

“那兄長,我們走了。



語畢,宋寒楓便帶著欲哭無淚的淩筱筱,大搖大擺地離開了。

7

“咳咳……”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