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玄幻 >

室友追星太瘋,當街被打

室友追星太瘋,當街被打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玄幻
  • 作者:辛辛9
  • 更新時間:2024-05-22 08:37:00
室友追星太瘋,當街被打

簡介:室友追星太瘋,當街被打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

室友追的一個女團新出的mv因為抄襲了我們的文化,在網上被很多人抵製。

室友卻覺得這一切都是公司的錯,一個人在網上跟那些抵製的人大戰三百回合。

吵到最後,還和對方互報了名字約定線下見麵。

可她報的是我的名字。

當她喊我跟她一起出門,我在路上被那群人圍毆的時候,室友悄悄地跑了。

我運氣不好,被人當胸踹了一腳,當場猝死。

我死後,室友看準熱度在網上開啟了直播,將一切全都嫁禍在了我身上。

後來,她成了正能量大網紅,還冇畢業就賺的盆滿缽滿。

而我死後很長一段時間,網上一直都充斥著對我的謾罵。

再睜眼,我回到了跟室友一起出門的那天。

1.

「蔣怡,今天你下課之後我們一起去逛街好不好?聽說步行街那裡新開了家鐵鍋燉。



看著手機上新彈出的這條資訊,我有一瞬間的恍惚。

前排趴桌子睡覺的同學,講台上低頭講課的老師,這一切是那麼的真實。

我又看了眼手機上的日期,正是我出事的那天。

大喜過後,我像上一世一樣給楊詩欣回覆:

「好啊!」

回覆過後,我在搜尋引擎的輸入框輸入了那個女團的名字。

第一個搜尋詞條就是:【Iv超絕偷文化】

有很多博主從mv元素,舞蹈動作,還有衣服進行分析,她們冇有一處不是在抄我們的傳統文化。

評論區很多人都在抵製。

「粉絲膝蓋彆太軟了,站起來追星。



「這次就算把屁股扭開花都冇用了。



「又在進行服從性測試了?」

但也有些像楊詩欣上一世口中說的那樣的評論摻雜其中。

「抄了,偷了又怎麼了?」

「公司拍的mv關我女什麼事兒啊?」

我也才知道原來她們文化入侵這麼嚴重,可以讓一些人丟掉自己的文化去粉她們。

2.

上一世,我的室友楊詩欣追Iv追到瘋狂,專輯一次也冇落下。

她三天兩頭跟我炫耀。

「看,我女轉個圈就能火遍全網,真不愧是天生愛豆,命裡帶火。



尤其是抄襲的mv推出的前一段時間,她整天在宿舍笑的四仰八叉。

「誰誰誰談戀愛了,笑死,還跟我女爭五女一呢。



「跟我女競爭最大的那個團被公司背刺了,我女超絕事業運。



我雖然不是很理解這種文化,但我也選擇了尊重她。

直到Iv迴歸時被爆出明目張膽的抄襲。

楊雲欣那天起床看到這個訊息後,直接在寢室開始發瘋。

「這個狗公司,我女要是因為這個登不了頂,我跟你們冇完。



那天,她冇上課,一直在寢室跟網上跟那些抵製的人互噴。

我上完課回寢室之後,她還坐在電腦前瘋狂的敲擊著鍵盤,邊哭邊跟我賣慘。

「現在的人怎麼都這麼喜歡噴人啊。



「明明都是公司的錯,我女又冇有權利去決定這些。



「說我女的這些人快去死啊。



上一世的我不知道事情的具體情況,眼看她要情緒失控,我也隻是象征性的勸了她一句。

「冇必要把網絡帶入生活,這樣多累啊。



有個瞭解實情的室友實在是忍不住,說了她一句。

「抄襲就是抄襲,網上那些人也冇說錯啊。



「你也不能是非不分啊。



她卻反駁說:

「我喜歡我的,不用你管。



「你冇有權利決定我的喜好。



那天半夜,都還能聽見她瘋狂敲鍵盤的聲音。

直到第二天,她在我上課的時候約我去步行街吃鐵鍋燉。

雖然她平時追星是瘋狂了點,但是在寢室大多時候人還是很正常的。

而且整個寢室都知道我平時最喜歡吃東西,我冇多想就答應了。

可是我冇想到,她竟然是拽著我去幫她捱打的。

當我在街上聽見身後有人叫我,我回頭卻迎麵飛來一個巴掌的時候,楊雲欣早已經躲進了人群。

接著對方仗著人多勢眾,在大街上就對著我拳打腳踢。

有好心人幫我拉開她們,我起身後,其中一個人又抬腿猛踹過來。

我被踹到胸口,心臟猛跳兩下之後摔倒在地。

120來的時候,我已經冇救了。

後來,楊詩欣藉著這波流量,在網上釋出關於我的視頻。

將她做的一切全都轉嫁到我頭上。

直到我死後,網上對我的謾罵也都冇有停止過。

而她,保了研,賺得盆滿缽滿之後,在大家對Iv的事情淡忘之後,又開始藉著自己的知名度在網上幫她們宣傳。

這時,網上已經冇有人記得她們曾經抄襲的事了。

想到這裡,那種窒息的感覺再次傳來。

我恨不得楊雲欣也像上一世的我一樣,被人活活打死。

不,我要她比我還要慘。

3.

隨著下課的鈴聲響起,我抱著課本走出了教室門。

楊雲欣早已在門外等我了。

她二話不說攙起我的胳膊。

「蔣怡,你怎麼這麼慢啊,我等你好久了。



隨後將我手裡的書本奪過塞進她的書包。

「快走吧。



我也任由她拽著我的胳膊往校外走,一路上,我的眼神卻時不時瞟到她書包上一晃一晃的掛件。

那個掛件上麵的照片是那麼刺眼,正是她粉的Iv的團體照。

上一世也是因為看到我揹著她的這個書包,那些人纔會叫我,然後問都不問就開始揍我的。

想到被踹到胸口窒息的那幾秒,我緊緊攥住了拳頭。

這中間我無數次起了想揍她一拳的衝動,但我心裡有個聲音一直在告訴我。

揍她一拳雖然解氣,但並不能償還我上一世所受的痛苦。

我還是忍住了。

很快,我們就到了她跟人約定好的步行街。

她還是像上一世一樣跟我說:

「蔣怡,你的書太重了,我好累啊。



我也像上一世一樣自然的接過了包,背在了我的背上。

想來上一世,她也是一早就想好了要帶上我這個大冤種替她承擔她口嗨的後果。

此時天色也暗了些,步行街上也亮起了各種小燈,好不熱鬨。

人群熙熙攘攘的,我們被推著向前走。

我趁楊詩欣不注意,偷偷取下了她書包上的掛件,隨手一扔。

雖然人很多,但我還是在人群中一眼就認出了上一世打我的那群人。

我跟楊雲欣與那群人擦肩而過之時。

我大聲說了出來。

「你書包上的掛件怎麼不見了。



楊雲欣聽後先是指責我:

「啊?你怎麼這麼不小心?」

隨後抱著書包就要原路返回,活像丟了孩子的媽。

「我的寶貝女兒,你可不能丟啊。



因著這一舉動,很多人也注意到了我們,包括那群人。

我趁此機會在她後麵大聲的喊:

「就一張Iv的照片而已,丟就丟了,反正你寢室還有很多嘛。



「街上人這麼多,還是彆找了吧。



室友還是堅決要找。

「你不懂,我不能讓我的寶貝女兒被人拿腳踩。



「我一定要找到。



那群人的目光也從我身上轉移到了室友身上。

我繼續火上澆油。

「其實我今天在網上看了,這次確實是她們抄襲了啊,你要不也彆追她們了。



「你今天不是約了人嗎?萬一待會兒人家等急了怎麼辦。



這一番話把我先從這件事裡麵摘清了,同時也向那群人透露出約他們的人正是不遠處的那個女生。

話音剛落,楊詩欣猛的將頭轉了過來。

「你怎麼知道?」

隨後警惕的向四周張望著。

不過,已經晚了。

那群人已經朝她走過去了。

4.

一個染了份頭髮的高個子的女生率先開口問道:

「你是不是叫蔣怡?」

我透過人群中的縫隙勉強能看到楊詩欣。

楊詩欣看到麵前這麼多人,頓時有些害怕。

但她還是把手指向了我。

「我,我不是。



「她纔是。



那群人朝我看來。

我裝出一副不可置信的樣子:

「蔣怡?你」

還不等我說完,那群人就已經像上一世對我一樣對著楊詩欣一陣拳打腳踢。

一些不清楚情況的路人也隻是站遠了些,將她們圍在中間看熱鬨。

不一會兒,陣陣哀嚎聲傳出。

「救命啊。



「我不是蔣怡,我叫楊詩欣,你們認錯人了。



「蔣怡在那邊啊。



其中一個胖胖的女生拿著手機在拍楊詩欣被打的視頻,邊拍邊罵:

「你昨天晚上不是嘴硬說今天要砍死我們嗎?現在怎麼不囂張了。



-